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搞三国传 天将下凡的董卓 第九章 董卓的梦想

zxf810521 收藏 0 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9/


第九章 董卓的梦想


董卓大军刚至北邙山便遇到一支队伍,他们大多身着文武朝服总数大概三五百人,董卓侦骑早就向他汇报了,董卓一听之下大喜,心想我这神仙弟弟真是能掐会算,早上还说自己此去能遇到天子,没想到这刚过中午就让我碰到了,真是老天爷都助我得到大汉江山啊。


那支队伍此时也是异常慌乱,昨夜宦官突然发难砍下了大将军何进的脑袋,然后张让、段珪劫拥少帝及陈留王放火焚烧宫殿,经过百官一夜的搜寻才刚刚将天子迎回,现在兵丁不过数百人没有能够上阵讨敌的大将,看对方旌旗蔽日战马喧嚣,从哪里突然冒出数量这么大的队伍啊?如果他们动机不良的话,那么自己刚刚找回的天子岂不是又丢了。


中军校尉袁绍不愧四世三公,到了关键时刻还有胆量出来质问一二,真不知道他是勇敢还是白痴抑或是太过自信也说不定。


袁绍一踢马腹策马奔出,看着面前这数量庞大的队伍,袁绍心里也咯噔一下,刚才自己押在后队没看清前面的情况,只是感觉前面有人挡路想抖抖官威给天子留个好印象罢了,谁知道面前的人马不但盔明甲亮刀锋矛利,而且一眼看去就都是能征惯战之辈,那种经常上阵杀敌的血腥味道让自己一见便有些胆寒,但是自己已经挺身而出了,总不能说是战马失控不好意思啊各位然后再回去吧?那今后还怎么见人啊。


“何人?”袁绍终于从嗓子里挤出两个字,如果面前这伙人图谋不轨的话,那么自己距离他们这么近还真不安全,于是袁绍缓缓调转马头回到了自己队伍的身边,要是等下真的打将起来,那么自己一定会不避箭矢亲自上阵,杀出重围回洛阳“搬救兵”。


袁绍正想得好好的,这时候从对方绣旗影里飞出一将,此人面大如斗满脸的络腮胡子,身材肥肥大大可是一身黄金柳叶甲显得是那么威风霸道,身下一匹红色高大战马,整比别人的坐骑高上一头,虽然说是飞出有些夸张,但是这马速度奇快只见一道人影一闪,这人就来到众人面前。


此人正是前将军、鳌乡侯、西凉刺史董卓(当然还要加上天将下凡),他看着众人惊恐的看着自己不由得志得意满,他也不问前面这些人里面有没有少帝,而是厉声大喝:“天子何在?”董卓现在对自己这个神仙弟弟十分信任,既然弟弟说能遇到天子,那么这群人里面必然就有一个人是当今少帝。


其实董卓眼尖早就看到有两个骑在马上的小孩与传闻中的少帝有些相似,并且百官兵士现在都围在他俩身边保护,只不过董卓不知道究竟大的是少帝还是小的是少帝,正在他挠头的时候那个稍小的孩子勒马向前叱问自己:“来者何人?”


董卓一看这个小孩长得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真是一个天生当皇帝的料,不过据报少帝已经十四岁,可是眼前这个小孩看起来不超过十岁,如果没有估计错误的话此人应该是陈留王。


“臣乃西凉刺史董卓也。”董卓在马上大声说,他看着陈留王的可爱模样不由得一阵喜欢,要知道董卓虽然家大业大权利薰天,可是唯一天公不作美的就是,自己没有儿子,并且无论是自己怎么努力就是只生闺女不生小子,在那个时候如果膝下无儿就等于是断了董家的香火,而今日一见陈留王,董卓不禁乐了,看这个小孩活泼可爱聪明伶俐,不如把他收养了作为自己的儿子多美啊,有了这样的心理作祟所以董卓脸上也有了笑容了,看着陈留王的面色也和蔼了不少。


陈留王可不知道董卓想什么呢,他看到眼前这个西凉刺史有些痴痴傻傻的,见了自己的皇帝哥哥也不下马觐见,心里核计:这是传闻中的杀人魔王董老大么?怎么感觉完全不在状态呢?难道是光有一幅吓人的模样骗人的?


可是董卓光是坐在马上发呆,不下马的话不但皇帝没有面子,就连身后的文武百官也没有颜面啊,从昨天晚上到现在自己一点东西还没吃呢,你再这样谁和你干耗啊?于是陈留王心里有些生气地说:“汝来保驾耶,汝来劫驾耶?”心想你要干嘛给个痛快话,这么多人在这里等着呢,不要浪费大家时间。


董卓听了之后连忙从“养儿”美梦中解脱出来,恭敬的答话:“特来保驾。”此时文武百官具在,还没有掌控大局的自己还不能太嚣张了。


陈留王包括少帝和诸位大臣此时才舒了一口气,原来这个董老大是来保驾的啊,怎么不早说呢,吓得人家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陈留王接道:“既来保驾,天子在此,何不下马?”心说你赶快下马,然后咱一块回宫就完了,干什么都杵在这里像个木头似的。


董卓一听觉得这个小孩说话挺有道理的,于是抽脚离蹬跳下马来,他在路左躬身说道:“凉州刺史救驾来迟,还望皇上宽恕为臣。”大家一看董卓确实没什么企图,所以不由得放下了心,都上来与这个凉州刺史前将军攀谈起来,陈留王着急回宫用膳,小孩脾气虽然举止合乎礼节,但是心性上还是微微着急了一些,他走到董卓身边安慰了几句,说什么刺史大人护驾有功,等回到宫中皇上必然有所赏赐,随行军士劳苦有佳,加官进爵不在话下。然后陈留王返回到少帝身边,大声叫道起驾回宫,一行人终于放下心来浩浩荡荡的直奔洛阳。


刚才陈留王来到董卓身边大加慰抚的时候,董卓细细看了看陈留王的样貌,这个孩子从小就对大局应付自如,并且长得如此福相,不如自己废了少帝,然后将陈留王偷偷收为义子,再拥立他做皇帝,这样就算自己当不了皇帝,那么有了干儿子执政,自己今后还不是太上皇,和做皇帝也没有什么两样了。董卓心里想儿子都要发疯了,现在看了陈留王之后竟然暂时把野心放在一边,这对于董卓来说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刚才一幕全部落入了从后面赶来的贾诩眼中,他心中一阵惊颤,从今早大军开拔时起,贾诩就知道这是主公的命令,而据张济张大人所说今早那位晓峰“仙家”断言此行一定会有所斩获,本来他心中就不太信这个什么所谓的仙人,之所以昨晚没有揭穿就是因为怕揭了董卓的逆鳞,没想到这还没到中午那个小仙人的预言就已成真,如此说来莫非这个人真的是神仙?


晓峰在路上所唱的歌曲贾诩也都听在耳中,自认为见识广博的他敢以性命担保,晓峰口中所唱的歌曲并不是他们时代所特有的,虽然和现在的音律有所违背,但是听起来竟有一种心潮澎湃的感觉,曲调虽然怪异但是歌词却热辣无比,那种男女之间的爱慕之情赤裸裸的显露无疑,难道天界的歌曲都是如此么?


当日傍晚大队人马终于回归洛阳,董卓吩咐手下四将屯兵于洛阳城外,因为此时晓峰在这种局势不稳的情况下还不敢抛头露面,所以董卓只带了李儒贾诩和五百铁甲侍卫拥少帝进城,那少帝回宫见了何太后之后抱头痛哭,百官忙着收拾残局清理宫中物品暂且不说,我们回过头来看看我们的主人公现在在干些什么。


现在晓峰与两位美女被安排在大帐之中进食,本来郭李樊张四位将军盛意邀请他前去聚会赴宴,庆祝今天顺利迎回天子,今后大业可图。可是晓峰此时只想和这两个小美女多待一会,不愿意跟这几个大老粗吃饭,于是众将只有自行跑去庆祝。


看着面前这两个小美女手足无措的坐在眼前,晓峰也变得不安起来,虽说桌子上摆的不是什么山珍海味龙肝凤髓,可是总的说来也算相当不错了,整鸡整鸭整鹅全羊乳猪牛腱子,只要是能从周围老百姓家里抢到的东西这桌子上都有,并且还有御赐美酒一坛,泥封已经拍开从里面散发出淡淡的酒香。


晓峰知道这些菜肴秀儿和雁儿别说吃了,像她们这种贫苦人家连见估计都没见过,不过这种善良朴实的劲头那可是现在女孩子们所不具备的,如果这要是换到现代的话,那么姑娘们一定会吵吵着不爱吃肉,然后抱着两根黄瓜就着生菜沾酱吃说是减肥,为什么会导致这个结果就是因为她们从小娇生惯养被溺爱惯了,就算多好的东西人家都习以为常,所以铺张浪费的风气简直是极度盛行,而从前那种小家碧玉温文尔雅勤俭持家的优良品质,现在倒是极少能从现代的女孩身上被发现了。


晓峰看得出来这两个女孩子对着满桌珍馐颇为眼馋,但是汉朝的时候等级观念深入人心,不要说官与民之间界限清楚,就是男人和女人之间也是泾渭分明,不知道谁定下的规矩男女不能同桌长幼不能同食,不过这一条在老百姓之中遵守的就不那么严格了,因为在民间悍妇所占的比例也不在少数,这些男女平等观念的先驱者会去遵守那些条条框框才怪,只有受过教育的高官大户中的妇女才会严格的执行这个不公平的规定。


虽然秀儿和雁儿被晓峰强行拉到桌边端坐,但是没有他的命令这两个美女是不会自己去吃的,毕竟这是在一个未婚男人面前,并且在她们心目中这个男人还是一个值得托付的对象,如果自己有权利去选择终身幸福的话,那么一定会嫁给眼前这个有权有势心肠又好的男子,这样的话她俩就更加不敢在晓峰面前有什么失礼的举动了。


晓峰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好,只是从一边挑出两个木盘,然后拿着一把小刀将那些肉类每样割下一些,当然像是鸡鸭都是大腿乳猪羔羊是背脊,凡是那些肉厚油多的地方全都被切碎放入了那两个小盘子之中。


当晓峰将那两个盘子递到面前的时候,秀儿和雁儿才明白这个人在做什么,晓峰这个举动让这两个女孩子惊慌失措站了起来不住的发抖,在那个时代里尊卑同席男女同桌已然是特立独行了,更别说是男人为女人亲自操刀准备食物,虽然这两个女孩子没见过什么世面,但是也知道这是大不敬的行为。


“晓峰大人,您要是看不起我们姐妹俩个,那么就把我们杀死好了,您这样做我们可是担当不起啊。”秀儿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微微发怔的男子说道,不过她看到这个男人并没有其他表情,只是愣在那里傻乎乎的不知道想什么,昨晚见到第一面的时候,自己大胆责问他为什么糟蹋锦绣的时候,他也是这副表情,或许自己就是喜欢上了他这个样子吧,秀儿想到这里忘记了刚才说了些什么,脸颊又不争气的红了起来。


对啊,这个时代里男人是不用刻意讨好女人的。晓峰想到这里不禁得意洋洋起来,不过男女平等思想根深蒂固的他,怎么样也忍不下心去欺负两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这几句歌词不自觉地又出现在晓峰的脑子里面,自己在这样的时代里会不会真的是心肠太软弱了呢?对待身边的人还好,可是今后万一上了战场不是朋友就是敌人一点不能马虎,自己这种性格恐怕要吃大亏的,并且依照历史董卓在洛阳也折腾不了多长时间,几场大仗该打还是要打的。


晓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呆呆的走过去攥着那两个小女孩的小手,然后把她们拉到桌边说:“现在我命令你们赶快吃,这样总算符合礼节了吧?这是我自己的意思你们不要担心我会责怪你们,这个里面又没有别人大家赶了一天的路应该饿坏了吧,我们一块吃吧。”他没有注意到这次当他接近那两个女孩子的时候,她们没有一点闪避而是乖乖的让他拉到了桌边,如果有旁观者告诉晓峰知道的话,他一定会捶胸顿足大加后悔,如果知道这样那就直接抱到床上岂不是好?不过这也就是说说而已,他绝对没有那个胆子对着刚认识了一天的女孩子作这样的事情的,所以我们现在就看看热闹不告诉他了吧。


晓峰刚要去抱酒坛子给大家斟上点尝尝御酿的滋味,可是却被坐在一边的秀儿占了先,她很轻松的抱起那个看起来有五六斤的酒坛,满满的给晓峰倒了一碗,然后放下酒坛小声说:“请大人今后有事吩咐我们就好了,如果事事都要亲为那么被他人看到,我姐妹俩人的性命就要不保了,虽然我们知道大人的一番美意,可是大人还是要替小女子着想。”


晓峰不住的点头表示知道了,在他的心里现在正惊叹于秀儿轻松抱起酒坛这件事情,看着秀儿如此较弱的身体都这么有力气,真是和那些大家闺秀大不一样啊。


“好了,我们大家一块吃吧,这里没有外人你们不用客气。”晓峰其实早就饿了,谁能想到这个时代的人一天只吃两顿饭啊,虽然有钱人可以随时加餐开饭,可是行军赶路的时候那可真算是“朝餐露宿”,晓峰现在才明白这句成语到底是什么意思,早上出来的匆忙只是简单吃了两口以为中午再吃顿好的,没想到太阳都绕过脑瓜顶了董老大还没有开饭的意思,然后在北邙山迎到了少帝大家竟然还是没有歇军设宴的打算,要不是自己偷偷问过秀儿姑娘,恐怕还得巴巴的等着呢。


“嗯,这个羊羔烤得不错啊,也不知道是用什么去的膻气肉软油多;你们再尝尝这个薰鹅的滋味,原来鹅是这个味道,肉肥而不腻皮厚而不油,我以前怎么没有吃过呢真是白活了……”看着晓峰那种狼吞虎咽的吃相,秀儿和雁儿不由得相视一笑,刚才他那句“没有外人”让她们听了心里一阵温软,据这些古人的理解如果不是外人的话,那么相反就是“内人”了,这也算是变相对她们二人的肯定,可是如果依着我们现代的说法,那么晓峰一定会说“这里都是自己人”之类的吧。


晓峰偷眼看着面前的两个美女小口的吃着食物,不时地还用手边的绢布擦擦红润性感的小嘴,晓峰心中不由得一阵赞叹,不愧是遵法守礼的古人啊,就连这些农家的姑娘吃相也是这么优美,要是没看到的话真的不相信世界上有如此优雅的吃法。


吃的口渴于是晓峰端起酒碗喝了一口,一股很清爽的感觉顺着喉咙直抵胃部,虽然酒精浓度并不高但是不知道里面加了什么香料进去,竟然如此的怡人清香,并且这酒与昨晚相比可是清澈很多了,不愧是皇帝享用的东西,与平常人家的确实不一样啊。


“这酒非常爽口,你们也尝尝味道吧。”晓峰端着剩下半碗的酒递给了秀儿,他只是觉得既然有这样好的东西那么就应该大家一块分享,虽然古代女子礼节甚多但是应该没有禁止饮酒这项规定吧,可是对于小节他却一点都没有注意到。


汉代远没有战国时那样开化,此时已经崇尚儒家多年对于男女之间的礼仪看得很重,虽然没有达到看一眼就要谈婚论嫁的地步,可是女性们对于自己的贞节还是看得比较重的,所以无论是刚才的拉手还是现在同饮一碗酒,那都是婚后夫妻之间的亲密行为,对于晓峰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现代人来说只要不上床那就算可以了,其他的事情他不知道也不放在心上。


秀儿略微犹豫一下然后双手捧着酒碗抿了一口,如果有人细心注意的话那么就会发现,酒碗边缘沾有淡淡唇印的地方,就是刚才晓峰喝酒时嘴唇碰到的地方。


秀儿一小口酒精下肚脸上又开始红润起来,像是她们这种农民的孩子,连吃饭都是问题哪有时间用私粮酿酒喝呢?所以第一次喝起酒来饶是御酒口味清淡,此时也是浑身微热不知是何缘故。


“雁儿妹妹。”秀儿将酒碗顺势递给了身边的雁儿说:“这种东西入口清凉香醇无比,并且一时间浑身暖洋洋的甚是舒服,你也尝一尝吧。”一方面秀儿是想和姐妹分享这美酒,另一方面她觉得此时浑身有些躁热,情已动心又乱万一等下这个大人做了什么,也有这个妹妹替自己分担才好,要不然平白让她看自己的笑话,再者她们二人已经达成默契,要一同服侍此人,既然都有了心理准备那么关键时刻也不能有一丝违背才好。


这可真是皇帝不急急死了太监,任凭着那两个小姑娘如此娇羞的胡思乱想,晓峰却自顾自的喝酒吃肉愣是一点邪心歪念没有,这可真是让众位读者大跌眼镜绝倒不止了。


雁儿用那双胖乎乎的小手接过酒碗喝了一大口,然后满脸通红的把酒碗放在晓峰面前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看着眼前这两个香艳美丽的少女,晓峰吃的更加快了,然后当他一口气喝光了碗中剩下的酒之后,突然觉得自己有些醉了,红烛闪闪美人笑晏如花,这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啊。


“你们两个先吃啊,我不行了头晕,我先睡了。”晓峰起身连忙把毡毯铺在地上,然后交待她们一定要把剩下的酒肉留下一些明天中午食用,要不然万一中午再不开火,那么岂不是又要饿上一天了,怪不得李儒贾诩他们食量也那么大,原来一顿要挺大半天呢,古人的胃口也是这样被训练出来的,估计今天自己如此容易就醉了也和空腹喝酒有很大关系,晓峰倒是没考虑到自己酒量太差这个原因,把一切的责任全部推到万恶的旧社会身上。


看着迅速倒地睡着的晓峰,雁儿和秀儿用绢布捂着小嘴偷笑,她们很快的将自己的晚餐结束,然后收拾起一个油布包用来装上些肉类以供这个大人第二天食用,其实她们也没有多想些什么,就凭晓峰现在在西凉军中的“地位”还用得着吃隔夜的饭菜么?不过生来艰苦朴素的农家女,不但节俭而且听话懂事,既然晓峰已经命令下来了,那么她们也只有照做而已,至于剩下的东西秀儿将它们都放在帐外门口,她知道这些酒肉一定会有人收走的,因为当时这些女孩子们被关在董卓军营里的时候就是这样做的,只是饭菜没有今日这样丰盛罢了。


“姐姐,今天是雁儿最开心的一天了。”雁儿依偎在秀儿身边悄悄的说道:“不但有这么漂亮的衣服穿,而且还有这么好的东西可以吃到,如果以后都可以这样那就好了。”


她们两人看到晓峰也不上矮塌休息只是睡在地上,而自己又不敢惊动他,所以只是把一张薄毯披在晓峰身上以防止着凉,其实现在已是初夏天气渐热,虽然夜里还是有些凉爽但是已经不会让人感冒了,这样做纯粹是这两个女孩子一片贤惠之心罢了。


秀儿看着眼前那个沉沉睡去的年轻人,她心里面竟有一丝温暖感动,如果时间能这样静止下来该有多好啊,这个人看年纪应该有家室了吧,看他这样守礼的样子和他的夫人一定十分恩爱,那个女人多有福气啊可以嫁给这样一个男人。想着想着秀儿竟然有些心酸,如果要抱怨的话就只能怪老天爷没把自己投生在一户好人家,这个人就算不要自己也就只怪自己的命不好吧。


雁儿看到秀儿怔怔的想着事情,于是天生幼稚清纯的她只是靠在秀儿肩膀上,然后看着晓峰也呆呆得发愣,只不过她想的那些可没有秀儿那么复杂,只是希望这个人以后也能对她二人这么好就行了,过惯了苦日子的雁儿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可以过的好一些,其他的事情倒是没有考虑那么多。


秀儿呆坐半天,最后看到身边的雁儿微微有些困意,所以来到桌边吹灭牛油蜡烛与雁儿这个小姑娘相拥而眠,帐外四处的灯火通明欢声笑语,因为今天成功奉迎天子还朝所以少帝和董卓赏赐下来双份奖赏犒赏军士,幸亏有人特意安排不要吵到晓峰休息,要不然这一夜恐怕他们三人都要睡不安稳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