中华龙飞 三 第五十三节 一颗芳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2/


彩云的话让高怡感觉整个天地似乎都崩溃了,以前有哥哥父亲宠着任何人都巴结着她使她活的无忧无虑,赵飞龙的出现不但搅乱了她的生活,无情地打破了她公主般的尊严,让她成为现在这样的阶下囚,因此在这一段时间内高怡整个心中都在思量着将来怎么报复赵飞龙。


高怡听到有人进来发疯似的用力踢打房门,大声叫道:“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我要亲手杀了赵飞龙,他不能死在别人的手里,快放我出去呀!”喊了半天只听到激烈的打动声音却无人来应,高怡一片茫然地靠着在房门上心中期望着来人赶快把自己救出去。这些日子来,自己想尽了无数方法来折磨赵飞龙,以雪当日之辱。让他跪下向自己求饶,将来要他像条狗一样跟在自己身后讨好…因此当知道赵飞龙就要死了,她一下子就觉得自己失去了人生的目标,失去了将来的追求。这都是为什么?


秦冰月一脚一个踹飞四五个看管监牢的柔然精锐,听闻有人劫狱,葛勒云带着大批高手一下自把牢狱围了个水泄不通。四人正好落到赶来的葛勒云身前葛勒云衣袖一卷把他们佛到一边冷哼一声,哗啦一声数十名精锐箭手把目标全部对准囚禁高怡和影子的监牢,秦冰月无奈地还剑入鞘。


葛勒云大大咧咧地走到秦冰月面前,盯着秦冰月嚣张地道:“哼哼……继续啊!你不是很能打吗?”看秦冰月不吱一声,葛勒云阴狠地道:“只要你在动一下我立刻把他们给射穿,早知道他们会有同党来劫狱。来人!给我把她抓起来。”高怡以及复命七人听到营救自己的人中了埋伏,不由全部沮丧地滑在地上。


几名差役正要上前锁了秦冰月,秦冰月冷冷地掏出赵飞龙的令符丢给葛勒云,转身径自走向牢门。她之所以出手只是为了发泄心中的一股恶气,她虽然答应原谅放过赵飞龙,但是并不意味着不再计较因为柔然给她带来的一切。


正当高怡感觉到绝望的时候,大牢房门“哐”地一声被秦冰月用剑劈开,提刑官恢复了神情葛勒云,被数名高手环卫着上前,趾高气昂地道:“算你们走运,你们可以出去了,有人待令放了你们。”


高怡茫然地抬起头,一听自己被放了,一下子窜了出去,没有一点淑女形象。影子七人也充满惊讶地走了出来,刚好看到慌张向外跑的高怡,慌忙拦着她道:“小姐,主公让我等立刻带小姐回府,小姐你要去哪里?”


高怡一手推开复命,像天下所有人都对不起她,大叫道:“让开,我要去亲手杀了赵飞龙!”


“冰月姐,怎么是你?”正想一脚踢开眼前阻拦自己的人,结果抬头一看正是自己颇为惧怕的秦冰月。


秦冰月隐藏起眼中的伤感,淡淡地道:“还是快离开吧!外面山雨欲来气氛十分紧张,吐番数万大军马上就要攻城,再不走就来不及。他现在已经只剩下一口气,不用你出手他只怕也活不过今晚。”见高怡倔强的样子,秦冰月转过身子不让诸人看清她的表情道:“回去吧,小姐!赵飞龙族长府防卫森严,你是见不到他的。少主正在城外等候,快出城吧!迟则及。”秦冰月边说边向外走冷艳动人的身影向外迅速消失。


“你去哪里,三妹,九妹呢?”复命见秦冰月不与其他兄弟见面,竟然头也不回地走了,焦急地喊道。


“你们赶快走吧!不要寻她了,她很幸福。”话音刚响起,人已远在了外面,她怕自己控制不住会杀了鹰全。


千祈万盼中,司马长风率着浑身浴血的二百余骑出现在远处。司马长风快到闪静面前,“嘭”一声地从马上摔了下来,所有人都大震,骑术是柔然第一的司马长风将军会从战马上摔下来,传扬天下谁会相信!这场战斗就是这么惨烈。


雨水淋着血水,血水和着雨水,整个大地一片殷红。


闪静飞快地上前抱着司马长风,全身忍不住地颤抖,自己连族长保存实力这一简单要求也做不到,留着有什么用?看着满身伤口的司马长风,闪静泪流纵横,男儿泪,伤心处。


司马长风大口喝下几口水,断断续续地道:“快…快……闪静,高礼大军快完成对我们的包围,你快带着精壮将士撤离,告诉族长高礼大军真是势力应该在十二万,一万五千影骑全部出动。我们一众伤员,留下来阻挡片刻,等你们走远,便让我做我柔然第一降将吧!”见闪静想出言相代,司马长风万分着急地道:“迟则不及!若非族长有请降安排,定有深意,司马长风便是战死又何妨,现在军机重要,休要婆婆妈妈!快走!”


闪静擦去眼泪,把司马长风交到同样身无完好的他亲兵手里,大吼道:“能跑的动的,跟我走!”两人通话早已被近处人传的远近皆知,柔然将士自觉地分成两强弱军,老弱重伤者默默选择留下抵抗投降,年青力壮的逃亡,哪一种选择,对于勇敢不屈的柔然人来说都是耻辱。战场上只有战死的,柔然从没有逃跑、投降的屈辱。但是为了希望每个人都要做出选择,在灾难中还有什么比希望更重要的?人总要学会把一些东西放弃。


“杀啊!”高礼的大军蚁群般黑压压的一片从四面八方滚滚而来,司马长风大喝一声,站起身来,挥动着兵刃斩杀一名冲得最近的敌军,八千老弱伤残选择了留下。


闪静双目赤红,样子骇人,大吼一声:“走!”率领七千多我向西拼杀突围。柔然败了,惨败给了高礼,败的体无完肤,四万多人马有一大半站死疆场,蹄声一远逃出去的有其千人吗?


高礼冷哼一声,围困在司马长风几千兵马的数万大军,潮水般迅速向外齐向后退,此时从大军蓑衣、盔甲上啪啪滴下水珠,敲在人心头,就仿佛是轰鸣的战鼓。高礼冷冷注视司马长风,良久,收回目光寒气逼人地道:“我高礼一生大小征战数百次,胜负都有发生,然而损失最惨重的就是今次,我用十万大军设下曾曾陷阱打败你们竟然让我损失近三万精锐,简直是我的耻辱。”高礼顿了一下收回目光接着道:“吐番习俗以战死为荣,一家几代战死的‘荣誉甲门’也有很多,但是吐番有个弱点,一旦降服其主将,或不可战,降之最易。却没有你们柔然这等不屈顽强,韧性更是不如,本将军最敬重英雄,现在我给你们一个最后的机会降与我。”高礼猛一抬头,口气严厉地道:“若是不降,那么攻破神喻之城后,我一定下令屠城。除了把柔然彻底抹去,我想不到任何防止你们将来疯狂报复的好办法。”高礼前倾着身子,滂湃的气势充满着庞大的压迫。


正如高礼所说,他以十二万而非十万大军来打柔然这不到五万兵马,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以四万多人伤亡的代价才消灭柔然三万多人,再这样消耗下去,流云城会轮为二流势力,以后也会像现在柔然一样处处挨打。


司马长风叹口气,充满不屈服盯着高礼遗憾地道:“若非吐番天狼大军五万多兵马围城,世仇突厥亡我之心不死派出三万多人马离我城不及百里,我族已无可战之兵,我大军无恋战之心,将军恐怕没这么容易赢。素闻将军仁义,今降于将军,望将军能善待我族长,并出兵解神喻之城之围。”高礼证实吐番果有阴谋却也大吃一惊,吐番在无声无息间能兵临神喻之城城门之下,恐怕也只有吐番最精锐的“天狼”大军才有此能,疾思片刻,高礼慎重地道:“我答应你!”高礼十分清楚,解了神喻之城之围,整个柔然便是自己的了。


饥寒交迫的一万多老弱残兵匆匆忙忙往神喻之城城中赶,被平虏大军刷下劳而无功让他们士气非常低落,彩梦稳坐伦多在神喻之城的家中,彩梦的到来让伦多的家奴充满了敬畏,吩咐不要告诉伦多自己的到访,彩梦独自一人低头想着心事,重重的靴声响起,伦多一脚把门踹开,伸出脚把门口的椅子踢飞,重重地喘着粗气,良久也不见人来,向外大吼一声:“人来!都死了吗?怎么不见一个人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