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四.准备,从现在开始. 57.力争打一场纯军事化战争.

7821144 收藏 10 63
导读:重生奋斗史 四.准备,从现在开始. 57.力争打一场纯军事化战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曾国藩雷厉风行,当时就叫得力手下进来听侯吩咐.但我对容闳哪有很多了解啊,只知道个大慨,指点个大慨寻访方向.但咱有权啊!喊了来旺进来,写一份手令,盖上监国王大印,一应官吏,全力帮忙找人.

派出找容闳的人,该树立曾国藩对两江所有官兵的绝对权威了.没多啰嗦,安排晚饭后击鼓升帐.安庆乃兵家要地,历史上的安庆争夺战在明年初就要打响,1861年年底的安庆,不是大军云集,也差不了多少.而且,权威的树立,也不是说非要所有人都亲眼看到.

传令兵打马飞奔......

酉时正点,巡抚衙门大堂,数十位将领分列左右,两个满人将领不知监国王万岁亲临,吊儿啷噹迟到了,一进大堂,看到身穿皇袍的监国王坐在大堂正中,脸都吓白了.没说的,按军中规矩,其中之一迟到时间不多,重责五十军棍,另一个毫无军纪可言之辈,推出去砍喽!

砍人是我说地,一个专为立威的战时军事会议上,话既出口,怎可收回.曾国藩不断向我使眼色,那满将刚被推出门外,曾国藩告诉我,那家伙的家族在朝中势力颇大,打几十棍教训一下即可,不杀为好.我不为所动,有啥好说地,这第一个恶人只有我来做.做上监国王位子四个月,与保守势力闹地够僵了,再恶化点又如何.再说,堂下众将也没一个求情地,看来这满人将领早该死,也没台阶可下啊.

不久,血淋淋得人头呈上,我终于也杀了人.不动声色示意着,将话语权交还曾国藩.切,俺又不是没见过死人.

曾国藩先提及监国王万岁金口许下了两年六百万两军费,再提到了监国王万岁对百姓的关心,对军纪的高度重视.

"众将有何话说."

"尊监国王万岁御旨,尊曾大帅将令."众将轰然应诺.

"监国王万岁还有何吩咐?"

轮到我增强帅权了.

"来旺."

"奴才在."

"刀来."

来旺双手捧刀,高举过顶,送到主子面前,我伸手握起刀.

"曾大帅,这是遏必隆刀,先皇特赐于本王,上斩昏君,下诛奸臣.今日,本王赐曾帅配挂两年,不尊帅令者,备个案就事,可以斩而不奏.两年之后,本王要看到一支对敌勇猛如虎,对民秋毫无犯的军队,做不到,你就割了自己的脑袋.曾国藩,接刀."

"微臣绝不负监国王万岁重托."曾国藩恭恭敬敬三叩首后,低头高举双手接过遏必隆刀.起身后,抱于怀中.

"曾帅,遏必隆刀是一口宝刀,是一口杀人地刀,可不是做样子的,本王已准你挂在腰间,别抱着啦!"

"遵命."

"众将听清,别说本王言而不喻,不尊曾帅号令,你就是亲王,在遏必隆刀下也是白死."

"监国王万岁放心,曾大帅所指,末将拼死相向."......

略过众将领退堂回营不提,第二天吃过早餐,又开始与曾国藩之间的深谈.言罢战略战术,说到了太平天国头上,曾国藩立即表达决心,决心在最短时间内消灭发匪.

太平天国,我是一定要制住地,但能残酷镇压吗?不可能.现在的目标是对外,我是清朝的监国王不错,但与太平天国不过是俩兄弟争家产.太平天国有不像话的地方,但主要还是错在清廷自身.

"曾帅,我在朝堂上曾说过这样一句话,"不要总不把自己人当人",您听过么?"

"微臣听京中来人说过,不知监国王万岁提起这话何意?"

"我华夏数千年来,对历次农民起义无不是残酷镇压,镇压不住就改朝换代,然后又是一个轮回.可历代统治者总不反思自己是怎样得到天下,为什么得到天下,好像他们世世代代就统治天下,不是造反来地."

"这......"曾国藩又不知如何回答了.

"你不愿听也得听着,大清是不是造明朝的反而来的?"

"......是."

"因明朝残暴,逼着太祖皇帝造反.今日大清并不比明末好多少,而且还加上列强抢劫,凭什么让百姓该着被压迫而不能反抗!"

"微臣该怎么做,请监国王万岁吩咐."曾国藩干脆不听我自骂[先祖],您要怎么干,我曾某人听您的行不行!

"我要你和太平天国打一场纯军事化战争.这也是我绝对不准清军扰民的原因.两兄弟相争,不谈.....能不谈就不谈政治."

"纯军事化战争?监国王万岁,微臣难懂您话中涵义."

"太平军身后为什么有那么多老百姓,为什么老百姓要与清军做对.因为老百姓不信任朝廷了,其实洪秀全做地也不怎么样,却比清廷好.但现在,不是老大就是老二,老百姓只能选其一,换了我是受苦百姓,十有八九也跟着太平军反大清,起码洪秀全那话说地,听在耳朵里有个指望."

"微臣稍明白一点监国王之意,您是想大清与发......与太平军抛除所有外因,打一场纯军队之间的战争."

"对."

"如何能办到?"

"行动加宣传."

"怎么宣传?"

"江南一带.已全是战区,有一些特殊政策,不会有太多人会多嘴.首先,清军对百姓秋毫无犯,军纪严明.接着,许诺给百姓他们应该得到地权益,先简后难,做到一部分.当然,乱承诺不行,承诺了就一定做到,其实,大清百姓是世界上最好的百姓,穷点苦点都没问题,只要安安稳稳就可以了.如果连这点要求都不能给老百姓,还是那句话,这大清还是早点垮了好.呵呵,我只能指出方针,具体怎么做,又是你曾帅的事了,但一定要宣传到太平军占领区去."

"两件事要请教监国王.一,您说朝中少有人多嘴,微臣看来,不见得.二,决不伤害百姓,实在应该,但仗要怎么打?"

"哎,曾帅,您又逼着我说原话了.我只能答应您,一切指责,我来承担.我如失势,朝廷逼你把百姓当匪,反了他妈的.至于打仗吗,大力宣传之始,战事难免还与从前一样,如太平军还是兵民齐上,你就率军撤退,并趁势宣传.时间一久,我看最多也不要一年,老百姓就不会跟着太平军到处跑了.准你退到黄河边,如何?"

"年余时间,朝廷上下,微臣相信监国王万岁担地起,但如洪秀全不知好歹怎么办?"

"洪秀全如果始终挟裹着百姓作战,那他也只配当个匪王.民心一失,他凭什么打过黄河.你曾帅凭什么守不住黄河?"

"您这似要给洪秀全南北分立之位啊!"

"哈哈......洪秀全那批人都想当皇帝,可惜没谁有真龙天子的命.而洪仁轩有治国之才,陈玉成李秀成均有帅才,却没有洪秀全那么大野心.这国家怎能南北分治,我倒是愿给一个省让他们自治,但治不好,是要收回来地.我虽对大清颇多怨言,不过是怒其不争.可在百姓心中,大清终究还是正统,只要朝廷励精图治,与富与稳于民,没多少百姓跟着太平天国混,曾帅操心太多了."

"若论目光之深隧高远,监国王万岁天下无双.微臣边听边想,只要赶走列强,使吏治清明,让百姓有口饭吃,根基浅薄得洪秀全的确翻不了天.何况此时的太平军已被我军压缩在区区几地,微臣就是让一千里,太平军也无力占据."

"不错,洪秀全不但翻不了天,我还要他手下的精兵.所以,与太平军战时,取胜即可,决不准赶尽杀绝.攻下城来,不准毁城,都是咱大清的地方,打下来就可以了,二百五才烧自家财产.战后,决不准虐俘杀俘.大家都是华夏子民,和兄弟一样.这些都是要多多宣传地,逼着太平军也一样."

"您还要洪秀全的精兵,怎么要?"曾国藩的舌头都伸出来了,后面的话似乎没听进去.还要我再说一遍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