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神 子阳之造天 第六章 祸从乱生

suiya621 收藏 0 12
导读:最后一个神 子阳之造天 第六章 祸从乱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7/


就在我竭尽脑汁想出十几种逃跑的方法时,那阴沉的声音忽然说道:“雇主来了,我们动手吧!”原来不是发现我藏在这,终于松了口气,我刚还在想,实在跑不了的话,我就拼了命的冲出去。

我看向远处,又有两个黑影掠了过来,看来他们就是那人口中的雇主了,我猜测他们要杀的人,应该是在山下那批赶夜路的人当中,雇主的飞跃的速度很快,武学境界明显比那几个黑衣人的境界高,起码要在元天境界以上,看来他们要杀的人不是认识的就是打过交道的,否则有那么高强的武学也不会雇杀手了,而是自己动手了,不过令我感到奇怪的是这二人境界比那九个杀手高,为什么身法不如他们,比他们慢了许多。

我趁二人跃过巨石与那个看起来应该是领头人对话的一瞬间,迅速的离开巨石之后,躲在离他们很远的斜坡处,以免被那两个雇主发现,也找了一个可以看清山下状况最好的角度。

“你们准备的怎么样了?”其中一位雇主出声问道。

“没有问题,这次出任务的都是一元天的高手,当然也包括我,您请放心,他们一个也跑不了。”领头人阴沉的声音回答道。

我虽然躲在离他们有些远的地方,但依然能听清他们的对话,因为我从小时侯起,身体上的器官就特别的灵敏,尤其是在听觉和视觉上,听到他们全是一元天的高手,我出了一身冷汗,幸亏我闪的快,要是被他们发现的话,我肯定是逃不了,亏我刚才还想了十几种逃跑方法,看来就算用上了,也是跑不掉的。

“动手吧,千万别留下活口,就麻烦各位了。”另一位声音沙哑的雇主说道。

九个杀手动了,就在领头人向手下点头点头的一瞬间,这小小的动作让我惊讶于这些杀手训练有素,看来并非一般的杀手,当我看到他们跃下山时那如风般的身影,流星般的速度,若似无物的身体如鸿毛般轻盈,脚下如有实物般的平稳,看到身影不时的若隐若现,看到这样绝妙、诡异的身法,我终于知道他们的出处,一个有名的杀手组织——无夜楼。

东西大陆的杀手组织很多,但最出名的势力最强的只有五个,他们分别是东大陆的三岩堂、无夜楼和碎月楼以及西大陆的枯崖阁与鬼楼,因为势力相近,所以没有前后之分。说无夜楼有名,是因为他们杀过一个不可能被杀的人,他们势力极大,不是人多而是高手多,其内部势力很均衡,前后没有多大的差距,无夜楼主天夜是无夜楼唯一一个达到三玄天阶段的人,其后是“六夜”,所谓的“六夜”是指楼主手下的六个亲信,也是楼主的得力干将,依次为生夜、死夜、冤夜、黑夜、白夜和鬼夜,他们都达到了六元天至一玄天阶段,随后是二元天至五元天阶段的“九无”,其名曰无命、无生、无死、无冤、无情、无心、无极、无颠和无悔,再后面就是五重天至一元天阶段的“十六绝”和“三十三影子”,在排在最后的是一重天至四重天阶段的“一百零八鬼”,其实这也是在为无夜楼培养新一代的精英。

每个杀手组织都有自己的绝学,无夜楼也不例外,“追云疾风”——大陆上知道的人很多,但会的人只有无夜楼“十六绝”以上,但“三十三影子”还没有资格修炼,也就是达到一元天以上阶段才能练,“云随风动,风随其后,人疾风云”顾名思义人的速度超越了风和云,由此可见这套身法的精妙之处就是速度极快,最高境界便是无影、无声。难怪这九人的武学境界比顾驻低了许多,可身体移动的速度快的出奇,我现在才知道他们原来是无夜楼的杀手,所修炼的武学是大陆杀手界的绝学“追云疾风”。

山下的一声惨叫,几乎传遍了整个轩龙山,无数栖息的鸟儿,争先恐后的飞上夜空,接下来的是人们惊恐的尖叫声,还有大声喊着“有刺客,保护大人!”我心中暗想:原来这行车队是朝廷的人,连忙转首向山下看去,只见本来整齐的队伍现在如同满地的残叶,有人不时倒下,有人不时奔跑,也有人因为惊恐而尖叫,但他们的命运只有死亡,我很想出手帮助他们,但我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出去也只有死路一条,我的双手在颤抖,心也随之颤抖,看着一个又一个生命在我眼前倒下,我却无能为力,有好多次我都想冲出去,可是我不能冲动,如果因为一时的冲动而丢掉小命,再加上一个人也救不了,那就太不值得了 。

杀手们出手极狠,都是一招至命,武学稍微好点的护卫连一招都走不过,很快山下的人被屠杀完了,我用敏锐的视觉搜索着四周,没有活的生物了,我不禁摇了摇头,心中暗生悔意,暗狠自己眼睁睁的看着而没有去救他们,突然我耳朵好象听到的下方传来什么动静,由于我躲藏的地方是一个死角,所以看不到我下方的情景,我很小心的伸出头看了一眼,是一个穿着官服的人,他应该就是那所谓的钦差吧。他这时也看到了我,我向他做了个不要出声的手势,然后看了一眼雇主和山下打扫“战场”的杀手,没有人注意这边,我刚要伸出手想抓住他,却听到其中一个雇主冷声说道:“接下来轮到谁了呢?”我也不知道他是在自语还是对另一位雇主说话。

“那几个人是我们最大的绊脚石,他们一个也跑不了,用的着分先后吗!”有些沙哑的声音说道。

“也对,不如……”前一位雇主刚说了几个字,猛的转头向我这边看来,身上的黑衣无风自起,两道阴冷的目光似乎要穿透挡住我的巨石,二人相对望了一眼,便往我这走来。

我看雇主没有注意到我这个方向,伸出手拉住钦差,由于他身体偏胖,让我很费力,手不小心松了一下,我连忙用双手拉住他,这个蠢蛋钦差居然“呀”了一声,显然怕自己摔下去,我知道坏事了,雇主肯定听到了,紧接着我变就到传来的脚步声向我这边走来,我把钦差用尽全力拉到山上,说道:“快走,他们过来了!”蠢蛋钦差这到不含糊,拔腿沿着斜坡向另一边跑去,我紧握住手中的厥戽剑,大呼出一口气,看来要拼一场了,反正能逃跑的机会不是很大,我干脆站起身来,看着已经走过巨石的两个雇主,微微一笑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两位说话了,我这就走。”说着我转身就走。

“想走?有那么容易吗?”雇主冷声说道,我也同时感觉到了杀气,看来他们是一定要把我干掉了。

“跑了一个,应该是他。”沙哑的声音有些阴沉。

“他们已经追过去了,他是跑不了的,先把这小子收拾了。”雇主冷声说道。

我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听着二人的对话。

“这小子是不是吓傻了?”沙哑的声音的问道。

“哼……即使傻了,也要给我躺在这里!”雇主冰冷的声音说道,说着就往我身后走来,他早就看出来我的武学境界不高,最多也就四五重天左右,所以对我也没有什么顾及,看来要对我下手了。

雇主一步一步向我逼近,我并没有因此回头,天虚真气分布在我的全身,在身体周围慢慢形成了一个无形的屏障,雇主似乎也感觉到了,脚下的步子停了一下,然后皱了皱眉头,嘴角挂着一丝冷笑又向我走来,手心中凝聚出一团黄色的气团,离我就有一臂之遥时,我突然回身刺出一剑,突然雇主把身体向一旁倾斜了一下,而他这小小的动作是因为我的剑,雇主把我手中的剑挡在左手上,右手中的黄色气团快速打向我的腹部,我感觉到了那气团所含的力量,就在气团快接近我身体的时候,雇主的手因为我身体的屏障而停了下来,由于气团与屏障的摩擦,还能看到白色的光线,雇主的真气十分的强大,我的天虚真气也慢慢变的稀薄起来,雇主对我冷笑着,我也对着他微微一笑,雇主阴沉的脸上出现了奇怪的表情,他想不通为什么对方的真气能挡住自己的攻击,这小子的境界并不是很高,可是……他突然发现我的笑容越来越怪,眼神看向了他的左手,临死的人还能发出这种微笑。

跟随着我的目光,雇主看到我拿剑的右手,可是什么也没有,等他感觉到了什么的时候,我的脚尖已经到了他的小腿处,由于雇主左手挡剑,右手凝聚着气团,他这时才知道自己上了当,只能反射性的放开我的右手,左手成刀,劈向我的腿部,我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和我想的一样,我抓住这个机会,反手拿剑横劈向他的右手,也就在这时我的护体真气已经完全被攻破,厥戽剑加速劈向他的手臂,可我还是被对方强大的真气打伤,我几乎感觉到了肋骨的断裂。

雇主收手很快,攻击也很快,我捂住腹部向后闪了一段距离,急速用转《春生诀》为自己疗伤,雇主看着我,对后面的另一位雇主说道:“这小子的真气很怪异,虽然他武学境界不高,但真气很强,如果现在不除掉的话,以后说不定还是我们的另一个阻碍物。”

这时,那几个杀手返回来了,就站在我的身后,看来已经把那个钦差干掉了,我一想到那蠢蛋钦差,再想想眼下的处境,我满肚子的怨恨是没有人体会得到,领头的杀手扔给雇主一个东西,骨碌碌的滚了过去,在地下留下一条血迹,我仔细看去,是钦差那胖墩墩的人头。

“这小子看到我们杀人的经过了,我希望不要留下活口。”杀手中的领头人看着我沉声说道,剩下的杀手从身后把我包围了起来,看来今天要想离开的话比登天还难,我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

腹部已经不在那么痛了,我看了一眼两个雇主,又看了眼身后的杀手,扫视了一下四周的地理位置,脑中再一次不停的闪烁着各种逃跑的方法,可是就有一两个似乎能用上,这些人的武学都比我要高了许多,难道我今天真的要挂在这里吗?

“我们知道规矩,这小子已经是个死人了,各位不必担心。”对我动手的雇主面目表情阴冷的看着我说道,在他眼中我已经是一个死人。

我终于想到了一个注意,虽说危险性极大,我也要拼上一拼,反正横竖都是个死,不如死的更光荣一些。看着那个雇主,我举起了手中的剑,天虚真气迅速凝聚在剑上,放出白色的剑芒,另一位不太爱说话,站在最后的雇主突然很惊奇的叫了一声,身体一闪就到前一位雇主身旁,不过我还是能模糊的看到他闪身的轨迹,只停他说道:“这小子的真气和他们的有些相似。”

“他们?不会吧,他们可是……难道还有其他的人到这里了?”阴沉的声音也县得有些吃惊,只见他猛的一回头,双目精光闪烁,阴声说道:“你的武学是谁教的?”

我有些纳闷的看着他,难道老头和他们还有关联不成,厥戽剑胸前一横,微微笑道:“怎么?想套我的老底啊,我就不告诉你们!”

“算了,不要跟他废话了,快动手吧。”后者话音刚落,我就看到眼前人影一晃,一双手掌连带铺天盖地的虚影已到我的面前,雄厚的真气压迫着我喘不过气,我身体迅速的往后移了两丈多远,离那些杀手近了许多,可是那双手掌依然感觉在我眼前不远的地方,我也似乎没有移动过。

“小子,刚才让你躲过了,现在可没有那么容易了,让你尝尝我的《千幻——魔夕满月》!”雇主冷声说道。

只见他一双手掌变幻了十于种手势,真气与来与强的接近我的身体,我知道自己再不出手,就没有机会了,眼见雇主就要攻到我的身前,我的剑动了,身体也随之而动,剑上番着耀眼的白光。

“东方剑——青龙破!”我的声音刚落,《八方流粤》的剑法随手而出,厥戽剑上白光大盛,身体也跃到半空,长剑不断在空中变幻成各种剑式,天虚真气凝聚在剑上的白光,随着厥戽剑挥动的轨迹,形成了一条像虚影般的青色长龙,还不断的变化着各种形态,犹如活物,随着我长剑一挥,青龙脱离我的长剑攻向我的敌人,我也随在其后。

雇主刚开始看到我突然使出这招剑法,在空中稍微停动了一下,可又想到了我之前的诡计,面上一阵冷笑,《魔夕满月》的掌势又强了不少,无数的掌影重叠在一起就像一轮满月,他的“满月”霸劲十足的向我打了过来,也就这时我长剑一挥,青龙脱离了我手中长剑。

只不过我的目标不是我前方的雇主,而是后面的杀手领头人,雇主看到这样一幕,愣在当场,突然向杀手喊道:“小心!”可是“满月”的速度太快,就在雇主话音刚起的时候,“满月”已经攻向了我身后的其中一个杀手,发生这样的事情是谁也想不到的,但这一切就在瞬间发生了。

杀手的速度是快,但以外就是以外,更本不能提防,如果事先提防的话那就不是以外了。他们都知道雇主的武学境界,可是没有想到这小子会来这么一手,由于杀手形成的包围圈与雇主成对角关系,但又偏移了少许,而领头人所站的位置刚好是旁边,这正好给我创造了一个旁人根本无法想不到的攻击效果。当我突发性的攻击领头人时,其他的杀手肯定不会动手,因为他们了解自己头的武学境界,可由于自身对动态物体的视线吸引,他们肯定会把目光移过去,最终会忘记一个致命性的错误——满月。

《八方流粤》是我第一次拿出来对敌,现在我终于知道这套剑法的奇妙之处,东方剑——青龙破是剑法的第一式,它主要是从敌人正方攻击的,威力之强,可想而知,我的速度虽然不快,但我能抓住机会。“青龙破”发出霹雳的龙吟之声,犹如破空而出的真龙,带着强劲的天虚真气攻向领头人,他脸上带着惊讶,我可以看的出来,当他反映过来时,“青龙破”已经到了他的身前,杀手们这才反映过来,可是还是迟了一步。

“魔夕满月”以极快的速度飞向一个杀手,一个一元天境界的杀手瞬间被强大的真气流削割成两半,而他所站的位置正是另一边的首位,其他杀手看到这一幕,表情先是吃惊然后是愤怒,他们没有想到连七重天都不到小子,尽然把自己的弟兄给杀了,看来我要是不快一点逃掉的话,非被他们给活刮了,不过这又成功的吸引了杀手的注意力,让他们把视线从领头人身上移开,我的计划又成功了一步,攻击我的雇主脸上表情变的更加阴沉,如果今天不把这小子给除掉,不好给无夜楼主天夜交代,所以他迅速跟了上来,准备再给我致命性的一击。

领头人在这时也出手了,他身体瞬间爆发出强大的真气,双手握刀劈向以近身的虚影青龙,一元天就是一元天的高手,出招如此麻利,真气要比我强大的多,刀气以雷耳不及的速度斩向空中的青龙,两种真气相撞发出“轰隆”一声震天巨响,所产生的真气流让地上沙飞石走,眯的众人睁不开双眼,我的机会来了,等的就是这一刻,就在我落地的一瞬间,厥戽剑又一次白光大现,把所留的天虚真气一次性全部释放。

“北方剑——玄武击!”我突然轻吟一声,猛然出手,领头人感到十分惊讶,这小子是不是疯了?他准备再一次出手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一波为平一波又起,这让众人怎么也摸不着头脑,这小子到底想要干什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