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9之海狼 决战大西洋(下) 审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8/


轰隆隆的声音在牢房上空滚过,将正在塞德港一间临时牢房里被关押的德国海军陆战队两栖侦察分队的几个士兵从迷迷糊糊的睡梦中给惊醒了。

他们是在对塞德港英军防御阵地侦察的时候被英国人给发现的。当时他们正在执行对英国塞德港守军后勤补给弹药库和油料库的侦察,在塞德港地图上做好了塞德港守军后勤补给弹药库和油料库的标注后。他们开始向海边撤离,那里有送他们来的潜艇在等他们。

海军陆战队下士汉斯。乌尔里希边走边想,又要回到那个被海军陆战队暗自称作为‘钢铁棺材’的潜艇了。全德国的海军陆战队两栖侦察兵里就属我们被部署在北非战区的部队日子最难过,出勤强度大就不说了。而且经常是乘坐潜艇。要经常在那个狭小的鱼雷发射管里爬进爬出。当然其他地方的海军陆战队两栖侦察兵的待遇也差不多,但是他们乘坐的往往是新式潜艇。而在地中海舰队里没有部署一艘新式潜艇,全都是老式潜艇。

德国新式潜艇由于排水量大,在舱室设计上考虑了海军陆战队两栖侦察分队渗透的需要,特别设置了一个单独的舱室供他们使用(如果没有搭载他们的话,这个舱室会被潜艇水兵们用来储存一些物资,比如说鸡蛋、土豆、水果、蔬菜、面包和肉类等等)而且在潜艇里还有空调在潜艇里的气温和潮湿度都比较好控制。不像老式潜艇在海况恶劣的水面航行时,海水会从未关闭的舱门大量涌进舱内;而当潜艇在热带海域水下航行时,由于通风装置工作吃力、艇上的动力和机械设备运转产生的高温将在潜艇内部积聚至50摄氏度。致使很多储存的新鲜食品腐烂发霉。

潜艇上的空间是非常宝贵的。拿典型的VII和IX型潜艇来说,潜艇本身排水量虽然较大,但那只是外部艇壳给人造成的印象。而内部的耐压壳最大直径只有5米,艇首和艇尾的空间更小。绝大部分艇内空间用于安置柴油机和电动机、蓄电池和其他必要的机械设备,用来供艇员生活和休息的空间所剩无几,甚至连睡觉的位置都很有限,一些特定的隔间仅能容纳一个铺位的宽度。而他们就不得不去睡在这样的铺位上。

而且最关键的是潜艇上的淡水储备是极其有限的,为了节省淡水,他们不刮胡子,很少洗澡、洗衣服,在潜艇上洗澡和沐浴都是件奢侈的事,是在得到艇长的特批下才可以进行的。所以绝大多数潜艇官兵返航后都是一副穿着破旧的制服蓬头垢面满脸胡须的样子。在非洲的海军陆战队内部传说一个笑话:说如果你要接受潜艇官兵和非洲军官兵的欢迎,你更愿意接受哪一方的亲热。答案基本都是宁愿接受非洲军官兵的欢迎。

正在汉斯。乌尔里希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在前方的尖兵向他们发来了信号,在前方突然出现了大批的英国部队,不知道正在做什么。

汉斯。乌尔里希立即清醒了,他迅速到尖兵的位置观看,只见在下面的公路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设立了一道检查岗,大批全副武装的英军士兵在那里仔细检查每一个人的身份证件。

汉斯。乌尔里希知道英国人肯定是发现了什么东西,而这次的侦察他们又是分开活动,并不了解其他人的任务是什么样子。但是这条道路是他们回海边的必经之路。汉斯。乌尔里希仔细想了想,为了完成任务,他决定将自己指挥的小组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向英军设立的检查岗开火吸引英军的注意力,另一个部分设法混入英军内,在英军混乱时趁机溜出检查岗到海边寻找接应他们的潜艇。当然为了保险,描绘的地图在两个部分的人身上都带着有,毕竟谁也不能保证混进英军的人就能成功突围。并且约定如果一旦无法突围,立即销毁携带的机密文件。

在混入路上等待检查的英军队伍的人出发了二十分钟后,汉斯。乌尔里希率领着几个人向英国检查哨开火。顿时公路上一片混乱。

英军在混乱了十分钟后发现了故意暴露自己位置的汉斯。乌尔里希他们。于是英军开始对他们的追击。当然那几个混入英军队伍的德国人在装模做样的跟着追了一阵后顺利的‘脱离’了追击队伍,也顺便带歪了追击队伍的追击方向。

不过汉斯。乌尔里希他们还是没有逃脱掉英军的追捕,另一批听到消息的英军部队找到了他们。并从他们烧文件的火堆里抢出了尚未完全烧完的地图。在那地图上他们知道了自己的弹药库和油料库的方位已经被德国人给发现了。

虽然抓到了几个德国士兵,但英国人担心还有其他的德国人没有被发现而顺利的离开了塞德港,于是开始紧急调整防御部署。而负责指挥德军登陆的德国大洋舰队南支队的施密特少将在知道汉斯。乌尔里希他们被英军抓住后,担心情报失效,在请示了联合指挥部后提前发动了登陆作战。

而汉斯。乌尔里希他们被英军抓住后很快被分头送进了审讯室。英国人早就从各种渠道知道了这支神秘部队的存在。但更多的情况并不了解。这次终于抓到了几个德国海军陆战队两栖侦察兵。他们想从被抓获的德国海军陆战队两栖侦察兵口中知道他们所属的部队,编号。部队性质。所受训练还有在塞德军港所执行的任务等多种情报。

当汉斯。乌尔里希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处在一间黑屋子里,一盏大功率的审讯专用灯直通通的照着他的眼睛。而他的双手则被手铐反锁在自己屁股下坐着的椅子背后。

这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传了过来,这个冷冰冰的声音用德语说道:“你醒了,很好,你的姓名、军衔、所属部队、部队性质,你们所接受的训练,在塞德港你们有多少人,都分别执行什么样的任务?”

汉斯。乌尔里希按照自己所受的反审讯训练所教出的方法说:“汉斯。乌尔里希、德国海军下士、军号158794。”

砰的一声,躲在审讯专用灯后面的阴影的英国情报人员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恶狠狠的说道:“我问你的所属部队、部队性质,你们所接受的训练,在塞德港你们有多少人,都分别执行什么样的任务这些问题。”

汉斯。乌尔里希还是说:“汉斯。乌尔里希、德国海军下士、军号158794。”

这时从审讯专用灯后面的阴影扑出了两个彪形大汉,他们将汉斯。乌尔里希从椅子上拉起来并按到在地。刚才那个审讯他的情报人员还是用那个冷冰冰的声音说道:“不要以为你接受过反审讯训练我们就把你没有办法。给我用刑!”

那两个彪形大汉其中一个将汉斯。乌尔里希的头发抓住并拉起。另一个人将一壶装有海水的水壶开始对准汉斯。乌尔里希的口鼻灌了过去。

汉斯。乌尔里希被那个彪形大汉手中的水壶中流出来的海水给呛得眼泪鼻涕横流,痛苦的在地板上滚动着并剧烈挣扎着。海水又苦又咸。刺激得他的喉咙一个劲的想吐,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没有吐出来。这时那个冷冰冰的声音传了过来:“你们不是号称水下魔鬼吗?这回就请你们好好喝一口海水,海水的味道好吗?”

那个冷冰冰的声音顿了一下又说道:“你要保守的秘密值得你这么做吗?还是交代了吧,别忘了你们在被俘的时候穿的可是我们的制服,使用的是我们的武器,按照日内瓦战俘公约,你们不属于战俘。哼。”

汉斯。乌尔里希明白那个人说的是真话,按照日内瓦战俘公约他们在塞德港的侦察行动是不享有战俘权利的,是生是死完全都得看对方的心情好坏。但是他自己也知道按照纪律他们是不能泄漏情报的。于是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那个发问的英国情报人员见他不吭声,对负责体罚他的彪形大汉打出了一个手势,那个人放下了水壶,离开了水的威胁,汉斯。乌尔里希趁机将头放在地上大口喘息着。

突然那个彪形大汉不知道从那里拿出一个瓶子,在汉斯。乌尔里希的视线外悄悄将瓶子上的盖子给拧开。他看了看汉斯。乌尔里希在地上喘息的动作,阴笑着突然将瓶子送到了汉斯。乌尔里希的鼻子下。

汉斯。乌尔里希正在大口大口的呼吸,准备英国人再次用水灌他。哪里防到英国人有这招,那瓶子里的味道他一闻到就知道不对,这瓶子装的是胡椒粉。他连忙屏住呼吸,可是已经晚了。已经有很多的胡椒粉末被他吸进了鼻腔。

汉斯。乌尔里希被胡椒粉刺激的剧烈的咳嗽起来。这个时候他已经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呼吸,于是更多的胡椒粉被他吸入。他躺在地上开始猛烈的咳嗽起来。

在他要咳完的时候,那个负责审讯他的英国特工冷冰冰的说:“怎么样,味道不错吧。想告诉我们想知道的情报了吗?你们的指挥官是谁?”

汉斯。乌尔里希虽然意识已经开始有些模糊,但他还是知道是不能交代英国人的情报的。他低声说道:“我们的指挥官是。。。。。。。”

英国特工低下身来,急切的问:“是谁?,谁是你们的指挥官?”

“我们的指挥官是温斯顿。丘吉尔。”汉斯。乌尔里希说道。

“他妈的,这个德国佬精神头还好的狠,给他来点刺激的。”那个英国特工在听明白汉斯。乌尔里希的回答后,气急败坏的说道。

另外一个彪形大汉蹲下身来,用腿压住汉斯。乌尔里希,双手将他的手臂上的衣袖给褪下,另一个人一只手抓住汉斯。乌尔里希的头发,强迫他看着自己的手臂,另一只手抽出了一把刀,轻轻的插入了他的手臂,开始慢慢的在汉斯。乌尔里希上划动。

汉斯。乌尔里希手臂上的神经忠实的向大脑传递着手臂上被刀子划动的疼痛的感觉,虽然他脸上的一根血管在使劲的跳动。但是他还是咬紧牙关,一声呻吟也没有发出来。他为了减低疼痛的感觉,他开始按照教官所说的降低疼痛的办法就是回忆自己快乐的事情,在脑子里回想自己在德国的家人,自己的父亲和母亲,自己和自己的女朋友在一起郊外野游的时候那幸福的时光。女朋友倚在他身上,两个人一起在草地上疯跑的镜头。

那个审讯他的英国特工将手伸到背后,做了一个夸奖的手势。但是他脸上仍然没有露出任何表情。他蹲下来示意那个抓住汉斯。乌尔里希头发的人松开他的头发,他自己伸手抓住汉斯。乌尔里希的头发,将他的头转向自己的脸。问汉斯。乌尔里希:“怎么样,被刀子在手臂上划动的滋味很不错吧,看你现在的样子就知道你一定在忍受着剧烈的疼痛。怎么样,还是告诉我们想知道的情报吧,这样你马上可以得到最好的救治,而且我们也可以按照日内瓦战俘公约来对待你们。说,你们的指挥官是谁?”

汉斯。乌尔里希忍着手上的神经不断的向大脑里传递的强烈疼痛的讯号,一字一句艰难的说道:“我们的。。。。。。。我们的指挥官。。。。。。。指挥官是。。。。。。是蒙哥马利!”

那个用刀在划他的手臂的彪形大汉听到汉斯。乌尔里希的回答后,猛的旋了一下手中的刀,汉斯。乌尔里希痛的惨叫一声,晕了过去。

等汉斯。乌尔里希被一盆冷水浇醒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又坐在那张板凳上。手臂上的伤口已经得到了包扎,只有一些隐隐的疼痛。负责审讯他的英国特工说道:“你放心,我们不会让你死去的。包扎的还好吧。”

英国特工接着说道:“你是一个硬汉,我很佩服,可是你即使不为自己考虑,你也要为自己的部下考虑吧。”

说着那两个彪形大汉将他强行提到一个窗子跟前。汉斯。乌尔里希往窗子那边看了过去。看见一个人双手被背在背后,一根铁链从他的背后伸出一直挂在一个滑轮上。他的脚指头下面是一根长满尖刺的狼牙棒。那个人将自己的小腿蜷缩着不让他踩到狼牙棒上。

里面的人似乎在问他问题。那个被吊着的人没有回答,然后就见那个拉着铁链的人手一松,铁链开始下滑。那个被吊着的人的脚立即踩到了狼牙棒。他张大嘴巴,凄厉的叫声从他的口中发出。

汉斯。乌尔里希从叫声中中听出这是自己的部下-海茵茨。沃尔夫,一个很优秀的狙击手。然后他看到那个拉着铁链的人将他拉起,但是拉起的并不高。勉强可以让他的脚和狼牙棒接触。通过照在海茵茨。沃尔夫的灯光。汉斯。乌尔里希可以看到在他的额头上渗出的冷汗。汉斯。乌尔里希不停的在心里暗示自己:海茵茨。沃尔夫,请原谅我,我们一定会逃出这个地狱的。

这时他被两个彪形大汉拉回了审讯室,按在椅子上。审讯他的英国特工依然用那种人听了感觉会进了冷库的声音说道:“怎么样,看到你的部下遭受到这样的折磨。你这个指挥官是怎么当的,你想不想。。。。。。”

这个时候审讯室的门被敲了几下。那个英国特工去将门打开,和门外的人说了几句话后转了进来说:“将他们都押到牢房里看守起来,有伤的给他们包扎,给他们吃饭。我们不能让他们死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