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九十一章 龙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在王辉的映像中龙居士是属于那种“外强中干”需要人保护的对像。尽管他长得高大威猛,一米八的个头足以吓倒很多人,实际上他很胆小,在学校里经常被一些帮派欺负,却不敢还手。要不是自己罩着他,他休想平安的毕业。

龙居士这人一无所长,除了会读点书之外,什么都不会。还特别听老师的话,乖得像只小白兔。初中毕业后,自己混迹出于社会,而龙居士由于成绩优异,顺利的读完了高中,又考了大学。

这些也只是听人说起,自从初中毕业后,自己就很少碰到他。二个人尽管是邻居,就像是生存在二种完全不同的社会。自己走的是独木桥,而他走的是阳光大道。

马上要过年了,兄弟们急需做点无本买卖,弄点钱花花。当然身边的人他是不会去动的,毕竟兔子不吃窝边草,乡里乡亲的,抢了他们如何见人呢?作案对像往往是在南面的沿海发达城市,或是北面大城市。地点也选择在国道上。国道上来来往往的都是外地车。外地人,吃了点小亏,一般也不会报案,既使报案,他们也不知道是谁做的。特别是国道旁连着纵横交横的乡间小道,完事之后,随便往哪里一钻就没影了。

昨天,数万人堵了国道,现场混乱得很,正是下手的好机会,召集了兄弟,又联系了地头蛇,踩好了盘子,正想下手,不料来了大批军警,只得在一旁小心的等待时机。直到凌晨二点多钟,军警仍然没有撤走。有的兄弟泄气了,那些地头蛇更是打算要散伙。好在王辉深知这些军警的行动规律,他们在一个地方,不可能呆得太久。鼓励着大伙,和军警比拼耐心。

事情果然如王辉所料的那样,三点过后,军警终于撤走了。大部分车灯都熄了,司机乘客全都进了梦乡,上万辆车堵着的国道,犹如死了过去。下手的机会终于来了。

找谁下手?总不能,每辆车都抢吧,当然是那些豪华车,抢一辆豪华车,胜过抢十辆。而那辆加长林肯房车则是最显眼的目标。从事先踩来的盘子来看,这车有八名司机兼保镖护卫,好在他们没有枪。自己这三十几号人马冲过去,又有三杆鸟枪助阵,可以稳操胜算。

如果他们看过电视,或是看过报纸,必定知道这车队属于自己的邻居,也不会动手去抢了。但混黑社会的,正经的电视节目他们是从不看的。因为,电视里天天在宣扬打黑,狂乱的警笛让他们觉得心慌。如果非要说看电视也只看录像。香港蛊惑仔,日本AV,美国色情暴力,是他们的最爱。阅报纸?笑话,报纸上的字,认识他们,他们不认识。如果非要他去看报纸,还不如叫他去上刑场。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一切又在意料之外。那护卫车队的八名保镖太厉害了,仅其中四个自己这三十号人就撑不住。好不容易用鸟枪放倒了三个,结果后来出手的那几个更加厉害。奶奶的,刀枪不入啊,结果兄弟们全栽了。自己机灵跑得快,又有逃命绝技,生石灰在手,迷住了其中一个,却仍然逃不掉。真不明白这些人,除了练了一身硬气功之外,是不是还长了一双猫眼,漆黑的夜里,无论自己躲在哪都会被发现。

失了手,被人活捉,接下来等待着自己的肯定是班房。但事情又是那么的出乎意料,自己抢的竟是龙居士的车队,正是自己从小关照着的邻家弟弟。

天下最巧的事,莫过于此。

接下来,龙居士不知用了什么功法,将自己的一班兄弟全都给治好了。当警察来的时候,这些兄弟全都没影了。自己也藏在汽车的后备箱中,成功的躲过一劫。

看着龙居士的笑脸,王辉心中百感交集。

“呵呵,辉哥,什么都别说,我们从前是兄弟,现在我发达了,仍然是兄弟!走,上我家喝酒去!”

听到龙居士这个亿万富翁仍把自己当兄弟,王辉感动莫明!这才是真正的兄弟啊,贫富不变,威武不屈。

不过,当他看到龙居士身边有数个娇滴滴的大美人时,王辉两眼又是红红的,自己舍命打拼,流血流泪,混迹黑道好几年了,仍是一事无成,居无定所,朝不保夕。而他却令人羡慕的上着大学,一边读着书,一边还能发财,更兼美女如云。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啊。

龙居士发达了,寄给家里的钱也不少,父母用这笔钱,盖了幢大别墅,离公路不远,倒也方便。

别墅前是一开放的大院子,龙居士老远就看到老爸在院子里的石桌上与一老头悠闲的下棋。看来自己担心老爸也会学贺田根的事,纯属多余。

龙居士知道自己的父亲下棋时,极是投入,身边的一切都会被他忘记。没去打扰他,直接走进屋去。看到老妈在屋里张罗着中饭。

“妈——”

“谁?”母亲回过头来,看到眼前站着一位帅气的小伙子,呆住了:“你是我家毛头?”

龙居士一听,冷汉直冒,老妈怎么会不认识自己了?

自从掌握精神力之后,龙居士对自己一些不太显眼的地方进行了小幅度的改造,身高增加了三厘米,鼻子弄得挺了些,脸上线条弄得流畅些。龙居士自以为这些动作都不大,但组合起来效果却是惊人的——连他妈都不认识了。

“哎,真是我家毛头啊!”龙母花了十几秒钟之后,总算认出了龙居士,“怎么变化那么大啊!和你二舅似的一身结实的骨肉,像是在军队里练了好几年。”

“妈……”龙居士哽咽了。他高兴,激动啊,妈总算把他给认出来了。要是一直认不出的话,龙居士只好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些俊俏的妹子是什么人?”龙母好奇的打量着贺雪辉、白云、和子、李慧娟、罗莉。这些女孩,一个比一个漂亮,天仙似的。这么漂亮的女孩,平常既是一个都难以见到,便何况一群了。这让龙母眼前一亮,大脑差点短路。

罗莉抓起龙母的手,摇晃着,耍娇道,“太娘,怎么连我都认不出来了,我是罗莉!”

“啊?你是罗家的丫头?一年多没见,长得这么俊俏了,我都快认不出来了!”

罗莉嘟起嘴,不依道:“太娘,您就别笑话我了。”

贺雪辉、白云、和子、李慧娟,像是商量好似的,一起鞠躬道:“伯母好!”四女声音都很好听,一齐喊来,如百鸟齐鸣,让龙母大脑再次短路。

“哎哟,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呵呵,妈,我给你介绍一下,

这位是贺雪辉,我老婆。

这位是白云,我老婆。

这位是和子,我老婆。

这位是李慧娟,……啊,妈,你怎么啦?”

龙母的大脑,终于受不了再三的大脑短路,两眼翻白,晕了过去。罗莉扶着她,龙居士手足无措,好在白云是护士,掐人中,按太阳穴,好一阵忙乱总算将龙母给弄醒了。

罗莉见龙居士没有说自己是他的老婆,早就有气,见龙母醒来,气鼓鼓的自我介绍道,“大娘,我也是哥哥的老婆,而且是大老婆!”

“啊——”龙母喘着粗气,胸口急骤的起伏,似乎又要晕过去。好在接连的惊喜,让她心理承受力大增,这次总算没有背过气去,艰难的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丫头啊,我家毛头有什么好的,怎么都要做他老婆呢?”

为什么要做龙居士的老婆,诸女各有各不同的理由。罗莉是从小就被毒害,非龙居士不嫁。贺雪辉却是龙居士的初恋,是他要死要活的追来的。白云看得很开,自己迟早是要嫁人的,只要对方真心对自己好,愿意并且有能力照顾自己一辈子,嫁谁都可以。和子是穷途末路,被自己的国家和亲人所抛弃,当赌注一样输给了龙居士。李慧娟穷到卖身凑学费,幸好遇到龙居士救自己于火海之中。感恩爱恋诸般情绪都有。

当然她们在龙母面前,说的并非是这样的理由,而且是万般理由归结于一种,一切都是因为爱,而龙居士又值得她们爱,既使共侍一夫也值得。

处于当机状态的除了龙母之外,还有王辉。

一个人走了狗屎运,一夜之间成为富翁不是不可能。但要被极品美女爱上,而且是一群,就不是狗屎运这样的理由可以解释的了。

众女知道龙母在龙居士心中的份量,纷纷围着她转,希望能在她那留个好印象,暂时把龙居士撂到一边去。

龙居士得了空闲,拍着王辉的肩膀,神神秘秘道:“辉哥,你想妻妾成群吗?”

王辉愕然。

“呵呵,辉哥,我们楼上去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