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神 子阳之造天 第七章 惹祸上身

suiya621 收藏 0 9
导读:最后一个神 子阳之造天 第七章 惹祸上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7/


“北方剑——玄武击”是《八方流粤》突袭身后敌人的剑法,其中的奥妙之处连我也为之感叹,而我现在的目标就是身后的雇主,他在我身后的角度与距离刚好是一个最佳的位置,我反手握住厥戽剑,把身体在外人眼中不可能旋转的角度下急速转过身体,我身体外放的真气如旋涡般的开始转动,以厥戽剑为中心的真气流慢慢模拟出一只批着硬甲的玄武,“玄武”转动的速度非常快,由于它是我身体所有真气凝聚的最后一击,所以在它转动的同时,连带地下的飞灰与不少石块,当我以反方向一挥长剑,玄武急速转动着向雇主攻击过去。

领头人出了这么多次的任务,头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他站在原地紧盯着我的后背,这小子的智慧很高,所使用的武学也不简单,从刚才的那一招剑法就可以看的出来,虽然现在的境界不高,但以后肯定是一个人物,要是收入无夜楼成为己用的话,不出两年就可以跨入元天境界,进入“十六绝”或“三十三鬼”,要是不愿意只能杀掉,免的以后成为无夜楼的一个麻烦。

一直没有动手的雇主突然大声喊道:“快,守住西方角落,不要让他跑了!”由于杀手们盯着我这个方向看着他们的头,所以一时没有反映过来,不过雇主却看出了我的意图,只见他身形晃动,以非常快的速度冲向西方角落,也就是杀手被误杀的同伴所站的地方,我只是微微一笑,他阻挡不了我的去路,他现在所站的地方离那太远了。

我的笑容渐渐在脸上扩散,任何人都能看的出来,在我身前的雇主对我的笑容很是气愤,只见他真气外放,右手变成了黄色并且成爪状,尽然以真气隔空阻挡住了我的“玄武击”,他看着我满脸笑容的脸,狠声说道:“臭小子,我看你今天还有什么鬼花招,尽可以全部给我使出来,我今天非把你给劈了,否则我就跟着你姓!”说着,他把手上的真气又加强了许多,准备把我的“玄武击”破掉,并慢慢举起了左手,准备给我致命的一击,看来我要快点动手了,他看到我脸上的笑容变了,变的很诡异,虽然我自己不这么认为,但在他的眼中的确是一个很不寻常的笑容。

他知道又上这小子的当了,右手猛的一痛,急忙撒手,我迅速改变“玄武击”的攻击方向,攻向我身后的杀手,我也随之跃上半空,又是出其不意的一招,杀手们今天彻底被我打败了,看到我强劲的“玄武击”攻向他们,在加上之前没有防备,只能快速闪身,躲过这一击。

这时,我人在半空大声对雇主喊道:“你以后要跟我姓,你可要记住了,我姓印!”我的声音跟随着我的身影慢慢远去,当我从那个缺口逃出的时候,那个看出我意图的雇主才移到我逃跑的方向,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我从他们手中溜走。

“一定要把这小子干掉,从头到尾我们都是被他牵着鼻子走,一步一步落入他的圈套之中,他尽然连一点伤都没挂,还用计杀了一个我们的人,这小子心计太高了,绝对不能留他在人世。”看着我离开的身影,雇主声音沙哑的说道,“你刚才怎么了?”他又回头对包裹自己右手的雇主问道。

“这小子的真气真是怪异,我在用《千幻——锁龙手》制住他的‘玄武击’时,尽然从那个真气凝聚的玄武背上喷出几道真气流,破了我的千阳真气,看来和你猜想的一样,是有人也到这边来了。”雇主表情抽搐,阴冷的声音中听的出他很生气,只见他把包裹好的右手一甩,由真气形成的几个如炮弹般的气团连续飞了出去,黄色的气团把地面打出一个很大的深坑。

“他看到了整件事情的经过,绝对不能让他活在这个世上。”雇主沙哑的声音也显得有些冰冷。

“放心,我们无夜楼绝对不会放过他的,你们的任务我们已经完成,该回去复命了。”领头人出声答道。

“无心兄不会起了爱材之意吧?不过凭这小子的智慧和武学能笼络到无夜楼也何尝不是件好事呢!”雇主沙哑的声音中带着少许评价和一丝的不满,虽然被叫做无心的领头杀手能听的出来,但也不会表现的太明显而已。

“哈哈哈……古先生真不愧有‘鬼材’之称,连无心这小小的心思都看的出来,”无心随声笑道,“不过这小子的确是一个可造之才,无心也有意将他收入无夜楼啊!”

“这就要看那小子的造化了,他的命我是一定要取的,再说你们的人可是因他而死的,如果你们没有成功,我就要亲自动手了。”雇主阴沉的声音中,很容易听的出他的不满情绪。

“好,既然清泫总督这么说了,我也不便发表意见,不过还请清泫总督稍微手下留情阿,既然是我无夜楼看上的人,一是归顺,二是归西,多于的话我也不必多说了,我等先回无夜楼汇报情况了,告辞!”无心的语气很生硬,看了几个杀手一眼,便先独自离去,杀手们抬着同伴的尸体也随后略空而去。

“妈的,我是给天夜的面子才不想与他一般计较,”清泫总督冷声说道,“他尽然登着我的鼻子上脸了,不知好歹的家伙!”看来清泫是有些不满无心说话的态度。

“还是先把重要的事情放在前面,那小子地事以后再说吧,就先让他们先处理,接下来还有很重要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办,一定要赶‘众神祭’之前把所有的障碍全部清理干净,免得惹主上生气。”古先生看着清寂静的夜空,神情中显得有些黯然,沙哑的声音让人觉得他是在安慰自己,清泫总督看着远去的杀手,冷哼了一声,捡起地上钦差的头颅,也跟随在古先生身后飘然而去。

轩龙山一下变的很安静,似乎从来都没有人来过,也没有发生过屠杀,也许只是风的呜咽,山中野兽的嘶鸣,可是风中依然飘着那洗刷不去的血腥味,地上的深坑,残乱的花草,这一切似乎说明了什么……

我一路飞奔,就怕慢一点再被他们抓到,我也知道他们肯定不会放过我,因为我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一幕,以后在大陆上行走要多加防范,以免哪一天被杀了都不知道。本来我想在黑夜中乱逃,一定会瞎撞到什么了无人烟的地方,可是让我没有想到是尽然看到了万家灯火,由于是半夜我也不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城镇,不过我今天的运气还算可以,不但逃出他们的猎杀,还能洗一个舒服的热水澡睡个好觉。整了整身上的衣服,我才发现衣服的前胸处,被雇主强劲的真气扯开了好几道口子,看来又要买新的了,我无奈的叹了口气,便哼着小调向前方的城市前进。

荡风城——名字起的真不怎么样,不知道是哪个没有文化的家伙起的这么烂的名字,我搓揉着下巴想着他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连我都不记得这是我第几次来这里,站在城墙下看着城名想着这个无聊的问题了,不可思议的是我会糊里糊涂的又一次来到了荡风城。

“喂,小子!你到底进不进城啊?城门可是要关了。”守城的守卫兵大声扯着破锣嗓子向我喊道,我微微向他一笑,只好展时放下这无聊的想法大步走进城去。

很容易的就找到一家客栈,洗了个澡又让店小二去帮我买了件衣服,把我那件破烂衣服扔到了垃圾堆后,我才舒舒服服的躺到床上睡个好觉。我第二天起的很早,晚上怎么睡都觉得不安稳,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睡了一小会儿,洗簌一番后走出房间,又在一楼大厅吃完早餐后才走出客栈,既然到了荡风城就一定要好好去转转,免的浪费这次机会,下次来不一定在什么时候呢。

荡风城有一处风景很好的景区,名叫千鸣万月湖,是根据这个天然湖所发生的奇异景象因而得名的,至于它有什么奇异景象,就要分两个时间段去看,现在白天去只能看到“千鸣”的景象,“万月”只能等到晚上了。所谓的“千鸣”就是千只鸟儿在湖面上鸣叫,如果是平常的千只鸟儿,那也就不叫什么奇异景象了,翎镟——是一种极其罕见的风速鸟,说它是风速鸟,是因为它飞行的速度极快,与风速有的一比,翎镟大部分是青色的羽毛,头有成年人的拳头大小,嘴巴极长也尖,可以让自己飞行时使身体减小阻力,爪子并不锋利,以草株植物为食,性情也很温顺。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翎镟白天的时候就栖息在这个湖面上的清竹之中,有人试图接近它们,都受到袭击,还有人认为它们是喜欢湖里的清竹,可是它们从来都不以清竹为食,让大陆的许多对此有研究的老家伙们摸不着头脑。

我站在湖边,徐徐清风吹过脸颊的感觉让我有些陶醉,千余只翎镟穿梭在湖面的清竹之间,发出的鸣叫极为悦耳,许多只翎镟一块鸣叫,就像奏出一曲美妙的天籁之音,千鸣万月湖的美名依此而论,看来不是徒有虚名啊。也就在这时,我的心“扑通,扑通”的急跳,有种奇怪的波动传到我的精神里,我的意识一下子全部泻出,就像脱堤的江水,一发不可收拾,我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然而就是这一瞬间,一切又恢复过来,我也感觉不到我的意识涌向了那里,我的精神波动平静了下来。我奇怪的看着四周,并没有什么奇异的东西,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由于它并不是什么大的事情,所以在以后的日子渐渐被我遗忘,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直到我再一次来到这里,一切才不谋而解。

“小子,把你手中的剑给我看看,也许大爷喜欢了,会施舍给你几个金币。”一个让我很不爽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不用回头都知道是一个无赖公子或者街头恶霸,也懒得去理他,继续欣赏我眼前的奇景。

“少爷,一个穷小子能有什么好剑,不如让小的去天武铺去给你寻觅一把。”怎么听都是一个狗腿子献媚的声音。

“你懂个屁阿,这小子的剑一看就不是凡品,再说了天武库的东西是你想要就能来的?快,上去给我问问这小子的剑卖几个金币!”又是那无赖公子的声音,有些让我讨厌了。

“喂,小子!没听到我家少爷的话吗,快把你的剑献上来让我家少爷看看。”狗腿子走到我身后恶声恶气的向我叫道。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依然看着湖面,可是我身后的那些家伙不乐意了,狗腿子怒声叫道:“小子,难道你是聋子不成!奶奶的,来人!给我上去教训教训这小子,让他知道我家少爷的威名。”

“我这人只会听人说话,不会听狗嚎叫。”我转身微微一笑,看着眼前的几人,站在我身前的是一个身材矮小,但一眼就能看出是以一个忠实主人的狗腿子,脸上表现出奴才本该有的所有表情,让我心生厌恶,在他身后身体偏胖的白面书生应该就是他的主人了,我看过多少无赖地皮,今天是第一次看到书生打扮的无赖公子,看来应该叫他无赖书生了。

“奶奶的,敢骂老子是狗,我牛河今天就让你知道老子的厉害!”说完就向我冲了过来,看架势还学过一招两试。

“牛河,你他奶奶的给我回来,是我说了算,还是你说了算啊?” 无赖书生向牛河不满的喊道,而牛河听到声音后也转身走到主人面前,“啪”的一声响,无赖书生给牛河重重的一个耳光,鲜血瞬间顺着他的鼻子和嘴角流了出来,而牛河低着头,不知道是什么表情。

我皱了皱眉头,这家伙也太狠了吧,再怎么说那个叫牛河的也是他养的一条狗,忠实地奴才,没必打得这么重,也太狠了点。

“狗奴才,知道我为什么要打你了吧,我还没有说话之前,你最好给我闭嘴,不要枉做主张,”无赖书生表情阴沉的说道,然后把眼光移到我的脸上,“小子,把你的剑卖给我如何?”

“我的剑不卖!”我的语气中满是坚定。

“小子,你最好放聪明点,我西宫放想要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无赖书生原来叫西宫放,名字是不错,就是配错了人,他的话音刚落,我就被他的手下包围了起来,感觉今天真是倒霉,就这么短的时间,我已经被群围了两次,不过这些小楼楼我根本没放在眼中,我无视他们的存在,看向远处的人流,出声说道:“我不想给的东西,也是没人能拿得去的!”

“一起上,把剑抢过来!”西宫放怒声喊道,话音还没落下,他的手下就举着铁棍和大刀向我冲了过来,看来都是经过反复“练习”的老手了,我手中厥戽剑一挥,就打掉一人的大刀,右脚前踢一人的膝盖,那人立刻倒地,左拳上钩打到一人的下巴,剩下的五人看到这一幕就知道今天点子硬,向后退去,都不敢再上来。

我看着地下哀号的三人,又看看早已退后到西宫放身后的几人,我故意向前走了一大步,除了西宫放之外,他们都同时向后退了一步,我微微一笑,说道:“怎么?不想要了?”

“都上啊,还愣着干什么?把这有眼不识泰山的小子给我拆了!”西宫放回头大声地向手下叫道,双眼冷森的看着我。

“还不快把这小子抓住,给公子出气!上啊,都快上……”牛河这时突然出声叫道,随手从地下捡起刚才被我打飞的铁棍,向我冲了过来,那几个小楼楼紧随在牛河的身后,渐渐又把我包围了起来。

“小子,你也不打听一下我家公子是谁,他可是荡风城主的大公子,想要什么哪有说得不到的,你这小子真是瞎了狗眼,兄弟们,一起上!”牛河有些蛮横的表情中带着一丝骄傲,但我好像还从中感觉出一种特别情绪,我也没有细想,只是无奈的扫了他一眼,心想:狗腿子就是狗腿子,被人家打了,还帮助人家拼命,这人也就真够贱的。

我扫了一眼站在最后的西宫放,他原来是城主的儿子,难怪这么霸道,我仔细想想,所有老子当大官的败家子没有一个是好东西,都是飞扬岜抑的那种,让我很是搞不懂,既然人家是城主的儿子,我还能怎么办,不能说让我杀了他吧,这可是人家的地盘,只有趁早闪人,免得再招惹来不必要的麻烦,现在一个无夜楼和那两个神秘的雇主就已经让我头大了,如果再惹上个什么鸟屁城主,那我真的只有自杀了,免的叫他们抓住后给分尸了。

就在他们动的时候我也动了,铁棍和大刀一同向我的头上压来,我身体微微一闪,倒握厥戽剑,放出少许天虚真气,用剑身尾部将他们打倒在地,身体迅速移到了牛河身后,越看牛河越感到可气,干脆直接一掌打在他的后背,顿时晕了过去。突然,我耳后生风,急忙转身横剑一挡,一根铁棍被我隔挡在半空,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偷袭我的人尽然是西宫放,我微微一愣的同时,他手中的铁棍突然改变方向,打向我的前胸,虽然没有用上真气,可力道之大估计能砸碎一块大石,我向他看去,依旧是一副“我的地盘我怕谁”的神态,满脸的煞气怎么看都不舒服,看来我今天是看走眼了。

正想着,铁棍已经到了胸前,我顺手横剑一挡,那铁棍尽然像活物一般,绕过我的剑直击向我的脑门,我几乎吓出一身冷汗,对上无夜楼元天境界的杀手和两个在元天境界以上的人,我都没有如此狼狈过,仍然安全脱身,这要是当头一棍的话,我肯定横尸当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