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龙飞 三 第五十一节 忙里偷闲

fengzhuqingye 收藏 0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2/


一名样貌娟秀美丽的闪凤卫一手托着一个茶盘,一手轻轻敲门推门翩翩然进来,端来一壶热气腾腾的茶,为三人各自斟上一杯放下紫沙壶又退了出去,大战在即,外面秋风萧瑟雨丝冰冷,行人罕见,有种庞大的肃杀气氛,柔然族地位最高的三个首领,却在悠闲自得地品茶论着族中生死大事也算是谈笑间取人性命。


赵飞龙大口把茶一饮而尽,一股滚烫的暖流顺肠而下,只觉全身十万个毛孔全部张开,十分舒服,赵飞龙感觉浑身一阵轻松,喜形于色地赞道:“口感甚佳,这茶好泡的也很地道,只怕水再热一分或冷一分都不会有这个效果。”待两人都喝下茶,赵飞龙这才站气身来,叹了口气对天风横刃道:“真不想破坏这种舒畅的感觉,只是天下又太多的不顺心的事情,让人难得安宁,外不说即将进攻我神喻之城的吐蕃数万大军,就是族内连普通战士还在为我族安危不顾冰冷的风雨在外奋力拼杀或坚守城墙,能安稳的在家中受人供养的葛勒家族竟然做出这样大逆不道,勾结吐番以做内应的事算计我族,这样不忠不义的人当该铲除。勇者对在葛勒家族府发生的惨绝人寰的事情已经完全知道了吧!我想请勇者出手,葛勒刑天乃是勇者结义兄弟,让勇者出手有违人情,本来有我这个族长出面铲除这个大患是最好的,只是我现在手无四两力,其余人威望武功就数勇者最高了,因此我希望…”赵飞龙后面没有说出来。


天风横刃扬头一阵唏嘘,良久心情沉重的点点头道:“当年有个中原非常厉害的淫贼因为逃避中原正道武林追杀,逃到塞外避难,后来那淫贼忍受不住又作案,手段残忍地奸淫了我族一名普通女子,那女子含愤自尽。此时正巧被路过办事的刑天遇到,当时完成家族试练任务准备回去复命的刑天硬是不顾即将到期的试练任务把那淫贼从塞外追到南海长大近一年,直道把那人杀死,自此再没有人敢轻易打我族女子的注意。五十年不见,当年没想到昔日豪迈热血深爱族人的兄弟竟沉沦到这个地步。天做孽犹可怜,自做孽不可活,就交由属下处理吧!我会在吐番攻城之前领天风卫给以铲除,不会让他们逃过一人,族长若其无他吩咐,天风横刀就告退了。”天风横刃十分落寞地起身对赵飞龙道。


赵飞龙沉吟这点点头,抬头信任地盯着天风横刃道:“勇者请回,这件事勇者可以全权处理此事,不需要再向我回报。”天风横刀感激地望了赵飞龙一眼,赵飞龙这样说就等于答应给葛勒家族一个活命的机会。


彩梦取下大披风为赵飞龙披上,裹住他雄健的身躯责怪地道:“天这么冷,你病刚有好转,这么不穿多点,万一着凉可怎么办?”


赵飞龙一笑,并未说什么低头看着彩梦任由彩梦细心的为自己系好带子,屋内点有几个暖炉,哪有一点寒气?紫玉与彩梦在一起相处似乎有几分不自然,因此两个人很少同时出现在自己的身边,赵飞龙开始也没有适应一夫妻的社会现实,有紫玉在一起时面对彩梦总有一种与情人相会老婆在场的感觉,看来三人之间缺乏相处,虽然大战在即,但是柔然所有兵力都在外征战,现在族中所有的人力都已经安排妥当,因此才会有空闲的时间,现在正是一个彼此加深了解的好机会。


赵飞龙知道紫玉此时下在外厅,出声唤道:“玉儿,你能为夫君取一壶酒来吗?巴山夜话当有诗意来陪陪哥哥。”赵飞龙拉着彩梦坐在自己腿上,不容她抗议。“今晚一战,成王败寇,生命现在已经不是握在我们手中了,人生苦短,忙忙碌碌,究竟有多少时间与亲人、爱人相聚言欢?你和玉儿两个人是我赵飞龙最亲密的两个人了,可是我还是很少有时间陪伴你们,顾及倾听你们的感受,在这大战之前,就什么也不要做了,陪夫君说说心里话,好吗?”彩梦动情地点点头柔顺地躺在赵飞龙怀里,嗅着他身上带着草药味道的刚阳气息。


紫玉端着一壶好酒婷婷袅袅走了近来,后面跟着两个闪凤卫端着器具,美丽可人的闪凤卫,彩梦赶快从赵飞龙腿上跳下来,从闪凤卫手中接过器具让闪凤卫下去与紫玉有说有笑,忙碌起来。此时她哪还有一点柔然圣女的尊贵骄傲,完全是一个幸福的小妻子。赵飞龙安逸地享受着这份宁静,任由外面风吹雨打丝毫不放在心上。


彩梦见紫玉把酒座在火炉上,拿过小扇,轻轻给火炉扇风,紫玉上前伸手,对彩梦甜甜一笑道:“姐姐,还是我来吧!飞龙哥哥自从和你成婚之日开始便出征在外,你们还没有好好相聚呢!你去陪哥哥说话呀!”紫玉多半时间叫赵飞龙哥哥,赵飞龙一直没有纠正这个引人误解的称呼,紫玉乐意,其他什么再都不重要。


彩梦刚好比紫玉大一岁,所以从年龄或者进入赵家门的时间都是名副其实的大姐。彩梦闪过她的手,轻笑摇头道:“你去歇着吧玉儿!这两天你衣不解带地照顾飞龙已经累坏了,前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我知道,知道你这些天一直没有松懈飞龙的安全,本来这些都是我们两人共同的事,全让你一个人做完了,而且又做的那么好。姐姐还没谢过你呢!”彩梦提起秦冰月的事情让赵飞龙吓了一跳,温柔清纯的紫玉彩梦可以接受,赵飞龙可不敢保证脾性冷淡不通人事的秦冰月也能让彩梦接受,见彩梦丝毫没有追究的意思这才松了口气。


紫玉乖巧地笑道:“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呀!像与敌人作战的事我便帮不上什么忙,姐姐在外指挥于敌人打仗才是最累最危险的。”


赵飞龙呵呵一笑,双手按着椅子扶手从椅上站起身,一把夺过彩梦手中的羽扇,把她们两个同时揽入怀里道:“你们都乖乖躺在为夫怀里歇息,这些活为夫来干。”顺势坐在了彩梦身边的靠椅上,让她们把头放在自己腿上,一人一下在额上香了一口,彩梦与紫玉都享受着这份温磬。


三人边说边笑时间不觉匆匆流逝,等到酒刚煮好,赵飞龙斟了三杯,刚端好酒杯,外面闪凤卫急急忙忙地敲门来报。彩梦无奈地看了赵飞龙一眼,两人相视苦笑。彩梦放下酒杯对门外道:“进来,是何要事?”事先吩咐过的,若无要事任何人不得进来打扰。


闪凤卫进来行礼,然后紧张地道:“伦多总管大军开始进城了。”


彩梦无奈地看向赵飞龙,赵飞龙理解一笑,亲手端起酒杯对彩梦道:“今晚之战全靠梦儿你了,为夫在这祝你旗开得胜!伦多总管军权不可夺,能安全回到族内,看来松赞云十分看不起伦多总管的这支大军,吐番竟然如此小瞧伦多将军这支大军,今晚必会后悔,最多坚持到明天午时,天风楚恒及风老必能率大军回援,梦儿多多保重要完整无暇地回来见为夫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