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00/

阿斯巴在一夜的忙碌中迎来了黎明,望着加高加固的城墙,他心里却没有一点信心,独眼巨人巨大的破坏力是不容置疑的,

士兵们还在象蚂蚁一般搬运着各种材料,他们现在还不知道这个消息,但如果他们真的面对时,又会怎样呢?阿斯巴痛苦的摇摇头,仿佛要驱走内心这些令他压抑的事情,

“将军,瓦拉西人开始有动静了”,副将雷克鲁站立一旁说道,

阿斯巴举目向前远眺,晨曦中瓦拉西人一阵人喊马嘶,打破了黎明前的宁静,阿斯巴心中一凛,他知道艰苦的战斗即将拉开序幕,

“传令下去,滚木擂石做好准备,弓箭手到达战斗位置,盾牌手,长枪兵在城垛展开防御”,随着阿斯巴的一道道命令,士兵们各自忙碌起来,

“陛下,攻城部队已做好准备” 伊雷姆对着国王克里松报告,

“很好将军,下面就看你的了,我期待着中午时分能和您在大帐把酒庆功” 国王克里松满面笑容的说道,

“陛下”,伊雷姆面带忧色的说道“您为什么不下令在攻城部队中安排防御呢”?

“防御”?哈哈。。。。。。。克里松大笑起来,“难道您认为吓破胆的鲁斯人会出城突袭吗”?

看看依然迷惑不解的伊雷姆,克里松得意地继续说道“好吧,那我就来给将军讲讲神使大人的巧妙安排”,

说到这,克里松望了望黑袍人,旁边的黑暗神使感受到克里松的目光,微笑着点了点头,

“将军,我们知道仅凭瓦拉西的攻城部队是很难在短时间里攻破亚纳城高大坚固的城墙,所以,这只是一个玩弄他们的诱饵”,

“诱饵”?伊雷姆瞪大眼睛,

“是的,当鲁斯人被投石车轰得坐不住时,他们一定会迫不得已出城突袭,而我们强悍的狼骑兵已在营内做好准备,只要鲁斯人一出城,那么他们就别想回去,当鲁斯人混乱之际,我们的骑兵趁机尾随冲进城里”,克里松洋洋得意的说着计划,

“陛下英明,但如果他们不出城怎么办”?伊雷姆提出了第二个问题,

“不出城?如果鲁斯人非要挨打,我们就将全部的投石车放到前面去,您知道,我们现在有将近二百辆这样的攻城利器,我倒要看看亚纳城是不是铁做的”,克里松又狂笑起来,“何况,我还有独眼巨人这个惊喜留给他们”,

“陛下,请恕我此前的无知和无礼”,听完克里松的安排,伊雷姆深感敬佩,

“无妨,我知道将军一片忠心,您看,英勇的士兵们正期待您指挥他们将手中的矛插在亚纳城的城门上”,

“是,陛下”,伊雷姆心中澎湃起强大的自信,转身向前而去,

身后,克里松和黑袍人相视而笑。

--------------------------------------------------------------------------------------

瓦拉西人的攻城部队近了,投石车轰隆隆地象一个个巨大的怪物呲呀咧嘴而来,扬起满天尘沙,

阿斯巴虽然很奇怪为什么瓦拉西人没有和投石车一起投入步兵,但转念想到瓦拉西人是以游牧人骑兵为主,心中又释然,

“弓箭手准备,放”,当瓦拉西人的投石车开始弹射出一块块大石时,阿斯巴下令攻击,

但效果明显不好,弓箭的射程远没有超过投石车的射程,一支支箭矢无奈的中途坠落,瓦拉西人投石车停在弓箭射程之外,投射的大石却砸在城墙上碎石横飞,烟尘四起,硝烟中不断有士兵惨叫着倒下,

阿斯巴恼怒的一捶大腿,“大家后撤,城墙上留观察哨监视”,

城头上大部分士兵潮水般的退了下来,露出惊恐不安的神色,阿斯巴有点绝望了,

“大人,让我带领骑兵出城摧毁瓦拉西人的投石车吧”,一个女声在阿斯巴身后响起,

阿斯巴回头见珍尼一身披挂的走了过来,“不行,太危险了,你。。。。。。。”

“你是一个女人对吗”?珍尼镇静的看着阿斯巴“大人也许不记得了,我也是个获得骑士称号的人”,

“珍尼,你的父亲已经不在了,我不能让你也有什么意外,那样我心中会很不安”,

“大人,如果瓦拉西人攻破了亚纳城,您是否为鲁斯王国的命运更不安呢“?珍尼直视着阿斯巴的眼睛,”如果那样,就不仅仅是个人的灾难,您说呢“?

“好吧”,阿斯巴猛地点点头,拍拍珍尼的肩头,“你和你父亲一样,我很高兴他有这样的一个女儿,我给你最精良的三千骑兵,如果情况不好,不要纠缠,赶快撤回”,

“大人,让我去吧”,副将雷克鲁在旁请求,

“我和瓦拉西人战斗过,没人比我更了解他们,请将军为我做好接应就可以了”,珍尼看着雷克鲁笑了笑,纵身跃上马背,

战马一声长嘶,前腿高高举起,珍尼在马背上纹丝不动,她勒住缰绳,举手敬了一个军礼,“再见,大人”,说完一松手,战马向城门弛去,

亚纳城城门缓缓打开,当吊桥轰的一声落下,珍尼一马当先象箭一样冲出城外,

“杀呀。。。。。。。”珍尼大喊一声,身后的鲁斯骑兵随着喊声冲杀上来,

“他们果然来了,陛下真是神机妙算”伊雷姆心中暗暗说道“全部撤退”,瓦拉西人士兵扔下投石车向后狂奔,

“狂妄的瓦拉西人,现在让你们尝尝血的滋味”珍尼在高速奔驰中一举骑枪,所有的鲁斯士兵在跟进中放下头盔面罩,骑枪平端,在珍尼身后排成一列列的纵向横队,大地在马蹄下震颤,发出隆隆的声音,犹如海啸一般,

“很好”克里松添了添嘴唇,仿佛一匹恶狼闻到了血腥的味道,“下面就看你们的了”,

站在一边的狼骑兵首领利比奥嘿嘿地发出一阵高亢的笑声,身下的战狼全身棕毛竖起,两耳直立,跟着首领发出低沉的咆哮,

“呦喝”狼骑兵首领利比奥一声长啸,所有的战狼嗷的一起迎合着狂吠起来,

瓦拉西人营门大开,狼骑兵象潮水一般向着涌上来的浪头冲了上去,

听到狼的咆哮,鲁斯骑兵胯下的战马有的惊慌的跌倒在地,把身上的骑士重重的摔下,有的惊恐的停下脚步,原地打着转,后面冲上来的骑兵一个个被绊倒在地,阵势一片混乱,

“是狼骑兵”珍尼在听到第一声狼吼时,就敏锐的判断出来,她大喊道“前队跟我冲击,后队摧毁投石车”,

鲁斯骑兵随着命令,阵势一分为二,开始变化,

前队的骑兵洪流很快和瓦拉西狼骑兵撞在了一起,人喊马嘶,怒吼咆哮中,不断的有人被击落在地,骑枪和战刀在碰撞下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血光四溅,肢体横飞,

珍尼咬着银牙,浑然不顾,她一枪扎在向她扑来的一个狼骑兵喉咙上,手臂发力,狼骑兵被高高的挑向半空,失起主人的战狼嗷的一声,仍向她咬来,

珍尼一带缰绳,战马一个盘旋躲开扑咬,顺势抽出骑剑砍在战狼的脑袋上,巨大的力量使得战狼脑袋碎裂,栽倒在地,

没有停顿,第二个狼骑兵扑了上来,双方陷入血战,

亚纳城墙上,副将雷克鲁瞪着红红的眼珠,焦急地向阿斯巴说道“大人,瓦拉西人派出了狼骑兵,请准许我带兵出城接应”,

“好,你马上带两万人出城” 阿斯巴头也没回的说道“不要纠缠,接应成功,立刻返城”,

雷克鲁答应一声,匆匆奔下城墙,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