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七十章 XX与狗不得入内

龙居士 收藏 14 278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七十章 XX与狗不得入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寒风萧瑟,门庭冷落,车马稀。

曾经每日有高达十万人次光临的大和堂商场,早已人去楼空,凌乱的废物遍地皆是。一脚踏上去,找不到一块干净的地方落脚。

黑龙会在金太阳洗浴中心突袭狴犴失败,损失了数十名尖顶高手,实力大损。大和株式会社见最后的招数失灵,只得惨淡的退出省城商业圈。大和堂商场关门拍卖,用来偿还客户的损失。

第一次标价十亿人民币,无人应标,流拍。

第二次标价五亿人民币,无人应标,流拍。

第三次标价三亿人民币,无人应标,流拍。

第四次标价一亿人民币,还是无人应标。

大和株式会社狠下心来,将标底降到五千万。吞日公司以标底价竟拍成功。

无法不成功啊,因为整个拍卖现场,只有这一家买主。其他有实力的买家兜里有钱,却只不敢接标,只得流着口水,眼睁睁的看着。谁都知道大和堂得罪了本省最大的黑帮,早有人放出话来,不许接标,否则大和堂的大粪会继续卖下去。谁也不愿将数千万甚至几亿的巨资砸进去,成为死钱。只得以旁观者的心态,看热闹。

一座光房产价值就高达十亿的大型商场,最终只卖了五千万。这跟白送差不多。

吞日公司在这件事上做很人道,虽然只有五千万,但这五千万是货真价实的人民币,人民币在亚太地区,属于唯一坚挺的货币。而当年日本侵华时,他们买东西用的是军票,擦屁股还嫌它脏的垃圾废纸。

龙居士叹了一口气,道:“就当这五千万喂了狗!”

大和堂商场一共有五层,每层一万平方米,共计五万平方米,龙居士带着吞日公司的兄弟们逛了一圈,随手规划一下各层的用途,竟花了四个多小时。走出来时,已是日薄西山之时。黄涛指着既将落下的太阳道:“日落了!”

豆芽菜唱道:“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鬼子的末日就要来到!”这是洪湖赤卫队的一句歌词,原本豪迈抒情,被豆芽菜一唱竟成了怪腔怪调,逗得大家轰堂大笑。

龙居士没有笑,他满腹心事的望着“大和堂商场”五个大字,感到任重而道远。自己这一次的胜利,对于整个国家来说,不过是一次极其微不足道的胜利。像大和堂这样的日资或合资商场在中国数不胜数,每天就像吸血管一样,吸食着中国的精血。大和堂只不过是其中极其微小的一根。

“大和堂商场”这五个大字,从楼顶一直垂到楼脚,硕大沉重,原本色泽鲜红,像鲜血一样。现在已蒙上了一层灰,暗淡得像死血。或许它跟本就是用中国人的血红染红的。以前是革命先烈的血,现在是无数下岗工人的血。

众兄弟的笑声停顿下来,随着龙居士的目光,也将自己的目光也投到那五个大字上。有的人疑惑,有的人恍然大悟,有的人若有所思……

“兄弟们!”龙居士突然吼道:“从今天起大和堂商场,改成吞日商场!门口的广场中央要立块石碑,写下铭文,半个世纪前日寇用枪炮侵略中国,未能得逞;半个世纪后日寇用经济侵略中国,仍然注定要失败!吞日商场,日货与狗不得入内!”

“老大,好样的!”众兄弟拼命的鼓起掌。几个人怪异的举动,引来大群路人侧目而视。

豆芽菜偏着头想了一会,道:“这样做会损失不少的生意,也会被日本投诉我们搞国家歧视!”

“损失一些生意没什么大不了的。被狗投诉更不用担心,因为这是我们的地盘,我的地盘我作主,地主会怕了乞丐吗?”

一经规划,立马有数家装修公司进入,采取分段包干的方式,齐头并进,赶时间抢进度,毕竟时间就是金钱啊,眼看着春节旺季就要到了,总不能白白浪费这个宝贵时段吧。

各商户也是涌跃进入,大家都知道这里有本省最大的黑帮罩着,安全得很,不必像其他商场一样,被黑社会敲诈保护费。

日货也想进入,毕竟这里是省城核心商业圈的黄金码头,兴意兴隆,财源滚滚。当他们看到门口广场上立着的石碑时,只得乖乖的走人,或是换上国货精品。

商场的总体规划和别的商场类似,地下一层是车库和监控中心。一楼日用百货,二楼女式服装,三楼男式服装,四楼休闲餐饮。五楼为办公场地,吞日公司总部设在此地。龙居士的“后宫”也暂时的搬迁到此。

门口的那块铭文,从立上的第一天起就引来无数人的围观,叫好者有之,叫骂者有之,愤怒者有之,拍照者有之……由于铭文的敏感性,正规的报刊杂志是不会发的。一些爱上网的人,将照片贴在BBS上,当日点击就超过了十万人次,跟贴超过二万,创造了当年单贴最高点击和跟贴记录。随后暴炸式的被转贴,如病毒一样,在国内每一个BBS上都留下了脚印。

吞日商场,作为商家,在国内第一个扛起了抵制日货的大旗。成为人们争议的焦点,同时也引来日本的强烈抗议。争议与抗议是无形的广告,为吞日商场赢来了大量客流。

吞日商场的对面是蓝月亮宾馆,这家宾馆914室,住着一个叫山田的日本人。窗口放着一架20倍望远镜,通过它,可以一览无余的看到整个商场。望远镜的旁边是远程定向录音机,只要打开,可以很清楚的听到商场门口每一个人说话的声音。

山田不过是他的化名,真实姓名谁也不知。黑龙会在那一夜失败之后,精英尽失,警方又加强了治安力量,与黑龙会稍有联系的组织都被盯得死死。导致黑龙会的活动无法进行下去,只得暂时退出。仅留下几个联络哨,监控一些人,收集资料,等着将来卷土重来。

山田极为敬业,虽没有人监督,每天工作时间都超过十二小时。吞日商场以及附近的一切敏感人物出现时,都会被他录音录像。毫无疑问龙居士是他重点监控的人物之一。每当龙居士出现,他就会紧张、害怕、仇恨、愤怒。那一天,龙居士在商场门口要立碑的录音,当日就被他从网上发回日本。为此他还受到佳奖。这段录音成为日本要挟中国的证据,被复制了一份呈交到中国政府。按中国政府的规定,偷录的声音和录相不能作为呈堂证供,所以那份东西如石沉大海。

山田如此敬业的工作,除了职业操守之外,更重要的原因在于他的愤怒。

每当他看到“日货与狗不得入内”的铭文时,他就出离的愤怒,总是恨不得冲上去,将那石碑砸个稀烂。有时为了扼制自己的愤怒,他不得不将眼睛离开望远镜,然后拉下窗帘,让自己陷入黑暗中。

他很喜欢黑暗,因为日本人原本就是黑暗生物。为了掩饰自己的黑暗,就用太阳做旗帜。这种心态和强盗一样,抢劫过后,总要给自己找一个理由,我抢你,是为了你好,你身无分纹,下次就不会被别人抢了。

山田坐在沙发上,点了一支烟,烟头上明灭的火光,将他的脸照得一会儿红,一会儿黑。犹如地狱的魔鬼。

一个人独处的时间长了,总喜欢胡思乱想。山田也是如此,不过,因为他身在中国,思考的东西全部集中在中日关系上。

他疑惑不解,日本自卫队的海军,有号称天下第二的“十十舰队”,三十分钟可以灭掉中国海军,为什么还不“进入”中国?只要“进入”了,中日友好人士必定挥舞着太阳旗,穿着日本军旗装,夹道欢迎皇军。到时候什么问题都解决了。“日货与狗不得入内”的石碑,还会存在吗?

难道是害怕中国的陆军?中国的陆军号称天下第一,曾经凭着劣质装备在朝鲜打败了美国率领的联合国军。震惊了世界。在山田看来,中国陆军天下第一的名号是吹出来的,当年日本仅靠一百多万军队便横扫支那,天下无敌。既使美军加入无也济无事,要不是卑鄙的美国人走了狗屎运,比日本先造出原子弹,日本怎么可能会败?如果日本先造出原子弹的话,今天在世界各个角落升起的都将是太阳旗。

日本战败后仅二十多年,又重新步入大国行列。到现在,一跃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经济大国,更朝着政治大国迈进。中日两国之间的综合国力,依然是日强,中弱。

作为战败国,日本不能拥有军队,只有一支自卫队。表面看来,这支自卫队仅仅十万人。和中国三百万陆军不成比例。但作为黑龙会的情报人员,山田很清楚,自卫队明面上的实力仅仅是冰山一角。

首先十万自卫队成员当中,没有一个士兵!全都是士官以上的军官,一旦进入战时,可以迅速扩充十倍,扩军后单位战斗力不减。如果加上退役到民间自卫队军官,扩充百倍也有可能。千万陆军,放眼全球谁是对手?

装备跟不上吗?不会,日本的重工企业保留了大量的武器生产线,全面开动起来,光坦克一年就可以造一万辆。而中国呢,以前军工厂还不少,经过一改革再一开放,全都军转民了。撑死了一年也造不出一千辆。

日本没有原子弹吗?日本的核电站密布,储存的铀和钚,是中国的百倍,如有必要,一个星期就可造一百枚(日本首相说的)。

日本资源贫乏吗?日本没有火电站,却每年从中国进口大量的煤,不是拿来烧,而是用来填海,必要时可以捞上来使用。到目前为止,日本已经造了二个中型人工煤矿。而中国呢?到2015年时,包括煤在内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主要工业资源将采完。到那时两者之间的资源将发生根本性逆转。

想到2015年这个数字,山田的疑惑顿解,原来日本政府并非胆小,并非没有再次“进入”中国的打算,而是在等待最佳时机,只要2015年一到,皇军必将再次“进入”支那、横扫东南亚,完成先辈未尽的遗愿,建立大东亚共荣圈。

疑惑冰释,山田狂热起来,高呼“天皇万岁!”语气中透着自豪,既为自己身为日本人的自豪,也为日本政府的英明而自豪。

(注:本文全都是用的“进入”而非“入侵”,原因在于日本教科书上是这么说的,山田受的教育如此,头脑中只有“进入”没有“入侵”。)

北京西北郊外马连洼,鲍岳桥、简晶、王建华三人挤在只有两个房间的联众公司里,无精打采的玩着联众游戏。圆桶的方便面,白色的饭盒,堆满墙角。

现在注册用户少,同时在线的人更少,为了吸引人气,三人不得不上网陪玩。

从公司成立以来,已经有一年多没有分纹入账了,公司的一切都靠三人的积蓄撑着。更靠着他们内心熊熊燃烧的希望支撑。为此三人付出了很多很多,其中的鲍岳桥更是为此“聪明绝顶”。

中国不像美国有成熟大量的风险资金撑起网络的一片蓝天。这时注意力经济尚未兴起,一家没有可行赚钱模式的游戏网络公司,往往是叫好而不叫坐。为了让公司走困境,必须融资,简单的来来说就是出售公司股权。曾与数家公司谈过,但越谈越没信心,有的公司甚至认为联众五十万都不值。联众是自己辛苦养大的孩子,他们不会轻易的贱卖,只得继续等待。好在这个月,用户数上升得很快,每一个用户百分点的增长都让他们高兴、激动。

今天一登陆上网,无数信息扑天盖地而来。其中一张叫“日货与狗不得入内”的贴子引起了他们的兴趣。

鲍岳桥细看了一会,随手回复一句,“打败日货靠的是自身货硬,而不是市场准入。”

简晶回复,“哥们好样的!顶。”

王建华回复,“这是中华龙惊醒的标志。”

一局终了,鲍岳桥新开了一局,忽然一个叫龙居士的ID闯入。鲍岳桥正要点开始,惊讶的发现,自己的鼠标不动了,键盘也不灵,完全失去了对电脑的控制权。稍后,一行血红的大字从屏幕下方滚动升起。

“鲍岳桥先生你好,我是龙居士,吞日公司董事长,对您的公司很感兴趣。愿出巨资收购。细节问题请与本公司的李小姐面谈。她将于十秒钟后到达贵公司的门口。”随后这行红字淡出,一个巨大的“10”字出现在屏幕中央,一秒后变成“9”然后是“8”“7”……

“兄弟们快来,我的电脑被黑客入侵了!”鲍岳桥惊呼。

简晶、王建华凑了过来,看着倒数计时不断跳动。

“3”

“2”

“1”

“一定是哪位业界的朋友在搞恶作剧!”简晶道。

“咚咚咚……”当屏幕上的数字变为零时,公司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三人相顾骇然。


2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