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创神州 第一集 雏鹰展翅 第八章 千金小姐

天军指挥官 收藏 2 34
导读:再创神州 第一集 雏鹰展翅 第八章 千金小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35/


很快,1901年的新春离人们远去。一天,苏云飞正在为货场里员工几次违规外出的事情感到恼火和烦闷,新任的代总经理马天生送来了一张请贴,李世仁邀请他去参加为留英回来的女儿举行的欢迎晚宴。

马天生今年只有二十二岁,是在美国出生的华裔矿工后代,亲身目睹了西方工业的迅速发展,五年前随着父亲加入了美神,被苏云飞挑去进行培训,因为各项成绩优异成为刘以安的助理。

苏云飞也正好想去拜访李世仁,探听一下朝廷的动态,自从八国联军进驻北京后,大清的行政机构就一片混乱,各级政府惶惶不可终日。

想到刘府的小姐曾经留过洋,苏云飞仔细考虑了一下自己的礼物,心中暗暗有了主意。


3月18日,一大早,巡抚府邸的门前便围满了前来送礼的人,刘府的管家乐呵呵地指挥着仆人收下各方送来的贺礼,在礼单上记下送礼者的姓名和礼品。

傍晚时分,被巡抚邀请的贵宾们一一到来,不是达官贵人就是富商大绅,下人们点头哈腰地把众人迎了进去,小心翼翼地收好他们带来的礼品。

苏云飞领着马天生也夹杂在这群宾客里面进入了刘府,刘府内张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的局面,一群乐工在花园里不遗余力地吹奏着,气氛甚是热烈。

刘世仁满面笑容地和前来的客人们打着招呼,不少人都领着身穿着锦服的年轻人上前跟刘世仁寒暄,那些年轻人彬彬有礼地向刘世仁施礼,刘世仁连连点头称赞着那些年轻人,看得周围那些年轻人的长辈不由暗暗窃喜。

“两广总督毓敏大人到!”

正当苏云飞想上前跟刘世仁打招呼的时候,大门处忽然传来了门房洪亮的声音。

听闻总督大人到了,刘世仁忙领着众位宾客前去迎接。苏云飞还没有见过毓敏,跟着人流涌到了前院,只见一个人高马大、身材粗壮的中年人笑着向刘世仁等人拱着手,中年人的身旁站着一位英俊潇洒的年轻人。

“瑞儿,还不来拜见刘伯父!”

中年人就是毓敏,他和刘世仁客套了几句,扭身望向了一旁的那个年轻人。

“侄儿端瑞给刘伯父请安了!”

年轻人连忙向前,一撩前衣摆就要单膝冲着刘世仁跪下。

“哈哈,好了,好了,瑞儿现在是朝廷的四品大员,这一套就免了吧!”

刘世仁一伸手扶起了端瑞,阻止了他的下拜,端瑞年龄虽轻,但是已经是总理衙门的礼司,前途不可限量。

宾客们纷纷向毓敏行礼,毓敏一边回礼,一边和刘世仁进入了宴会大厅。与此同时,一群女眷们也从后院唧唧喳喳地走进了宴会大厅,当中的一位穿着白色洋裙、身材高挑的靓丽女子相当引人注目,她就是刘世仁的独生女刘瑶。

刘世仁有两子一女,长子刘昆龙,在湖南当县令,次子刘昆鹏,留学日本。刘瑶排行最末,深得刘世仁的宠爱,但是生性活泼,思想前卫,经常做一些令刘世仁头痛的事情。为了约束刘瑶,刘世仁借着宴会时机暗地里为刘瑶选婿,所以吸引来了众多的公子哥。

有意无意,刘世仁把端瑞和刘瑶安排在一起。刘瑶和端瑞曾经是小时候的玩伴,因此刘瑶在端瑞的面前一点也不感到拘束,反而使得端瑞有些不自然。

宴会在一种欢快喜庆的气氛中进行,觥筹交错之间,苏云飞和同桌的宾客们熟悉了起来,其中一名身材粗壮、名叫张卫的绿营管带引起了苏云飞的注意。管带是绿营中的基本武官,按照军衔来讲,相当于新式军制中的营长。

绿营兵是由汉人组成的一支常备军队,满清在统一天下后感觉到汉人在人数上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于是就建立了这支忠于朝廷的汉人武装,因为军队的旗帜是绿色的故而成为“绿营军”。

由于进入绿营的汉人龙蛇混杂,加上管理不善,绿营军的战斗力逐渐下降,有些痞子无赖趁机加入绿营鱼肉百姓,到了清末,基本上成为了只会欺压百姓的废物军队,战斗力低下。

张卫原本的品级并不能参加今晚的宴会,但是由于他属于省城的官员,所以有幸接到了请贴。整个宴会上张卫都闷闷不乐,他知道自己能来到这里纯属侥幸,想到自己那一帮兄弟的军饷已经被拖欠了三个月,他就忍不住猛灌苦酒,为了准备巡抚大人的礼品,他把妻子的祖传玉镯送了过来,可是点收礼物的人只是打开看了一下就把装有玉镯的盒子胡乱扔到了一边。

张卫曾经向顶头上司庞守备催过军饷,可是庞守备却无奈地告诉他近几个月的军饷已经全部运往山西进贡给光绪皇帝和慈禧老佛爷那一帮西逃大员。尤其让他感到气愤的是,其他几个营的军饷倒是照发,看来守备故意跟他过不去。

半年前,庞守备的一批鸦片从张卫的地头经过时被张卫的手下查住,庞守备派他的小舅子来说情,但张卫却因为痛恨鸦片而公事公办,焚烧了那批害人的鸦片,虽然得到了知府大人的肯定,但也因此跟守备大人结仇,处处针对他的这营兵士。

晚宴过后,众宾客纷纷告辞,苏云飞见张卫已经喝得酩酊大醉,于是扶着他上了自己的马车。总督大人则留宿在了刘世仁的府上,两人随即去了密室,商议向老佛爷进献贡金的事宜。


刘瑶则在额娘董玉兰的陪同下饶有兴趣地拆着宾客送来的礼物,那些礼物不是金银珠宝就是绸缎玉器,刘瑶越看越没劲儿,正当她在礼品堆里胡乱翻着的时候,一个长方形葫芦形状的黑匣子出现在眼前。

看见这个黑匣子,刘瑶愣了一下,她认出这是小提琴的盒子。果不其然,当刘瑶打开匣子的时候,一把精致的白色小提琴出现在她的眼前,小提琴做工精巧,琴身流畅。

李韵特别喜欢拉小提琴,在她的影响下苏云飞也学习了小提琴演奏,经常和李韵一起合奏。那把小提琴是苏云飞从欧洲的一个商人那里高价买来的,由著名的工匠奥尔吉兰大师手工制成,据说全世界只有九把。

为了讨好刘世仁,苏云飞只好把这把小提琴当作礼物送了出去,希望那位大小姐对它有兴趣,这样他就有机会接近刘世仁,进而想办法获得他的支持,以便到关外去发展。

刘瑶小心翼翼地把小提琴从琴盒里拿出来,用琴弓轻轻接触了一下琴弦,顿时,一阵清脆悦耳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起来。刘瑶在国外的时候曾经见过小提琴演奏,觉得这是一种美妙的乐器,但是还没来得及学习就被李世仁招了回来。

“小姐,看,香水!”

正当刘瑶欣喜地用手抚摸着小提琴的琴身时,她身旁的丫鬟小兰忽然从琴盒旁边的锦盒里拿出一瓶红色的玻璃瓶,兴冲冲地把它拿到刘瑶的面前。

刘瑶放下小提琴,拿起香水对着空中喷了一下,顿时,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淡淡的紫罗兰香气,沁人心脾。

“这是谁送来的!”

收好小提琴和香水,刘瑶扭身望向站在一旁的管家。

“这两件礼品是神龙贸易公司的苏云飞送来的!”

管家立刻翻阅了账本,很快,他找到了这两件礼品的主人,把账本递给了刘瑶。

“贸易公司!有趣,有趣!”

刘瑶看了一眼上面的记录,把账本还给管家,微微一笑,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句。刘瑶在英国的时候听过贸易公司这个名词,但是大清现在很少有人取用这样的名字,心中不由对苏云飞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瑶儿,这几天你多陪陪端瑞公子,这次他可是专程从京城来给你过生日的。来,看看,这是端瑞公子特意送给你的,据说是老佛爷赏赐的贡品。”

董玉兰见女儿对那把西洋乐器感兴趣而对其余的礼物视若无睹,忙让一旁的一个丫鬟把一个紫色的锦盒送到了刘瑶的面前。

刘瑶狐疑地打开了锦盒,瞬时怔住了,只见里面躺着一颗亮晶晶的珍珠,向外散发着柔和的光亮。

“瑶儿,端瑞公子对你可是一片真心,这颗南珠据闻有着起死回生的神效,世间罕见!”

见女儿愣在了那里,董玉兰心中一喜,不失适宜地插了一句,如果能和贵族毓敏联姻,那么李家将有一座牢固的靠山。

“额娘!”

刘瑶清楚母亲的意思,收好珍珠,上前搂着董玉兰撒起娇来。


苏云飞此时有些吃惊了,他以为张卫的家再不济也是红砖绿瓦,可是出现在眼前的却是一个陈旧的院子,和周围的民居并无区别。

在苏云飞的示意下,马天生上前敲响了院门,不一会儿,一个农妇打扮的女子打开了大门,当她知道是苏云飞送回张卫的时候,连忙把他们让进了屋内。

院里晒着一些干货,而且空气中飘着一股鸡屎和猪粪的混合味道,不过,院里的地面却被打扫得十分干净。室内简陋的摆设告诉苏云飞张卫的生活很简朴,而且他还有一位五十多岁的母亲,由于常年的辛劳而患了眼疾,家中上下全靠张卫的那点俸银支撑。

苏云飞被张卫吐了一身,把张卫安顿到床上后,苏云飞就起身告辞。农妇打扮的女子是张卫的妻子张氏,张氏对苏云飞是谢了又谢,从屋子里拿出一篮子玉米送给了苏云飞。苏云飞知道这是张氏的心意,也不推辞,大方地接受下来。


第二天,张卫直到日上三竿才从床上爬了起来。埋头吃了午饭后,张卫穿起官服,拿上佩刀后就闷闷不乐地赶去军营,一路上寻思着怎么向兄弟们解释军饷的事情。

军营的门口竟然没人,张卫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快步走了进去。绿营兵是以营为单位驻扎,负责一区的安全事务。

刚走了几步,张卫就闻到一股酒香和肉味,而且他还听到嘈杂的叫喊声。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张卫抽出腰刀穿过大校场,直奔宿舍的方向。

转过一栋宿舍,张卫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伙房前并排放在几行桌子,桌子上放着众多的鸡鸭鱼肉和酒坛,士兵们围聚在桌子前尽情地痛饮。

“起立!”

一名军官见到拿着腰刀愕然站在那里的张卫,连忙放下手中的鸡腿,大喊一声站了起来。

哗啦!顿时,杂乱的场上变得鸦雀无声,士兵们纷纷站了起来,有些口中还含满了肉块。

张卫有些迷糊了,他清晰地记得营中的帐房上没有一个铜板。不过,张卫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插回腰刀后冲着士兵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继续。士兵们得到了命令,马上又吆三喝五地开始狂饮。

“怎么回事?不是没钱了吗?”

私下里,张卫把军需官叫到了一旁,诧异地询问他。

军需官见张卫不知道发生的事情,愕然地告诉他不久以前一批酒楼的人送来了这些食物和美酒,领头的一个年轻人说是张卫派他来的,留下了一笔钱就急匆匆地离去,现在士兵们不仅领导了三个月的军饷,而且帐房还有剩余。

“会是谁呢?”

张卫问了半天也没从军需官的口中问出个所以然来,于是挥手让他退下,心中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不知道这个送军饷的神秘人有什么目的。


几天后,广州的一条繁闹的街道上。

“小姐,你说我们这样会不会被人认出来?”

刘瑶和小兰嘴唇上贴着两撇小胡子,打扮成公子哥的模样在人流中行进着,小兰抱着那个小提琴的琴盒紧张地问向身旁的刘瑶。

“放心,谁也认不出我们!”

刘瑶对自己的化妆很有信心,得意地双手背在身后,领着小兰昂首挺胸地在人群中穿行,不时地挤到周围的小摊上,饶有兴趣地看着上面的小玩意。

一个瘦高个的痞子领着一群小混混一摇三摆地从对面走了过来,一不小心,东张西望的刘瑶和漫不经心的瘦高个撞在了一起。

“他妈的,找死呀!”

瘦高个竟然被刘瑶撞得后退了两步,恼羞成怒地一握右拳,上前就要暴揍撞他的人。不过,看见对方是个公子哥,瘦高个眼珠一转,用手一捂胸口,哎呀呀倒在了地上。

十分默契,瘦高个身后的那些小混混把刘瑶和小兰团团围住,嚷嚷着让他们赔偿医药费。

刘瑶和小兰哪里遇见过这样的情形,愣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当得知对方讨要医药费的时候,刘瑶顿时感到十分愤怒,一拉小兰就要冲出小混混的包围,但是被小混混们伸手拦住。

“大胆,你们知道我家小……公子是什么人吗?”

见混混们拦住了刘瑶的去路,小兰上前一步,冲着被混混们扶起来的瘦高个厉声喝道。

“哼,我管你们是什么人,就是天王老子地王爷来了也要赔偿医药费。”

瘦高个打量了一下两人,觉得刘瑶和小兰像是那种有钱人家的公子,微微一笑,双手抱胸,斜着眼睛瞟了过去兰。忽然,瘦高个愣住了,死死地盯住了刘瑶的耳垂,他发现了刘瑶戴耳环时留下的耳洞,怪不得他看刘瑶有些奇怪,原来是个女扮男装的雏儿。

刘瑶见瘦高个的目光注意自己的耳垂,心中暗道一声不妙,从腰间摸出一锭五两重的银子抛了过去,拉着小兰返身就要离开。

“嘻嘻,别着急走呀,既然遇上了就是缘分,我做东,咱们去喝几倍!”

瘦高个接过银子,几个快步拦住了刘瑶,嬉笑着伸手去拉她的手腕。

“放肆!”

刘瑶见瘦高个想轻薄自己,柳眉一竖,禁不住后退了一步,朝着瘦高个怒目而视。

“嘿嘿,先别急,等一下保准让你欲仙欲死地喊哥哥。”

刘瑶的嗔怒别有一番风味,瘦高个心中一荡,淫笑着伸出右手,摸向刘瑶的胸部。

此时此刻,刘瑶的心中惊惶到了极点,周围除了小混混就是看热闹的人们,谁也没有伸出援手的意味。正当刘瑶着急的时候,苏云飞从人群中挤了进来,一伸手抓住了瘦高个的右手。

苏云飞的神龙贸易有限公司就在不远的地方,恰巧,他刚才出来送几位欧洲的客人,就势过来查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哎呀呀,哎呀呀,放手,放手,要断了!”

苏云飞稍稍一用力,瘦高个就龇牙咧嘴地歪在了地上,口中哎呀呀地求着饶。周围的小混混们见状,立刻摩拳擦掌地涌了过来,想要教训那个多管闲事的家伙。

“喂,带你的人离开这里,否则我就把你揍成猪头!”

苏云飞完全没有把围上来的小混混放在眼里,他微微一笑,松开了瘦高个。

“你他妈――”

瘦高个见有人竟然敢这么对待自己,恼怒地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刀,可是还没等他骂完后面得脏话,一个冰冷的枪管顶着他的前额。苏云飞面带微笑地用枪指着瘦高个的额头,与此同时,一群穿着深蓝制服的人从神龙贸易公司内冲了出来,分开看热闹的人群,不管三七二十一,按住那群小混混就是一顿暴揍,他们已经压抑的太久了。

苏云飞也没有制止那些护卫队队员,算那些小混混们倒霉吧,谁叫近一段时间来大家的火气特别旺。

没有敢说半个不字,在左轮手枪的威吓下,瘦高个仓惶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狼狈地领着被揍倒在地的小混混们没命地逃走。

扭头望了一眼刘瑶,苏云飞微微一笑,用手指了指他的左边嘴唇,然后在护卫队员的护卫下返回了贸易公司。

刘瑶见苏云飞冲着自己发笑,茫然用手摸向自己的左边嘴唇,感觉出一条毛茸茸的东西,原来她的假胡子由于刚才过于激动而从左边翘了起来。

知道身份已经暴露,刘瑶索性把嘴唇上的假胡子扯了下来,一跺脚,追向不远处的苏云飞。

“小姐,等等我!”

小兰也撕下了假胡子,抱着琴盒快步跟了过去,她早就想去掉这个令她不舒服的东西。


不少女人进出神龙贸易公司的大厅,大厅内的货柜上摆着很多西洋饰品和服装,而且还有各种香水,服务生认真仔细地在为那些女人们介绍着各种货品。

“苏老板,我要的法国香水什么时候到货呀?”

刚踏进大厅,一位打扮高贵的中年妇人就扭动着身躯拦住了苏云飞的去路,搔首弄姿地望向苏云飞。

“呵呵,李夫人来了,快,领李夫人去看最新到的香水。”

苏云飞陪着笑脸,喊过一旁的一名服务生,使得李妇人不甘心地随着那名服务生去了香水柜台。

“苏老板,你说我选什么镜子好呀?”

刚送走了那位李夫人,苏云飞还没走上几步,一个花枝招展的年轻女子带着满身的香气径直撞了过来。

“花香小姐,那边有你要的镜子!”

苏云飞无法,只好伸手扶住了那名女子,就势把她推向一旁的一名服务生。

“咯咯,还是苏老板懂得惜香怜玉,什么时候去翡翠楼,花香一定好生招待!”

年轻女子娇笑一声,笑吟吟地向苏云飞抛了一个媚眼,这才依依不舍地去挑镜子。

“苏老板!”

“苏老板!”

……

大厅内的女子见苏云飞走了进来,一起拥了过来,苏云飞微笑着,有条不紊地应对。等到好不容易弄走那些女子,苏云飞正要松一口气,扭头望见了站在一旁的刘瑶和小兰。

“哼,花花公子,这个还你!”

刘瑶亲眼目睹了苏云飞和那些女子之间轻浮的举止,原本以为他是一个温文尔雅的翩翩公子,万万没有料到他是一个拈花惹草的花花公子,美好的愿望被无情地毁灭。轻哼一声,刘瑶从小兰手里夺过琴盒,气乎乎地抛给苏云飞,扭身快步走了出去。小兰也是恶狠狠地瞪了苏云飞一眼,一把推开旁边的一名女客人,追向刘瑶。

苏云飞认识这个琴盒,直到此时,他才发现这个女扮男装的女子竟然是巡抚的千金。当晚离得太远,苏云飞对这位千金并没有什么印象,如果不是琴盒,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位女子是刘瑶。

打开琴盒,白色的小提琴静静地躺在里面,苏云飞有些糊涂了,弄不清刘瑶为什么会来这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