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九十八章 刘氏教育法

龙居士 收藏 9 163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九十八章 刘氏教育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听着轻松的巴赫古典音乐,漫步在花团锦簇的南山小学,让人心旷神怡。

“刘老师,我很喜欢你的狼性教育,不知你将狼性俱体的深入到同学们当中去?”

此时的刘森力尚不出名,教改实验尚在进行中。他的主职务是少先队辅导员,所以龙居士称他为刘老师,而不是刘校长。龙居士是全国知名人物,亿万富翁,这样的人突然找来,倒是叫刘森力吃了一惊。

“教育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刘森力很自信的微笑道:“这巴赫的音乐就是其中之一!”

龙居士知道,添加适当的背景音乐可以增加人的记忆能力,可以大幅度的提高教学效果。这一理论,西方早有人提出,但传到中国来却是最近的事。以中国一贯的迟钝,这种在教学中添加背景音乐的作法,直到2000年之后才逐渐被人重视。但既使到了2004年之后,全国也仅少量的学校采用。而刘森力却走到了全国的前例,率先引用。叫人不得不惊叹于他眼光独道。

刘森力进一步解释道:

每天学生早餐时,在“晨风音画”节目,请音乐老师介绍中外名曲,请他们演唱中外的民歌,讲音乐家的故事,我还请语文老师配乐朗诵著名的诗歌、优秀的散文。这种轻松而又生活化的熏陶极大地丰富了学生的艺术修养,开阔了他们的视野。

孩子们的兴趣不是天生的,而是逐渐养成的。但孩子天性好动,喜欢在同学面前表现自己,根据这一特点,我给学生搭建了一个自由表演的舞台。让学生们有个展示的地方,这进一步的激发他们的兴趣和炽热感情。

“春笋阁”是学生自己命名的小舞台,造型也是学生设计的,根据学生的要求,我们把一台崭新的钢琴常年摆在那里。这“春笋阁”一开始便引人注目,每天下午上课前,学生们三三两两地聚集在这里,或弹琴、唱歌,或说相声、演小品,或表演时装、或变魔术、或打拳、踮足球,五花八门,各显神通,成长出一批特能表演的“小艺术家”。

一天马莉同学的妈妈找到我说:“我在她3岁时就买了钢琴,可她从来就不弹,软硬兼施也没用。现在不知怎么,天天玩命地弹琴,连手骨折了还要弹……”当她看到春笋阁上放置的钢琴后,豁然明白了马莉为什么这样喜欢钢琴。

“政治课呢?如何上?”龙居士问道。

在龙居士的眼中看来,艺术这类东西,少数人懂就行了,人人都懂对国家来说反倒有害。

因为,学艺术需要消耗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而且艺术不能当饭吃,也不能当枪使。富国从来是要强兵,而不是强艺术。如果文艺明星一大堆,只会让人们沉溺于声色之中,最终死在温柔乡。历史上的南宋就是最好的例子。国破家亡之后,剩下的只有“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民风懦弱的一个表现就是艺术的繁荣,艺术越是繁荣,民风就越懦弱。甚至可以这么说,综合国力与艺术呈反比。

艺术无论多么繁荣,如果没有国力作保障,那么一切都是建立在沙滩上的城堡。只需一次小小的海浪就可以冲毁一切。不论多少精美的艺术品,都会成为侵略者的战利品。后人要想看祖先的东西还得漂洋过海前去看。如大英博物馆里的无数中国国宝。而那些女星,不论多么美丽都只是敌人床上的玩俱。

想想现在,狂热的追星族,将学雷锋说成学谢庭锋的90一代。为了报名参加“梦想”栏目,光一个赛区就有五万人排着长队。

想想韩流,卷走的无数人民币。

想想文化极度缺乏的明星,将“弓箭”写成“功贱”,穿上日本军旗装,招摇过市,但却不知道自己穿的是日本军旗装的垃圾。

想想四处泛滥,毒害中国一代又一代的日本AV。

想想男生学蛊惑仔,从小混黑帮,女生不是学韩流四处扮野莽女友,就是学琼瑶,天天哭哭滴滴……

所谓的“文艺娱乐”给中国带来的危害胜过洪水猛兽万倍。

温水煮青蛙的故事,谁都懂。但知道“文艺娱乐”就是这煮青蛙的温水的人又有几个?

政治课不上不行,特别是爱国主义教育,更是要弘扬。但死板的政治课又那么的让人讨厌。学习教条化,死记硬背;理论又站不住脚,无法用来解释种种社会现象。学生不信,上课的老师也不信。大家都在敷衍,应付考试。考完之后,课本一扔,所有的东西都丢到爪哇国去了。

不过,刘森力的回答让龙居士大喜过望。

“中国没有国耻日,但我校有国耻周!”刘森力道。

“九•一八”纪念日,我们把这一周定为“国耻周”,在这一周里,“晨风音画”系列地介绍《黄河大合唱》、《嘉陵江上》、《五月的鲜花》、《铁蹄下的歌女》、《在太行山上》、《长城谣》等著名抗战歌曲,并在每节课间播放,如怨如泣的歌曲深深震撼着学生的心灵。

“九•一八”那天,全体音乐老师和合唱队的学生以及部分家长齐唱抗战的歌曲,同时每天下午第三节课给学生播放《小兵张嗄》等抗战题材的影碟,周末的晚上,播放《地雷战》等露天电影,邀请学生全家及社区的居民一同观看。

这样做的效果很好,我们没有喊一句响亮的爱国的口号,经过一周的音乐和视觉艺术的熏陶,在每个学生心里播下了爱国主义的种子。

“好,就是要这样!”龙居士赞道:“润物细无声,此乃教育的最高境界!学习是音乐,教育是艺术。让孩子们在快乐中成长,在艺术中升华,不知不觉中,让孩子们学到了很多东西,又塑造了优良的品质。”

刘森力听到龙居士说左一个“孩子”,又一个“孩子们”,感觉怪怪的。就好像这个龙居士是七老八十的老人一样。但看他的年龄,怎么说也只有二十多岁啊。为什么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说话的语气却像是一个历尽苍桑的老人呢?不过,怪虽怪,但被龙居士如此高度赞扬自己的教学方式,其内心有一种找到知音的感觉。

“呵呵,刘老师这里有多少学生?”

“三百多。”

“你一个月工资有多少?”

“很少,只有几百块。”提到工资,凭何当老师的总要尴尬一会儿,这都是叫“穷”字给闹的。

“如果我给你几万个学生,再给你数千的工资,你愿意来吗?”

“几万?数千?”刘森力吃惊不小。

不要奇怪,龙居士为什么会说有几万学生。环山矿子校只有二百多学生,但那四个大厂的附属小学却有数千,如果将辍学的学生都找回来,恐怕不下数万。再加上即将收购的一些煤矿、工厂、公司的子女,恐怕十万都打不住。龙居士无力改变一国,就从改变自己身边的人,改变自己的公司做起。

照他的想法,搞好公司,不仅要对现在负责,更要对将来负责。

不过,这样下去,也存在着很大的问题,那就是公司结构太复杂了,就像一个小社会,什么都有。这会造成资源的极大浪费,也不利于公司轻装上阵。

在此事上,龙居士内心也很矛盾。

商业准则要求利益最大化,花最少的钱,赚最多的钱。这就要求,在用人机制上,想用人直接从社会上召,用完了再一脚踢出去。只有这样干才符合这一准则。像自己这样,先花大价钱,从小培养,又花大价钱养老。员工的一生基本上都包了。员工可以说没有风险,但风险都转到自己公司身上来了。这样的公司会不会包袱太重?在竞争中缺乏活力?

龙居士也曾彷徨过,细细研究中外商例,又参考日本的终于制雇佣制度。这才,最终拍板决定,就这么干!

在用人上,龙居士这样做,也是无奈的选择。

首先是中国的教育制度极其垃圾,按那种方式培养出来的人才,实在是派不上用场。而龙居士拥有异时空的记忆,有成功案例可以参考,甚至照搬都行。不用担心失败。

其次,在资金上虽然会遇到困难,但这种困难是暂时的。因为吞日公司有两大核心优势。一是龙居士知道未来世界发展的方向,这就好比在玩RPG游戏,别人必须小心的摸索着玩,天天心惊胆颤的担心会踩到地雷,而吞日公司可以照秘籍,大胆的玩下去,任何一次机会都不会错过。二是掌握了异时空的科技,而异时空的科技远超过现在,拥有无人能及的科技霸权。

这二大优势只要掌握其中一条,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更何况两大优势,皆在我手?

再次,中国传统的恋家情节。

中国人恋家爱家,乡土情节比任何其他国家的人都要深。终生制雇佣给人一种家的归属感,员工会将公司当作自己的家。以主人翁的姿态投入到工作中,这样激发出来的工作热情是无以伦比的。而那种西式的企业管理制度,那怕给他开再高的工资,员工也不会将那当作自己的家。时时担心自己会被炒尤鱼,胆战心惊的过日子。公司不把员工当人,员工也不把公司当家,一有机会就偷懒耍奸,对付着过日子。管理无论如何科学,都无法将员工的工作积极性调到最大。因为他先天不足。

但龙居士的这一套做法,绝非大锅饭。与中国的国企和日本资本家的终生雇佣制都有所区别。

大锅饭的特点是干好干坏一个样,干多干少一个样。龙居士的管理制度拥有完善的激励制度,真正实现多劳多得,不劳无得。

日式的终生雇佣制其本质是为了增加企业主的盈利。而龙居士这样做却是为了增加吞日公司的盈利。当吞日公司还弱小时,两者看不出,有任何的不同之处,但当吞日公司规模无限扩大,甚至变成国家时,那么公司即是国家。也可以这么说,到那一天,整个人类社会就是一家大的公司。不存在公司剥削职工的现像,因为从来没有人会说,缴税是剥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