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哈风暴将至,我们看什么

看能否登上金牌榜、奖牌榜首位,似乎太没有技术含量了。估计地球人都知道: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是中国代表团,奥运会都拿那么多金牌,何况这亚运呢?1986年亚运会上战到最后一日的金牌大战,估计没机会再上演了。

既然金牌榜和奖牌榜都没悬念了,那我们看什么?答案:多哈悬念多多。

悬念一

:开幕式圣火如何点燃

从悉尼的弗里曼在水中升起到十运会机器人天马行空点燃火炬,历届奥运、亚运和其他大型比赛,主火炬的点燃方式在赛前都是个谜,多哈也不例外。

在举行开幕式的哈里发体育场外面,位于主看台右后侧方向大约200多米的地方耸立着亚运会主火炬塔。主火炬中间细,两头稍粗一些,最上面是一个尖尖的斜面,外形很像卡塔尔羚羊角。主火炬塔周身布满红、黄、绿、紫、白等色彩的装饰灯,不断变幻闪烁的灯光把主火炬装点得分外美丽。

至今,如何点燃这支主火炬仍然是一个谜,看来只有等到亚运会开幕的那一天才可揭晓。

悬念二:谁能拿下中国第一金

当地时间12月2日13点,鲁塞尔射击馆,男子10米气步枪打响,17点进行决赛,18点颁奖。这也就是说,朱启南很可能把多哈的第一枚金牌带给中国。

能否如愿,我们拭目以待。

悬念三:刘翔能否再破纪录

领衔中国田径队的男子110米栏奥运冠军和世界纪录保持者刘翔在备战亚运的时候就明确表示希望能在多哈打破世界纪录。

不过刘翔的教练孙海平认为,因为亚运会水平不高,这也许反而会妨碍刘翔跑出好成绩。“亚运会不太容易出很好的成绩,上届釜山亚运会的时候,刘翔仅以13秒27打破亚运会纪录。”

但刘翔到底能跑出什么样的成绩,是否能够打破亚运会纪录甚至世界纪录,答案只有到比赛结束时才能知道。

悬念四:杜伊能否率队夺冠

赛前,有人预测说中国男足很难杀入多哈亚运会的四强。当然分析有一定道理,但中国男足这样的球队着实难以让人捉摸,再加上将加纳队带入德国世界杯16强、有点魔力的杜伊和亚运卫冕冠军伊朗队的退出,不禁天马行空地遐想,在这位白发老人的带领下,中国男足也许能触底反弹,登上亚运男足的冠军领奖台。

当然,这是遐想,到底杜伊能否实现“米卢的神奇”,男足能否给球迷一个满意交待,还要看对手的发挥如何,因为实在找不出什么理由相信中国足球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够有质的改变。

悬念五:郅联组合能否称霸

姚明的缺阵对亚运会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损失。无论对组织者还是对中国男篮而言,姚明不在,中国队的比赛必然减色不少。但好在我们还有正在崛起的易建联和状态回归的王治郅,他们能否联手率领中国队在本届亚运会上战胜我们的老对手韩国队,也许将是众多篮球迷最关心的问题。

悬念六:乒乓能否再续大满贯

尽管中国乒乓军团在奥运会和世锦赛等世界大赛上屡次“通吃”,但在亚运赛场上中国队除了1978年在泰国曼谷举行的第8届亚运会上包揽了金牌外,这种场面还再没有出现过。即使在1990年北京举行的第11届亚运会上,国乒虽然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男团和女双冠军也旁落于韩国之手。

在乒坛新“一姐”张怡宁和“一哥”王励勤缺阵的情况下,中国乒乓军团能否28年后再次实现亚运“大满贯”,毫无疑问将是一大悬念。

悬念七:老将不在新秀能否担纲

姚明缺阵,易建联能否接过“小巨人”手中的枪?罗雪娟没来,谁是中国游泳的头号旗手?田亮不在,何冲能否引领跳水梦幻?

本届大赛的中国新人,有的小有名气,有的崭露头角,有的是中国优势项目的后起之秀,有的是突破项目的希望所在,他们能否脱颖而出,我们也是拭目以待。

悬念八:丁俊晖VS诸宸谁更受关注

像卡巴迪这种我们听都没听说过的非奥运项目是否能够受到国人的关注,着实让跑这些项目的媒体记者捏着一把汗,还有棒球、橄榄球等本来在国内就不怎么受关注的项目更是让人感到头疼。

不过,好在台球有一个丁俊晖,国际象棋有了一个外嫁的中国媳妇诸宸,这多多少少会让这些非奥运项目引起观众的注意。但两个人谁更能吸引眼球,只有到比赛的时候才能知道。

悬念九:多哈赛场能否干净、安全

从1950年的新德里到2002年的釜山,历届亚运会多多少少都会受到“尿瓶子事件”的干扰,尽管本届多哈亚运会的组织者一再表示将加大检查力度,但“贼与警察”的斗争从来都没有结束,多哈亚运是否能够“真正干净”要看组织者的造化啦。

至于安全,别忘了,多哈可是在中东,赛场不远处驻扎的美军可不是平白无故在那里的。安全问题一直是多哈亚运会组织者最关心的问题之一,相信该想的、该做的他们都做了,至于亚运会能否安全进行,只有那句中国的俗话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悬念十:巨资能否打造亚运新模式

28亿美金,一个天文数字,几乎是上届釜山亚运会的10倍,也许只有像卡塔尔这样中东“富得流油”的国家才能负担得起这样的办赛费用。但他们这种自己出钱、几乎完全请“外人”来办赛的亚运新模式,能否在今后的亚运会比赛中得以延续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下届亚运会将在中国广州举行,作为主办方的我们更应该对多哈模式有清醒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