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屠记》 第一卷 第一卷8铁皮小屋

tdxs6916 收藏 0 3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2/



这时,就见那个苍老的声音人慢慢地说:“年轻人,我看你也是到鬼市来过的人,你也不是不知道这里的规矩。在这里交易,大家都是不问来路。你想找人得自己去找,你问我也没用。”

冷风说声:“对不起,老人家,我问的这个人,他好像是替人鉴古做古的,每次开市必来。我有点急事儿想要见他,您好好想想,刚才我还看见他了,可是一转眼就不见了。”

这时,屋里的声音冷冰冰地说:“你这个人,我已经不是跟你说得很明白了吗,你怎么还在这里啰嗦着不走?”说着,窗户被重重地关上了。

冷风一愣,没想到这个人脾气如此暴躁,两个人只好回到车里,冷风有些颓丧,就见水月手里玩着眼镜,看着冷风着急的样子,水月说:“我看呀,这个人一定认识你要找的那个白眉,他是不肯给你说。”

“我知道,”冷风有些没好气儿地说。一边说着,他一边还四下望着。企图能发现白眉的身影。

这时就见水月自告奋勇地说:“我看那个人对你有敌意,要不,让我去试试吧?说不定,我能问出点儿什么来。”

冷风有些疑惑地望着水月,心想她今天这是怎么了,嘴里却说:“好吧,你去试试也行。不过,他要是问你什么,你要记着,千万什么也不要说。”

水月点点头来到铁皮屋,屋内的光线仍暗得难以见物。她还是轻轻敲了敲窗户,窗户开了。里面的人还是像方才一样,冷冰冰地说:“你怎么又来了?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说着,重重关上了窗户。

“老人家,我们真是有非常要紧的事找那个人。”水月在窗户外面说道,“这个人对我们来说很重要,我知道,您知道那个老人的下落,刚才我们还在市场上看到他了呢。”

“你们在市场上看到他了?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只听得铁皮屋内的传出很低的声音。

鬼市上的人一般是不会到图书市场来的。

“我们方才明明就看见了他,他穿着大褂,手里拎着马扎,”水月将冷风向他描述的话原封不动地照搬过来。说着,她又添油加醋地说了两句:“他走得很慢,方才,我们明明看见他不紧不慢地走着,可是,当我们赶过来的时候,就看不到他了,您一定知道他的下落。”

这时,就听见铁皮屋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姑娘,你跟刚才那个小伙子是一起的吗?”

水月点点头,是的,老人家,我们是一起的。我们都是年轻人,不会说话也不懂事儿。我们就是想问问那个白眼眉的老人,他是谁,或者,您告诉我们他家住在哪儿也行,我们有十分重要的事儿找他。您说好吗?

“哦,”就见屋内哦了一声,然后传来低低的对话:“老头子,他们问的不是老郑吗?你既然知道就告诉人家吗。你看人家挺着急的,我看他们一定有急事。”

“你插什么嘴!”就见男人厉声呵斥着。

水月一边听着他们说话,一边注意观察着这个铁皮屋。

铁皮屋建在市场尽头的牌坊下面,经过多年的风吹雨打已经失去了本来的颜色。屋子四周都上着门板,只有这扇窗子是唯一与外界沟通的地方。水月心中暗想,小屋的门一定在后面。

她慢慢转到铁皮屋后面,果然,铁皮屋后面堆着一大堆煤球,煤球旁边是一个三轮车,一扇窄窄的小铁门藏在暗处。门口被一截破皮筋拴着。她来不及多想,推门走了进去。

水月不禁花容失色。

当她的眼睛适应了屋内的光线,她看见了一个人。一个奇怪的人。

这个人肯定就是方才说话冷冰冰的人。此时,听到门响他正转了头向水月这边看着。

那是一张多么恐怖的脸啊。

这个人只有半张脸。

也就是说,方才跟她说话的这个男人只有半张完整的脸。这半张脸的表情是丰富的,而另半张脸自颧骨以下,如刀削般齐刷刷地没了。看不到伤疤,他的脸上更看不到一点点的表情。这个怪人的眼睛很大,浓浓的眉毛一直伸到鬓角。

水月从来没见过一个像这样的人。但毕竟这么多年走南闯北,她已经习惯了处变前的从容。尽管这样,这个怪人的相貌还是让她吃了一惊的。

她很快定下神来,笑了笑。

怪人眼里满怀敌意。

铁皮屋很小,水月注意到,尽管这个屋子很小,但还是被一道布帘隔成了两间。方才说话的那个女人可能正在里间。

“您好!”水月以一个空姐特有的微笑,首先表达了她的歉意。怪人有些恼怒而又无奈地说:“既然进来了,还客气什么!”

水月心里微微一动,她已经知道,半脸怪人已经方才的话正在向她传递着一个暗示,他已经承认了这个女孩冒然的介入。

能从别人一言一行中准确判断他的内心世界人,是每一个空姐必备的素质。

水月尽力将自己的表情做得更从容些:“老人家,请原谅我的冒昧,我实在也是没办法才来找你的。你知道,那个白眉老人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如果不是万不得以,我是不会冒然进来的。”

怪人拿眼睛瞪了瞪水月,一道寒光在昏暗的小铁皮屋内闪了闪,就见怪人半转过身去,用自己半边脸对着水月:“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你还进来干什么!从来没有一个人进过这间屋子!”

怪人又发怒了。

就在水月正不知所措的时候,就见布帘动了动,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婆婆摇着轮椅出来了。水月一愣,但她随即紧走几步,迎上前去:“婆婆”。

说着,走到老婆婆跟前,扶住轮椅。老婆婆说:“你着这么大急干什么,人家是个姑娘。”说着,她拉过水月的手,握在手里。

“我……我……”就见怪人一扬手,又无奈地垂下头去,他仍是不怀好意地瞪着水月。

虽然老婆婆看上去已经很老了,水月却感觉她的手很嫩,像个小孩子似的。

老婆婆对水月说:“孩子,你别害怕,自从我们搬到这里来以后,还没有一个人进过我们的屋子。这个死老头子,还是那么大的脾气,你莫害怕。”说着,她冲怪人说:“老头子,我看这个姑娘她不是个坏人,她想问的不是老郑吗,你为什么不告诉她呢?”

怪人走上来,一把将水月扯在一边,却低下头温柔地对老婆婆说:“谁让你出来的,你先回去吧。这事儿你别管,你不知道。”说着,他将老太太的轮椅转了个方向,不由分说地向里推去。

水月知道,自己要想知道白眉的线索,必须得通过这个老太太才行。方才她已经看出来,这个怪人听老婆婆的话。她哪里肯让怪人将老婆婆送到布帘后面去?于是,她紧紧抓住老婆婆的手:“婆婆,您听我说,您听我说……”

“有什么事你跟我说吧!”怪人瞪了水月一眼,然后对老婆婆说:“我先推你回去吧。”

说着,不由分说地将老婆婆送到了布帘后面。就见他们在后面低声争论了一会儿,怪人才出来,他冷冷地问水月:“是你要找那个人吗?”

水月说不是。“那一定是那个男的了?他是什么人?”

“我男朋友”水月笑着,心里却感觉到一种什么东西扼住喉咙的感觉。面对着这样一个人说话,任凭她做空姐做了四五年,却也无法让自己内心平静下来。

因为这个人实在长得太丑陋了。

“他是干什么的?”怪人追问道。

“他是个律师。”

“律师?律师找他干什么?”

“这……这……我不知道,但老人家,我知道他找的那个人一定对他很重要,请你相信我们都是好人。”水月解释说。她确实不知道冷风要找的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要找这个人干什么。

“好人?我凭什么相信你们?”

水月无言以对。就在这时,怪人看到了水月挂在胸前的项链,他目光一闪,问:“你这个项链哪来的?”

水月低头看了看,原来,她把冷风送他的那块小桃木穿在一根线上挂在了脖子里。“哦,我男朋友送的。”

“上面是不是有个小佛像?”

“是的,”水月说。

“是桃木的吧?什么时候送你的?”

“是桃木的,他昨天送给我的,”水月说。

“昨天?这不可能!”只见怪人一边说着,一边像想起了什么。“他怎么会有这个东西?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莫非……”这时,就见黑衣人沉吟了一会儿,然后说:“你男朋友不是个普通人。他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

这时,水月想起了冷风跟他说过的话,知道不要随便把他的底细说给外人,她想了想,说:“他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小律师。”

“是吗?”怪人目光如炬,盯着水月看了一会儿,水月的目光也在他脸上一扫而过。仅仅就在那一刹那,水月惊讶地发现,这个怪人耳朵上有一个跟她在飞机上见到的那个黑衣人一模一样的烙印。唯一不同的是,那个黑衣人的在左耳,这个怪人的烙印在右耳。

水月心中一惊,这时,就听见帘内传来老婆婆的声音:“老头子,你问人家姑娘那么多干什么呀,老郑住在哪里,你快点儿告诉姑娘不就行了吗,别让人家等急了。”

水月低着头,黑衣人说:“如果不是小丽,你们……算了,”说着,他愤愤地看了看水月,然后说:“西城城门楼下,顺城墙南行三百米,有一个小胡同,顺着胡同向里走,左边第三个白坯院门,你们要找的人住在那里。”

说着,他走到门口,打开门,水月知道他这是下逐客令了。

水月冲他微微一笑:“谢谢您”。说着,她又朝着布帘内一鞠躬:“婆婆,谢谢您,我走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