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五章 工分制

龙居士 收藏 8 21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龙居士半天不言语,这倒让程国华局促不安。心里像是有十五个水桶打水,七上八下的。

经过早上的波折,程国华知道,离开这个厂自己没有安身立命之地,那怕当“担担”卖苦力都不行。一家老小等着自己养活,特别是即将上大学的孩子。忍辱负重也好,没有尊严也好,总得赖在这个厂过日子。

来之前,程国华一直在猜测龙居士找他做什么,但怎么也猜不透。

虽然自己出人意料的考了三榜第一,但资历太浅薄了一点,仅仅只是一名普通的工程师。像龙居士这样身价亿万的人,又是万事开头难,千头万绪之时,不可能无原无故的邀请自己单独面谈。全然不知龙居士为什么找自己,这种单向透明,更加重了程国华的焦虑。

从内心感受上来讲,程国华先前对龙居士只有畏慎,现在多了一份敬佩。

被人不敬后,仍能高风亮节,不往心里去,不借机打击排挤,这样的人,其胸怀之宽广本身就值得佩服。这样的胸怀,如果是四十岁以上的年龄还不觉得奇怪,但表现在只有二十多岁,血气方刚,志得意满的人身上,就太难能可贵阳了,老程唯有敬佩二字。

几分钟后,犹豫不决的龙居士终于拿定了主意,见程国华仍站着,笑道:“呵呵,程工,你站着做什么?快请坐!”

“董事长这里哪有我坐的位子!”

“?”龙居士奇怪的眼神望了过去,心想,今天这程工怎么表现得如此猥亵、庸俗?

见龙居士脸色忽变,程国华心猛的跳到了嗓子眼,局促不安,小声的问道:“董事长,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龙居士心如电闪,短时间内想清了原因,有了主意。程工骨头是硬的,但在社会中泡,总难免要受利害关系的影响,表面上有些变化,也属正常。金无赤足,人无完人,在当前这种风气之下,人要想不庸俗,实在太难了。再说人与人之间贵在交心,自己能忍受一些趾高气扬的铮铮铁骨,为什么就不能忍受下属的庸俗呢?

不过,龙居士希望自己身边的人,都能挺着胸膛堂堂正正的做人,不愿看到一些人,曲意奉承、奴颜俾膝。龙居士办企业,想改变的不仅仅是物质上的东西,更重要的是精神方面的东西。如果像日本那样,经济上富强了,而文化上,骨子里仍是奴才思想,在比自己强的人,面前当孙子,在比自己弱的人面前当爷爷。这样的奴才文化,既便成为全球第一,也得不到别人的尊敬。日本在西方人眼中,是一条走狗,没人尊敬它,而在亚洲人眼中,不过是富人家,戴着金狗圈的看门狗,仍然没有人尊敬它,便是最好的例子。

企业缺钱可以借贷,也可以找风险投资,如果没技术,可以花钱去购买,也可以自己组织人马开发,唯独企业文化难以仿效。当企业做到一定程度,如果没有自己独特的企业文化,就如人没有灵魂,必定会轰然倒塌。

任何一家大型企业,都有自己特有的企业文化,如通用公司,“为客户创造价值”,如国内某服装企业的“四千精神”——跑遍千山万水、说尽千言万语、走过千家万户、想尽千方百计,一定要把销售搞上去。

企业文化也有好坏之分。通用公司企业文化理念是,只有“为客户创造价值”,才能为自己创造价值。这样的企业文化,符合“双赢”的商业准则,受到普遍的认同。通用能做到世界第一,也就毫不奇怪了。而国内某服装企业的“四千精神”,怎么看都是彻头彻尾的利已主义,为了做好销售,要求自己的员工,不畏艰苦,不择手段搞好销售。结果客户得不到利益,失去了信用,而企业内部做出贡献的员工,也被扫地出门。在极度功利之下,内外离心离德,销售年年下跌一点也不奇怪。

龙居士希望自己的企业文化是狼性精神。对外同仇敌忾,对内团结竞争。

打造这样的狼性企业文化,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完成的,这需要很长时间的努力,也不是搞搞宣传,呼呼口号就有的,需要将狼性精神深化到日常工作生活学习中的每一个环节。采取润物细无声的方式,不知不觉当中,潜移默化企业内部的员工。

龙居士作为吞日集团的董事长,管理着数十万人,他的一言一行,对身边的人影响是巨大的,特别是有切身利益关系的人。从一定意义上来说,龙居士便是吞日集团的“精神领袖”。他在日常中,除了要为企业制定大的战略,更要以身作则,对自己的一言一行负责。

感受了程国华身上有“媚俗”的想法,龙居士当即展开了现场教育。

“呵呵,程工,你知道我为什么给了你面试第一的评分吗?”

见龙居士突然这样问,老程心跳得越发厉害,怔了半晌也没找到答案。

“因为我从你身上看到国人身上最可宝贵的东西,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

程国华猛然醒悟,可不是吗?要不是这样,怎么也无法解释自己得面试第一的原因。联想到自己刚才的表现程国华脸红了红。

本来龙居士还想说,“你今天的表现与面试时的表现判若两人啊。”见程国华有所醒悟,便将后面的一句话略去不说,笑道:“你的那篇《假如我是厂长》的文章,洋洋洒酒写了三千余字,建议了一百条,每一条都能切中要害。我很赞成你的方式,但条目多了,让人记不住,程工能否教我,用一句话概括,造成国企诸多弊端的原因是什么?”

“国企无法发挥每个人的积极性!”程国华不假思索的道。

“为什么?不是说,国企属于人民,职工是企业的主人吗?在国企工作,就像是给自己的工作,怎么反倒不如剥削人的私企可以促发人的积极性?”

“国企名义上是全民所有,实际上不归任何人所有。不是自己的孩子,不心疼,管理层不负责任的瞎指挥,而一般职工的付出与自己的所得不成正比,拿不到相应好处,也就没有劳动的积极性。”

“是这样吗?”龙居士笑问:“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私企当中,经理层也是不是自己的孩子不心疼,一般员工,也是收入与自己的付出不成正比,为什么他们能干得很好呢?”

“他们是用鞭子抽出来的!”老程痛心疾首道:“生活的鞭子、社会的鞭子、老板的鞭子!”

鞭子!龙居士脑海中幻化出,解放前掌握在监工手中的带血的鞭子。极是可怕。

要马跑,有两种办法,一种是在路的前方摆上草料,一种是用鞭子狠抽。最好两种办法同时使用,内外因素同时起作用,那么这样的马跑得最快。

国企的职工,虽然在经济上没有享受到主人翁的好处,但在政治上与私企的员工相比,还是不可同日而语。在私企,老板可以随意挥舞鞭子:扣工资扣奖金延长工时,甚至开除,罚跪。至于“三金”可给可不给。但在国企,这种情况是绝对不会存在的,国家规定的一切福利,国企必须一项不少的实行。也正是因为国企的种种好处,将职工当作自己人,这就是很多职工,宁愿跟着受穷也不愿离开国企的原因。

在激励机制上,国企的弊端概括来说,一方面没有良好的鼓励机制,另一方面职工是企业的主人,不能用鞭子抽。而私企在这方面就灵活得多。但私企也有天然的不可克服的障碍,那就是剥削。尽可能的压榨剩余价值。与西方的工人从小受的都是宣杨资本家的伟大、传奇、慈善的教育不同,中国的职工从小接受的是马列主义教育,知道资本家是贪婪、血腥、奸诈。但在目前这种现状之下,中国工人是世界上最痛苦的。因为清醒却无力改变现状,还不如从头到尾,生活在谎言中来的幸福。

为了克服“在资本家压榨之下的社会主义的工人”这个国企收购后最大的矛盾,龙居士想出了一种叫“工分制”的工资管理办法。他相信这套办法可以很好的解决工人与企业主之间的矛盾,但为了考考程工才学,没有直接说出来,问道:

“收购国企转变为私企,与一般的新开的工厂不同。最麻烦的是职工的情绪问题。从前,职工是企业的主人,享受着主人应用的种种待遇,而收购后,职工将直接落到奴仆的位置。这对那些当奴仆当惯的人,或者头脑麻木的人来说,也许不觉得有什么难受,但这对承受着巨大反差的国企员工来说,却是非常痛苦的。那么采用什么办法可以迅速的让职工摆脱痛苦,积极投入到生产中来呢?”

这又是一道考题,程国华觉得奇怪,自己不过是一位工程师,为什么董事长会拿厂长才需要去关心的问题来考自己?奇怪归奇怪,老程丝毫不敢懈怠,郑重的说道:“这个问题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因为资本家的利益与职工是根本对立的!如果要说办法,也只有一些缓解办法。”

“如何缓解?”

“学西方,增加福利,发售职工内部股。增加福利可以缓和矛盾,发售职工内部股,可以让职工觉得自己的利益和企业的利益是一致的!从而调动职工的生产积极性!”

“不绥!”龙居士连连摇头,“这样做骗得了一时,骗不了一世。增加职工的福利,加得少,职工不满意,加得多企业又难以承受。在举国私企都在尽可能的压榨职工的时候,我们单方面增加福利,这将导致产品的生产成本上升,从而缺乏竞争力。

发行员工内部股,也只能蒙人一时,因为职工手中的股票数量非常少,对职工产生的推动力也小。再说吞日集团不是上市公司,将来也不打算上市,也就是说,在没有获得股票发行许可之前,发行企业内部股,属于非法集资行为。”停了停又道:“我要的是一个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办法!”

“根本上解决!?”程国华苦苦思索。

等了几分钟,龙居士见他仍无回音,知道他想不出,于是点醒道:

“国企的优势在于全民所有,职工是企业的主人,而私企的优势在于可以榨取剩余价值。有没有办法,将这两种所有制结合起来?”

将两种根本对立的所有制结合起来?程国华大脑处于当机状态。国有与私有是水与火,怎么可能相融?

“国企、国企,国——企,国——企……”龙居士念咒似的将“国”字与“企”字拉得老长,念了几遍,见程国华仍处于懵懂状态,又念道:“家国、家国,家——国,家——国……”

听到龙居士念第三遍家国时,程国华抚掌大笑,恍然大悟,“对啊,家可以为国,国家为什么不能为企业?国企,国企,国家就是企业!太妙了,如此可以将私有与公有紧密的结合在一起,再无任何的矛盾。不过……”程国华的心中意识到了什么,惊得他冷汗直冒,面如金纸,“难道你想……”手指点着龙居士,“造反”两字到底没有说出口。

“呵呵,程工你多虑了!”

“可是,将企业办成国家,那,那,这政治上的坎如何过?”

龙居士没有直接回答,反问道:“国何以为国?”

“生我养我,爱我护我,我也爱她,这就是国!”

“如果职工从出生起就享受企业的照顾,然后成长、教育、工作、结婚、生子、退休、丧葬,都由企业负责到底,你说这样的企业是否值得职工像爱国一样的爱她?”

“原来董事长是这个意思!”程国华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汉,“不过,这样做,企业的负担是不是太大了?”

“负担是增加了不少,但比起现在二十万退休工人来说,这负担又算什么!?”龙居士苦笑。

这样的事,也只有龙居士才敢做,换成世界上的任何一人,都没有这个胆量。

而且。

龙居士坚信人首先是创造者,然后才是消费者,而且创造财富的能力远远超过消费的能力。

那种将人当作负担的想法,绝对是资本家的嘴脸。

在他们眼中,工人年少时不能工作,需要教育,是负担;年老时不能工作,仍需吃喝拉撒,是负担。恨不得人一出生就是成年人,不用吃不用喝,只知天天给自己干活才好。至于工人年少时的教育费用则踢给社会,年老时干不动活了,又踢给社会。养老保险,为什么叫社会养老保险?这便是证据。社会是什么,还不是国家吗?国家的钱从哪里来,还不是来自老百姓的税收?说到底,社保仍然落在老百姓的头上。资本家是分纹不掏的。

或许有人会反问,人生的幼儿阶段和老年阶段什么都做不了,怎么会是生产者?

生产除了物质财富的生产之外,还有精神财富的生产。当过父亲的人都知道,孩子呱呱坠地那一刻,全家人喜不自禁,这种感觉比看好莱坞大片还爽上百倍。影片拍摄出来,给人以愉悦,人们认为影片创造了财富。孩子同样给人带来的愉悦,而且这愉悦百倍于影片,为什么人们就看不到这其中的财富呢?

孩子的成长过程,更是财富。孩子哭是闹剧,笑是喜剧,每天哭笑几十次,就相当于演了几十次电影,而且天天不同,绝不会叫人腻烦。

影片的精神财富转化为物质财富还需要一段时间,并且影响力有限,但孩子创造的精神财富转化为物质财富却是非常直接的,威力是无穷的,最明显的表现就在爸爸身上,有孩子就有了希望,工作变得有劲、积极、快乐、富有耐心。

与孩子一起快乐成长,一起分享成长快乐,西方人如是说。

奇怪的是,中国人是最溺爱孩子的,却将养小孩当成沉重的负担,而西方人不怎么溺爱孩子却将孩子当小天使。

同样的,老人虽然退休了,仍然在创造财富,古语有云: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说是就是老人丰富的社会阅历,给家人带来的巨大帮助。又有“夕阳红”之说,老有所为,继续发挥余热。老人是将来的自己,如果老人们过得悠然自得,那么年轻人工作也会卖力,不会为自己慢慢变老而焦虑。

龙居士的做法和想法让程国华大为感动,遇到他真是自己人生之福,他甚至有这么一种感觉,跟着这样的老板哪怕不要钱白干都愿意。不知不觉中,程国华便将自己的命运与吞日集团紧紧绑在了一起。将吞日集团当作自己的企业去考虑,忘掉老板与职员身份差距,细细和龙居士细细的讨论起工厂的管理办法。

龙居士将自己新式管理办法——工分制,和盘托出。老程根据自己对这个厂的理解,细细的推敲,见缝就插针,力图完善这种管理制度。

工分制,是指在工资制度之外,再加上工分评定,依据工分的多少,享受不同的福利待遇。

国企与私企的根本区别是,谁占有生产资料,换句话来说,企业归谁所有。在这一点上,龙居士以法人代表身上,完全占有四大厂,毫无疑问的是个资本者。

但与职工息息相关的,并非生产资料的占有方式,而是劳动成果的分配。

用老马的话说就是,存不存在剥削就看谁占有剩余价值。如果资本家不占有剩余价值,那么就不存在剥削。如果剩余价值不归创造财富的人所有,那么即使这部份价值归国家占有,也存在剥削,只不过换了个名称叫国家资本主义,或者帝国主义。

现在西方比较流行的方式就是“四马分肥”或是“五马分肥”。

“四马分肥”是指,将所赚取的利润为了四份,一份为生产成本,如原料消耗,机器购买,电费等等;一份为职工消耗,如培训费用、差旅费用、劳保用品等等;一份为职工工资奖金;最后一份为企业所得。也就是剩余价值所在。

“五马分肥”和“四马分肥”的做法差不多,只不过多一份企业发展基金,用作企业发展之用。这比“四马分肥”,在剩余价值上刮得更狠。因为企业发展了,仍是资本家的,这对工人没有意义。

那么,要想不存在剥削唯有将所有的财富都分配给财富创造者,哪怕是企业主也只能领自己的一份应得的工资奖金,不过,这要做又存在另外一个问题,即企业没有积累,也就无法发展。所以既使在苏联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也不是将所有的财富全部分配下去,而是提留了很大一部份,用作发展资金。而这部份发展资金,完全由领导控制,职工是说不上话的。所以在职工的眼中看来,反正剩余价值不在自己手中,姓“资”还是姓“社”没有什么区别。

龙居士为了解决这个矛盾,便想出了工分制。将剩余价值那部份不以现金而是以工分的方式发放到每个职工的头上。工分不能买卖,也不能当钱用,但可以用工分来买福利。比如小孩上学、医院治疗、住房分配、养老金,等等一切福利都可以用工分来买。

在职工眼中看来,等于是领了二份工资,一份是实钱的收入,另一份是工分收入。而且由于企业将全部的利润都分配了下去,这就不存在一分钱的剥削,是真正的共产主义。而企业将剩余价值部份是以工分的形式发放下去的,这等于是向职工借债,手中掌握着大笔的实钱,也就不缺乏发展资金。

那么工分如何发放,又如何保障工分发放的合理性呢?

龙居士最初是参照以前人民公社的做法,干一天活就算一个工分。这样变成了吃大锅饭,肯定行不通。然后又想用计件的方式来计算。如每生产一个零件算多少工分。但零件有好有坏,生产出不合格的零件,创造的财富是负数,再说由于物价的变动,同样的一个零件,在不同时期的价值是不一样的,这种计件,算工分的方式,也不合理。

制定一个合理的工分制度既要保证其价值,又要保证其合理性,还得有利于促进职工的劳动积极性。这还真难为了龙居士。与程工一商量,程国华立即给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他说,工分与钱挂在一起不就成了。

可以将钱与工分比例定为一比一。如果某月产生的纯利润为一千万,那么就发放一千万个工分下去。然后再按车间、班组、个人逐层向下分解,创造价值越大的单位和个人,那么相应的获得的工分也就越多。这样企业与个人也就紧紧的绑在了一起,企业营利越多,那么个人所获得的工资也就越多,这样的企业,上下同欲,岂能不战无不胜?

这么一说,工分制的问题就转变为工资制度。关于工资制度,西方有多种先进的方法,参照而定,倒也不难。

两人越谈越是投机,以龙居士广博的知识面,再加上程工丰富的经验和他对工厂的了解,一份详细、透明、合理的工资和奖金制度很快就制定了出来。

龙居士细细一推敲,越看越是喜爱,看过七八遍之后,猛的一拍桌子,惊道:“坏了,忘记最重要的一环!”

与此同时,老程也是猛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惊道:“坏了!”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