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八章 屠龙会

龙居士 收藏 9 13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八章 屠龙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出门时,龙居士脸上的五官已经移位、变型,乍一看,谁也认不出他来。

当街拦了辆的士,言去市电影院。等到了电影院,又说去市工人文化宫,到了文化宫又言去市政府,到了市政府又言去市小学。的哥火了,怒道:“到道去哪?”龙居士道:“你管我去哪,反正按表计费就是!”“下车!你这样的爷,咱不伺候了!”“你要不开车,我告你拒载!”龙居士两眼盯着贴在车窗上的举报电话,得意的笑笑。

被乘客投诉,的哥到底是怕的,极不情愿的开到了市小学。到了这,龙居士甩给了他一张百元大钞,不及他找零,又上了旁边的一辆的士。

的哥一愣神的功夫,另一辆的士已飞出去了很远。望着手里的百元大钞,自言自语道:“今天真是邪门了,遇上一个神经病。这钞票不是假的才好。”望光透了透,发现主席像清晰可见,知道不假,这才放松下来拉客去。

在另一辆的士上,龙居士精神丝放了出去,发现后面的一辆面包车很可疑,尽管不是最开始跟踪自己的那一辆,但瞧那车里的人,一副紧张的样子,怎么看和先前的那些人,是同一路的。知道这些人铁了心的跟着自己,怎么换的士也甩不掉的,只得另想办法。不久,看到路边有家大型商场,龙居士下车走了进去。后面的车果然也跟着嘎然而止,二条尾巴,跟了上去。

这两尾巴,一进商场的门就傻了眼,人呢?只见里面人山人海,哪还有目标的影子?

龙居士走进三楼男装部,换了套西装,又易了一回容,这才从商场大门走了出来。到大门口,见二尾巴,仍在紧张的注视着来来往往的每一个人,自己经过他们身边时,他们却视而不见,不禁好笑,潇洒的一挥手,招了辆车,绝尘而去。

为保险起见,龙居士又换了二辆车,这才奔向目的地。的士在小弄堂中,穿梭环绕,终于在一座四面都有路的居民楼前停下。

一下车,龙居士又将精神丝放了出去,将监视范围扩展到最大,没发现周围有可疑人物,这才将精神丝渗入到小楼内,看到里面有几个熟悉的人影,心中一喜,步入楼内,敲了三长二短的暗号,又对了暗语,方才进入。

“子明兄弟,别来无恙啊!”

当前一人,身材修长,头发全白,形容憔悴,不是子明是谁?再瞧他身边的诸人,分明是狴犴组织的一干首脑。分别是老四,火狮子陈鑫涛,老五,教导主任罗四维,老六,金牌杀手慕寒冰,老七,急先锋章启名,老八,龙战士骆飞天,老九,紫枫,老十,炮兵连长陈秀林。个个脸上有戚色,身体较之从前,更瘦了几圈。

呵,好强的阵容啊,狴犴的十位大哥,除了老大已亡,老三陈子豪叛变,其他的人都来了。

龙居士说的别来无恙,其实是句客套话,但听在脾气火暴的陈金涛耳中,就成了讽刺,劈头盖脸的抢道:“怎么着,想要我们死光,你才高兴?”

老六慕寒冰道:“四哥,冷静些,龙居士并不是这个意思!”

“哼!且先等等,看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再作理论!”火狮子陈鑫涛人脾气虽火,心却如同明镜。知道轻重。

没了火狮子的打岔,会面很快就进入了正题。龙居士首先要弄明白的是,狴犴的人,找自己到底想干些什么。

原来,自从大哥狴犴死后,组织就分成二派,一派是以子明为领导的元老派,成员以狴犴的三年以上的老人为主。与另一派是以陈子豪为代表的新生势力。以新进召进来的各方依附势力为主。元老派人少,胜在团结精干,新生派人多,但凝聚力不强,两派几次交锋互有胜负,难分高下。子明寻思着这样下去,恐怕没决出胜负,组织先垮了,便与陈子豪击掌为誓言,谁能报老大之仇谁就是新的龙头。立誓之后,元老派调集精兵强将一百多人,分批潜入日本,做下了震惊世界的“东京大案”但黑龙会老巢防卫严密,终于功败垂成。随后,日本与国际刑警严密合作,全球追捕狴犴组织。在逃亡过程中,一百多骨干相继去死去,仅几个当大哥的最终逃出生天。

龙居士插话道:“如此安排不妥啊,子明兄弟你不是怀疑陈子豪与黑龙会有勾结吗?他又怎么会像你一样潜入日本,刺杀黑龙会的‘主干’呢?如果他将你们去日本的信息透露给黑龙会的话,那么他可以轻轻松松的玩一把‘借刀杀人’!”

子明苦笑道:“我何尝不知呢?为了防止消息走露,所有挑去的兄弟都是义字当头的好兄弟。陈子豪,他只知道我们去了日本,但他并不知我们何时去,如何去,去了日本什么地方。”

龙居士笑道:“陈子豪借黑龙会之手杀你们的事没做到,但他的‘借刀杀人’之计终是成功了,元老派的精英尽失,元气大伤,现在又受到全球通缉,中国警方也加大了打黑力度,你们的日子必定很不好过吧!据我所知陈子豪并没有去日本,他趁你们走后趁机扩大了势力,你们做下东京事件之后,他干脆将自己的人马拉出来,成立了白龙帮,已经和狴犴脱离了关系!”

子明痛苦说道:“我辛苦经营,想把大哥留下的狴犴经营好,但终归是分裂了。有负大哥的厚恩啊!”一句话,没说完,子明已是泣不成声了。

“兄弟,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无论任何组织,总有个兴衰,这是历史的必然。活着的人,更好的活着,才是王道!”

“你说什么?”五哥罗四维怒道:“苟且偷生的活着,还不如轰轰烈烈的死去,来得痛快!”

龙居士本想劝一问,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材烧,话到嘴边又变了,问道:“今后兄弟们如何打算?”

“为大哥报仇!”火狮子陈鑫涛吼道。

“如何报仇?”

“拼一个是一个,拼二个赚一双!”老八龙战士骆飞天,从坐位上跳了起来。

“就是啊!砍头不过碗大个疤,枪子不过是花生米。”老七急先锋章启名也跟着吼道。

谈到拼命,狴犴的头头,那个不是刀口舔血,从血海里杀出来的?个个奋勇,人人争先,恨不得左手一支AK,右手一支MG,冲到黑龙会的老巢,大杀四方才好。

“诸位哥哥,我们现在要枪没枪,要人没人,要钱没钱的,拿什么去拼啊!”老十陈秀林劝道:“还是听子明哥哥怎么说吧!”

谈到面临的现实情况,诸狴犴的大哥们又全都哑了声,将目光一齐投向子明。

子明哭红了眼,扑通一声跪在龙居士面前道:“大哥救救我们!”

龙居士急急扶起子明,道:“兄弟,别这样。能帮上忙的,我一定帮!”

子明冲着周围的兄弟,泣道:“眼看着狴犴完了,大哥辛苦创下的基业,毁于一旦。在大哥尸骨未寒之际,陈子豪又叛出了组织,而我们现在,空有报仇之意,却无报仇之能。敌人越来越强,而我们越来越弱,眼看着离报仇的日子,越来越远,我痛心啊。鸟无头不飞,蛇无头不行,龙居士的本事众兄弟都看到了,他所创下的吞日集团,好生的兴旺。如果兄弟们推他做大哥,必能完成我等的心愿!”

言罢,子明冲着龙居士又喊一声,大哥,身体往下沉,又要拜倒。龙居士扶着他,岂能让他跪下?但龙居士扶住了子明,却扶不住一干兄弟,只听周围卟嗵声响成一片,七条汉子纳头便拜,口称大哥。

“这是做什么啊,都起来!”

“如果不答应,我们就不起来!”

望着周围一干好汉,毅然的神情,龙居士暗道,这些人有骨气,讲义气,可依为左膀右臂。只是不知他们是真服,还是假服,我且试他们一试。道:“诸位兄弟看得起我,我要是再推脱,倒叫兄弟们寒了心。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如果没有严明的纪律,只会是一盘散沙。诸位兄弟若真的看得起我,须依我三件事!”

“可否是去年提的那三件?依得,依得!”

去年的那三件事,最后一条,精简人员,叫一些身上背有重案的人全都遗散。是狴犴无法答应的事。但现在无所谓了,因为那些骨干,死的死,亡的亡。这一条等于是虚设。

龙居士一笑,道:“不是去年的那三件。”

第一,狴犴组织从此解散。

第二,诸位兄弟改头换面,全都换个身份。

第三,今后兄弟们行事,得按吞日集团的规矩来。

“操,什么鸟规矩!”火狮子暴跳起来。其他众兄弟面面相觑。

在身则的子明,揖首道:“这个其他两条都依得,但第一件,无论如何都依不得!狴犴是大哥辛苦创来的基业,无论怎样,组织不能解散。如果组织解散了,将来九泉之下,我等众兄弟有何面目见大哥?”

“二哥言之有理!”十弟陈秀林道:“如果组织都没了,我们还叫什么惩奸罚恶?剩下的人,既使活着,也不过是一堆走肉。”

老五罗四维道:“依着条件,这分明是我们加入吞日集团,而不是龙居士加入狴犴!”罗四维的一句话,道破了龙居士三个条件的实质。在众兄弟中,引来一片赞同之声。有的甚至猜测龙居士居心不良,想吞并狴犴。

“呵呵,诸位兄弟听我一言,可好!”

“有话快说,有……”火狮子后面半句在子明的暗示阻止下,终究没有说出来。

“我提的这三个条件,也是在当前局势下的最佳对策!”

子明一听,恍然大悟,可不是吗?如今的狴犴做下了惊天大案,不论躲到地球的哪一个角落,都会受到追捕。为今之计,只有改头换面,将狴犴的名号放下,弃之不用,才有生路。否则的话,不论是谁,不论有多强的实力,只要背着狴犴的名号,一亮相,必定受到各种势力的打击。

其实龙居士的用心,子明早应该想到,但听到第一个条件,解散狴犴,觉得心痛之极,被其刺昏了头脑。现在明白过来,泣道:“诸位兄弟,我们依了龙居士吧!这是我们唯一的生路!”

“二哥你怎么也这么说?”火狮子几乎要七窍冒火,“我生是狴犴的人,死是狴犴的鬼,大哥的恩情,我不敢忘!”

听子明这么一说,五哥罗四维也明白过来,劝道,“四哥,形势比人强……”

龙居士见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便坐在旁,等着他们内部商量的结果。

子明解释了一遍,罗四维在一旁帮腔,几分钟后,众人都明白过,不得不接受。唯独火狮子陈鑫涛认准了死理,解散狴犴的事,无论如何都不答应。吼道:“老子宁可站着死,也不愿跪着生!”

“谁要你跪着啦。”子明道,“我且问你,是给大哥报仇重要还是留着狴犴的名字重要?”

……

龙居士见众人,如此忠心于狴犴,不禁要羡慕王志杰,有这么多忠心的兄弟,死亦无憾。同时也为自己脸红,一门心思的盘算利害得失,义气道德在自己心中,全无份量。便退了一步,找了个折衷的方案,道:“诸位兄弟,狴犴的解散,只是对外这么宣称,我们内部,仍可用狴犴。等将来事过境迁,狴犴又可卷土重来!”

“这是真的吗?”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好,大哥!”火狮子陈鑫涛纳头便拜。其余众兄弟,也是欣喜若狂,口称大哥不止。

龙居士见之,先是高兴,终于得以收伏这些江湖好汉,过后又是一愁,像这样是自己加入狴犴,而不是狴犴解散了加入吞日集团,会不会给以后造成麻烦?

首先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就是狴犴的宗旨与吞日集团的宗旨的互相冲突。狴犴是采取一切手段杀贪官,而吞日集团也恨贪官,但认为暴力解决不了问题,整治贪官应当从体制上入手。如果狴犴这些人仍旧眼中揉不了沙子:贪官,见一个,杀一个。只会给吞日集团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其次,兄弟们的排名问题。大兵弟、王辉大哥、国清弟,还有自己宿舍的那七位兄弟、八位铁血战士,这些该如何排坐次呢?如果没有一个规矩,只怕将来会乱了礼数。如果照供献来排名,自己的“老兄弟”该排在前面。但狴犴的兄弟排名早已定好,不可能会接受,别人插在自己前面。

再次,两群人之间的观念冲突。狴犴的这些人,看不起龙居士原来的那般兄弟的“软弱”,而龙居士的“老兄弟”们则认为狴犴是一伙打家劫舍的亡命之徒。两群观念根本对立的人,是不可能融在一块的。

最后,就是狴犴的组织的人,如何安排了。

龙居士授意辉哥组织灰道。灰道成员由退役军人、社会闲散成员和一些江湖上的牛鬼蛇神组成。目前正在召兵买马中,虽然在一些人的眼中看来,灰道是黑社会,但究竟不是黑社会,论其功能,说它是情报组织更合适。狴犴的来头很大,但现在被削弱了,元老派能够有效控制的估计也不会超过百人。叫日益壮大的灰道去听从子明他们的话,肯定是行不通的。但叫子明他们服从灰道的调派肯定也不行。因为在子明他们眼中看来,灰道的这些人,还是刚出道的雏,不可能服从王辉的调遣。

如果说,狴犴的人马,是以个人身份,陆续投奔而来的,倒好办,可以按他们的所长,在灰道中谋一份事做。但狴犴是整体加进来的,经过这一场猛烈的风雨,大浪淘沙过后,留下的全都是精华。团结紧密,任何人都休想插上一脚。估计在吞日集团内,除了龙居士本人,其他的任何人的话,他们都不会理睬。如此算来,狴犴只能是单独,形成一个部门,由龙居士直接管理。

那么这个部门做什么事呢?

白道有吞日集团,情报有王辉的灰道,剩下的只有黑道了,但黑道能做什么事?能带来什么效益?搞不好,会成为自己身上污点,从而被人捉住把柄。

以龙居士的智慧,想明白了其中的利害的关系,相应的办法也就运用而生。既然留在身边是个麻烦,何不放到外面去?有自己在后面暗中支持,狴犴尽可在国外搞风搞雨,大可放开手脚去干!而国内这边,一群叫政府头痛的人,都去了国外,国家也必定乐得看个清闲。大家都可相安无事。

接下来,杀鸡为誓、歃血为盟,由子明牵头,搞了一个简短的拜大哥仪式。然后望王志杰大哥的坟头方向,烧了三柱香,拜了三拜,不少人额头上都叩出了血。

子明嘴中念念有声:“大哥英灵在上,陈子豪背叛组织,出卖大哥,致使大哥横遭不测,组织分崩离析,我等欲扶大厦之将倾,但能力有限,不能捉拿奸贼,为大哥报仇。今龙居士大哥,在危难时刻数次出手相救我等,又有经天纬地之才,有神鬼莫测之能,其才其德可堪龙头之位。今日草就,他日若能为大哥报仇血恨,我等再隆重推举,愿大哥上天之灵保佑!”言罢又是三个响头。

龙居士见子明是先安排拜新龙头仪式,然后再烧香奠拜王志杰,顺序完全颠倒,正觉得奇怪,听完子明的祭词,这才明白,原来,自己这个龙头是暂时的,等到报了仇,才能正式就任。龙居士虽恼于子明处处算计自己,但也要为子明这招“上楼抽梯”之计,暗中叫绝。

事实上,龙居士之所以不怕麻烦当狴犴的龙头,也正是看中了子明的才华。龙居士曾多次想把子明给挖过来,但子明对狴犴忠心耿耿,绝无挖墙脚的可能,这才本着,“不能收其才,便吞其窝”的方针,将子明连人带窝都给收了过来。

祭过王志杰,众人便以兄弟相称,龙居士道:“狴犴先前有十位大哥,现在只缺老三,我推荐一人,任三弟若何?”

“是谁?”

“王辉!”

“没听说过!”火狮子陈鑫涛直言不讳,连连摇头表示不满。

龙居士早料到众人会表示反对,不慌不忙的笑道:“他的本事,等兄弟们相处久了,也就知道了。当先有一件要紧的事,拜托兄弟们先去做!”

“什么?”

“再闹东京!”

听到这四个字,子明忽然跪地,冲着龙居士连叩了三个响头,连声说请大哥恕罪。龙居士急忙扶起,道:“子明之意,我知,黑龙会既是狴犴的仇人,也是整个中华民族的仇人。不论我不是狴犴的大哥,都必除之而后快!”

子明想到自己处处算计着龙居士,而龙居士明知被算计,也不恼怒,无偿的帮助狴犴,现在更是将报仇之事,放在首位。这种“坦荡胸怀”和自己的“小肚鸡肠”一比,自觉渐愧,故叩头认错。

众狴犴的兄弟,见子明叩头,只道是为了感谢龙居士帮助自己报仇,也顺着叩头。

龙居士一一扶起从兄弟,道:“既然我们以灭杀黑龙会为目的,那我们更名为‘屠龙会’可好!?”

“不错,其名大气,既有屠黑龙会之意,也有屠白龙会之意。”子明赞道。

“好!”众兄弟轰然叫好。

龙居士此刻真恨不得扇自己二个耳光,这个名字看上去很好,但于国于已都不利。别忘了,中国也是一条龙,而自己也姓龙。取名为屠龙会,岂不是连自己和自己热爱的祖国一块给屠了?

话已出口,又得到了众人的认可,不便更改,只得补了一句,等报了大仇,仍用狴犴原名。这句话又得到了众人的一致赞成,龙居士不安的心这才稍定。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