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吼---中国 远东逐鹿 第九节

帝国骑警队 收藏 43 119
导读:怒吼---中国 远东逐鹿 第九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66/


李朴亮艰难的操控着已经受创严重的战机他要把这架飞机带回去,3架友机在僚机高大威的招呼下伴随其返航,而其他的解放军的战机仍然在激烈的搏杀着。台军战机利用解放军低档战机性能不佳的原因击毁了大量的解放军战机,不过战机是在大陆上空进行所以飞机损失了飞行员大都获救。


正在空战成胶着状态的时候,从台湾桃仙机场军用区悄悄的起飞了12架f-16战斗机以超低空的方式朝着中国发展最好人口最密集的城市之一的——上海。可能是前线雷达兵过于精力集中在这场殊死的空中搏斗而忽略了在台北上空一略而过的一小队小点,从而导致了一场令世界震惊的事情。


在台北台军作战指挥室里,陈水扁、李登龙、唐飞、小则五郎等人正在焦急的注视着那队12架战机,他们对战机本身没有兴趣而是对飞机上悬挂的从日本偷运来的18枚含有剧烈毒性的“复仇者”细菌导弹。


龙江!龙江!我是海龙!我是海龙!我艇已经完成预定的巡逻任务现在正在准备返航!“龙源”号猎潜艇的艇长报告着。


海龙!海龙!我是基地!我是基地!命令你艇到an94海域巡逻,重复到an94海域巡逻。


基地!基地!我艇燃料已经不足不能坚持到an94海域巡逻。


我是基地!我是基地!an94海域有我特混编队你到那里去补给燃料!


见鬼!怎么今天有点反常。艇长自言自语的嘟囔着。


12架f-16战斗机快速的接近到了上海附近,礼拜天,上海的商业区人烟晃动。人们还不知道一会这里就会变成一个人间地狱!


突然郊区的解放军防空阵地上警报大作!一些正在营房里休息的士兵光着膀子跑到阵位上。


但是缺少早期预警在这里的防空部队已经失去了最佳的截击时间和地点,虹桥机场里停放着的29架歼八战斗机也都是倾巢出动。但是他们不知道这12架飞机上装载的是致命的武器。


飞行领队林忠焕上校脑子里乱的很,他不忍心用这么残忍的手段来屠杀自己的同胞,但是在他的飞行部队里除了他和5个弟兄是台军飞行员外其余都是日本飞行员,他们可不管这么多。


各位女士们先生们这是上海的外滩是上海最繁华的地段之一…………。一个漂亮的导游在为五十多名从美国来的游客介绍着。


忽然战斗机低空略过的呼啸声打断了大家的参观的进程。大家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到低空略过的战斗机。


林哥!我们可都是中国人啊,我们可不能对自己同胞下手,打仗归打仗,可是我们不能忘了根啊!在耳机里李哲虹上尉激动的说道。


是啊林哥我们不干了反正现在已经到了大陆上空索性我们降落在上海要不跟小鬼子干上一仗!其他的中国飞行员异口同声的说道。


林忠焕上校心中暗暗的下定决心不在执行这次计划!


林上校你在干什么现在是投弹的时候了,不要做傻事我们这也是为了台湾共和国的生死存亡而着想的!耳机中日本飞行领队田中容奎大佐在耳机中话语强硬的说道。


妈的,老子是中国人不干这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们返航!林忠焕上校说道。


所有中国飞行员注意了,我命令把所有毒气导弹全部射入大海里然后返航。林忠焕说道


混蛋,八噶,中国人死了死了地!林上校你的良心大大的坏了,不准投弹支那人蠢猪!田中容奎大佐骂着。


5架f-16战斗机机翼下的毒气导弹飕飕的全部都飞进了大海里,然后都掉头朝台湾方向返航。前后一两分钟解放军大队机群赶到和期于的7架台军飞机展开激烈的交火。


相信大家都看过美国电影《勇闯夺命岛》这部电影,并且对影片中那一枚毒气导弹就能杀死8万人的超级死神记忆由心。日本人研制的g-1“复仇者”毒气导弹性能与电影中的虽然不能比但是也是有巨大的杀伤力。如果一枚导弹爆炸将造成巨大的破坏力。


这些日本的亡命飞行员拼死抵抗并且寻找机会发射导弹。解放军的飞行员则拼命不让敌机有投弹的机会。但是,不幸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一架f-16战斗机在被击落前一刻发射了两枚导弹,一枚击中了上海的商业区而另一枚击中了上海国家疑难病医院,大量的毒气蔓延开来。


2325人死亡、4562人中毒受伤。外国人死亡210人、中毒受伤87人其中美国人占到了67%发射这两枚导弹的日本飞行员死在了空中但他可能会后悔他的卤莽行为,他的行动彻底的改变了一个人的命运而日本的命运也被这个被改变的人所改变。


上海外滩尸横片野血流成河!犹如一个罗刹地狱。随后中国外交部发表声明严重的谴责日本纵容雇佣军利用化学武器袭击中国人口稠密的地区造成重大的人民生命和财产的安全损失。消息传开愤怒的中国人开始对身边的日本人发泄自己心中愤怒的火焰,强奸、凶杀、打砸、抢日本在中国设立的办事处、公司、商店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坏,驻中国大使馆则受到了群情激愤的“热血青年”的燃烧瓶、石块的问候,警察不得不利用高压水枪来驱散已经有些失控的人群。


当从中国传来有124名美国人在当天的袭击中被无辜杀害后,美国民众、舆论都把矛头指向了总统波奇·康奈利身上指责其纵容日本秘密研究生化武器最后利用生化武器残害美国同胞。而共和党人也抨击其对日本控制不当。


把事情搞大的日本政府也在积极的寻求和美国对话的机会。首相小泉纯一郎、接着是副首相,关防长官相继访美以改变日美之间的隔阂。日本政府在付出了15亿美圆和一些秘密附加条款包括限制日本汽车出口美国的数量、对日本出口美国的各种产品征收税款提高1%等。在条款中占尽鱼翁之利的美国自然见好就收,结果这个条款的签署反而加重了日本军方高层内阁对毒气导弹使用上的气焰。他们认为美国人不会真的来和他们这个最好的盟友动武的。只是对中国表示一下不会有实际的意义。


在台北台军指挥部里正在举行规模庞大的庆祝酒会,这个时候小则五郎少将有些春风得意,在他的指挥下让中国的上海变成了死亡的都市,而林忠焕等五名爱国飞行员则被关押了起来。


在北京一纸通知书让梁静心咯噔的一下凉了下来,喂,何秘书,明天给我定一张去福州的机票!梁静撩下电话走到窗外,眼神中有些迷茫。


几天的空战和海战使得台湾空军和海军已经不敢在出海和升空作战。登陆金门的取得的重大胜利让前敌指挥部里的人们都相信攻占台湾已经是时间的问题了。


第5机械化师和第7装甲师的主力部队相继登船准备在台北地区登陆。为了配合这次登陆作战海军派出各型舰艇241艘,征调民用船只100多艘。空军调集了1700架作战飞机。以及特种部队、伞兵突击队、别动队若干。


登陆台北的计划分成2个部分,第一阶段第5机械化步兵师和第7装甲师、海军陆战队第1师担任第一梯队负责占领登陆场和纵深的重要城镇,配合空降第15军部队占领台北。


由第54军的2个师以及第37军的1个特种装甲师担任第二梯队。负责巩固滩头阵地以及向纵深发展建立牢固的登陆场和据点。


第二阶段是大规模岛内决战我军以精锐之4个主力重装师辅以数个乙等步兵师在台中地区与台军主力展开决定性战役,以求一战歼灭台军精锐之有生力量。


梁静来到了前敌指挥部里,看见了有些消瘦的杜文辉。笔直的将军服让他平添了几分帅气和潇洒。


突然梁静停了下来,她没有了勇气告诉杜文辉这个噩耗。来之前演练了很多次的台词现在她已经无心去说了,她在外边站了许久直到一名高胜林将军的随行参谋看见了将军的孙女在外边站着这才进去报告。


杜文辉两眼锐利的扫过梁静,梁静抵不住杜文辉锐利的眼神底下了头。


你怎么来了!有事吗?杜文辉文雅的说道。


我该怎么办?是告诉他还是不呢?梁静内心激烈的挣扎着。


我、我……。梁静结巴起来。


杜文辉婉而一笑道:怎么了我们的副部长也有为难的时候。


杜文辉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不过告诉你之前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梁静语速像机关枪一样。也许只有这样她才能保持镇定的把话说出来。


什么事这么神秘!说吧。杜文辉双手交叉在胸前。


你得答应我保持克制,别激动你能作到吗?梁静说道。


可以的,你快说吧。杜文辉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小洁、小洁她在上海治病的时候遇到了……呜呜!梁静抑制不住伤心眼泪流了出来。


杜文辉脸部肌肉突然僵住了,他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她、她是不是?


文辉,小洁她、她被日本人的毒气导弹给杀害了……呜呜。此时梁静已经泣不成声。


杜文辉身体一阵痉挛两眼一黑险些摔倒。然后爆发出令人颤抖的嚎叫。


杜文辉感觉万念据焚,正直花季的邱洁就这样离开了这个世界也离开了她爱和爱她的人们。从此杜文辉性格改变了不少,他内心发誓终身要与日本为敌不彻底消灭日本势不罢休。


小洁,你的命好苦啊,可恨的小日本狗杂种老子不灭了你我不是中国爷们!杜文辉歇斯底里的嚎叫着。


砰,杜文辉一脚踢开了房门然后猛的把门关上任凭林项东、高胜林、孙得寿、梁静等人的呼唤就是不开门。几个小时后人们等不及了,林项东叫卫兵把门撞开。杜文辉身边散落着数个空空的酒瓶。杜文辉脸色发青斜靠在床边。


几个人冲过去准备把杜文辉送到医院里,突然杜文辉两眼怒睁推开准备把他扶起来的卫兵晃晃悠悠的站起来说道:小日本我会让你们今天的行为付出最为惨痛的代价!扑通倒在地板上。随后杜文辉在医院里足足睡了2天才醒了过来。梁静高兴的哭个不停。


解放军空军、第二炮兵部队对台军主要的机场、公路隧道、铁路大桥、兵力集结地进行了猛烈的轰炸,给予台军陆海空三军以沉重的打击。台北地区的台军精锐部队按照小泽五朗中将和李登龙中将的命令分别撤退到台中战区,而一些具有战略价值的装甲部队也都纷纷撤离了台北战区。


台湾陆军本岛兵力达到了24.78万人,外国干预军数千人。其中6万部队驻扎在台北战区其中有一个装甲师。台中战区有台军精锐的3个步兵师、2个装甲师。台南战区有2个精锐的步兵师。


外国雇佣军全部部署在台北市市区内。一些市民也被组织起来被加以训练使用一些如步枪、火箭筒等单兵轻武器的训练。台北市的警察和消防人员也都被迫动员起来。每天冒着解放军导弹和炸弹的袭击在台北市区内构筑工事、掩体。


小泽五朗和李登龙两个人来到了机场迎接他们的素有台军第一悍将的李沙的归来。李沙面色苍白冷淡,神色间透露出失败和懊恼的神情,这次他的被俘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心灵冲击尤其是小日本袭击了上海造成的重大损失。让他认清了陈水扁的真面目和他反动的台湾独立的妄图分裂祖国的罪恶目的后,整个人的态度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他对他在台湾的前途彻底的不报希望,他能回来他已经很感谢胡海涛主席亲自为他下的批示。所以他要多多的把一些有良知的台军将领争取过来。不过他没有想到他回来的时候会因区如此巨大的震撼力。


几个台军主要领导人都铁青着脸小泽五朗和李登龙的脸色都及为难看。


怎么!我的李沙中将怎么无精打采的。李登龙挖苦道。


可耻,台湾共和国的可耻叛徒!共产党的走狗!小泽五朗的话语充满了讽刺、蔑视和嘲弄。


你才是走狗,美国人的一条走狗,我是中国人广大的台湾同胞都是中国人我们不会分裂自己的祖国的。李沙怒骂道。


你、你李沙中将你完全背离了我们,你现在不是我们阵营的人了你真令我失望。来人把这个叛徒给我关起来!李登龙铁青着脸说道。


像你这样的共产党走狗应该拉去枪毙!小泽五朗恨不得活拔了他李沙。


就算你们杀了我又能怎么样,解放军的实力不知比我们台湾强多少倍,解放军兵强马壮我们一意孤行只能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你们都醒醒吧。现在投降还来得及!李沙被两个宪兵一左一右的架走了。


小泽五朗转身对李登龙说道:马上执行“斩龙”计划,使解放军的指挥通讯系统瘫痪,让解放军变成瞎子、聋子!


是的,小泽少将我们的闪客部队已经作好了进攻准备我马上就通知他们进攻!李登龙在一旁满脸堆笑着说道。


随后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台湾的闪客和外国雇佣闪客对解放军的通讯指挥系统发动了突然的电子突袭,解放军通讯保护措施瞬间瓦解,解放军网络里的防卫者和闪客展开了搏斗,但是实力和数量上的绝对劣势很快防线便宣告崩溃。


攻台指挥部里林项东司令员、高胜林将军、秦伟明国防部长有些居丧。面对通讯系统全面的崩溃和混乱林项东只能抱以苦笑。在场的梁静副部长受到的冲击更大,这次台军突然的电子战突袭促使梁静在战争结束后积极倡导组建了一支集合全国闪客精英的“黑龙”网络突击队。


解放军自从打下金门后就一直走背运,先是被台湾空军偷袭上海得手造成重大人员伤亡现在又让台军把自己的通讯指挥网络冲击的损失严重。这一切让占了优势的解放军感觉很憋气。所以他们决定要反击。


在加强了航空兵和导弹的攻击后,中国的闪客部队也都积极的行动起来,无孔不入的病毒和特洛伊木马,让台军的网络部队疲于奔命应接不暇。


在强大的空军打击下,台湾陆军在台北战区的精锐师团大部分伤亡达到了15%,各种军事设施和军事基地、机场大部被摧毁。


10月18日,“柴油机”行动正式开始,460架战斗机、轰炸机对预定滩头进行了轰炸。担任第一攻击波的登陆部队是第5机械化步兵师第586团、587团,第7装甲师的塔山团并且加强有一个水陆坦克营和一个特种坦克团。担任运输和护卫任务的是东海舰队第一分舰队。


登陆当天海峡天气良好,万里晴空。这为炮火打击和支援的支援舰队提供了良好的射击条件。


早上7点,在第一波空袭结束后,第15空降军第16伞兵突击师开始分别在事先预定区域进行空降,140多架各型直升机和数十架大型运输机为16师提供了支援。


7点06分,第一波登陆攻击队第47海军特别攻击队的成员成功的清除出3条通道,并且设立了指示标志。随后第586团开始登岸。台军防守的是第231步兵师的一个主力团,布置有一个155毫米海岸炮兵连和一个105毫米无后坐力炮连以及一个水陆坦克营。


其实为了加强这一地段的正面防守密度,早在九月份台军把精锐的第352机械化步兵师的一个主力团调到了这里,解放军的情报部门直到登陆前3个小时才知道,正面海滩的防守部队的番号和兵力部署情况。但是已经为时以晚。


2个团的台军部队在炮兵的支援下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压制着解放军的部队,布置在阵地侧后方的一个82迫击炮连猛烈的炮击着滩头阵地,而台军的一个m41轻战车营则用直瞄火炮向登陆艇和车辆开火。


由于担心155毫米海岸炮对大型军舰的伤害,解放军的支援炮火舰队在很远的距离上开火这样大大的降低了火炮的精准度,台军也拼死的抵抗着解放军登陆进攻。初期解放军的两个先头团被压制在了滩头附近,在缺少坦克和爆破器材的情况下奋力突击。


担任运输坦克任务的坦克登陆艇分队为了更好的配合登陆步兵部队,采取了直接将坦克运输到滩头的方法,避免了在海面上的一些不必要的损失,第一梯队15辆63g型水陆两用坦克全部登岸。这种坦克主要加强了装甲厚度和火炮的口径,由原来的100毫米坦克炮提高到了使用最新的105毫米滑膛炮。采用大功率发动机,使战车的动力系统达到了790马力接近主战坦克的功率。


随着坦克的加入,第5步兵师的2个先头团攻势逐渐占了上风,坦克用准确的炮火一个一个的消灭台军在滩头阵地的火力支撑点和工事。而当解放军的特种部队艰难的爬上布置有155海岸炮阵地的断壁时,他们发现那些155毫米海岸炮根本就是用电线杆伪装的。在没有155海岸炮的威胁下,解放军登陆火力支援集群的船只碌碌徐徐的靠近近海对台军阵地进行猛烈的打击。


9点15分,第一梯队第二分队登岸,登陆的是第5步兵师的第588团和加强有一个水陆坦克营的海军陆战队第1师第1团。台军也几乎在同时把第352步兵师的一个主力团增援到了a海滩。


4个整编团对3个整编团,在a海滩上双方互相的撕杀着。在海上一些轻便的105加榴炮和85加农炮都被部署在了军舰上,相对与直瞄的85加农来说主要的任务就是递近对敌人的火力点逐一点名。


一万二千人的登陆部队同近九千的国军展开了激烈的撕杀,解放军炮兵强大的火力让台军的炮兵汗颜,火箭炮、重迫击炮、加榴炮、加农炮甚至是机关炮都不停的支援着登陆部队黄海彬在解放军东海舰队新下水的12000吨的两栖攻击舰“解放”号上镇定自若的指挥着。随同的还有第7装甲师的师长孙得寿师长、海军陆战队第1师师长林子峰少将以及海军特谴舰队司令杨劲勇少将。


解放军的空军轰炸部队反复的对台军阵地进行猛烈的打击,第二炮兵的部队也加入了打击的阵营。a滩头的台军日子开始不好过起来,随着第7装甲师的部队登陆台军守军陷入全面的被动当中。


台湾陆军第231步兵师和第352步兵师的防线随时都有崩溃的危险,解放军的一支特种部队袭击了第231步兵师的师部,击毙了该师的副师长、2个团长和一个参谋长并且俘虏了该师的师长。在失去了指挥的第231步兵师很快便斗志瓦解。


下午2时19分,第5师的第586、第587、第588团以及海军陆战队第一师第一团。分别突破了a海滩的防御阵地,第7装甲师的先头坦克团已经到达了距离台北5公里的台军防御二线阵地。并且和第15空降军的所属第16伞兵突击师取得了联系。


随即解放军完全占领了a海滩,取得了东西16公里、南北8公里的登陆场。紧接着大批的解放军重装备开始卸船运到陆上。


此时的台北市内一片混乱,各种逃亡的车辆和人群汇集在各条大大小小的公路上,逃难的人群中混杂着前线溃退下来的士兵。台北市内的外国雇佣军和第231步兵师以及第352步兵师的残部撤退到了市内。


第5机械化步兵师的主力部队配合第7装甲师的部队把台北城防部队包围在了市区和远郊地区。并且分割成两个孤立的整体。市内的部队是第231和第352师的残部大约有2万人左右,还有近10000人的外国雇佣军,其中日本派出了8000人。在远郊地区的是台军的2个战斗力不强的混成步兵旅以及一个战车营(配备23辆m48勇虎主战坦克、12辆m-551谢里登水陆两用坦克)。


第5师的全部两个炮兵团全部到位,这将大大增强部队的攻坚能力。第5师效仿原苏联的大炮兵主义原理,着重发展师一级炮兵部队。2个炮兵团共有203毫米榴弹炮19门、155毫米榴弹炮29门、105毫米榴弹炮14门、152毫米榴弹炮8门、210毫米重迫击炮7门、107毫米、160毫米、375毫米、270毫米火箭炮20门。此外该师还装备有一个反坦克营,装备130毫米、100毫米滑膛反坦克炮和红箭系列车载反坦克导弹。


第5机械化步兵师的装甲部队主要以85和88式为主并且配备有少量的99式主战坦克。步兵战斗车主要是wz-553系列轮式步兵战车和俄罗斯bmp-2amh、中国90式步兵战斗车为主。装甲车有wz-553、btr-80、85式构成。第5师还配备有一个攻击直升机营装备国产z-9g和俄罗斯生产的卡西莫夫“卡-50”以及国产先进攻击直升机z-10。


而担任重装突击力量的第10师下辖三个坦克团、两个机械化步兵团、一个自行火炮团、两个攻击直升机营、一个反坦克营。装备有98式63辆、99式60辆、85-2ap式16辆。机械化步兵团拥有7个步兵营装备有大量的步战车和装甲车。自行火炮团装备155毫米自行榴弹炮9门、203自行榴弹炮5门、375毫米四管火箭炮4门、285毫米六管火箭炮5门、152毫米自行榴弹炮7门、160毫米12管火箭炮6门、210自行重迫击炮5门。该师装备的火炮全部实现自行化以解决协同快速打击的目的。


两个攻击直升机营全部装备国产z-9g、z-10武装直升机。反坦克营装备130毫米、152毫米、100毫米滑膛反坦克炮以及红箭系列导弹。


2个师稍作调整便发动了进攻,第5师很快便击溃了台军2个混成步兵旅和1个战车营的防御,兵峰直至台北城郊4公里地段并且构筑进攻阵地布置火力。第10师从左翼绕过台北外围阵地从北面攻打台北,在第7师当面的是日军雇佣军第1营和台军第231师一个团以及一个战车营可能是有日本人的加入让第7师来了精神,第7师师属炮兵团以及第18炮兵师一部对台军正面防线进行近50分钟的火力奇袭。一直打到阵地前铺天盖地的爆炸卷扬起的烟雾使炮兵观察哨以及炮兵观测机无法判定目标的地步。


随即第7师的装甲部队便开始了进攻,在台军和日军的防御阵地上片步被炸的支离破碎的日军和台军尸体,笨重的210重迫击炮发射的炮弹把整个钢筋混凝土工事连同里面的战斗人员炸回了碎渣。


在解放军强大的炮火打击下,50分钟内日军一个营500人仅剩86人,第231师的一个主力团2800人伤亡了702人,战车营装甲车辆几近全毁。炮击之猛烈和精确让美国炮兵专家不得不承认解放军精锐部队的炮兵素质之高和武器装备之精良。


在大炮消灭了敌军大量的有生力量后,第10师进攻一路顺风顺水先围歼了第231师的主力团后又消灭了一个增援上来的台军一个加强营的兵力,先锋部队已经进入了市区。


第5师也几乎是在同时打进了市区,面对从来没有过的城市作战这一连美国人都谈虎色变的禁区一位共和国最年轻的将军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无愧于最强者的称号。


10月21日,第5、10师分兵4路从西、北两个方向对台北发动了第一次试探性进攻,台军城市内的雇佣军和第231、352师残部利用高楼、暗井、街垒以及高房工事猛烈的打击我军进攻,进攻1个小时进攻部队缺少城市攻坚作战经验,几乎没有怎么有价值的进展。


下午1时许,黄海彬果断命令师属炮兵团以及第19炮兵师部队对付与顽抗的台军和外国雇佣军据点进行覆盖射击,命令中还用红笔着重圈写了“不要怜惜炮弹,不要顾及重大的伤亡,不要伤亡数字只要台北”。


令人生畏的210重迫击炮以每分钟2发的速度把一人多高的炮弹打向台北市区内的目标,接着俄罗斯的“冰雹”“飓风”精确火箭炮也加入了轰击的序列,第10师的炮兵和第18炮兵师的部队也开始对台北市区内的目标进行覆盖射击。


每门炮打30发急速射连放不修正!阵地上炮长大声的叫道。


强大的火力把台北市区大部分篱了一个来回,炮弹从左边打到右边然后再从右边往左边打。一些如105毫米和122毫米的加榴炮因为发射速度过快而炮管过热。整个台北市区都在剧烈的爆炸声中地动山摇,其中一发210重迫击炮炮弹击中了台北市区一地段的地下弹药库,排山倒海的爆炸声以及被爆炸掀翻的地表和被炸上天的人的残肢漫天飞舞。


攻击直升机部队则对市区内的主要据点进行了猛烈的空中打击。从福建某机场起飞的我人民空军第1航空队、2航空队整整两个航空队百十架轰炸机对台北市区内进行了猛烈的空袭投弹298吨。


炮兵部队1个小时25分钟内发射炮弹2.56万发,在战后劫后余生的一位美国雇佣军士兵后怕的说道:解放军的炮兵简直像疯了一样,不停的射击猛烈的炮火让我们感觉像是在撒旦的地狱里一样。


在得到特种部队和海军陆战队第1师的部队支援后,2个师从新调整了部署从新发动了攻势。各支部队部队都配备有各种强击部门。先锋部队进展一路高歌猛进,从前被寄以厚望的外国雇佣军也在解放军强大的炮兵打击下损失歹尽。


午夜11:00各支进攻部队相继推进到了台北市区中心地带,此时才遭到隐蔽在此的台军特种部队和外国特种兵的顽强抵抗。进攻一度受挫。


为了能保住台独分子的象征台北市台军相继投入了2个加强团和一个日本加强营。第2天也就是10月22日早,台军部队逐渐把主要兵力收缩到了总统府和政府大楼一带,其他地段只留少数部队牵制我进攻部队。并且派出了大量的狙击手和特种部队潜伏在高楼和暗井中似机而动。


逐渐双方争夺的焦点转移到了具有象征意义的台北总统府的争夺上,台军部队拼死抵抗解放军进攻部队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不小的代价。第10装甲师的部队则正在围攻政府大楼同样战斗打的也是异常的艰苦。


黄海彬为了给士兵打气和便与指挥作战亲临第一线在第586团团部部建立了指挥点,已经陷入苦战的解放军士兵问讯士气大震,攻势恢复了强势。到了下午第587团已经距离台北市区总统府一个街区之隔了。


最后的时刻解放军投入了海军陆战队第1师第2团以及第16伞兵突击师的一个特种作战营第5机械化师的79式和88b式主战坦克用105和125毫米的坦克炮开始对台北的总统府进行递近射击,解放军的迫击炮也对其进行了猛烈的轰击。


随即第5机械化师投入了第586和第587两个主力团对总统府及其周围地带进行了攻击,天上的直升飞机则让国军和外国雇佣军无处藏身。守卫在总统府内的有800名日本士兵和200名国军特种部队。黄海彬下了一道命令对总统府内的抵抗之敌一律不接受任何投降请求一律就地正法。


接着就是在强大的打击下一队队走出工事和战壕的台军和日军士兵被冲上来的第5师第586团士兵排枪射杀。1000人无一人生还。


第10师所属部队也在随后3个小时内基本肃清了市政大楼和附近周围地区的台军和外国雇佣军部队。到了傍晚8时许台北宣告解放。歼灭国民党部队第231、352师全部,日军混成步兵旅2个营以及国民党第66师2个整编加强团共计四万三千九百八十六人,击毁缴获坦克装甲车辆近300余,各型火炮459门。


而平民伤亡了3000多人,这些主要是在解放军炮火打击下造成的,原因归根结底是由于台湾实行了兵民一体的制度。


被占领后的台北虽然一片狼籍,到处都是残垣断壁和瓦砾,但是我军的安民通告和解放军长久来的声誉,社会秩序良好没有出现特别混乱的现象,部队开始在城中巡逻盘查,保护重要设施和要人住所的任务。而台北市的恢复生产和从建的工作。


一位年少的将军踩着脚下阵阵的瓦砾走在总统府的路上,迎面过来一队伞兵并且押解着一队美国人、英国人、阿拉伯人和日本人大约有一百多人。


他回头看了看身边的警卫营长,后者会意立即上前把伞兵的俘虏给抢了回来并且不管旁边伞兵的怒骂和质问把一百多俘虏一个个都赶到了墙边。少年将军头也不回的朝前走着身后响起了一阵密集的枪声和痛苦的叫喊声音,少年将军嘴角露出一丝残忍、满足、高深莫测的笑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