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龙.异世.毒行 正文 第四节

cy2000227 收藏 0 2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00/


树妖陶克斯被一阵疼痛从沉睡中惊醒,它感到一种恐惧向自己袭来,深埋在大地中的根茎吸收的活力已不在是熟悉的那种充沛,

陶克斯睁开眼睛,围绕着自己周围的土地表面是一种浓浓的黑色,在黑色圆圈中,所有的花草已枯萎凋谢,现在黑色正在向自己的躯体吞噬,

作为自然系中的一种存在,树妖对死亡有着极其敏锐的感知能力,它感到这种未知的力量会要了自己的命,陶克斯在恐惧中愤怒了。

龙无波正沉浸在对艺术的构思中,半人马倒毙在地上庞大的身躯,给了他前所未有的信心,如果说以前还处在黑暗中的探索,那么现在,五毒手记就是指引他前进的明灯,

树妖发现了龙无波的存在,它感到这个人类身上有着和吞噬它躯体的黑暗力量相同气息,陶克斯说话了,

接下来的场面重复了上次和半人马的情景,只不过龙无波身上多了斑斑血迹,

哦,天啦,你竟然还杀死了丛林巡逻兵,树妖认出了龙无波身后的身体,卑劣的人类,你违背了丛林法则,你。。。。。。。

停,龙无波一挥手,打断了树妖的激动,如果接下来你想说我将要受到惩罚,又或者你要主持正义,那么我鄙视你,因为你比一个雌性生物更让人厌烦,

树妖愕然,

陶克斯在几百年的生命中从未遇到比现在更令它愤怒的情况了,树妖咆哮起来,枝条剧烈的挥舞,如同无数根鞭子在摇摆,大地仿佛在脚下晃动,泥土飞溅之处,地面就象龟壳一样裂开无数的缝隙,以惊人的速度向着远处沿伸,

龙无波展开身法不停的在缝隙间跳跃,在枝条间穿梭,地表渐渐隆起,无数根如同手臂般的根茎从地下冒了起来,象蛇一样弯弯曲曲追逐空中的龙无波,这是树妖的战斗方式,树根缠绕,

龙无波大喊一声,穿花绕树,加速身形的移动,树妖一时间眼花缭乱,一条条根须在龙无波的身后交织在一起,乱成一团,无法解开,

龙无波哈哈大笑,

陶克斯怒道,愚蠢的人类,异变突生,树妖的枝条如同有生命一般疯长起来,长鞭一般兜缠住龙无波,

陶克斯不禁大笑,怎么样?现在轮到我笑了,而你,人类,你该祈祷了。

龙无波在枝条紧紧缠绕中说道,我的家乡有一句老话,笑到最后的才是胜利者,话一说完,如墨一般的黑色顺着缠在身上的枝条向四周蜿蜒而去,黑色所经之处,枝条纷纷枯萎断裂,真正成了朽木一般,

龙无波的身体从空中落下,不等树妖有所反映,龙无波运足毒砂掌力向着陶克斯的人脸下方拍去,

呯的一声巨响,树妖的躯体一震,掌力所击之处,一个黑色的手掌印入木三分,

你对我做了什么?树妖呆呆地说了一句话,

陶克斯的躯体已从里到外一片漆黑,成了一株真正的黑木,

这是毒,龙无波仰着头看着树妖摇了摇,不是魔法,

龙无波的话刚说完,陶克斯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长啸,轰然倒下,

抱歉,我还没有学精湛,龙无波对着倒在地上的大树淡淡地说了一句,

------------------------------------------------------------------------------------------------------------

龙无波打算尽快的离开这个鬼地方,层出不穷的怪事让他的头脑有点无法消化,收拾了一下,龙无波凭着在苗疆丛林的经验向着南边走去。

远远地,龙无波看见前面树木开始稀疏,不再是满眼单调的枯树林景色,他嘘了一口气,知道自己快到了树林的边缘,龙无波加快自己的脚步,因为饥饿正向他袭来。

此时,龙无波背后远处的一座高山上出现了无数身影,源源不断,连绵不绝,半人马首领恩洛迪从半人马战士裂开的一条通道中走上山顶,恩洛迪手持一根矛头比半人马战士多出一个弯勾的长矛,上面的弯勾象一把镰刀一样寒光闪闪,令人不寒而慄,被半截盔遮住的脸在白色马身的映衬下,威武而诡异,

半人马首领冷冷的看着龙无波的身影,没有说话,一众半人马战士也随着首领的目光盯着前方,除了山风呼啸,马群一片肃静,

恩洛迪自信凭半人马族的速度,可以在一息之间追上那个人类,他现在脑中想的是索罗的死状,恩洛迪从没见过这种现象,全身发黑,身体僵硬,最令人可怕的是索罗除了口鼻流出血外,连眼里和耳朵里也黑血长流,痛苦而扭曲变形的脸如同让他做了一场恶梦,

这个人类是一个邪恶的魔鬼,半人马首领恨恨想到,不过,就算他手段再怎么恐怖,在一群半人马战士的英勇攻击下,就算邪恶的尸巫也会被杀死,

半人马首领冰冷的从嘴里蹦出一句话,杀了他,

所有的半人马战士高举的矛尖整齐下落,平端在手,四蹄翻飞,象一道矛林般的洪流倾泻而下,眨眼间涌进枯树林,半人马强健的马身丝毫不见停顿,也没有片刻的减速,仿佛水银泻地一般,优雅的穿行其间,

大地在马蹄下震颤,隆隆的声音在山谷里发出巨大的回响,龙无波惊诧的回过头,一条黑线由远而近象涨潮涌上岸的浪潮一般向他滚来,无数的半人马战士蜂拥而至,矛尖散发着强烈的杀气,

没有犹豫,龙无波提功展开身法向前方掠起,瞬间穿出丛林,

半人马的速度如同一个轻功高手,渐渐离受伤未癒的龙无波越来越近,

龙无波不需回头去看,仅凭耳力就能清楚的判断出半人马离他的距离,他暗暗将体内的内力猛的灌入双足,身体冲天而起,向前方的沼泽纵去,

沼泽迷雾缭绕,象一个罩子盖在上面,看不清里面的任何景象,当龙无波的身体投进浓雾之中时,急速追上来的半人马齐刷刷在沼泽边沿停下,仿佛他们身上不存在惯性,

恩洛迪一挥长矛,驻足在前排的半人马战士举起手中长矛,朝龙无波身体消失的地方投出满天的矛雨,

浓雾象一个气泡一样,被矛雨戳破以后又慢慢合拢,不知是因为龙无波的逃脱而生气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恩洛迪脸色难看的盯着浓雾,

里面静悄悄,没有任何声息,恩洛迪一动不动,半人马战士依旧肃静的拱卫在他周围,

沉默半晌,恩洛迪似乎心有不甘的慢慢转过马身,向后走去,半人马战士的队形也开始跟随首领向后转动,

忽然一阵箭雨带着尖锐的啸声从浓雾里飞了出来,走在后面的半人马战士被突如其来的打击射倒在地,几乎没发出任何惨叫,长长的箭矢洞穿了半人马强壮的身体,将它们死死钉在地上,

半人马群开始混乱,一个尖锐的声音喋喋怪笑着透过浓雾传出来,象钝器刮过坚硬的花冈石,令人心糁,恩洛迪,你就这样放弃挑战吗?

半人马首领愤怒的咆哮,墨菲斯,你只会躲在肮脏的泥潭里吻你的臭脚趾,你以为这样就会把我恶心的熏倒吗?

我当然不会象一匹发情的公马一样到处渲泄自己令人作呕的气息,那个声音懒懒答道,

活在黑暗中的灵魂啊!恩洛迪愤愤说道,终将受到神的惩罚,你这个邪恶的野蛮人,

野蛮!那个声音哈哈大笑起来,就算这样,也比你这个打着正义旗号却干着下流勾当的家伙好,是谁刚才骚扰我的领地?原来是你这个自称天使的家伙,你想干什么?难道你打算来拯救我的灵魂?哦,天啦,这是我遇到的最令人难以自信的事了,

够了,恩洛迪大吼一声,交出那个人类,我会饶恕你的行为,

你这是在求我吗?你以为你是神?那个声音冷冷的说道,滚回你的马巢去舔小母马的屁股吧。

半人马首领浑身气得直发抖,恨声说道,你会为你今日的行为后悔的,我发誓,

说完,恩洛迪扭头弛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