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残疾乞丐的真实家境:六口人只有一亩地

钟顺 收藏 2 29

核心提示:两间住了将近20年的土坯房,6口人只有1亩地,一个患有同样疾病的弟弟。这就是陈春伟在河南的老家。在深圳,陈春伟将乞讨所得的100元钱捐给一个病人的事迹经过媒体披露后,引起了公众强烈反响。“只要不再被别人说,你是个骗子就行。”春伟的妈妈如是评介,在这个普通的农家看来,春伟的做法是对弟弟妹妹一个很好的教育。11月26日,《郑州晚报》记者专程赶到河南省驻马店新蔡县,了解到陈春伟背后鲜为人知的坎坷身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小屋是农村已经很少见的泥坯墙,不大,只有两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陈春伟的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陈春伟的弟弟陈小伟与哥哥有着同样的疾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只要不再被别人说,你是个骗子就行。”在这个普通的农家看来,春伟的做法是对弟弟妹妹一个很好的教育

看到关于儿子的报道,妈妈哭了

11月26日上午,驻马店市新蔡县顿岗乡朱庄村。

绵绵的一场冬雨,使这里的道路变得泥泞不堪。阴冷的天气,让这个豫东南平原上的小村庄略显寂寥。

用木栅栏做成的大门,里面传出声声狗吠。那个小屋是农村已经很少见的土坯房,只有两间,外面是一片菜地,绿油油的白菜长得正旺。

“妈妈,我看到哥哥的名字了。”9岁的陈小伟坐在小板凳上,在记者带来的报纸上找到了哥哥的名字后,兴奋地对妈妈喊道。

他的妈妈并没有听他的招呼,在这个飘落冬雨的天气里,她不停地擦着眼泪。

“妈妈、妈妈……”懂事的陈小燕坐在妈妈的旁边,轻轻地喊道,她想让妈妈控制感情,可是喊出的声音却带着哭腔,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姐姐陈大燕默默地坐在屋内,当从弟弟的手里接过报纸后,她把头转了过去。

这就是爱心乞丐陈春伟在河南的老家。很久没有见到春伟了,没想到,记者带来的报纸竟触动了他们的痛楚。北方已经寒风凛冽了,但愿他们的亲人在深圳还享受暖阳。

陈春伟的妈妈、他的两个妹妹,还有一个同他一样患病的弟弟陈小伟,守着两间破房子,这些是远在深圳的陈春伟父子最大的牵挂。

据春伟的妈妈介绍,春伟上小学的时候,在顿岗集上姑姑家住。由于身体不行,读完小学五年级春伟就辍学了。

记者看到,在春伟家不到15平方米的小房子里,摆放着两张床,还有几袋子粮食,那是全家一年的收成。


六口人只有一亩地,弟弟也残疾

“他15岁就到山西的煤矿上挖煤,前年才回来,6口人只有一亩地,每年都不够吃,不出去也没有办法。”陈春伟的大伯陈寿清说。

陈春伟所在的村庄,人均不到1亩地,陈春伟家更是少得可怜,只有一个人的责任田。由于地势低洼,流经附近的汝河每年都要泄洪,最近三年,有两年的秋收没有见到颗粒粮食。

陈大燕现年15岁,在邻近村庄上六年级,妹妹小燕本来也要在今年上六年级,可是弟弟没人照顾,只好留了一级,每天上学的时候,都是小燕用自行车带着腿脚不便的弟弟,遇到下雨,小燕就背着弟弟。如今,9岁的陈小伟小腿已经外撇,还没有6岁的孩子个头高。

“也不知道咋地?我们家这么倒霉。两个男孩都是这样。”陈春伟的妈妈无奈地说。

曾经被骗受尽折磨,几番周折逃回家

陈春伟是1986年出生的,今年20岁。他一直不愿待在家里,看人家年轻人都能外出打工挣钱了,他也想出去,想靠自己生存。

“他第一次出去是去年的正月初九,回来的时候是农历的七月十四,那天也是个雨天,和今天一样。”陈春伟的妈妈说,提起孩子的遭遇她很难受,“谁知道他在外面受恁大的罪。”

那是2005年春节,一个周姓老板来到陈家,告诉春伟的爸爸陈寿学可以带春伟到全国各地学艺、演出,可以挣很多钱。一心想着减轻家庭负担的春伟感觉事情不错,而周姓老板也是附近村子的人,陈家同意了,但不承想春伟此行受尽折磨。当时和春伟一起出发的还有几个年纪相仿的孩子。刚开始演出还有钱赚,可后来,老板逼着孩子们乞讨,乞讨的地方多选择在农村,晚上就睡在一辆柴油三轮车上,“讨不到钱时老板就用巴掌打我的脑袋,而乞讨来的钱都要交给他。”春伟回来后说。

2005年8月14日,陈春伟随老板等来到阜新,他趁老板不注意挤上一列火车到通辽下车,又挤火车来到沈阳,之后经过救助站和媒体的帮助回到了家乡。

“我不知道他挨过多少次打,他回来也不多说,可能是害怕我们担心。”春伟的妈妈说。


“孩子吃点苦还可以接受,最怕被人误解”

从东北回来两个多月后,春伟坐不住了。“妈妈,在家也是闲着,我还是出去干点活吧。”春伟的懂事总是让妈妈伤心。“他知道家穷,要是不残疾该有多好。”春伟妈妈说,“你要去就让你爸带你一起去吧。”陈寿学因为多年在外打工患上肾结石,几年前就已经不能干重活了,而打工挣来的几万元钱都给孩子看病了,自己的病却耽搁下来。

2005年10月底,陈寿学父子踏上了南下的征途。随后,父亲在深圳捡废品,儿子在深圳街头乞讨。

“这时候深圳不冷,河南老乡也多,他们也熟悉了。”春伟妈妈说。想起儿子在深圳的生活,春伟的妈妈不停地掉泪,“他们父子俩不容易,起早贪黑,有时一天也不一定能挣几块钱,总想着把省下的钱寄给家里,生活很苦。”

“孩子吃点苦还可以接受,但最怕的是被人误解,有人说家长故意让孩子上街乞讨的,有人说孩子乞讨的背后有老板指使,每听到这话我们都非常痛苦,也不知道春伟怎么想。”春伟妈妈很担忧。陈寿学告诉本报记者:“儿子究竟受过多少苦,受到多少人白眼他也不清楚,有时候他回来常闷闷不乐。”

“有人说春伟是骗子,可是他真不是,有谁愿意当乞丐呢?经常被人看不起。可是也不能怪人家,人家又没有来咱家看咱的实际情况。”春伟妈妈说。

“他知道受苦的滋味,做好事并不意外”

对于儿子的捐款行为,妈妈是在几天后才知道的。目前,除了家人,村里的其他人基本上都不知道。“春伟做善事,我没告诉村里人。”

“那天晚上,他爸爸打电话说,孩子做了一件好事,我当时就掉泪了,这孩子懂事,受了这么多的苦,他知道受苦的滋味,做好事并不意外。”妈妈为儿子的义举感到自豪。

“春伟妈妈没跟任何人讲,我还是从北京打工的儿子那儿听到的。”陈寿清说。

“哥哥做了好事,可是还光着脚,也不知道冷不冷。”眼睛始终盯在报纸上的陈大燕说……

临走的时候,春伟的妈妈执意要送到门外,迎着雨,她露出了笑容。寒风入骨,但此时记者的心却是滚烫的。

来源:郑州晚报 作者:卢曙光 宋振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