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十三篇 龙的传人 第三章 民族之心

yuertou 收藏 18 22
导读:华夏春秋 第十三篇 龙的传人 第三章 民族之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当陈水扁绝望的向日本提出最后的要求,日本竭尽国家之力,准备用最疯狂的行动来支援台湾,美国也开始大宰日本一笔的时候,在台湾南部,正在发生着一场静悄悄的变化。

“郑老爷子,你看这海峡的水多么的清澈,它并不应该成为我们民族之间的鸿沟啊!”只身犯险,在台湾进行着与投诚台军联络交涉任务的李晨曦脸上带着深深的憔悴。

“确实不应该是我们民族之间的鸿沟,对你们解放军来说,这并不算是什么吧?”郑为元望着别墅前的大海,说出来的话,是别有深意。

作为台湾前国防部长,曾经是台湾军队核心人物的郑为元已经快70岁了,但是洋溢在他脸上的荣光却并不像是一个老人,激动得如同才娶媳妇的年轻人一样。虽然,他的嘴里仍然没有承认自己与大陆是站在一起的,但那也只是他的习惯性的话语,毕竟,让一个一生都在与一个对手对抗的老人,一下要将对方当做自己的朋友,确实是太为难了。而他能够让李晨曦站在他的身边,并且心平气和的与这个共产党的代表谈话,那就已经承认了其投诚的事实。

“郑老爷子,你这可是太看得起我们解放军了!”李晨曦隐约听出了郑为元话中的不满,说话顿时变得很小心,“虽然解放军已经登上了台湾岛,但是到现在,我们的进展却并不顺利。征老爷子也请放心,我们解放军的目的是为了统一祖国,完成民族一统大业,而不是来摧毁台湾,来占领台湾的。在民族统一大业上,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有自己的义务与责任,还希望郑老爷子能够理解,并且尽快配合我们大军的行动,将那些国贼彻底的消灭掉!”

郑为元的眉角扬了下,瞥了旁边这个年轻人一眼:“我们也是中国人,从来就没有承认过自己不是炎黄子孙,不是龙的传人!所以,在国家民族统一的问题上,我们是不会不尽到自己应该尽的那一份责任。”

“郑老爷子能够这么想,是我们十四亿同胞的福分,也是我们所有中国人的骄傲!”李晨曦不忘大拍一番,就算再清高的人,只要拍得妙,没人会不满的。但是他马上话峰一转:“现在解放军的进攻已经遇到了很大的困难,所以,我们更希望看到郑老爷子的实际行动,也更需要你们行动上的支持啊!”

李晨曦说完,长叹一声,目光转向了北面。在那边,激烈的战斗正在进行着,十数万解放军将士正在浴血沙场,现在他们最需要的就是一支强大的配合与支援力量,而在台湾岛上,也只有这里才有这么一支力量了。现在李晨曦站在这,正是接受了前线与总参的指示,必须尽快让这些原计划起义的台湾军队尽快的行动起来,将第10军团那支准备要北上的部队给牵制住,如果能够派出军队北上支援解放军的话,那就更好了!

其实,按照先前的计划,在解放军登上台湾的时候,这支军队就立即起义,更旗换织,协助解放军完成国家统一大业。如果是那样的话,也许现在台湾的半辟江山都已经解放了。但是,在解放军登陆前夕,陈水扁调换了两名驻守台湾南部的第8军团的高级指挥官,并且让两位支持起义的高级将领失去了实权,所以,一直拖到现在,这支台湾军队都还没有一点动静。迫不得已之下,李晨曦又亲身犯险,赶到郑为元这,在了解了情况之后,鼓动这些台湾将领尽快的站到祖国一方来。

“风大了,我们还是进屋谈吧!”郑为元沉默了一会,冒了一句不相干的话,在李晨曦不解的目光下,走进了房内。

理了下被海风吹乱的头发,让带着点咸味的微风在脸上多吹了几秒种,头脑更家清醒之后,李晨曦跟着走了进去。现在他的心里比谁都要急。台湾军队晚起义一分钟,就意味着有更多的解放军将士战死沙场,意味着国家统一的难度又增加了一份!

“小李,你随便坐吧!”郑为元站在了桌子边上,看到李晨曦坐到沙发上之后,才拿起了电话,“光启,你们四兄弟进来一下!”

李晨曦有点疑惑的看着这个老头的动作,但是并没有吭声,他想看看郑为元到底要做什么。说实话,如果不是他做特工几十年的经历磨平了他的性格,要是以他才出道时个性的话,恐怕早就忍不下去了。

“不瞒你说,我们这边确实有困难!”郑为元一坐下,没等他的四个儿子进来,就先说了起来,“虽然表面上看起来,第8军团仍然在我的人的控制之中,但是,现在第8军团的两个特种战斗大队,以及军团的宪兵大队都已经在洪烈与兰宏刚两人的控制之中,如果我们有所轻举妄动的话,第一个遭殃的就是我们!”

李晨曦的嘴唇微微的颤抖了一下。洪烈与兰宏刚这两个是什么样的人,做秘密工作的他,是非常清楚的。这是两个极端的台独份子,正是这样的人,才能够让陈水扁登上台湾的最高领导者的位置,并且将两岸关系拖入了战争的深渊。而现在被这两人掌握着第8军队最重要的两支部队,而且直接威胁到了准备起义的军官的安全,那这件事情就不是那么的简单了。

正在李晨曦想着应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郑为元的四个儿子:郑光启,郑光明,郑光朝,郑光阳前后走了进来。出了郑光启不是军人外,另外三个儿子都是台湾军界中不小的人物。而这三人,在看向李晨曦的时候,目光中都带着点异味的神色。这也难怪,他们三人分别是台湾陆海空的少壮派高级将领,而仗打到现在,台湾三军都受到了重创,甚至是毁灭性的打击,他们当然对这个大陆的代表不会有什么好感了。

“爸,你与李先生谈得怎么样了?”郑光启是长子,也是对与大陆合作最积极的一个,而郑为元也正是在这个最争气的儿子的牵引下,才走到了正确的轨道上来。

“你们先坐下吧,自己人,不用这么拘束!”郑为元说完,看了眼李晨曦,继续道,“李先生,你也应该知道我们的难处,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解决办法,我们的安全得不到保障的话,你叫我们怎么配合大陆政府,怎么支持解放军的行动呢?”

李晨曦笑了下,这确实是个问题,幸好,在这之前,已经做了相关的准备,所以也就不紧不慢的说道:“郑老爷子,做任何事情都有困难的,特别是在我们民族的统一过程中,肯定会遇到很多的困难。现在日本已经与我们开战,随时有爆发大规模冲突的可能,美国也是明里做人,暗里做鬼,但是,我们绝对不能够被困难吓倒,不然我们就不是中国人了。而且,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也早就预防到了这点,做了充足的准备!”

“哦?”郑为元惊讶的看了李晨曦一眼,目光在四个儿子的身上扫了一遍之后,重新落到了李晨曦的身上,“你们做了什么准备呢?”

“我们早就料到了陈水扁的这一招!”李晨曦说得很有自信,“当我们发动统一战争之后,登陆台湾是迟早的事情。而你们南部的第8军团是台湾军队中最不支持台独主张的一支部队了,所以,陈水扁肯定会防着你们。而在战争爆发之后,你们受到的打击是最小的,损失也是最小的,当然,你们的反应也是最慢的。所以,陈水扁必然会派人来监视你们,甚至夺取你们对军队的实际控制权。为了防止陈水扁突然对付你们这些高级将领,我们早就做了安排,并且已经将我们的特种部队秘密的派了过来。虽然人不是很多,但是要对付洪烈手中的那两个特种兵大队,保护你们的安全,并且重新夺会军队的控制权,应该是足够了!”

“你们是怎么把军队派过来的?”郑为元感到很惊讶,当他看到大儿子脸上的表情后,突然明白了过来,接着问出了另外一个问题,“那你们派来的人有多少呢?”

“我们能够秘密的把特种部队派到这来,这还要多亏郑光启先生的帮助,至于有多少人,还是让郑先生来说吧,他比我知道得更清楚!”李晨曦见到郑为元动心后,心情也好了不少。虽然派过来的特种部队比起攻台部队来说,确实是太少了,但是这些都是解放军中最精锐的部队,在这里,肯定能够起到巨大的作用。

“通过我们‘中华集团’的秘密安排,已经有三批解放军的特种部队到达了高雄,并且秘密的部署在了我们所有高级军官的身边,保护他们的安全!”郑光启说得很小心,也很为难的样子,还偷偷的看了他老子一眼,才继续说下去,“前后一共有3500名解放军的特种部队过来,除去保护高级将领必要的人数外,应该能够顺利的夺取军队的控制权,并且对付洪烈与兰宏刚两人!”

郑为元的嘴唇微微的颤抖了几下。显然,在这之前,他并不知道这件事情,大儿子并没有告诉他。而这时候,他不可能不感到愤怒与惊讶。这么一来,他们是不起义都不行了。虽然洪烈控制着第8军团的特种大队,但是却并没有直接将这些部队安排在他们身边,对他们构成的也只是威胁而已。而解放军直接把特种部队安排在了他们的身边,那给他们的就不只是威胁了,而是挟持了他们!现在如果他们不起义的话,显然是不可能的。

其实,郑光启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也是相当为难的。他知道,如果将这件事情告诉了他老子的话,肯定不会被接受,这等于是将自己拿出去做了人质。但是,他们走到这条道路上来,陈水扁对他们已经起了疑心,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而且,最为主要的是,他们手中已经没有了多少实际的力量,如果不能够得到这批解放军特种部队的支持的话,起义的结果肯定好不到什么地方去。所以,郑光启背着他老子做出这件事情,是破釜沉舟,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举动。当然,他并不怀疑这些解放军特种部队的战斗力,那可都是世界上最好的特种部队了。

“这么看来,你们早已经做好了安排?”郑为元确实是很不满,但是当他想通了这层道理之后,出了还在气郑光启不事先将这件事情告诉他之外,已经没有什么好气的了,“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洪烈与兰宏刚两人对我们构成的麻烦就够大了。这两人的行踪非常神秘,而且没有一个固定的路线,要对付他们,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爸,这件事情既然是大哥在安排,他肯定已经有所准备了,你何必操心呢?”二子郑光明有点下烂药的味道。他是台湾陆军少将,本来一直在台北的陆军总部工作,开战之后,郑为元利用了自己的关系,将他三个儿子都叫回了身边来。当然,这是郑为元为他们的安全考虑,白发人送黑发人,毕竟不是什么好事,但也正是这样,才让陈水扁起了疑心,为他们现在的起义行动增添了不少的麻烦。

“我们确实已经做好了准备!”郑光启看了下自己的兄弟,并没有生气,“我们已经在洪烈身边安插了自己的人,也已经摸清了兰宏刚的行动路线,只要爸你同意我们行动,保证能够在2个小时之内让他们两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你认为光干掉他们两人就够了吗?”郑为元摇了摇头,对这个自己最器重的儿子做事还是有点冲动而不满,“如果真是那么简单的话,我们早就行动了,你认为这些小事情还需要麻烦大陆的同志吗?他们两人是小,最主要的是,我们怎么能够顺利的夺取军队的控制权,怎么让下面的低级军官不会因此而反叛,如果做不到这点,我们这些高级将领再做多少的努力,起义也不会成功!”

“擒贼先擒王,郑老爷子不必为此担心!”李晨曦出来帮郑光启解了围,“我看,现在还不用急着除掉洪烈与兰宏刚两人,而应该好好的利用他们两人,这样对控制军队下层,应该有所帮助!”

“办法到是个办法,但是……”郑为元虽然理解到了李晨曦的意思,但是仍然摇了摇头,“洪烈与兰宏刚两人,都是极端的台独分裂份子,如果要他们两人回头的话,恐怕就是杀了他们都做不到,所以,要他们跟我们合作,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啊!”

郑为元的四个儿子相互看了一眼,都偷偷的笑了下,他们老子确实落后了,在现代化医学的帮助下,再忠贞的人,也抵挡不住药物的作用,显然,这个担心确实是多余的。

“郑老爷子,这件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一切都包在我们身上吧!”李晨曦也笑了起来。做特工这么多年,他当然知道应该怎么对付这些人,而且他自己就曾经使用过那样的药物,虽然副作用不小,但是效果却很好!

“那……”郑为元看到四个儿子眼中的神色,突然明白了过来,“好吧,既然大家都已经做好了决定,那就这么办吧,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行动,我们也能够做好配合!”

“爸,这些事情就让我去处理吧,你不用操心了!”郑光启见到他老子点头同意了,一直有点紧张与担心的心情也放松了下来。

李晨曦与郑光启对望了一下,两人同时心领神会,不用再多说什么。其实一直是他们两人在具体负责组织台湾军队起义的事情,而郑为元只是起到了一个号召与名义上的领导作用。所以,现在两人都不用再担心什么,至少,起义的事情是定了下来了。时间上,只需要等到最合适的机会了。


福建前线指挥部,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在有条不紊的忙碌着,将一条条前线发回来的战报进行统计与分析,然后再总结成一些更加精练,也更加直观的报告送到前线总司令罗开上将的手中。虽然,这些参谋人员完成的工作都是很普通的,也是很基本的,但是却是非常重要的,罗开正是通过从他们这获取到的最后的报告,来把握战场局势,总结前面行动的经验与教训,并且为新的行动做好准备。

作为前线总司令,罗开身上的压力最大。如果战争出现了什么不妙的情况,最先遭殃的肯定是他,而不会是那些参谋人员。当然,他的权力也是最大的,正是他充当着这支庞大的解放军部队大脑最核心的那一块,遥控着战争,也控制着成千上万人的生死。

“罗总,台湾最新的消息!”作为所有参谋的负责人与带头人,伍尚武的精神压力并不比罗开小,当然,他的工作积极性也并不比任何一个人小。看到罗开的目光还落在战区地图上,伍尚武补充了一句:“是总参情报处,台湾情报科发回来的紧急报告!”

“恩?快给我看下!”罗开的头抬了起来,目光变得非常的锐利。这个台湾情报课正是负责这次策反台湾军队的秘密部门,而在这时候发回来紧急报告,看来他们的努力已经有了结果了。

“很好,很好……”边看这份拔高,罗开边满意的点起头来,目光同时回到了战区地图上来,把伍尚武拉过来后,说道,“你看,现在我们的军队已经基本上达到了预定的战役目的,现在这支台湾军团如果起义成功的话,将减轻我们今后至少一半的压力,所以,我们必须要保证他们起义的成功,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我们也必须要让他们顺利的回到祖国的怀抱来!”

伍尚武的目光在战区地图上停留了一会,点了点头:“确实如此,如果能够顺利的解决台湾南方问题的话,我们就可以集中所有的力量,争取在尽量短的时间内解放台湾北部地区,并且将更多的力量应用到台湾东部,防范日本的突然袭击!”

这时候,解放军地面攻台部队已经增加到了15万,而且在三天之内,还有一个军约4万人的部队会到达台湾。到时候,将在台湾积聚起一支近20万人的地面部队,基本上压倒了台湾军队在人数方面的优势,可以发动大规模的穿插包围作战,将战役的主要方向转移到对台湾有生军事力量的打击上,为最后的统一铺平道路。如此一来,台湾战争将进入最后的阶段了。

同时,112师已经完成了对空降15军被围部队的营救行动,在台湾中部平原的腹地打下了一枚钉子,牢牢的钉在了南投附近。113师在得到了39军两个机械化步兵师的援助之后,也已经完成了对台中县的包围,正在准备发起最后的总攻。另外,负责对台中港进行收复任务的54军两个机械化步兵师与快速反应师也已经完成了战役目的,正在配合工程兵恢复台中港的功能,准备迎接更大批的军队到达。而作为最新到达台湾的21军,其一个快速反应师,1个旅在得到了39军1个旅的支援后,如同一把匕首一般的向台湾中部山脉插了过去,其先头部队已经到达了仁爱西面约15公里处,预计在两到三天的时间内,就将完成对台湾中部平原的切割任务。从整个战场布局上来看,解放军攻台部队在得到了大规模的增援后,已经恢复了其强大的战斗力,正在尽力扩大战果,以应付即将到达的日本军队的威胁。

从双方的损失上来看,这两天的战斗中,解放军攻台部队因为猛烈的进攻,虽然得到了近程炮兵的大力支援,但是在进攻的火力上,更加依靠的突然性与军队的快速机动能力。所以,在伤亡上并不小。特别是负责进攻台中县的两个师以及最先开始穿插作战的21军及39军1个旅的减员已经非常的严重,必须马上进行补充,或者由别的部队代替。而即将到达台湾的26,就正是来替换与协助这两支部队的。

台湾军队的伤亡就更大了。负责围攻空降15军的台湾234重装步兵师因为没有估计到112师能够这么快的就突破他们身后的那个预备役师的防线,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就被112师某部突破了其包围圈,最后在空降15军剩余部队以及迂回包围的112师的里外夹击下,吃了大败仗,在抵抗了不到2天之后,由台湾少将师长带领残余各部投降。这是台湾战争打到现在,解放军击溃的第一支台湾师级部队,也是台湾第一个整体投降的师。

在别的方向上,台湾军队受到的损失一点都不比这里小。防守台中港的2万多台湾军队,在外援无望,又打不过解放军的情况下,化整为零,分散到了平民中。虽然,他们给解放军的后继行动制造了不少的麻烦,但是大多数的台湾士兵都选择了放下武器,等待战争结束。也就是说,这2万多人的台湾军队虽然没有整体投降,但是效果也差不多了。而在防守台中县的那2万多台湾军队里,虽然暂时还没有被解放军攻破其防线,但是结局已经注定,就算这时候日本能够派部队来,在解放军坚决的进攻下,肯定坚持不过几天了。而且现在台中县是被里外三层围了个死,即使解放军考虑到里面的台湾平民,而没有断绝水源,但是电力供应已经被切断,食物储存也不多了。所以,即使这支军队有心要坚守危城,恐怕那些百姓也不会同意。相对来说,防守台湾中部平原通往中部山脉的3万多台湾军队的损失并不算是很大,因为21军的主要任务就是穿插,切断这些台湾军队与北面的联系,并没有将主要力量用在打歼灭战上。但是,等到通往北面的通道被完全切断之后,这些台湾军队的下场仍然是一样的,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悬念。

从双方的损失来看,战争的局势已经越来越明朗。虽然解放军承受着巨大的伤亡,但是却有更多的新生力量投入到了战场上去,其攻击力是越来越强大。而台湾方面,却因为损失得不到补充,即使能够困守某些城市,那已经是他们最后的“奋斗”了。而在里外无援的情况下,防守台湾中部的第10军团,上下15万的台湾军队肯定避免不了最后被歼灭,后者缴械投降的结局。

而这时候,当解放军即将完成切割台湾,将台湾地面防御体系分割成南北两部分的情况下,就必须要考虑下一步的行动了。

按照最先的作战计划,这时候,台湾南部的第8军团已经起义,并且分担起了维护地方秩序,协助解放军对付那些台独份子了。但是,直到开始前的一刻,台湾第8军团仍然没有动静,这让罗开非常的着急。如果这些台湾军队不起义的话,即使他们暂时按兵不动,不会对解放军构成威胁,但是解放军却不得不防着一手,并且需要更多的部队来维持解放区的秩序。而这就必然导致对北方的主要进攻方向上的兵力出现问题。

现在,问题已经解决,只要这支台湾军团能够回到祖国的怀抱,不但能够对现在的战场局势起到非常大的影响,帮上解放军一个大忙。而且从整个战争的角度来说,对那些台独份子将造成巨大的心理打击,对剩余台湾军队的士气更是一个严重的影响。这也难怪当罗开看到了这份报告的时候,会显得这么的激动。

“罗总,虽然我们已经把大批的特种部队派了过去,但是现在我们应该解决这些部队的指挥权问题了,如果因为在指挥权的归属上出了问题,导致行动失败的话,我们后悔都来不及了!”伍尚武并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及时的提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对,这个一定要解决!”罗开点了点头,现在这些特种部队的指挥权是在前线指挥部的手中,但是从整个行动的角度上来讲,将战场信息来回传递几遍,对特种兵的行动将有非常大的害处。所以现在需要找到一个更好的办法,让这些特种兵能够充分的发挥自己的战斗力,而又不会造成不良影响。

“我看……”伍尚武想了下,看了罗开一眼后,才继续道,“就将特种兵的指挥权交给情报部门的同志。他们对那边的局势最了解,而且与台湾起义部队已经建立起了联系渠道,由他们来指挥的话,才能够让那些特种兵发挥出最大的效能!”

“这确实是个好主意!”罗开皱着眉头,显然这中间也有不妥的地方,“但是,情报部门与我们军方并不属于一个机构的,现在由他们来领导的话,那些特种兵们会听他们的话吗?”

“这个问题倒不用担心,在国家大节面前,只要是军人,就知道应该怎么做!”伍尚武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正在想办法,开始那些只是没有多少用的话了,确实还是需要一个具体的办法。过了一会,伍尚武大概想到了什么,抬起头来说道:“我看,最好有个人来协助情报部门,而这个人必须能够指挥得动这些特种兵,只要他点头了,那就没有任何的问题!”

“你说的是龙宏明?”罗开马上就想到了这个人。

“对,现在也确实只有他在特种兵中间有这个威信了!”伍尚武点头承认自己说的也是这人。

“好,那你马上以我的名义,让龙宏明以最快的速度到台湾那边去主持工作,告诉他,不用什么理由,都必须按照情报部门同志的意见行动,如果出了什么问题,我拿他试问!”罗开的语气的很强硬的,看到伍尚武正要出去,马上又把他叫了回来,“等下,你再派我们的一个参谋跟着一起过去,让他只是协调,绝对不要敢于情报部门与特种部队的行动。另外告诉那些特种兵,只要顺利完成了这次的任务,他们就是解放台湾的最大功臣,党和国家一定不会忘记他们的付出的!”

伍尚武点头表示明白后,无需多礼,迅速的去下达这些命令了。当一道道电文传到各个那几个相关的部门之后,针对台湾南部的这场“和平演变”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现在等的就是最后的“东风”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