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七十三章 战士之梦

龙居士 收藏 7 42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七十三章 战士之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鲍哥,无论如何王建华是因为本公司才变傻的,他的一切,本公司负责到底。我要给他找最好的医生,用最好的药,一定要冶好他!不论花多少钱!”

鲍岳桥摇头道:“这不是钱的问题,心病还得心药医,如果能让李小姐和三弟再见上一面,一定会药到病除!”

这次轮到龙居士连连摇头了,李慧娟是他的女人,他还有没大方到将自己的女人送出去的地步。鲍岳桥见龙居士摇头,央求道:“董事长求你救救三弟吧!我知道李慧娟是你的女朋友,我只要求能给个机会,让他们再见上一面,不会发生别的什么事。”

“见上一面之后呢?”龙居士道:“还得分开,到时候二次打击,恐怕会导致更严重的病情!”

“难道我三弟无望了吗?”

龙居士想了会道:“我们可以给三哥找一位和李慧娟相似的女孩代替,只要病情稳定了,再找个机会告知真像。”

“第二个李慧娟到哪里去找?”鲍岳桥摇头道:“像李慧娟这样气质高雅,美艳惊人的女孩,天下仅此一个,不可能再有第二个!”

“天然的可能只有这一个,但人工的呢?”龙居士想起韩国世界闻名的整形术。天然的没有,为什么不人工雕琢出一位呢?

“既使形似,但神不似啊!李慧娟高雅的举止,绝非她人可以摸仿的!”

“这事大哥您就放心的交给我吧!山人自有妙计!”龙居士神神秘秘的说道。

二人正谈着,忽然龙居士的手机铃声响起,便到一旁接电话去了。

隔着三五米远,鲍岳桥隐隐约约听到“……失踪……逃跑……复员……”等几个词。龙居士的脸色一会儿忧,一会儿愁。电话打完之时,忧与愁被满脸喜欢所取代。

电话里都谈了一些什么?为什么龙居士脸色变化得那么快?便好奇的问道:“何事!?”鲍岳桥话一出口,便觉得自己冒失了,如果龙居士不回答,自己岂不尴尬?不过,他的担忧显然是白废了。龙居士笑道:

“呵呵,是件喜事,本公司即将接收十五名残疾退役军人!”

“?”鲍岳桥想不明白,残疾人只会是包袱,怎么是喜事?

“大哥,我要去接他们,先失陪一会!”

刚才那个电话是杨首长打来的,他给龙居士说了二件事,一是武术世家哥俩,哥哥一夜千次狼李锋鸿和弟弟钢板日穿李东鸣。两人失踪了。这两人可能是因为受不了军营严格的训练,跑了。龙居士听了一忧,又听杨首长道为了查找这两人的下落,便派人去找,发现两人留的家庭住址竟是假的。看来这两人并不简单,龙居士听了自是一愁。

龙居士二十人的保安队伍当中,先是冒出了黑道上闻名的高矮双雄,现在又冒出了二个身份不明的武术家哥俩。二十人中已有四人不正常。不正常率高达五分之一。说不定剩下的人当中,还有隐藏得更深的人物。龙居士怎能不愁,便请求杨首长将其他的人身世也查一遍。

另外一件事是,那十五名残疾军人按照军队的规定已经办好了退役手续。叫龙居士来接人。这十五个残疾军人出生于王牌军营,个个身手不凡,只要治好他们,便是一群猛虎。龙居士好不容易盼来了十五个宝贝,怎能不大喜过望。

郊外,军区医院。

排长黄志明躺在雪白的病床。这间病室还躺在三位战友,他们全都是上次军民联欢中受伤致残的。

梦回鼓角连营,空旷的训练场,嘹亮的军号划过天际。

眨眼间,无数的战友便出现在训练场上,杀喊训练,个个如猛虎下山,蛟龙出海。

忽然风云乍起,一阵黑风刮过,一名穿中山装的高大身影出现在黄志明的面前,冲着他阴冷的笑。那脸分明是属于一个叫龙居士的人。浓郁杀气笼罩龙居士的全身,仿佛每一个细胞都想杀人。

正要看仔细,“中山装”跨步冲来,硕大的拳头把空气都撕开了。

嗖——

黄志明挥拳反攻。

“中山装”的拳头在半路忽然变成了铁块,黑呼呼,势不如挡,如奔驰而来的火车。

当两人拳头接近的那一刻,时间忽然变得缓慢起来。黄志明耳鼓内先是听到“咔”的一声巨响,拳头碎了,然后手臂上的骨头一寸一寸的碎裂炸开。如一串燃放的鞭炮,不断的缩短,从头炸到尾。也许是几秒钟,也许是几分钟,整条手臂就消失了。

这一刻,黄志时感受到的不是痛而是惊恐。如果要说痛,也是心痛。

他想呼救。

回头望去,周围的战友全都不见踪影……

他感觉自己被战友们抛弃了,绝望、无助、心死。

地面忽然裂开一道口子,他跌入无边无尽的黑暗之中……

“啊——”

一声惊呼,黄志明从梦中醒来。冷汗涔涔。

左手一探右臂,触到的是一只空荡荡的袖子。

侧头又见床边的“退伍证书”和“残疾军人证”两滴英雄泪,不知不觉的从眼角滑落。

和大多数军人一样,黄志明出生于农家,是家中唯一的男孩。他身上系着全家人的希望。为了让他有个好前程,父母姐妹,一起努力为他争到了一个参军名额。在部队里他知道,义务兵退役后还会分回原籍去。为了不辜负全家人的期望,他刻苦训练,成为全营训练标兵,三年后,成功的转为志愿兵,志愿兵第二年,他在全师军事大比武大赛上夺得了第一名。被首长看中,转到人人向往的某王牌部队,驻扎在麓山,又被提干,从此美好的前程向他招手。

怎料风云突变,一次原本轻轻松松的军民联欢,竟演变成一场殊死搏斗,冲在第一的他,一开始,就被一拳击倒,断送了整条手臂。

从这事上他失去的不仅仅是手臂,还有他通过五年多的努力一点一滴建立起来的自信。作为军人,黄志明自信自己是最强的,一身过硬的本领,战友们没有不服的。他的绰号——龙之吻,更是响彻全军。行军箱底压着的十几块奖牌、军功章,记载着他的骄傲与自豪。

可是最强的自己,竟经不住“中山装”实打实的一拳!

这一拳让他的自信轰然倒塌,一个军人,如果没有了自信,还有什么?

这一拳成为他挥之不去的噩梦。每天,不论是白天还是晚上,只要睡着了,必定会作同一个噩梦,在跌入无边的黑暗中时惊醒。

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短短的十几天,他就瘦了二圈。

今天部队首长送来的两张证书,对他来说这是雪上加霜,在农村一个没有手臂的残疾人能干什么?部队给的那点生活费,能养家吗?自己的理想,全家人的希望,被这两张证书,再次击得粉碎。

“排长,排长!”听到黄志明的惊呼声,同病室的战友一齐呼喊。他们和黄志明一样,全都接到了两张红红的证书。心全都跌进了深渊。

男人有泪不轻弹,更何况是军人?黄志明用左手往自己脸上摸了一把,擦点泪迹,道:“兄弟们,我没事!”

大家同病相怜,遭遇相同,排长的心事,众战友岂能不知。全都默不作声,悲怆的气氛在病室上空流荡。

上士马小刚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恨恨的说道:“这一切都拜龙居士所赐,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黄志明劝道:“小刚,想开点,人家是凭实力赢了我们!军人站着时要响当当,倒下了也要响当当。输了就是输了,残了只能怪自己的命不好!”

“排长,我也知道啊。可是……”

马小刚是城市兵,和邻居阿娇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只等着过年时完婚。现在残了不得不退伍,如果残在手脚上还能接受,至少还是个男人,可是偏偏残在下面,这叫他怎么和阿娇结婚?

马小刚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当天与自己交手的人是一位全身是伤疤的高个中年人。杨首长有吩咐,玩玩就算了,他不敢太用劲,结果被对方一脚踢爆了两个“蛋蛋”,当场昏死过去。

三天后“蛋蛋”坏死,不得不割掉,从此太监了。马小刚在军队中,绰号小钢炮,原因就在于洗澡时,被战友们发现,他的下面特别的大。这东西曾经是他的骄傲,现在变成了他的耻辱。

这种恨,咬牙切齿,马小刚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兄弟,难为你了!”说话的是飞毛腿小陈。山里人家,七八岁时就可以赶着野兔满山跑。他的伤在大腿上,被人狠咬了一口,撕下一大块血肉,伤到了神经,大腿肌肉萎缩,成了瘸子。

“最惨的是我!以后吃不了好东西了!”说话的是胖子,出生在小康之家,从小爱吃肥肉,人也长得胖。也许是肥肉能量供应充分,王牌军营超强的训练并没有让他瘦下去。“联欢”时被人用口咬开了肚子,肠子被掏了出来。送到医院后,一大段肠子不得不割掉,这严重的损害他的消化和吸收功能。那些难以消化油腻的东西,再也不能吃了。

“兄弟们……”黄志明本想劝几句,但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化作眼角的两滴英雄泪。

病室的气氛越发的压抑,浓郁得好像雨前的乌云。

门无声无息的开了,一串欢快爽朗的大笑声传了进来。压抑的气氛被这声大笑震碎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众战士望门口看去,脸色突变,牙齿“咯咯”作响,拳头抓得“呼呼”有声,全身的关节,发出一长串的爆响。

来人正是龙居士,众战士致残的罪魁祸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