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九十四章 口号与儿歌

龙居士 收藏 11 183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九十四章 口号与儿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龙居士、和子化妆成一对小恋人,好不容易从人堆中混出来,嗅着清新的空气,不禁心情大畅,感觉天高地阔。

“哈哈……”

和子嘻嘻笑道:“做中国人真有意思”。

“那当然,这是我们的大中国啊!”被和子夸奖,龙居士脖子仰上了天。

挽紧了龙居士的手臂,和子轻声问道:“龙君,我们去哪?”

“你想去哪?”

和子举目四顾,发现周围的房子,不是四五屋楼,整齐得就像火柴盒似的职工家属楼,就是被一大片稻田所围如同孤岛似的农村。翘嘴道:“好像没有什么好玩的!”

“怎么会没什么好玩的?”龙居士不愿自己的家乡被和子给看贬了,鼓动如簧之舌诱惑起来。“你看那棵樟树,树干要十三个人才能合抱。里面有个树洞,可以躲进去三头公牛。还有农村的那些房子,有很多都是当年打土豪时分下来的,有的甚至上百年了,是古董啊。还有那田野里,是孩子们嬉戏打仗的天堂……”

听龙居士这么一说,和子感觉眼前的一切变得生动起来,路边一块石头成了化石,随便一棵树都成了历史的见证,一堆草成了欢乐的海洋,一幢歪歪斜斜的危房成了古董。对中国农村更是极为向往。便央求着去村里看看。

路上,两旁的土砖墙上,全都刷满了白色标语,和子当这些是中国特有文化,兴致勃勃的念道:“该扎不扎,房屋倒塌;该流不流,扒房牵牛!”

和子汉语说得不错,在中国也快半年了,但没去过农村,像这些高度浓缩的标语,她看不明白,好奇的问龙居士,什么东西那么厉害,不扎就会倒房,不流就会扒房。

“呵呵,这是为了抗洪呢,河堤要是不扎结实了,发起水来,就会房倒牛跑。”出于中国人的自尊,龙居士不愿将一些不好的东西暴露在和子面前。随口撒了一个谎。

“哦!?”和子似懂非懂,“那么,‘结贫穷的扎,上致富的环!’这句标语又是什么意思?”

“河堤垮了,一泻汪洋,什么东西都冲走了,当然会贫穷。环是一种防洪设备,只要上好了,就可高枕无忧。”龙居士强辨。

其实龙居士也无法理解,不结扎为什么会变穷,上环为什么能带来富裕,这其中的逻辑关系。

没走多远,又有一标语,横空出世。

“一人结扎,全家光荣!”

这次和子不用龙居士解释,笑道:“我知道句话的意思是鼓励人民去抗洪。就如,半个世纪前,日本也有很多这样的标语,‘一人参皇军,全家光荣!’”

龙居士额头上的冷汗终于冒了出来,过了半晌,皱着眉头问道:“‘一人参皇军,全家光荣!’这样的标语在日本还有吗?”

“没有了。”

“现在有什么?”

和子想了想道:“赶走美国佬,走向大陆!”

“大陆指什么地方?”

“嘻嘻,听小泉师兄说过,大陆是朝鲜、满洲国、支那。”

“你知道这些地方在哪吗?”龙居士黑着脸问。

“朝鲜就在朝鲜半岛啊。满洲国、支那,和子不知道在哪。记得小学历史课上好像说过,满洲国是日本的大陆领地,支那是日本的农民种苹果的地方。当时的日本好大好大,比现在的美国还大,人民生活得很幸福,小朋友们天天有苹果吃。可是美国佬想抢我们的东西,又卑鄙的在广岛和长崎扔下了原子弹,日本战败,丧失了大片领土,只剩下贫瘠的四个小岛,日本小朋友再也吃不到苹果了。”

龙居士无言了,日本亡我之心不死,这样的话绝非空穴来风,都深入到每一个日本人的骨髓中去了。将入侵改成进入不说,还歪曲历史,将日本在东北建立的伪满洲国,认定为自己的国土,全中国都是他们农民种苹果的地方。日本小朋友们要想重新吃上苹果,唯有再次进入中国。像这样从小就培养仇中情结的荒唐教育,也只有日本这样的极度变态的国家才会存在。

和子感受到了龙居士情绪不好,她虽然不理解龙居士为什么会这样,但她的观念中老公就是神,女人不应该惹他生气,没再多说话。将自己的身体紧贴在龙居士的身侧,期望着用自己的温柔慰藉龙居士。

没多久,忽然又见一标语,和子左手指着,笑道,“嘻嘻,好有趣啊!”

龙居士顺着她的手看去,又是一计生标语。

“少生孩子多种树,少生孩子多养猪!”

操,难道中国的孩子,贱到不如猪的地步了吗?拿来和猪相提并论?

计划生育是国策,人口应当控制,毕竟国土面积只有那么大,资源只有那么多。但是过犹不及,如此强制实行计生,恐怕会造成新的问题。人既是消费者,也是生产者,更何况人长了二只手,而只有一张口,这说明人的生产能力比消费能力要高。哪种只看到“口”而看不到“手”的想法是极其可爱的。

解决中国人口问题的根本办法在于提高人的素质,而不是消灭人口。如果要比人均土地资源占有量,日本比中国更困难,它的国土只有中国的二十二分之一,人口却是中国的八分之一,而且又是岛国,是火山地震多发区。但日本实行计生了吗?没有。日本因为孩子多而贫穷了吗?没有!相反,日本依靠其大量高素质人口,成为世界第二的经济强国。

一个蛋糕如果只有一两,那怕归一个人独占也只有一两。如果将这个蛋糕扩大万倍,哪怕一千个人来分,每人都能分到一斤。我们要的是依靠高素质的人口来做大蛋糕,而不是阉割自己!

一路走来和子看到的标语越来越多。

“国家兴旺,匹夫有责;计划生育,丈夫有责!”

“普及一胎,控制二胎,消灭三胎!”

“一胎生,二胎扎,三胎四胎——刮!刮!刮!”

龙居士绞尽脑汁,将欺骗进行到底。

计划生育,丈夫有责!废话,如果没有丈夫,如何生育?

普及一胎,控制二胎,消灭三胎!一个轮胎的是独轮车,二个轮胎的是自行车,三个轮胎的是三轮车。农村道路狭窄,轮胎越多,越不好走……

一胎生,二胎扎,三胎四胎——刮!刮!刮!

这句话倒不用龙居士来解释,和子自作聪明的说道“四个轮胎的是汽车,如果行驶在乡间狭窄小路上,一定会被树枝刮!刮!刮!”

龙居士无语中……

到了村口,看到一大片摇摇晃晃的土砖房中顽强的立着几间红砖房,生怕和子看到了穷根,揭了疮疤。龙居士便没有进村,以农村里恶狗多为由,带着和子往回走。

没走多远,忽然从村中跑出五个七八岁到十二三岁的小孩。这些小孩旧棉袄外都罩着一层新衣,欢呼雀跃着,一手执香,一手扔着零散的鞭炮。“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

一小孩唱起了儿歌。

“背起炸药包,我去炸学校。校长在门口,冲我咪咪笑,问我干什么,我说不知道。校长一回头,学校炸飞了。”

前面一个大一点的小孩回头道:“不对,不对,唱错了。”

龙居士听到“背起炸药包,我去上学校。”倒是吓了一吓,现在的孩子都怎么啦。又见,有大孩子说他唱错了,倒是欣慰。不过,接下来的话,更让龙居士吃惊。

“‘巴巴’(方言,哥哥),怎么唱?”

那小家伙得意的偏着脑袋唱道:

“太阳当空照,骷髅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炸药包?我去炸学校,老师不知道。一拉弦,赶快跑,轰隆一声,学校炸飞了。”

小孩很聪明,儿歌又是朗朗上口,弟弟一学就会,很快就改了过来,一遍又一遍兴奋的唱。唱过几遍之后,又央求‘巴巴’教几首新的。其他的小朋友,见有好玩的,也都围了过来。

这个小哥哥,才学倒是不少,接连教了二首。

“现代老师武艺高,个个都会扔“飞镖”。教学更是有法宝,不是作业就是考。班里纪律真是妙,不能说话不能笑。学生胆敢大声叫,马上把他父母找。”

“一年级的偷,二年级的贼,三年级的美女没人陪,四年级的光棍一堆堆,五年级的情书满天飞,六年级的鸳鸯一对对。”

五个小孩,一人领头,四人跟唱,在乡间奏响了一曲儿歌小合唱。歌声传得很远很远。他们越唱越是兴奋,到了后来,他们的脸上竟露出了一丝阴狠的神色,让人见之毛骨耸然。

老师扔飞镖的绝技,龙居士是过来人,深有体会。“飞镖”有二种,一种是粉笔,另一种是黑板刷。粉笔扔向上课打嗑睡的学生,黑板刷砸向上课喧哗的学生。如果飞镖不见效,就轮到罚站,左右开弓,扇耳光了。

记得自己的班主任,从四年级起就一直带到初中毕业。四年级时,班主任扔飞镖经常会“误炸”。随着熟练程度的增加,“误炸”越来越少,到初一时,基本上百发百中。既使对最后一排的学生进行超远距离“轰炸”,也不会失手。初二时,班主任自我感叹道,“最近我扔飞镖的水平大大提高了!”

这句话说过之后,班主任的飞镖绝技果然有了质的飞跃。那些飞镖又狠又急,想“轰炸”鼻子绝不会炸到眼睛上,想打脸,绝不会打到嘴上。班主任可以依靠这独门绝技,根据学生的调皮程度,对学生进行轻重不同的及时而准确空中打击,这比老美的精确制导厉害多了。如果这门绝技一直练下去,估计中国可以不用发展导弹了,万一打仗了,将全国的教师集中起来,就可以组成一道防空网……

家长看到自己的孩子鼻青脸肿的回家,找来学校,当他得知是老师惩罚,而不是打架时,必定会大赞“打得好!不打不成才。”事后往往会当着老师的面,又将孩子再次暴打一顿,打得越狠就越能证明自己和老师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

在老师和家长共同修理下,孩子们果然成才了。懂得团结就是力量,明白人多力量大的道理,建了无数的帮会,兄弟会、斧头帮、青红会、菜刀帮……

帮会成员少则十几人,多则上百人。盗窃、打架、抢地盘、收保护费、敲诈同学,提前学会了如何赚钱。不仅如此,还青出于蓝胜于蓝,一个人打不过老师就一群人上,学会了团队精神。龙居士所在的子弟学校,有一百多教师,其中男教师八十多人,全都被围殴过。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孩子们还懂得怜香惜玉,女教师绝对不会被围殴的,如果受到社会上流氓的骚扰,只要在班上一呼,顿时群情激愤,自制刀片、桌子腿、板凳,如森林般立了起来……

教育成果也是极为丰硕,龙居士班上,小学四年级就出现了“红领巾抢劫犯”为犯罪事业添砖加瓦。五年级班花何叶怀孕,提前响应“只生一个好”的号召……初二,达到了顶峰,三人结伙在舞厅抢女朋友,执刀杀人。一人被判死刑,二人被劳改。枪毙用的七发子弹,是他的父母掏钱购买的,算是为国家的军工经济做出了供献。初中毕业后,全班四十二个同学中,走出了七位大哥大,在广东深圳一带混得风升水起,为黑色事业,输送了大量人才……

第二首童谣让龙居士感受到了苍海桑田的变化。记得自己儿时是唱:“一年级新兵,二年级老兵,三年级游击队,四年级武工队,五年级八路军,六年级……”现在变成了“贼、偷、美女没人陪……”这充分证明了孩子们越来越聪明,懂得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知道什么样的东西才是他们想要的,先大人一步,与时俱进!

八十年代出生的一代,在中国叫小皇帝,在日本人眼中是“垮掉的一代”。不知九十年代出生的人该叫什么,新新人类?QQ一代?没有理想的一代?道理缺失的一代?将七七事变当作情人节的一代?忘记了中国传统节日,将圣诞节过得比春节还热闹的一代?崇拜明星,忘记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的一代?

或许什么都不是,他们只是煮在温水中的青蛙,养在温室中鲜花,随时等着被毁灭。

几首儿歌让龙居士想了很多,想了很久。

和子无法理解龙居士的情感,又见龙居士半天不语,呆在那不动,问道:“龙君,我们去哪?”

龙居士沉重的说道:“去我的母校看看!”

“耶,好啊,龙君的母校一定非常漂亮。”

在和子的印象中,日本最漂亮的是小学校园,以此类论,中国最漂亮的也应当是小学校园。和子心中想的是快乐和漂亮,而龙居士的心中却是沉甸甸的历史责任感。

照龙居士的计划,今年要展开大规模的收购,又有四个大型机械厂需要整顿,钱根本不够用,原本想将教育的事排在后面去,但今天的所见所闻,联想到自己的遭遇,教育问题之急,迫不容待啊。钱可以晚点赚,但孩子们的教育不能耽误,耽误了孩子现在的教育就是误了国家的明天。龙居士无法用“国家还穷拿不出更多的钱来办教育。”诸如此类的官腔来说服自己的良心。以自己的能力,无法改变一国,那么从改变自己的母校开始吧。

走远了,又有一首清清脆脆的儿歌传来。

“今年学费真他妈的贵,学习写字真他妈的累,不如加入黑社会……”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