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祭 正文 第一章 一条价值二百万的消息

通吃小墨墨 收藏 1 167
导读:活祭 正文 第一章 一条价值二百万的消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6/


第一章

医院,是他最不喜欢呆的地方,人类的生老病死每天都在医院里像一幕幕的电影一样重演。


有人说,医院是人类诞生到灭亡的写照,一点不假。


人死如灯灭,灯灭了尙有余温,何况是人!


留恋在人间的那些魂魄,灵体,徘徊在医院的每一个角落。所以,医院,是阴气最重的地方。。。。


不管是不喜欢福尔马林的味道,还是不喜欢太重的阴气,任天行都不喜欢这个地方,虽然不喜欢,但是他还是来了。


能让他亲自来医院探望的人,只有一个,也是第一个,那就是完颜长风。


完颜长风是谁?没有人知道,用任天行的话来说,这个人完全不是人。


不管是不是人,都进了医院,也都受了伤,也都活了过来,就快康复了,任天行还有什么理由呆在这里。


有来就有走,所以任天行走了。


离开了医院,他不禁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在医院里,自己总有一股非常大的压力感,这种感觉不知道是自己不适应福尔马林的味道,还是像古晶说的那样,阴气太重。


任天行有一把佩枪,就是韦军长讥笑他的那把枪,这是一把普通的枪,起码看起来是这样。


但是任天行说,这把枪有灵性。


有灵性的枪,其主人枪法一定很好,不然也不能称为灵性。所以九菊派的森田死在了自己的手里。天下只有一个人知道这把枪为何有灵性,那就是完颜长风。


上下九步行街,是广州的第二大步行街,这里人丝毫不亚于北京路步行街。


迈开了脚步,跟随着人流走,哪人多就走哪,反正怎么也都是逛。到了街口,他正打算往步行街里逛,一阵紧急刹车的声音在自己的身后响起。


处于职业性的反映,任天行不仅不向旁边躲,反而凌空跳了起来,转身往后看,右手已经摸在了那把枪上。


身后的一辆车停了下来,一个戴着墨镜的年轻小伙子笑眯眯的打开了车门,对着他喊道:“任sir!”


“刚子?!好小子,才刚刚好几天就出来蹦了,怎么不多休息几天,长风说你最近遇到了点麻烦。”


来人居然是刚子,这倒是让任天行吃惊不小,从长风的嘴里得知,这家伙被人下了咒,前几天还在古晶那里躺着呢,如今居然生龙活虎的。


刚子走了下来,伸了个懒腰,把墨镜给拆了下来,暖暖的说:“古老爷子说我身子虚,多晒太阳,添点阳气好的快,哈哈。”


“。。。。。。”


刚子哈哈大笑,拍了拍任天行的肩膀说:“任sir,不跟你开玩笑了,有没有兴趣跟我去喝杯咖啡?”


任天行看了刚子一眼,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说:“刚哥要请的人,谁敢不卖面子。”


任天行这话不是没道理,刚子没有古晶这么样的本事,得到道家驱魔鼻祖真传,也没有区伟业这么样的势力,是华南地区黑道龙头,但是他绝对是独一无二的。他做的职业,是从古到今都一直存在的,就是卖消息。


刚子外号叫“癞痢刚”,以前人们都这么叫他,现在就连王丫头的二叔,公安厅的厅长见到他,也称呼他叫刚子或者刚哥,而不敢称癞痢刚。


刚子不知道从何处学到的这种本事,只要你想要的消息,出得起价格,他就会帮你找出来,而且消息绝对是可靠的。


昔年在沈阳,连环杀手案件,一个杀人狂杀了二十一条人命,警察都悬赏五十万,找这个人的下落,一找就是十多年,一点消息都没有,最后沈阳负责这个案件的新警官上任,刚子联系了之后,说只要给一百万,半天之内给找出这个杀手。


最后没过几天,一百万就拿到了他的手上,据说那位负责这件案子的警官想赖皮,最后把一个文件寄给那警官之后,那警官屁都不敢放。


在道上一传十,十传百,刚子的名声也红了,找他打探消息的人越来越多,而他要的价格也越来越贵,不过物有所值,凡是能开出价位的,都能满意的得到自己想知道的。


这样,生意好了,仇人也多了起来,白道黑道都想找到他,暂且不说能不能找到他,但是区伟业这个靠山,在华南一带就没人敢惹。


所以刚子要请任天行喝茶,任天行有理由拒绝吗?


端起咖啡,任天行压了一口之后,在咖啡杯上深深的闻了一下,摇了摇头说:“咖啡是香,只可惜渗有一股铜臭味。”放下了被子说:“说吧,鼎鼎大名的刚哥不会平白无故的找人喝茶的。”


“哈,姜果然是老的辣,一看就知道我是来赚你钱。爽快!”刚子拍了一下手,伸出两个手指说:“这个数。买一送一。”


任天行皱了皱眉头,说:“直接说吧,我这人不喜欢猜!”两只手指谁知道是代表多少,可以是两万,也可以是二十万,甚至可以更多。


“两百万!”


“两百万!”任天行失声叫了一下,讥笑道:“你不如去抢。”


刚子淡淡一笑,慢慢的端起咖啡来喝,不急不躁的压着,也不理会任天行,闭上眼睛听着咖啡屋里播放的轻音乐。


任天行瞟了一下刚子,什么消息这么值钱,居然值两百万,本以为是他在开玩笑,但是看他这么样,也不像是在忽悠自己。


“说说看,什么消息?”


刚子没理会任天行的问话,依旧闭着眼睛享受着,右手懒懒的伸出两根手指。


“这两百万可不是小数目,你要先说出来我才知道值不值。”


刚子依然不理,已经懒洋洋的躺在那里,动都不动。


这小子居然来这一套,任天行心理暗暗骂了一句,以前听说这家伙难对付,自己还不信。任天行嘿嘿笑了一下,看了一下手机之后,掏出了一张大团圆放在桌子上,就自顾走了出去,看也不看刚子。


刚子也没想到这任天行居然不吃他这一套,见他走到门口就快出去了,自己急忙跃了起来追上:“喂喂喂,你还真的走啊?”


“你当我任天行是你眼中的凯子吗?”任天行转脸看了一下刚子,那神情敢情是没有商量的余地。


刚子唉了一声,嘴里喃喃道,黄历都说了今天不宜谈事情,果然灵验。


两人回到座位上,刚子清了一下嗓子,说:“有没有听过湘西凤凰县这个地方?”


任天行看了一眼刚子,微微的点了点头。


湘西凤凰县,春秋时属楚国,唐设渭阳县,清改凤凰厅,民国初定名为凤凰县,距今已有4000多年的历史。


境内古迹众多,有建于唐代的黄丝桥石头城,明万历年间的南方长城,清康熙时的凤凰古城墙和古城楼。楚巫文化在这里张扬,多元文化交织沉淀。


刚子提起凤凰县,一开口就堵不上了。


湘西民间,自古就有赶尸这一行业,尤其以凤凰县最为出名。早些年代,经常会在天亮之前,湘西神秘的山村小客店前后的一条路上看到死尸走路。一行尸体都披着宽大的黑色尸布摇摇晃晃地路过。


尸体头上戴上一个高筒毯帽,额上压着几张书着符的黄纸垂在脸上。这些披着黑色尸布的尸体前,有一个手执铜锣的活人,这个活人,当地人叫做“赶尸匠”。


“赶尸匠”手中摇着一个摄魂铃,让夜行人避开,通知有狗的人家把狗关起来,然后入住路上的“死尸客店”。


“死尸客店?”任天行听到这里,顿时来兴趣了,以前倒是听说有“悦来客栈”“有间客栈”,或者是大小旅馆,但是就没听过这个“死尸客店”,难不成这客店是只供给死尸住的?


刚子点了点头,继续说:“这种神秘莫测的“死尸客店”,只住死尸和赶尸匠,一般人是不住的。”


“它的大门一年到头都开着。因为两扇大门板后面,是尸体停歇之处。赶尸匠赶着尸体,天亮前就达到“死尸店”,夜晚悄然离去。尸体都在门板后面整齐地倚墙而立。遇上大雨天不好走,就在店里停上几天几夜。”


难不成这就是民间传说中的“湘西赶尸”?


“不错,这就是湘西赶尸。”刚子看了一下任天行,继续说:“而且,这赶尸的行业,只有湘西才有。”


“哦,这话怎么说?”


刚子掰了一下手指头,继续说:“其实很简单,第一,只有湘西有“死尸客店”。这客店是给死尸和赶尸的人住的。第二、只有湘西群众闻见赶尸匠的小阴锣,知道迥避。死人路过,生人要回避,不然的话,相遇之后,会把生人的阳寿给折了。


第三、湘西村外有路,可以让赶尸人从村外路过,你想一下,如果一个村没有村外路,赶尸人岂不是要从村里过,又谁愿意让死尸入村。最后一个就是,湘西人闻见阴锣声,便会主动将家中的狗关起来,否则,狗一出来,便会将死尸咬烂。”


任天行起身拍手夸道:“精彩!精彩!想不到刚子你还真有一手。不过,据我所知,湘西赶尸其实只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讹话而已,这些赶尸的人其实都是在这些尸体上作了手脚,明的是赶尸,暗地里是偷运毒品。”


刚子淡淡说:“是真是假并不重要,这些消息,如果任sir需要的话,相信并不难,重要的是。。。。”


“是什么?”任天行追问了起来,下面的话才是价值200万的信息,这不得不让他有点紧张。


刚子见任天行坐了下来,低声在任天行的耳边说:“有一对考古队途经凤凰县的时候,好像在那里发现了文物,听说发现的文物里面有一颗佛家至宝“舍利子”,珠状的,还有一个叫“玉玲珑”的东西,可以说是绝世宝物。”


任天行一听,心理一颤,居然出土“舍利子”。


“舍利子”是得道高僧圆寂火化后留下的遗骨和其他生成物,这种舍利子并非虚无缥缈的传说之物,因为在现代修行的佛教人士当中,圆寂火化后,也曾有此现象产生,但是是十分的罕见。


珠状的生成物十分的稀有,至今为止只有佛祖“释迦牟尼”圆寂的时候其“舍利子”为珠状宝石样生成物。所以珠状舍利子的生成至今是个谜。


能出土珠状的“舍利子”,那对这方面的研究具有重大意义。


刚子见任天行沉默不语,知道他被这个消息给打动了,在他耳边低声说道:“这些消息都不值钱,值钱的是,有一批人已经在打这些文物的主意。”


“什么人?”任天行声音低沉了一下,这两样东西可算是国宝,有人敢打主意,如果不是有些手段的,一般的盗贼没人敢碰,就算他能拿到,也没有人敢吃下这批货。


刚子淡淡的说了一句:“这批人中,有一个是你刚刚见过的。”


“是樱子!”


“什么?”任天行大吃一惊,这批文物重要之极,无论如何也不能落到其他人手上。而且听刚子说,这批人居然是刚刚逃走又回来的樱子。


“除了樱子之外,这批人到底是什么人?”任天行嘴里喃喃说。


“我敢肯定,这批人里面,樱子只是小卒子,有几个家伙比她更加棘手。”


任天行一脸凝重,这帮人里面,还有比樱子更棘手。上次自己的命就差点给樱子拿去,看来这帮人来者不善。


刚子掏出两张卡片,拿起一张放在桌子上说:“这是我的银行账号。”又拿起了另一张放在旁边说:“这是那批人的落脚点,具体他们的资料,我想你们国际警察一定能查到。”


刚子把卡片给放下之后说:“送你一条消息,那队考古的领头,叫老刘,好像跟你认识,而且,最近他们那里已经死了不少人。”


“老刘?他们怎么出的事?”任天行脸色一变,不由得对老刘担心起来。


刚子整了整领子,说:“具体你还是要去那里看,我这边的资料显示是,老刘那一队出的事,好像跟赶尸有关。”说完之后,刚子转身出门,临出门口的时候还跟任天行重复了一句:“湘西赶尸!”


这考古对居然是老刘带队,不知道老刘出了什么事,听刚子的意思,已经死了好几个人,这几个人的死跟湘西赶尸有关。


任天行起身收拾了一下,深深的呼吸了一下,之后走出了咖啡屋。


湘西凤凰县。


这个县其实并不大,但是建筑风格古香古色,颇有古风。就连县政府都是清一色的古代红漆庭院。但是这个县确实早有名头。在很久很久以前,神秘莫测的赶尸行业就在湘西兴起。


根据文献显示,苗族是最早发明兵器、刑法、巫术的民族;其中赶尸作为一种民俗事项,是巫术的一部分。


苗族作家沈从文在他的一篇文章里写道:“经过辰州(今沅陵),那地方出辰砂,且有人会赶尸。若眼福好,必有机会看到一群死尸在公路上行走,汽车近身时,还知道避让在路旁,完全同活人一样。”


任天行带着搭档来到凤凰县,不但没有眼福,甚至连口福都没有,别说死尸,途经的道路就连一只鸟都看不到。


从广州专机直接到湘西,然后换乘当地的汽车一直开到凤凰县,到达凤凰县已经快入夜了。


斜风,细雨,黑夜,就像戏剧般说来就来,呼啸的风声带着雨丝横冲直撞,这就是一种狂虐。


这个古城散发出一种迷蒙,远处的青烟袅袅让整个城镇都是那么的平静,安详。


任天行手里握着茶杯,在沉思着,这神秘的凤凰县到底藏着什么秘密。老刘他们这支考古队出了什么事。


与当地的警察局联系,并取得最新的资料,老刘他们发现文物的寺庙,已经有军队入驻作安全工作。


寺庙处于凤凰县的东北角,正好是乱葬岗一带,附近的村落已经没有人居住。


寺庙的墙有两个人高,但是他们的门口却是半个人高。这个门口的高度非常的奇怪,除了小孩子,大人进去都要弯腰进去。


要不是那矮门上面有一个石匾写着玄阳寺,还真以为就是一个大宅院。进入寺庙之后,意外发现了这个寺庙里面居然另有洞天,而且发现了一大批的古物,其中有一个金棺,里面居然有舍利子。


发现舍利子,这可是天大的事情,而且,除了舍利子,还发现了一样神秘的东西,一个千年槐木作的黑色木盒,里面一颗珠子,盒子上面写着“玉玲珑”三个大字。


手里拿着文件,这些文件都是今天当地警察系统的人给他传真的资料。


任天行琢磨着,一个舍利子,一个玉玲珑,还有大批的文物,这些东西怎么会在凤凰县出现。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