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九十五章 百年大计

龙居士 收藏 10 76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九十五章 百年大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在龙居士的印象中,日本教育有三大特点,一、残酷、冷血,从小培养孩子的侵略性。二、鼓励孩子之间互相欺辱,以此来激励孩子上进。三、各种教学方式齐头并进,在全球范围内,只要是他们认为是好的教育方式,都会拿来使用。

然而和子却给了龙居士不同答案。

一,日本上下高度重视教育,小学生的学习条件优越而舒适。

校门外,任何车辆遇到上学的孩子,都会在十米之外远远地停下来,让小学生先行。

学校为学生准备的午饭和点心十分的丰富可口,水果、牛奶、肉蛋、果冻一应俱全。每周日,家长都会收到一份区里统一印制的本周小学生午餐食谱,详细列出每餐的内容和营养成分含量。

战后日本百废待新,大人们肚子都填不饱,却要节衣缩食,保证日本青少年的学生奶供应。

二,艰苦磨炼小学生的意志和体魄。

日本电视中有两项经常性的比赛。一项是让母亲给4岁的孩子3000日元,让孩子一个人进入商业街,去寻找和购买三样指定的物品,并限时三分钟返回。这对幼儿的智力、语言和勇气是极大的挑战。孩子不仅要记住母亲要他采购的三样东西,而且还要同各种商店店员及行人打交道。

另一项是让一个6岁的儿童独自一人去10公里外的亲戚家,母亲则化妆成陌生人跟在后面,看着孩子如何找路人问路,如何干渴难耐,如何疲惫不堪。悄悄跟随的母亲每每心疼得流下泪来,但决不会帮孩子一把。

日本孩子从上学第一天起,不管家离学校有多远,都是由自己走着去。路上有什么困难,也是自己想办法解决。

日本家长从小就培养孩子耐寒抗冻。他们上学时只穿单衫短裤,既使寒风刺骨,女孩依然穿短裙和白袜。当寒冬来临的时候,小学开始为期一个月的晨跑,并且要求学生只穿单衫短裤。

三,培养团队精神。

日本的小学中盛行着一种集体游戏,即一个班级的同学排成一长排,每个同学把自己的左脚和旁边同学的右脚捆扎在一起。这样几十个同学就连成了一体,任何一个同学要迈出一步,都必须和左右两侧的同学协同进行,而全班同学要想前进一步,更必须统一步伐,如果要跑完一段距离,那就需要高度的一致。为此,每个班级进行苦练,班级间开展竞赛、校与校之间开展竞赛

听完和子的介绍龙居士苦笑不已,在“再苦不能苦了孩子的口号下”,中国最苦的就是孩子,这也难怪,孩子会无奈的唱道:“书包最重的人是我,考试最多的人是我,起得最早的、睡得最晚的人是我,是我是我还是我。”

教育界,还自欺欺人的自夸,我们的基础教育是全球最好的,学生奥赛基本上被我们垄断。但这最好的基础教育,几十年来,从未出过一位诺贝尔奖得主。而被中国教育界贬为最差的基础教育的美国,据说上大学的第一堂课要去补加减乘除的笔算技能。却出了无数的诺贝尔得主,科研成果,更是如繁星满天。

三千年前,孔子就根据学生的特点,因材施教。而三千年后的今天,我们用的仍然是一刀切的大众化教育,一个班有六七十个人,有的甚至高达一百多,不顾学生的特点,一律标准化商品化的生产。三千年一回顾,我们大退步。相比美日小班制的教育,注重培养学生的动手和创新能力,高差何止千里。

一方面我们哀叹,大量的学生上不起学,失学、辍学,另一方面花费了家长无数的金钱,好不容易送出来的大学生,却找不到工作。放到社会上,还不如技校学生吃得开。猛回头,究其根源,发现学生们在校学的都是一些过时了的垃圾。

从前我们哀叹,大学生太少,现在我们哀叹,大学生找不到工作。

与饿得皮包骨的学生和家长相比,我们的教育局领导却是满肚肥肠。学费年年猛涨,择校费,建校费,想收多少就收多少。到了大学,更是狮子大开口,热门专业,学费涨三倍,定向委培收三万,想补考?先交了罚金再说,分数不够可以拿钱买,一间宿舍挤上八个人,却要每生每学期收取七百元的住宿费,比在校外租房住还贵。

走进校园,入眼皆是一人多高的野草,几只麻雀在草丛中欢唱跳跃。越是往前走,越是荒凉,校园里静得可怕。和子将身体紧紧的贴在龙居士的身上,嘴唇发白,颤音道:“龙君,不是说要去学校的吗?怎么到坟地来了?”

“啊?!”美丽的校园,竟被和子当作了坟地?

真奇怪,这些野草为什么不除掉呢?记得自己在这读书时,每学期开学时,学校都要组织学生进行除草劳动。让小学生稚嫩的双手与带刺的杂草进行艰苦搏斗,还美其名曰:培养学生热爱劳动的高尚情操。为什么现在不进行了?难道校领导们,终于良心发现了?

放眼望去,发现很多教学楼都用砖头砌死封存了。龙居士这才明白,由于受计生的影响,生源猛减,以前有一千多学生,而现在仅二三百人,这点人马投入到若大的校园,怎么都不够啊,只好任由野草疯长。

看到如比混乱的管理,衰败的校园,龙居士兴趣大减,要不是在老龙的“知识库”中说,黄校长是个人才,值得一淡,他早走了。在异时空,黄校长曾经按龙居士提供的思路,总结出一套快速教育法,为中华帝国培养出无数的各行各业的巨匠。

教工大楼,位于学校的一侧,是七十年代建的老房子,黄校长也住在这。敲门进去,房中阴暗狭窄,家具都是旧的。开门的却是一位耳鬓斑白的老头。

“黄校长在家吗?”

“我就是。”

“啊,你是黄校长?”

在龙居士的印象中,黄校长白白胖胖,脸上红光满面,八十年代未就坐了小车,属于中国先富起来的一批人,怎么才几年不见,就这副模样?

龙居士易了容,黄校长认不出来,便自称是他曾经的学生。

看到有自己的学生来探望自己,黄校长非常的兴奋,当龙居士问到为何这般光景时,黄校长,长叹一口气,道出了原因。

原来,生源的多少,直接影响到学校的利益。教育局是按小学每生每年补助三百,初中按每生每年补助五百,核定下发经费。环山矿职工子弟学校(以后简称子校)学生大幅度减少,经费也跟着减少,再加上这些年物价上涨的飞快,两头一压,学校的日子很不好过。

“为什么不收取书本费、择校费、医疗费、营养费、课外报刊杂志订阅费、爱国卫生费……”

这些都曾经是学校捞取外快的手段,黄校长被自己曾经的学生当面如此的质问,知道隐瞒不住,便开诚布公的讲。

原来,这原因竟出在那些曾经的学生身上。让人哭笑不得,暗感天道循环,报应不爽。

为什么呢?

现在的孩子都是从这学校走出来的学生的孩子。他们是在与老师进行激烈战斗中成长起来的一代。可不像他们的父辈那么老实,学校要收什么钱,下个通知就行了。事实上,现在学校除了学费,其他的任何杂费一分钱都收不到。不管是学校下的收费通知,还是教委下的,一到家长手中全都会被撕得粉碎,要是逼得紧了,学生家长就会蜂拥而至,文攻不行就武斗。学校上下,对家长们怕得要死,在学生们面前大气不敢出,生怕学生误会自己是在骂他,回去告诉家长。

“哈哈……”

龙居士忍不住的大笑。

黄校长老脸涨得红红的。

“呵呵,黄校长我今天来并非找碴的,而是给你们送教改方案来的!”

“教改方案?”黄校长,摆摆手道:“教育局定的教学大纲谁也改变不了!”

“为什么?”

“资金上,卡着呢,如果不按教育的方式教学,一分钱的教育经费都别想拿到。”

“如果,我出这笔钱呢?”

“你?”黄校长再次将龙居士打量了一遍,确认他没有疯。

“我不但要买下子校,还要买下矿中(高中),技校。”

黄校长认为这人,不是疯了,就是得了妄想症。右手慢慢的向电话摸去,打算呼110或者120。

龙居士察觉到了黄校长的动作,笑道:“这笔钱我出得起,因为我是龙居士!”

咣当,黄校长手一颤,电话机被他扫倒在地。

无视于黄校长的惊骇,龙居士将他的办学计划和盘托出。

三校收购之后,将把子校与矿中合并起来,成为一所从幼稚园起,直到高中毕业的完全学校。腾出来的矿中,办成一所武术学校。技校将办成高级技术学校。

教学计划也完全不同,十二年的课程压缩到八年完成,不学英语,教授超级简化字——五笔字。知识上不求全面,但求所长。武校实行完全军事化管理,学制五年,要求毕业时个个有特种兵的身手,有间谍的头脑,有“中南海”敏锐的观察力。技校出来后,要求能够达到高级技工水平。

黄校长越听,越是惊奇,疑问越多。这样的学校有可能存在吗?八年学完十二年?五笔字又是什么东西?技术能力不是光凭学就能学会的,必须要有大量的实践机会。还有那个武校?在重文轻武的现在,会有人来上学吗?

黄校长的种种疑问,龙居士一一解释。二小时后,黄校长终于透彻,感觉完全可行,大为叹服。

龙居士见说服了黄校长,得意的离开,走到门口,黄校长突然冒着冷汗问道:

“这样的学生,能上大学吗?看不懂简化字又如何在这个社会上生存?”

“上了大学又如何,还不是找不到工作?”龙居士冷笑道:“这样培养出来的学生,吞日公司会完全接受,终生雇佣。武校出来的去保安公司。技校出来的去机械厂。”

“可是,那个五笔字?”

“黄校长你学过繁体字吗?”

“没学过!”

“那么,你看得懂吗?”

“虽然有些吃力,但能看得懂。”

“呵呵,现在通用的简化字,相对于五笔字来讲就是繁体字!”

“呵呵!”黄校长恍然大悟,“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繁体、简体、五笔字,同根同源,三者之间一脉相承,只要懂得了其中一种,再学其他两种字体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甚至不学都可以看得懂,并不存在交流上的困难。

在黄校长眼中看来,龙居士既是自己培养出来的骄傲,又是自己今后的前程,对他自是百般礼遇,一直送出学校大门。在龙居士再三劝说下,他才止步。


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