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龙飞 三 第四十八节 胜败得失

fengzhuqingye 收藏 0 10
导读:中华龙飞 三 第四十八节 胜败得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2/


今年夏季大唐北方发生几十年不遇干旱,地方朝廷官员因为安禄山叛乱,根本无暇顾及修水道组织救灾,至使入秋后粮食大面积减产甚至很多地方田地颗粒无收,朝廷又征收大量苛捐杂税用来平叛。


高礼仁义远扬一直都救济着过往流天城的难民使大唐北方的十数万流民逃过边关涌入高礼的流天城。出征前这种趋势并不十分明显因此高礼还是全力救济逃到流天城的难民,直到难民越涌越多高礼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原本丰富的储备物资一天天见少而大耗物资的冬季就要到了。虽然高礼命人全力伐木盖房,更是花费亿万从过往江南商人中预定了大批粮草,只是这些都不是一崛而就的,从南方运粮又不能经官办漕运,陆运耽误时间不说就是分运粮草过关更需要时间。


眼看天一天天冷下去,难民还有大量衣不着体、食不果腹居无定所,物资有限的高礼只有动用储备的军用物资,这就使高礼大军的御寒衣物以及粮草在高礼率军亲征后仍然十分短缺,这个时候想结束战争已经不是很容易,再说高礼现在也窥视着柔然数百万只牛羊帮助自己度过这个冬季,这场秋雨对闪静的逃亡或许有利。


天擎喜悦地望着一丝晴朗的天空,困扰了他们一天的小雨终于停了,雨水虽小却足够冷,上冻结冰的路面十分的滑,一天下来行进不到百里。


天擎转头对一路来沉默不言的祈红道:“天终于晴了!将军,我们不去支援闪静将军吗?族长原本计划东征用全族最精锐的骑兵对付高礼,其他大部不过是打扫战场的老弱,现在闪电铁骑被调走等于斩掉了他们的手脚,岂非打的十分艰辛?只怕败多胜少。”


没有理会天擎的担忧,祈红出神地望着渐渐随风变幻莫测东移的黑云,莫名其妙地道:“雨东移了,东边恐怕已经下雨了吧!唉!”天擎与诸将面面相窥,弄不明白祈红究竟是什么意思。


正在此时一骑踏着草泥汁疾驰而来,“报…大将军,族长十万加急严令!”传令兵上气不接下气地跳下马,奔向祈红。看他的神色及脸上身上的泥浆一路来只怕马不停蹄地赶来,平虏军将士战胜突厥后轻松的心情一下子又紧张起来。


祈红接过兽皮书,思量片刻,胸有成竹地道:“回去禀报族长,祈红绝不会让他失望!族长近来可好?”祈红最后随口问了一句。


传令兵略一犹豫,见祈红双眼寒光并射盯着他,冷汗淋漓连忙把赵飞龙回城所有经过向祈红详细道来。最后小心地望着祁红加了一句道:“现在族中人人传闻,族长只怕病危熬……熬不过两天了。现在全族百姓无不向神祈祷,保佑族长能够平安度过危险。”


“什么?”惊怒的诸将都震惊地叫出了口,他们怎么也无法相信英气勃发的赵飞龙怎么会病入膏硭,赵飞龙大展神威犹如天神般带领十八铁卫冲出高礼大军重重包围的一幕犹在眼前。


祈红此时反倒冷静下来,自己看过族长所著的几部大作,令上确实是族长字迹。字迹看起来弱而不乱,族长病是病了,看来没有这么严重,只怕是葛勒家族势力庞大又处于暗处,族长示之以弱引起葛勒家族自己暴露出反叛的实力罢了。放下心后,打赏挥退传令兵,传令兵如遭大赦慌忙离开,经过这场大战后祁红的气质更加冰冷,那股威严压迫的人心惊胆战!


这次大战共获得突厥铠甲略完整的约有三千套,缴获突厥大批粮草辎重连突厥帅印文书一并被缴获,只是没有抓到一个突厥俘虏,这就无法补充因战死而缺少的精壮劳力。


祈红思量片刻以有计较对神情慌乱的诸将道:“诸将听令!在我平虏军中挑出六千身强力壮的将士换上突厥铠甲,随我以为先锋先行回族,天擎你领我族其余大军跟后五十里,切记!葛勒雷领了五百骑而来,你们装做一副战败的样子将他诱如军中,你把他拿下,若有反抗不论生死!不得走失一人,完不成任务提头来见我!”祈红平时虽然严肃,此时却显得十分冷酷。


“葛勒家族少主葛勒雷?难道葛勒家族要趁机造反吗?”诸将只觉寒意森森,葛勒家族的根基在族中之深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现在族内族长又病危窝床,所有人都失了魂。


祁红一扫诸将淡淡地道:“我不管我平虏军中尔等出身和处,只要一心为族长效力,任何人想动你们只有踏过我祁红的尸体过去,若要我知道谁有二心休怪我祁红翻脸我情,我让他尝尽背叛带来的苦果。”


诸将见识到祁红的手段,纷纷慌不及跌地表忠地道:“我等,自是一心跟随大将军为族长效死力!请大将军放心”祁红满意地点点头不再言语。


天擎望着祁红小心地道:“我族刚大胜,若要装出大败,恐怕不易。”


祈红不耐烦地瞪了他一眼道:“小战何谓大胜?通令下去葛勒家族与吐番勾结,里应外合已快攻破神喻之城。”族长虽然是猜测,祈红相信赵飞龙绝不会无的放矢,无论如何将来葛勒家族在柔然都将成为过去,非常时刻当用非常之法,祁红冷酷地道:“葛勒家族已经投靠吐蕃,若要家人平安就跟随族长和天风勇者一起打败吐蕃,平定叛乱!”


闪静领大军败退五十里,才收拢残部,全军原本近四万人现在所剩不足一万五千人。闪静心上被狠狠插了一刀,鲜血淋淋,自己这两天太过消沉大意,荒于军务,高礼大军动向自己毫无察觉,致使敌军隐藏埋伏在自己身边尚不自知。


今天除非自己坚守不出,否则连一点赢的机会也没有,高礼你个老奸巨滑的东西,真的就这么厉害吗?自己费尽心里还是没有能够战胜他,还是没有能够防护住大军不被击败。


闪静一边平静地检查伤员,鼓励士气布置防守,心中却是巨浪涛天。司马长风败了,风老败了,现在自己也败了,难道我族大军真要败亡于高礼此人手中吗?闪静痛苦地想到,任由冰冷的雨点打在身上而不运功避除,他的心此时比外面的天气更加冰冷。


吐番殿下松赞云的愚弄让这个赵飞龙看好的步战大将心里破开了一个间隙,再受到此次大败影响让原本开朗自信的闪静几乎有崩溃的危险。


是我给族人带来了一系列的被动,把我族陷入了危机,闪静痴痴地不住地想着,自己是魔鬼是脍子手!


叶护素名不顾重伤,起来向伤员打气,所过之处将士纷纷充满敬意地起身行礼,叶护素名虽然败了,他却败出了柔然男儿的豪迈不屈,败出了柔然誓死以抗的威武,败出了一个将士对其所守护的人的忠义,没有一个人把今天大败的原因归罪到他的头上,他就像当夜族长率十几人独闯高非凡数万人的大营般成为柔然将士眼中的英雄,这个年轻的将军自觉得到了所有人的尊重。


叶护素名望着手用力纂着剑柄,孤独狼狈地站在远处雨中向神喻之城方向眺望着的闪静,心中充满了担心悄悄地走过去,望着闪静茫然痛苦的眼神,叶护素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一头触地请罪道:“大将军!此次大败全由末将不尊将军号令强力出战所引起的,所有罪责都有末将一力承担,请您处罚末将!只是请将军一定要振作,族长还等着您为他分忧!完成计定计划,若再把族长的安排打乱,那才是大罪!”


闪静麻木的眼神一亮,回过神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