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损余补缺[首发]

龙王天下 收藏 1 100
导读:[原创]损余补缺[首发]

损余补缺


天之道,其犹张弓欤?

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

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唯有道者。

是以圣人为而不恃,功成而不处,其不欲见贤。



张弓的学问

天之道,其犹张弓欤?

天地之道、自然的运动法则大概和制弓的道理差不多吧?

张,《说文》解释为“施弓弦也”,即给弓装上弓弦。老子论道的时候,常常把抽象难解的“道”,化解成现实生活中常见的现象,以便于人们理解和接受。这一点和时下的风气不同,现在某些所谓的专家学者惟恐人们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故意把简单的道理复杂化,以显示自己莫测高深高人一筹,呵呵,插了句题外话。那么老子为什么说“天道如张弓”呢?


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

接下来的这句话是具体说明。装弓弦的时候,弓弦在弓背两端的位置要处在正中间,不能一高一低,不然箭就射不准了。所谓“高者抑之,下者举之”,即高于中间位置的就往下移一点,低于中间位置的就往上挪一点,这也体现了“损有余以补不足”的道理。不是这样么?如果以中间为标准,高于中间位置显然是有余,而低于中间位置的则是不足,“高抑下举”无疑就是“损有余以补不足”。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

天地之道、自然法则是“损有余而补不足”的,就向张弓一样。违背了这个原则,事物的运动变化就不能正常进行,就象没有张好的弓射不准箭一样。讲到这里,老子突然话锋一转,将话题切到人间,“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人间的习惯、社会上的规则和天道有所不同。有什么样的不同呢?人间的规则常常是损害那些不足者的利益,把从他们手里得到的东西奉献给有余者,进而使不足者愈发不足,有余者更加有余,用不了多长时间,整个社会便会在“损不足奉有余”的过程中失去平衡。结果会出现什么情况?“金玉满堂莫之能守”。说到这里,也许有人会问:“人之道”为什么不是“损有余而补不足”却是“损不足以奉有余”的呢?

因为人性有贪婪的一面,得一想二,得陇望蜀,永无止境。前几天看到一则新闻,里面说国家人事部某位副部长认为当前我国公务员的工资待遇“比外资企业的待遇差远了,比我们很多国有企业的待遇差远了,在社会不同的就业群体中,公务员的待遇是一种中等的水平”。姑且不论这位副部长的观点是否正确,就算正确无误也不免让人质疑,国家公务员为什么要和外资企业比待遇,怎么不比贡献呐?好歹公务员的待遇还算中等水平,可是全国人民的收入能够达到这个中等水平的又能有多少?都说公务员是人民公仆,当大多数国家“主人”被三座大山压得透不过气的时候,仆人们却整天逍遥自在,这世道是不是变得有些奇怪了?什么是贪?这就是贪,如果公务员的待遇达到外资企业的待遇水平时,他们可能又会抱怨自己的收入比不上私营企业主了,真是欲壑难填呀,呵呵。


封狐、文豹之罪

由于人性之贪,所以社会生活中常常表现为“损不足以奉有余”,但是这种规则却是和“天道”相违的。当“损不足以奉有余”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变化就会出现。因为天道之行也,众生芸芸。生存和发展是事物的本性,而人类社会中的“损不足以奉有余”却会让众多“不足”者失去生存和发展的机会。一旦不足者无以为生,反抗是必然的。由此可见“人道”不能背离“天道”,所以老子又说“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唯有道者。”这句话中的“道者”显然是指遵照自然法则行事的圣人,他们奉行的是“损有余而补不足”,社会关系由此得到平衡,就象一个木桶,不会因为其中的一块木板过短而使其他长木板归于无用。也只有内部关系达到平衡状态,整个社会才能保持和谐才能维持长治久安。


春秋时期,翟这个地方有人得到了非常漂亮的狐皮和豹皮,便拿来献给晋文公。晋文公见了进献的狐皮和豹皮发了一句感慨:“封狐文豹何罪哉?以其皮为罪也。”封狐文豹能有什么罪过呢?没招谁没惹谁,却无缘无故地把小命混没了。看来是因为它们长了一副漂亮毛皮的缘故吧,引起人们的贪念,才招来了杀身之祸。晋文公的这句话应当是触景生情的无心之言,颇有些“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味道.然而言者无心,闻者有意,当时正在旁边的亲信大臣栾枝马上说了一句话:“地广而不平,财聚而不散,独非狐豹之罪乎?”土地辽阔却分配不均,财富众多却为少数人拥有,这难道不是象狐豹一样的罪过么?这句话非常厉害,不露痕迹地就把话题引到了治国之道上,而且点明了当时的为政之失,那就是财富过于集中,不足成为普遍现象。晋文公是何等聪明的人,立刻便听出了栾枝的话外之音,马上接了一句,“善哉,说之。”说得好,继续。如果联想晋文公的神态,我想他感叹“皮为罪”时的表情应当是悠悠然,听了栾枝之语后马上就面带庄容了,而且上身微微前倾,目光中流露出鼓励和期待。栾枝接着说:“地广而不平,人将平之;财聚而不散,人将争之。”这句话的意思就更加直白了,中心词就是“革命”。与其让人争之,不如自己平之散之,起码国家不会动乱宗庙可以保全。于是晋文公毫不犹豫地采纳了属下的建议,马上决定“列地以分民,散财以赈贫”。这是什么样的行为?“有余以奉天下”,即“有道”,所以重耳能够成为春秋五霸之一也不是无因之果吧?


是以圣人为而不恃,功成而不处,其不欲见贤。

所以圣人有所作为却不以为恃,成就了万物却不居功,这是因为他不愿意表现出自己的贤德。这句话和本章的整体内容存在着什么样的关系呢?有人说没有关系,并据此认定其为衍文。窃以为不然。这句话中的“为”和“功成”所代表的正是圣人“有余”的一面,大家不妨想一想,如果不是由于圣人智慧超群能力出众,他何以有所作为,又怎能马到成功?


圣人付出了自己的智慧和能力,换来的是天下太平,万物各得其生各安其所,而他自己却没有为此索取个人酬劳,而是“不恃”、“不处”,在常人眼里这岂非大大亏本的买卖?所以圣人“为而不恃,功成而不处”应当是“损有余而补不足”的典型代表。圣人损的是自己,补的是天下的不足;圣人之损是无形的,而补却是有形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