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梯 第一章 第十三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0/


何书文已经不再是新兵蛋子了。因为新一批的战士已经从训练团下到部队。而且他本人的工作更是渐入佳境。从机械师一直到中队,对何书文都是持一种非常认同的态度。不过由于工作经验的原因,并没有让何书文带徒弟。带徒弟的工作还是由老志愿兵王志军来做的。

丢工具事件过去之后,一切又回复了正常有序。转眼又是一年,到年底了。11月份,老兵退伍工作是每个部队所面临的一项大事。那些服役四年抑或更久的战士就要离开自己为之付出了四年青春的部队,离开朝夕相处的战友。

何书文同机组的无线电员赵磊,还有何书文的老乡周礼军都将要脱下军装,离开部队。机务部队的习惯是老兵退伍前一个月,老兵就只在家负责一下中队的卫生之类的活,就不进场了。这样防止一部分人因为去留的问题产生情绪上的波动,而影响工作质量。

11月25号晚上,欢送老兵的茶话会在中队的俱乐部举行,老兵们已经去掉军种符号以及军衔,黄色的卡布的军装没有了任何标志,穿在身上让何书文感觉有种忧伤的感觉。这些即将离开部队的人,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岁月献给了机务部队,献给了飞行保障。现在即将离开部队的他们看起来是那么不愿意离去,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离去也是需要。

茶话会上,老兵们坐在最前面,命令宣布的时候已经在胸前带上大红花。映照的脸庞也是那么红。和战友们聊天的时候谈论的更多的是以后常联系。赵磊,一个平常大大咧咧的战士,在轮到他跟大家说几句的时候,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大家的情绪其实都很失落,四年的相处,即使是何书文这样两年也觉得朝夕相处产生的感情是那么让人难分难舍。

中队长王哲主持了整个茶话会,其实说是主持,这并不像个会议。大家更多的是在互相交谈、话别。大家心里都很明白,从此天南海北,不知道还能不能见面。这对于很多人来说也许是最后一面了。来自祖国四面八方,又回到四面八方。也许今生唯一相会的轨迹就是在这火热的军营了。

茶话会一直开到十点多,熄灯号早已响过。大家仍然没有睡的意思。回到寝室,何书文第一次主动走到周礼军的床头,坐下跟周礼军聊天。聊他们的家乡,聊这一年多来相处的点点滴滴,虽然很多时候都是周礼军说何书文听,但是何书文确实对周礼军存在某种程度的依恋,刚到部队的时候,是周礼军主动找他聊天,让何书文在寝室里不那么孤单,跟寝室的兄弟们多了更多的接触。

“书文,在部队好好干,争取考个军校,像杨强那样,你现在还有机会的。”

“班长,我尽量努力,只是我文化程度太低了。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考上。”何书文最后还是愿意尊称周礼军为班长。

“杨强还不是和你一样,照样考上了。”

“工作太忙了,复习的时间少,看看吧。班长你回去了干什么?”

“回家扒地咯,我是农村兵,转不了志愿兵,又考不上军校,只能回去了。书文,你还有机会,一定要争取留下。“

……

直到十二点,寝室的人都还没有睡意。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

最后慢慢的声音没有了,大家都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大早,退伍的老兵们集合去机场举行向战鹰告别仪式。老兵们和战鹰合影,好多人在抚摸战鹰的时候哭了,这是他们为之奉献了几年青春并且注入了深厚感情的战鹰,明天他们就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与这些不会说话的祖国卫士们告别了。

周礼军是下午的车,临行前,分队中午大家凑分子请退伍的老兵吃饭,酒下肚之后,大家抱在一起哭了。约定以后要常联系。但是其实心里都明白,这次告别以后,各人都有各人的生活。相见的机会太少了。

何书文送周礼军送到车站,当列车开动那一瞬间,送行的人群抬起了手--庄严的军礼。那一刻,何书文的眼里湿润了,眼泪顺着眼眶流了下来。

送走了老兵,何书文每次看到周礼军空着的那张床,心里都会默默的想念周礼军。周礼军到家之后很快给何书文来信了,信里除了怀念部队生活之外,更多的是鼓励何书文考军校。

其实何书文从杨强走之后一直在准备考试的事,杨强到学校之后给他寄来了辅导材料。也许同是农村兵感情相比别人更加深厚些吧,杨强也鼓励何书文要考军校。

关于何书文考军校的事情,其实中队早有考虑,副大队长贺晓军也就是原来他们中队中队长对何书文这个农村出来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战士是很关注的,一个初中文化的人,业务突出,这是贺晓军开始关注他的全部因素,后来慢慢的了解让贺晓军觉得自己更应该关注这个战士的发展。大队这个时候有几个要考军校的苗子名额,贺晓军替何书文争取到了,但是这些消息何书文并不知道。

转眼间又到新年了,年前,出于对他家情况的了解,指导员李俊峰就找何书文谈话问他回去过年不,何书文很想回去过年。但是这话他没跟指导员说出口,只是说听中队安排。善解人意的指导员李俊峰替何书文向军务部门报了假,15天,还有7天的路途假。听到这个消息,何书文心里满是感激,同批的王利早就闹着要回去过年,中队就是没有批准。谁的工作干的好谁的工作干的差领导是看得一清二楚的。

假批下来之后,何书文收拾东西的时候,他师傅王志军把一盒当地特产的女儿红塞到了何书文的包里,让何书文带回去给他父亲。何书文死活不要,王志军拿出师傅的威严,何书文只好满怀感激的把那盒女儿红装进包里了。

离家两年多的何书文心里是很激动的,恨不得一下就飞到家里去。他想念父亲、母亲甚至家乡的山山水水。王志军一直把何书文送到开往何书文家乡的列车上。踏上列车的何书文心早已飞回了想念已久的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