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三部 第一百零二章 作战计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在东面的重点防御,如想积极防御(可守可攻),那么至少需要八万人的兵力,如果仅是纯粹防御(只守不攻),那么只需六万人足矣。”许仑中将沉思一会儿回答。

“东面防御中,展开运动战的机动力量以多少为最佳?陈辞少将询问。他对许仑将军也是相当佩服,不仅折服于许仑将军全面的大局观、超人的魄力,还折服于许仑将军的层出不穷的奇思妙想、作战挥指的沉定。

“最佳是二至三个师,至少要一个师!”许仑胸有成竹。对于陈辞少将,许仑很欣赏。以前,许仑担任人民军参谋部部长时,觉得他自己还不够成熟、稳重,需要一个稳健而不缺锐气的人随时提醒、帮衬他。在参谋部所有的军官中,他发现陈辞就是一个具有这种特点的人。陈辞做事一丝不苟,踏实而迅速,特别是他的前思后虑,什么事都喜欢再三斟酌,力求不出一点纰漏的工作态度(既可说是优点,也可说是缺点),正是许仑所需要的。在1825年的南宁间谍大案中,为了保证林逸主席的人身安危,他的这种性格得到充分的体现。后来,许仑多次地考验他,慢慢地提拔他,才有了今天的陈辞少将。其实,陈辞少将比许仑中将还要大六岁,他是“半路出家”,不比许仑“根正苗红”从头跟着林逸主席“打天下”,所以不易被发掘、提拔。在人民军中,像陈辞少将这样半路参加革命能升得这样快的极其少见,胡野林中将与陈辞少将是两个例外。

“请问许仑将军,在人民根据地与越南交界的地区,有必要布置一个军二万多人的兵力防御吗?正如你所说,那里山高地险,而且驻越南的法军也仅有六千多人,一个整军安于此这不是有点大材小用了吗?”第七军军长许都不解地问。许都1854年初就任第七军军长后,踌躇满志,意气风华,现在他终于可以独挡一面了。他与许仑、古华、鲁万常他们一样,都是琼台讲武堂出身,而且都在人民军早期一系列的战役中成名,都曾得到林逸主席的赏识。他自认自己的才能不输于他们三个,可后来看见他们三人平步青云,就是后来的乳秀未干的许奂及清廷降将胡野林也后来居来上,被委于重任,独挡一面,他心很急,很郁闷。这一切都怪他被提拔后,进入的是炮兵部队。其实,当时林逸的想法是准备今后重点发展炮兵部队的,他见许都比前面三人都有学识,而炮兵部队是一个技术性很强的兵种,所以才选取中他的,这说明林逸非常欣赏他。可后来,炮兵的发展受制于根据地落后工业的拖累而步履艰难,林逸亦无可奈何,而许都的提升也随着炮兵发展的缓慢,也停止不前。他曾经委婉地写过一封信给林逸主席,表示自己能够挑重一点的担子。林逸看到这封信后,大发雷霆:“这不是要官吗?心理不平衡啊!”他当场指示军务秘书杨莘:“让许都调往预备役部队担任团长,让他慢慢地爬,什么时候心态端正了,什么时候上来。”许都受此教训,成熟许多,在预备役部队中起早贪黑,摸爬滚打,带兵卓有成效,总结出许多优秀的带兵经验,后又慢慢被提拔到人民军常备军中。

“中越边境,延绵几千里,在不知法军如何行动时,暂时只能作如此安排。待摸清法军行动方向,第六军还是可以调兵增援东面的防御的。”许仑对于此点也觉得不甚满意。

“在敌后作特种战的部队的后勤保障怎么解决?”

“怎样协调与太平天国的关系?如果天王洪秀全又派使者来宣旨,让林主席称王受封怎么办?”

“美利坚合众国不是与我人民根据地有《友好交往协定》吗?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与对方展开一次外交谈判,能少一个强敌是一个啊!”

“现在各方面的指挥有点混乱,预备役师只受参谋部调度,这样以各常备军为主的各地区作战指挥极不方便,是不是可以考虑成立战时临时指挥部,统一前钱指挥?”

会议经过一个时辰的讨论,事情的方方面面提到了。林逸见大家提的意见越来越细,知道从大的战略方向来讲,都无什么异议。“至于细节的地方,没必要在这种级别的军事会议上讨论,让具体执行任务的部队自己去伤脑筋吧!”林逸想。他准备结束会议,确定下来对敌战略方案。

“大家请安静!综合各位所提方案,加上刚刚各位所补充的意见,作如下决定:

外交方面:派出使者出使太平天国,争取战略同盟,人民根据地可以作适当让步;联系上美利众合众国驻清代表,展开外交谈判,据理力争;指示人民根据地驻普鲁士王国代表处,力促普鲁士政府进行统一之战,至少要出兵莱茵河北岸威胁法兰西帝国。

政府方面:粤西与广西东部的百姓尽力西迁;钦州、北海、合浦工业加快北迁与西迁;成立支援根据地防御战临时机构。

后勤方面:所有兵工企业实行战时机制,十二小时轮班制,二十四小不间歇生产;加快新武器的研发与投产;已成型的手榴弹加快装备一线部队。

指挥方面:北面成立四川作战指挥部,第四军军长许奂将军为总指挥,统一指挥攀枝花地区的所有人民军武装力量;成立贵州作战指挥部,第一军军长鲁万常将军为总指挥,统一指挥贵州地区的所有人民军武装力量;成立桂林作战指挥部,第五军军长胡野林将军为总指挥,统一指挥桂林府、柳州府、乐平府、梧州府地区的所有人民军武装力量;成立边界作战指挥部,第六军军长伍则凯将军为总指挥,统一指挥中越边界地区的所有人民军武装力量;成立南宁作战指挥部,林逸为总指挥,统一指挥第二军、第三军、第七军及粤西与广西东部地区所有武装力量。

防御方面:北面四川作战指挥部,实施进攻防御;贵州作战指挥部及桂林作战指挥部,实施运动战防御;边界作战指挥部,实施固守防御;南宁作战指挥部,加紧依阶梯式构筑廉州与高州,合浦与博白,钦州与灵山三条防线。

战术方面:北面四川作战指挥部,实施攻坚战;贵州作战指挥部及桂林作战指挥部,实施运动战、阵地战;边界作战指挥部,实施城池战;南宁作战指挥部,实施阵地战、运动战,特种战。

四川作战指挥及贵州作战指挥最迟十五天之内完成进攻准备工作。

具体的实施细节,各作战指挥部作好计划后,报送参谋部审阅批准”

林逸总结完毕,大家散会分头执行。

林逸吩咐杨莘把这次会议的纪要分别给人民根据地政务院与人民军军事委员会昆明分部各一份。

在许仑、许都、古华三位将军返回部队之前,林逸又以南宁作战指挥部的名义命令:任命许仑将军为南宁作战指挥部副总指挥,负责日常工作;命令第七军第25、26师进驻钦州与钦州的预备役1师、预备役2师、云南省的元江预备役师、临安预备师及灵山预备役师构钦州至灵山防线;命令第七军第27、28师进驻北海、合浦地区与百色预备役师、合浦预备役师、南宁预备役1师、博白预备役师构筑合浦至博白防线;命令第二军进驻高州府与第三军及高州预备役师、湛江预备役师、雷州预备役师构筑廉州至高州防线。命令在广州地区作敌后活动的人民军第51团撤往广东的肇庆府与赤溪厅(广东阳江地区)地区活动;命令后勤部在云开山脉与云雾山脉藏匿部分粮食及作战物资的准备,以便后期开展运动战的部队能及时得到后勤补充。

这几天的会议,林逸很累,回到房中,疲倦地瘫在座椅上养神。马紫芳进来,见其熟睡状,轻轻走近他的身边,仔细端详着他那尽管写满倦意,却越来越成熟,也越来越英俊迷人的面孔,她心里不由地涌上一股爱意与怜意。

马紫芳蹲下身子,把脸伏在林逸的大腿上,轻轻地说:“林哥哥,你累了吗?让芳儿给你提提神!”

林逸早就感到有人接近自己,他不想睁眼,在家中他是绝对安心的,不像在外面时常要警惕敌对势力杀手的刺杀。一股特别沁人的香味飘来,知是马紫芳来了,他心里一阵肉跳。后又听其说要帮他提提醒,他的心脏跳速更加快了,“我怎么听马紫芳那温柔的声音像是护士小姐给小孩打针时哄人所说的‘哦!不哭,乖!阿姨买糖给你吃,一会就好!’的话?”林逸心理活动厉害,暗祈祷:“小姐啊!你就饶了我吧!我现在很有神,不用你提的。”

“喂!马紫芳你干什么啊?还捏!还掐!受不了了!”林逸心里暗暗大叫。他本想闭上眼睛,一会儿马紫芳见自己不理她,会自动走开。谁知,马紫芳的小手不老实,到处那动,以为是帮林逸消除疲劳,实则是害得林逸不能静心养神。

“小姐!我非常感谢你对我的按摩,只是你的手能不能换个地方啊?”林逸苦着脸委婉地对马紫芳说。

马紫芳错愕,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是有点太过向上了,连忙放下自己的小手,红着脸,嘴里嘀咕着:“就林哥哥坏,什么话也敢说!”却不责怪她自己什么事都干做呢!

“林哥哥,外面太阳好暖和,来!我们出去晒晒太阳!”马紫芳见林逸睁开眼睛,好高兴,以为是她的功劳。

“不了,我就在这闭闭眼!”

“不嘛!跟我出去吗!”话未说完,人已粘上林逸的身上。

林逸拗不过,被马紫芳牵着手向外走去。

“公子!快来!这边坐!”夏红见林逸出来,高兴地叫道。

“林郎!”夏依浓充满爱意地看着林逸。

“林主席!您好!”仙子姑娘睁着大大的眼神,大胆地直视。

“完了!我说这马紫芳怎么那么热心拉着我出来呢?原来外面坐了这么多人啊?还有仙子姑娘在场,这不是好人令人尴尬吗?马紫芳,你好害人啊!”林逸现在左右为难,不知是走好呢?还是留好?

马紫芳可不管那么多,推着林逸坐在一张靠椅上,然后搬来一张椅子靠紧他坐着。

春天的下午,和煦的阳光普照大地,四女脸上都被晒得粉红粉红的,像是抹了一层胭脂一样。林逸尽管坐在这“花丛”中心惊肉跳的,但见她们个个美若天仙,却也赏心悦目。

“不对啊?怎么这几朵‘花’都不说话了呢?怎么都盯着我看啊?我脸上有花吗?”林逸渐渐发现苗头有点不对,脸也被几个美女瞧得火烧火烧的,“仙子姑娘你也忒大胆了吧!她们几个盯着我看倒罢了,必竟都是熟人嘛!可你就有点过了吧!现在不是清代嘛?你就是少数民族,也不能这样放肆瞧男人啊?”林逸越想越有气,把本是臊得低垂的头,猛地抬起,直视仙子姑娘。

仙子姑娘必竟是女孩子,那难受得了男人如此直视,马上移离自己的眼神。“想跟我斗,不知我是谁?”林逸有点得意。马紫芳看不过去,用力狠掐林逸的腰部!

“唉哟!你马紫芳还真下得了手。”林逸吃痛,猛直起腰,神情古怪,却不敢声张,只得在心中暗骂。

夏依浓与夏红见林逸的怪样,就知是马紫芳搞的鬼,她们早熟悉林逸这一套了。林逸有个最大的缺点,吃了暗亏,不敢声张。了解他的女人都是抓住他的这个缺点逼他就范,如陈艳、马紫芳、夏红啊!夏依浓也知道,只是她的性格决定她不喜欢那样做,她对林逸的爱是全方位的,她更享受与林逸在动作、意识上的默契。

夏依浓看着林逸慵懒地微笑,媚态毕露,林逸腾起一股想拥其入怀的冲动,几个女人也大感吃不消。

“依浓姐姐,你们在谈什么啊?”林逸知道如果再没有人说话,继续这样打眼战下去,自己迟早会被这几个美女臊死去。

“仙子姑娘是来告别的,说过几天,部队要出发了,她们文艺团接到命令前往高州府前线慰问演出。”夏依浓甜甜一笑,回答。

“林哥哥!前线要打战了吗?你要去前线吗?”马紫芳关心的只是林逸,有点担心他。

“是的,这次根据地形势很危险,我可能要去前线指挥。”林逸无奈。

“我要去,我要去,我要去!!”三女听林逸如此说,大急,争着要跟着去。

仙子姑娘也是美目一闪,又是直直地死盯着林逸,流露出太过明显的关心与担忧。

林逸感觉到这一束异乎平常的目光,不敢轻易去接收,躲闪着。

“不行,这是去打战,每天都要行军作战,腥风血雨,枪林弹雨中,谁有时间照顾你们啊?”林逸感觉得她们的关心,很感动,但仍毫不犹豫地拒绝。

“我们能行军,我们能照顾自己,我们还要照顾你!”三女急得有点想哭。马紫芳更是从椅子上站起,窝进林逸的怀里,生怕他现在就会离开似的。

“你们不仅不能跟我去前线,而且,我还准备让你们回昆明去。那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这样,我在前方打战也安心。”林逸想到即将到来的离别,也很伤感。“这都是战争惹来的祸啊!从来战争都是妻离子散,肉骨分别的!”

“不,不行,我们绝不回昆明,我们就要呆在你的身边。”几个女人想到以前没有林逸的日子她们是怎么样的度日如年啊?个个都痛声哭泣!马紫芳伏在林逸的怀里,像个泪人似的,全身不住抽动。

以前异常坚强的夏依浓这时也眼泪含含,几欲垂落,楚楚动人之至。

夏红女儿性情,早已失声痛哭,手中的丝绢徒劳地不断擦着泪水,却是越擦越多。

仙子姑娘心里想着林逸,亦是担心不已,却未想着到她自己也是将要上前线的人。她偷偷拭着滚落的眼水,心里祈祷:“大神,保佑他,保佑他平安归来。”

林逸根本未想到只是出来养养神,静静气,却演变与一场泪水大战。“现在还只是说说而已,要真到了离别那一天,又会是怎么样一个情景啊?”林逸头很痛,不敢去想象。

他扳正马紫芳的身体,轻轻帮把她擦落泪水,说:“傻瓜,我又不是不会来了,我不用端着枪去一线打战的,我只是在后面指挥。我们倒是应该为那些真正在第一前线拼杀的人民军战士们祈祷祝福了!”

“你那不危险,正好,我们可以跟去照顾你啊!”马紫芳说。其实,她们也知道以林逸的地位不可能危险到哪去,她们只是不想离开林逸的身边,那种离别后的相思之苦,她们是尝够了。每一次的离别都是对她们精神的巨大摧残,不亚于受一场酷刑。

“哪怎能行?人民军有规矩的。人民军的《军队条例》第十五条规定:部队行军作战不得携带亲属家眷。我作为根据地的最高领导人,又怎么违背呢?”林逸最怕夏依浓她们打蛇绕竹上,拿他话中的把柄漏洞了。特别是马紫芳与夏红,让她们找到话柄,那会不依不饶地纠缠个没完。“说话得小心点了!那两个鬼精灵可不是吃素的啊!”

“什么样的女人可以随部队行动呢?”马紫芳见林逸一下把话堵死,仍不死心,问道。

“那个啊,什么样的女人都不行。现在打战是男人的事。”林逸一口完全否定,生怕马紫芳又找出漏洞来。

“仙子姑娘怎么能行?她现在不是要去高州府前线吗?”马紫芳怪林逸说假话,坐在林逸的大腿上不依地扭动。

“晕倒!怎么把就在眼前的仙子姑娘给忘了呢!真是越急越出错,越捂越漏风啊!”林逸讪讪,心里暗自责怪。

“哦!啊!那个,我有点事,我有点事,下次聊啊!”林逸想一逃了之。他知道下面的情况是:三女个个要求加入文艺团,不让加入就是存心离开她们,还有······“我还是先走为好!太恐怖了!”林逸越想越不敢往下想。

“你骗我们!不!你骗我们,不准走,不准走!”几个女人大叫,叫声恐怖。

林逸两手用力拿着马紫芳的手臂,不让其动弹,放在自己的坐椅上,边跑边说:“这事不由我管!你们找能管事的人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