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人类文明史上的未解之谜

xy11034 收藏 11 10537
导读:探索人类文明史上的未解之谜

探索人类文明史上的未解之谜


1.裹尸布上正面影像的复原图


面对这块裹尸布,虔诚的教徒们眼中常常噙着泪水,口中重复着感恩的祈祷,因为他们笃信,这些都是“神迹”。他们想象着在铺华石处,耶稣被讥讽,受鞭笞,被打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却谢绝了好心的耶路撒冷妇人递上的能让人失去知觉和免除痛苦的酒,神志清醒地忍受被钉在十字架上的煎熬,任由血迹溢满手掌和脚面,只是平静地等待着死亡。对虔诚的教徒们而言,这块在2000年前用于包裹耶稣遗体的裹尸布,是伟大的救世主替人类承担一切痛苦、折磨和惩罚的记录和证明。据说,1955年英国一名遭受着骨髓炎病魔折磨的10岁小女孩Josephine,在别人的帮助下,到达了都灵,并被特许用双手触摸裹尸布。事隔不久,她果真渐渐能够如常人般行走了。


但令世人惊奇的裹尸布留下的谜题绝不仅于此。在耶稣复活的故事以后,经书上就再也没有提到有关裹尸布的字眼。只在《伪福音书》中略有一些记载,说它珍藏在耶路撒冷。而史书对它下落的记载也零星得近乎吝啬。一直到13世纪初,一个叫克劳里的编年史家写了一本书,其中记载了他本人于1203年在君士坦丁堡看见过一块据说是耶稣的裹尸布的长形亚麻布。这几乎是一千多年来有关裹尸布第一次有迹可查的记载。


为什么在13世纪前居然没有任何关于它存在的历史记录,就好像是这样的圣物从来没有在人世出现过?在耶稣蒙难后的一千多年中,这块裹尸布究竟藏在了什么地方?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怀疑。同时不断有人质问,这真的是来自古巴勒斯坦的耶稣遗物吗,还是只是一个中世纪的伪造者精心炮制的赝品?甚至有人断言,它是赝品无疑,因为这块麻布上有着太多太明显的疑点。怀疑者说,既然尸体是平放在墓穴中的,人像的头发就应该是平平散开的而非现在所见的垂直向下;陈年血迹应该呈黑色,而非现在这样红得好像是有人刻意弄上去的;如果这真的是包裹尸体的尸布,为什么上面的印迹却连一点点因为包裹造成的皱褶扭曲都看不到?为什么布上“耶稣”的轮廓与中世纪法国哥特式绘画中的耶稣形象出奇地吻合,都是身体偏长偏瘦,鼻子比一般人长,手臂长度也不符合正常比例,甚至还留着在当时的以色列被坚决禁止的长发?


爱德萨之布


尽管在经书和史书上“裹尸布”的字眼鲜有出现,但是细心的历史学家还是从字里行间找出了关于真相的只言片语。


故事的起点在耶路撒冷的圣墓教堂的墓室。据说,耶稣被一块亚麻布裹起来,埋葬在教堂里。很自然,耶稣的圣徒们会想到保留一些同耶稣有紧密联系的纪念物。但是它上面有个人形,触犯了犹太法,因为这部法案认为同死人相关的任何物品都是不洁净的。为了保护圣物,圣徒们只能把它偷偷地藏了起来。相传,国王阿布贾得过一次重病,无论怎么医治都不见起色。众人都一筹莫展,只好去向耶稣求救。结果派去的人带回来一块印有耶稣身体影像的布。没想到,这块布真的奇迹般治好了国王的病。这块神奇的布就被后人称作“爱德萨之布”。几个世纪以来,画家们一直不能确定拿撒勒城的耶稣的长相。但自从发现了爱德萨之布,几乎所有的耶稣画像都开始趋于一致。欧洲各处的基督画像大部分作于十六七世纪,似乎都来自爱德萨。


然而好景不长,爱德萨的平静安宁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伊斯兰教军卷土重来,灭了爱德萨王国,基督教徒遭受迫害的历史命运也重新上演。但虔诚的教徒们为了避免他们心目中神圣的“爱德萨之布”落于异教徒手中,将圣布藏进了城墙。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裹尸布上的小洞

曼迪兰

500年后,阿布贾的时代早已结束,昔日爱德萨王国的中心早已被穆斯林佛塔所主宰。但是即便在伊斯兰教侵入爱德萨后,原有的三百多座基督教堂依然稳稳地屹立着,因为这里曾经出现过一块有基督头部影像的麻布。这块麻布很自然地成为了受基督教徒膜拜的圣物,基督教徒称作“曼迪兰”。曼迪兰的存在,使得这里成为基督教朝圣中心的地位再也无可撼动了。早期拜占庭绘画显示,与“爱德萨之布”不同的是,曼迪兰展示的似乎只有基督的头部而已。在希腊,曼迪兰又被称为“台特迪隆”,字面义为“折四折”。人们发现,将裹尸布折叠四次后,所能见到的就只剩头像了。历史学家猜测,当时人们之所以将曼迪兰“折四折”是因为人们当时认为,如果整个图像都被展示出来,就会成为异教崇拜物。

但令人意外的是,公元944年8月16日,大审查官乔治向在场人员展示整块布的时候,提到了脸部和上半身。而且有其他证据表明,爱德萨之布中展示了基督的整个身体。从城中经过的一位法国士兵这样描述:“一块布平铺着,可以在上面认出我们的救世主。”并且这位法国十字军战士罗伯特•德•克莱瑞称这块布为“裹尸布”。公元1000年左右,一支拜占庭军队击溃了穆斯林人的抵抗力量,径直攻到了城门前。但是这支军队的使命并不在于攻城略地,他们答应放过整座城市,释放穆斯林战俘,并且向他们支付巨额财富。这一切的大度和慷慨,只为了得到一样东西——曼迪兰。

当取胜的拜占庭军队高举着曼迪兰回到东罗马帝国的首都君士坦丁堡时,他们受到了最热烈、最隆重的欢迎。一位编年史学家这样记载这件事:“它至少像圣约中的挪亚方舟一样珍贵。当这幅图像在街道之间穿行展示的时候,人们眼中溢出了激动的泪水,口中不断重复着感恩的祈祷。他们相信,这座城市将成为神圣的城市,永远受到保护,不可征服,直到永远。”

圣殿骑士的信仰

十字军第四次东征改变了君士坦丁堡的命运。1203年,君士坦丁堡陷入了绝境,进攻者闯入王宫,君士坦丁堡被洗劫一空,整座城市被夷为平地,只剩下一道城墙。而那块神奇的布也悄无声息地失踪了。在十字军凯旋所带的战利品中,是否包括印有基督影像的神圣之布呢?我们似乎可以从有关圣十字军殿骑士团的传说中获得一些线索。

圣殿骑士团是十字军中最具有传奇色彩的组织之一。由于这个骑士团曾经获得了大量财富,引起了国王以及主教们的嫉妒和不满。于是谣言四起,圣殿骑士团被指责曾经举行过神像崇拜和秘密仪式。圣殿骑士团所有成员都否认了神像崇拜的指控。但在严刑拷问下,一名成员说:“我们崇拜一个人头像,没有金银装饰,但有一脸大胡子,类似圣殿武士。”另一个人供认:“这个头像有4只脚,两只在前,两只在后。”这些含糊的供词指的是曼迪兰吗?人们不得而知。虽经受了百般折磨,圣殿骑士也不愿泄漏他们信仰的真正对象。最后的圣殿骑士——雅克•德•莫雷和杰佛里•德•查尼因此被烧死,其中骑士杰佛里•德•查尼是有关裹尸布的历史记载中提及的第一个历史人物。

就在两位圣殿骑士被烧死后二三十年,裹尸布又在里瑞出现了,并且由一位同样叫杰佛里•德•查尼的法国骑士拥有。虽然不能完全确定他们两人之间一定有亲缘关系,但两个相同的名字使人们不得不做这样的猜测。有一点人们十分肯定:住在里瑞的这个杰佛里•德•查尼并不是来自偏远村庄的默默无闻的骑士。通过婚姻,他同国王和一些公爵建立了关系。他备受尊重,还写过关于骑士精神的著作。在对英法战争中,只有他被授予同法国国旗合葬的荣誉。杰佛里•德•查尼不可能是个伪造者或骗子,他手中的裹尸布应该也不是赝品。那现在的裹尸布与先前有历史记载的爱德萨之布以及曼迪兰之间,到底有怎样的关系呢?

底片上的“底片”

19世纪末,科学理性思想已经战胜了神秘主义。1898年,都灵大主教终于同意第一批科学家直接对耶稣裹尸布进行考察。为了存档,首先要对其进行拍照。当摄像师赛根多•皮亚在暗室里冲底片时,一个奇怪的现象出现了:他从照片底片的负像中看到了更为逼真的“耶稣”形象。他注意到,感光板上清晰地显示出一幅头部的正片,而不是通常底片的那种黑白颠倒的图像。这就意味着裹尸布上的图像本身是底片图像,即是说,裹尸布上的图像是根据一张照相底片绘制的。在摄影术发明前,谁能绘制出一个照相底版来呢?这一发现使怀疑裹尸布真实性的声音明显低沉了许多,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开始倾向于证明它的真实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3.来自布达佩斯手稿

碳-14年代测定的挑战

1986年,在科学工作者与宗教界人士长达10年的接触和协商后,终于达成协议,科学家被允许用改进了的碳-14年代测量法对“裹尸布”进行分析。取样在极其秘密的情况下进行,并由国际上3个著名的碳-14实验室分别进行测定。每个实验室都得到4个样品,其中只有1个样品是从“裹尸布”上剪裁下来的,其余3个样品为不同时代的对照样品,分别装在编好号的金属盒中,但只有都灵大教堂的大主教和英国大不列颠博物馆的考古权威才知道这4个样品中哪一个是从裹尸布上剪裁下来的。结果,3个实验室的科学家们得出了相当一致的结论:这块“裹尸布”与耶稣毫无关系。因为它的年代在公元1260~1380年的可能性为95%,不早于公元1200年的可能性为100%,也就是说,这块“裹尸布”出现于耶稣遇难的千年之后。

1988年10月13日,红衣主教在都灵大教堂举行记者招待会,宣布存放在都灵大教堂的所谓的“裹尸布”为中古时期的赝品。这无异于在说:无论裹尸布具有怎样的神奇,它总是一个赝品——尽管是极为艺术的赝品。这个结论虽然给长达几个世纪裹尸布的真伪之争一个确定的答案,但是显然不是一个令所有人都满意的答案。持不同观点的科学家们仍然用不同的证据和方法为他们所坚持的信念辩护。

病理学家的证明

英国著名病理学家詹姆斯•卡梅隆研究了裹尸布上的无数伤痕,仔细地对其加以区分。他发现布上人物额头上的伤痕有的是由荆棘做的王冠造成的;从裹尸布背面看,人物身前的血痕是分层的,并显示先上下移动,然后平行移动,再上下移动的轨迹。这应该是流血时手臂运动留下的印迹。一个人在被带到十字架上钉死之前,他必须被双臂绑在木枷上往前走。如果突然被推倒,他应该以左膝盖和左前额着地。从裹尸布的照片上的确可以发现左膝盖的擦伤和左前额的擦伤。甚至连背上擦伤、发炎的棱角都有显示。如果这块布是赝品,中世纪的伪造者能考虑到这样繁杂的细节吗?

长期以来的传说显示,受难的耶稣是被钉穿了手掌。中世纪的宗教图画也是这样显示的。但事实上,如果一个人被钉在十字架上,身体重量的大部分是由伸展开的两臂承担的,而钉在手心的钉子是无法承受人体的重量的;只有将钉子钉在手腕上,十字架上的人才不致掉下来。最近的考古研究表明,这种罗马刑罚确实是用钉子钉穿手腕。而裹尸布上的伤痕恰恰显示的是耶稣被钉住了手腕,而非手心。钉子刺穿手腕后,正中神经会受到破坏,从而导致他的拇指收缩。这样的细节在裹尸布上也没有漏过。钉穿手腕这种酷刑在中世纪前一千多年就已经废止了。为什么同时期的画家对此知晓甚少,只能按照传统的宗教画绘制耶稣受难的场面,而这位“伪造者”却能了解得如此分毫不差?

还有一个证据给裹尸布的放射性试验一记重击。在一份来自布达佩斯的中世纪手稿的画面中,耶稣躺在布上,双臂交叉。两只手的大拇指都是朝内的。整个中世纪,只有这样的一幅图画,描绘了大拇指蜷缩在手心里这样的细节。而这个细节同裹尸布上所反映的一致,且多次出现。这位画家甚至还描绘了一块布,布上能清楚地看到小洞,大小和位置都与都灵裹尸布上的早期烧痕出奇的一致。这份手稿虽然看似以裹尸布为参照,年代却在公元1200年以前,显然与科学测定的结果很不相符。

生物学家的气化理论

生物学家曾用各种颜料和水彩试图复制出裹尸布上的图像,但都没有成功。经过长期的研究,他们发现,古代涂在尸体上的芦荟剂香料如果和死者在死亡前流出的汗混合在一起,会放出氨气,在裹尸布上形成棕色。经过研究还发现,在尸体各个不同部位放出的氨气的数量和质量的比例是不等的,因此在裹尸布上所留下的痕迹也相应地呈现多种多样。

画家的佐证

画家伊兹贝尔•皮泽克一直从事裹尸布的研究。与众不同的是,他从绘画本身分析裹尸布的神奇之处。在他看来,如果真如碳-14测定结果所言,这块布是中世纪的赝品,那么这必然是伟大的杰作。他认为,纵观整个艺术史,没有人画过没有轮廓线的画,因为即使画家想尽量避免画出轮廓线,或者有这样的绘画技巧,所用的绘画材料本身也会留下轮廓。所以在人类的绘画中,没有轮廓线的画是不存在的。但是,裹尸布中的影像就没有轮廓线。

花粉的奥秘

20世纪70年代,瑞士科学家马克斯•弗雷从裹尸布上发现了48个花粉的实样,其中有相当数量的花粉是来自现在生长在法国和意大利的植物,这证明了当时的情况正如我们所了解的——裹尸布曾暴露在法国和意大利的空气中。另外7种花粉来自死海沿岸,而剩下的花粉,包括亚麻棘花粉,在伊斯坦布尔和土耳其东南部以及巴勒斯坦都能找到。这就是说,在裹尸布的早期旅程中,有一段位于圣地耶路撒冷附近。这个发现弥补了研究裹尸布初期历史的一片空白。1999年夏天,以色列科学家又从裹尸布中发现了只能在耶路撒冷附近才能找到的植物花粉。这种植物花粉的残渣显示,裹尸布的年代要早于8世纪。

纺织学家的论据

纺织学专家G•罗斯教授分析了两小块裹尸布上的小碎片和一些亚麻线,从纺织学的角度进行研究,他发现这块裹尸布有着远古时期圣地的特征。首先,在古代的中东地区以亚麻布作为尸衣、尸布是很平常的事。其次,这块裹尸布的料子里含有少量的中东棉纱。再次,罗斯发现这块裹尸布的编织法是人字形斜纹式的,这种编织法和平纹织法一样,是古代中东地区的编织法。从裹尸布上取得的亚麻线是由古代中东地区的手工技术纺出的,而在当时,欧洲已用轮式纺车纺线了。最后罗斯还证实,这些线在编织之前进行过漂白,这又是一项出现于古代中东地区的技艺。

对碳-14测定结果的质疑

虽然三大实验室的科学家对碳-14测定结果的准确性有百分之百的信心,但人们仍然不断在追问:这些结果有没有可能是因为未知的因素造成的呢?比如,16世纪的大火破坏了这块裹尸布的纯度,或者它的材料发生了炭化,从而影响了测定结果呢?

对碳-14年代测定结果的质疑自有其道理,因为这一测定法并不是绝对可靠的。英国曼彻斯特博物馆曾运用此方法对木乃伊进行测定,结果令人咋舌:纱布裹着的木乃伊骨头竟然比纱布早1000年。

一名俄国科学家怀疑,亚麻的某种特性影响了都灵裹尸布的碳-14测定结果。亚麻布造出以后,其有机材料会发生某种变化,使其年代测试结果比实际年代要推后许多。如果裹尸布受到过火的灼烧会产生同样的结果,因为火能明显影响到亚麻的有机物含量,会提高其中碳,尤其是放射性碳,即碳-13的同位素的含量,这无疑会对年代测算结果产生极大的影响。因为这种年代测定是以碳-14和碳-13的含量为依据的。

不久,美国得克萨斯大学的一批研究者声称在一片裹尸布取样上发现有严重的细菌与真菌污染,而这种微生物污染恰恰会影响和歪曲碳放射测试的结果。

直到今天,关于裹尸布的争论依然在继续。孰是孰非,谁也不能简单地给出一个答案。似乎任何一方都没有绝对的证据说服对手。但毋庸置疑的是,耶稣的裹尸布依然是备受其信徒们顶礼膜拜的圣物,而一旦它被证明是赝品,也没有人否认这个中世纪天才的完美骗局。究竟是谁会有这样的技巧和才智,花费如此的周折,和宗教、信徒、甚至与几千年来的科学家开了这样的玩笑。他的目的又何在呢?

裹尸布周围笼罩的迷雾也许永远无法揭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4.木乃伊

历史上的十大木乃伊是目前所发现的众多木乃伊中最重要的、最具有探索价值的十个或者说十批木乃伊。

从身份上说,他们有牧羊人、有水手、有革命领袖;从年龄上说,他们有婴儿、有少年、有成年人;从性别上说,他们有男、有女。他们的死因各异,反映着特定时代的社会状况、自然状况、人的生存状况。

一听到木乃伊这个词,人们最容易想起的是古埃及留下来的干尸,人们眼前浮现的是埃及的金字塔和被白色亚麻布包裹的法老。实际上,木乃伊在世界各地都有发现。实际上,多数木乃伊生前只是普通人。他们的尸体被时间和自然不经意地保存了下来。它可能是冰人或干尸,只要骨头上有组织,并被保存下来,就是木乃伊。

由于他们的尸体成了木乃伊被保存了下来,所以就留给了现代人无尽的疑问也是无尽的探索课题。他们是谁?怎么死的?尸体为什么会被保留下来?他们尸体的外形和存放方式反映了什么历史状况和当时当地的什么风俗?当年保存他们尸体所用的技术和方式是什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5.发现

1972年两名猎人在格陵兰西海岸的一个洞穴中躲避风雪时,在洞穴中发现了许多木乃伊,包括6个女人、2名婴儿,但没有男人。学者们说,这种情况很奇特,他们分析不出来也不能肯定发生了什么。

研究

通过碳-14年代测量法,科学家们确定,这些木乃伊已经有500年的历史。虽然历经5个世纪的沧桑,但它们依旧保存完好。

丹麦哥本哈根大学人类学家尼尔斯•林纳鲁普博士说:“在北极地区,自然造成的木乃伊通常有一个冷冻干燥的过程。如果尸体所处的位置正好能够避开雨雪的侵袭,那么它们的软组织就会脱水,这能阻止尸体腐烂。”

木乃伊所穿的裤子和毛皮上衣都是爱斯基摩人独有的款式。衣服的外层是用海豹皮制成的,而衣服的里层则用鸟类的皮制成。当时的爱斯基摩人已经超越简单的生存,发展出了装饰艺术。有些老年女性的脸上竟然有精致的文身。和分娩一样,文身的痛苦也令人难以承受。他们要用兽骨做成的针和熏黑的动物肌腱做成的线在皮肤上缝几百针。学者们推测,文身是已婚或者已经有了孩子的标志。

科学家们推测这些木乃伊可能属于两个家庭。女人们都活到了生育后代的年龄,但是却在突然间死去。有好几种假设。最合乎逻辑的是男人常常外出打猎,如果他们没有回来,那么依靠他们生存的人就不可能活下来。

用X光扫描这些木乃伊后,科学家们发现一个女人的头部长了肿瘤,而年纪较大的那个孩子有骨头病变的症状。对于两个共同对抗严冬的家庭来说,这些疾病就意味着厄运。最后死去的也许是年纪最小的孩子。很显然,有一个最小的孩子是被活埋的。人们猜测,他的妈妈死后,没有人能够照顾他,所以人们就把他和他的妈妈一起埋葬了。尽管死时的情景很凄凉,但这些木乃伊还是能够证明爱斯基摩人的性格和他们的家庭状况。

格陵兰木乃伊讲述了爱斯基摩人的过去,显示了爱斯基摩人的祖先是怎样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中生存延续到现在的。它展示的是北极圈内人的历史。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