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龙飞 三 第五十节 深情两吻

fengzhuqingye 收藏 0 9
导读:中华龙飞 三 第五十节 深情两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2/


经过紫玉精心照料,加上柔然各种大补的东西作用,一夜一天的休息,赵飞龙已经可以勉强下床,只是紫玉绝对不准他乱动,只能乖乖躺在床上,若非有紫玉陪着他可以一逞手足之欲,彩梦偶尔看来看望有两个超级大美女陪着,好动的赵飞龙只怕早就疯掉了。


紫玉一手端着瓷碗一手舀勺药汁在唇边轻轻吹着,试着温度一勺一勺小心地喂赵飞龙吃下去,暖暖的药汁让赵飞龙感觉暖意融融,因为以前很少生病他从没有体验过生病时被女孩子细心照料的感觉,只是幸福地同时也苦不堪言,好不容易把苦死人的中药吃完。


赵飞龙苦着脸,满是可怜地对紫玉道:“玉儿,以后能不能不吃这药,我很精壮根本不需要这剂补药,再说我现在几乎完全康复。”


紫玉收起碗碟,眨着眼睛调皮可爱地看着他,冲他甜甜一笑,却坚决摇摇头道:“不行啊哥哥!还有六剂呢!天恩长老说哥哥失血过多,需要补血,这副药里面含有多种补血药材,对哥哥身子很有好处。”


赵飞龙认命似的诞着脸道:“可是这药真的是好苦啊!”


紫玉歪着头想了想没有办法地道:“这里没有甜糖也没有水果怎么办?哥哥受伤都不怕会怕这点苦吗?”


赵飞龙嘿嘿一笑:“那是不一样的,受伤是为了我所保护的原因没有办法逃避的事,吃药却没有这个必要。”稍微前倾身子,赵飞龙盯着紫玉神秘兮兮地轻声道:“过来我告诉你哪里有糖。”


紫玉看到赵飞龙现在这么有兴致,流露出前所未有的高兴,心中不防有它,微笑着把身子凑了过去。赵飞龙伸手一下把紫玉搂在怀里,大嘴印上了她柔软的香唇,手却不老实地顺着领口摸到到了可爱的一对小宝贝,肆意玩弄起来,长长的一吻,直到紫玉几乎喘不过气是才放开她,任由紫玉躺在怀里娇喘吁吁,深情地盯着她的羞涩通红的悄脸道:“这里就是我最甜蜜的蜜儿,让哥哥吃药也可以,以后都要因为你逼哥哥吃药罚你像这样长长的一吻。”紫玉充满幸福的注视着赵飞龙,一时娇躯发软动情至极,眼睛越来越烟雾迷梦,呼呼的喘吸使雪白高耸的玉峰顺着被赵飞龙拉开的领口随着呼吸若隐若显。


紫玉清纯诱人的样子让赵飞龙的欲望一下子爆发,下身立刻起了反映,赵飞龙作茧自缚故意挑逗紫玉却没有时间能力解决问题,赶忙收摄心神,轻轻把紫玉扶起开口道:“玉儿,你去帮我把勇者请来,好吗?我有重要事情找他。”虽不是很乐意见到赵飞龙在病床上仍忙碌得毫无休息时间,仍奋起意志,勉强地点点头站起身子。


一丝冷风顺着窗台吹入,赵飞龙转头望着窗外潇潇的雨水,又爱又恨地喃喃自语道:“这场秋雨竟然使现在天气便的如此严寒,虽迟能缓高礼对闪静的攻击,只怕也摭掩了吐番的行迹,到现在仍未打探到吐番行迹对我们十分不利啊,这样使天风楚恒是否能及时赶回来也增加了更多变数。”


彩梦不顾流海上的水珠,急急地走进赵飞龙房间,冷静而掩饰不住又惊喜地道:“飞龙,打探到吐番大军躲藏的位置了。”


赵飞龙精神大振,霍地站起来身来,冷酷而兴奋地道:“真是太好,他们现在躲藏在哪里?”


彩梦喝一口热茶,喘口气干脆地道:“在十五里外的一个密林内,应该是准备今晚攻城。”


赵飞龙恨恨地想到,若非这场秋雨,现在天干地燥,放几把火烧完这些家伙。


彩梦痴痴地望着此时充满霸气的赵飞龙。大病之后,赵飞龙显得更有精神,结实匀衬的胸膛裸露在外,缠裹着白色纱布,遮挡不出他身上的阳刚之气。近一米九五的个头,槐悟茁壮。刚毅坚强的眼神,楞角分明的脸型丝毫未受病痛的影响,彩梦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一刻想到到赵飞龙的蜜爱,俏脸粉红,呼吸也加重起来。


赵飞龙回过神来,注意到彩梦的异样,这才醒悟到自己除了短裤外,全身几乎一丝不挂,刚才又被紫玉清纯可爱的样子挑逗得阳根勃发。彩梦受到吐蕃大军攻击前强大压力的压迫,神经极其敏感,见到自己这样,竟然动了春情。


赵飞龙跳下床轻轻走到彩梦面前勾下头,右手轻轻抬起彩梦的颔首,盯着彩梦羞涩不安的眼神,慢慢低头重重地吻了下来,左手环着彩梦不堪一握的柔软腰肢,轻轻贴在自己身上。赵飞龙越过彩梦的贝齿,轻轻吮过彩梦香甜的丁香慢慢允吸起来。一阵电流流遍全身,彩梦忍不住娇躯战抖,她的呼吸更加沉重,整个人瘫在了赵飞龙身上,全靠赵飞龙的支撑。赵飞龙一吻直把彩梦吻的无法喘气,才放开她。只是右手早已在彩梦不知不觉间滑到她的胸前,握住了满把柔软,彩梦根本没有力气把他为谑的手赶开。


“族长,您找属下有何吩咐?”天风横刃加重脚步离的老远,声音就已响起,以他的耳目怎么听不到彩梦那么大的娇喘声。


彩梦大羞,伸手想推开赵飞龙,只是赵飞龙紧抱着她不放手,让她不敢强推,深怕触动他的伤口。


“勇者请进,飞龙有事相求。”赵飞龙神情自如地向外大声道,没有一点感觉羞耻。


彩梦不敢推开赵飞龙,只有央求地看着他在自己胸前的大手,这只大手让自己全身麻痒难耐又十分舒服。


当天风横刃推开门,只是看到赵飞龙环腰抱着彩梦,站在卧室正中,右手握着彩梦的小手。而彩梦正满脸通红幸福地贴在他的胸膛,两人均出神地望着窗外连绵的细雨。


赵飞龙没有丝毫松开彩梦的意思,回头歉意礼貌地一笑道:“勇者勿怪,飞龙无礼了。请坐。”


天风横刃呵呵舒心一笑,随意坐下,赞扬道:“男子汉大丈夫要做便做,什么有礼无礼,只要认为是对的,管他别人怎么看?对得起自己一颗真心便足了!”微微一顿,脸上露出开怀得笑意道:“今日见族长与圣女真情真性,天风横刃只觉得大快人心。怎么会有其他想法?柔然男儿自当风流潇洒敢爱敢痕。”赵飞龙如与知己地大点其头,赵飞龙越来越喜欢天风横刃得性子,深觉这样很是对自己胃口,其他人的性格显得有点沉闷,本来闪静还行不过只怕要被自己给逼的沉闷。


天风横刃最后好无顾及地对彩梦道:“由我回柔然所观所感,梦儿爱的畏畏缩缩的,远远不及紫玉那丫头天真纯朴,敢爱敢恨心痛自己男人,不合我族热情奔放的优良传统,莫要学中原女子般惺惺作态,否则就失了魅力,我多年不理族中事物,总感觉你们想学大唐却没有得其精华,反而让我感觉搞的乌烟瘴气连自己的优良传统都失去了。”


彩梦受教真诚地谢道:“梦儿谨记勇者的话,只是以后怎么治理族内事物就全交给飞龙了,我只当一个听他话的妻子。”看着赵飞龙露出她调皮的一面。彩梦轻轻离开赵飞龙的雄伟身体,恢复了以往的落落大方,用手理了一下流海道:“勇者与飞龙谈,伦多大军离城不到十里,我要前去和他谈谈,攻击飞龙的守将手中金凤令符乃是我赐于伦多调兵之用,我要查明白是不是他也参与了反叛。”说完,征求地望着赵飞龙。


赵飞龙微微一笑,摇摇头道:“梦儿,尽管放心放伦多总管进来,我相信他不会反叛。否则在此关键时刻他不会征调数万人真心前去抗击突厥,更不会顺从地把兵权交给祁红。”


彩梦与天风横刀都是权谋之士,稍有一想便已明白,再说伦多现在统领的都是老弱之人,这些人反叛的心理与可能是最小的。“只不过等伦多总管进城后,梦儿还是与他私下的谈谈,他反叛之心没有,对我的不满可能会大大的有,所以有可能被叛军蒙蔽利用。”彩梦点点头表示知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