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六十九章 群龙无首

龙居士 收藏 9 10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六十九章 群龙无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人活在这世上,一生究竟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能够实现自己的理想吗?能够畅快淋漓过完这一辈子。如果只能屈辱的生,还不如爽快的去死。

看着眼前这几百号人,龙居士知道自己的末日到了,无论如何,既使自己拼个壮烈,也绝不能让自己心爱的女人们有任何的闪失。

精神力密布全身作好防御准备,又分出一小部份将精神丝如八爪鱼一样向四周扩散开去。把四周所有人的举动,尽收眼底。

每一根分出去的精神丝就是一只眼睛,同时分出去数千根也就相当于大脑中同时接受到数千张图片。如果是一般人,光这数千张图片就足以让人眼花缭乱了。好在龙居士可以分心千万,也就是说他可以像超级计算机一样,同时进行千万个并行命令的处理。

这一看,不打紧,越看越心惊。这些人明显是狴犴组织的人,其中数人龙居士还见过面。这些人大多数怀中鼓鼓囊囊的,不是枪就是刀。有的人还受了伤,脸上血迹未干,血腥杀伐之气,几里外就能感觉得到。不过,奇怪的是他们手臂上,个个缠着一块白纱。像是带着孝.

一但动手,龙居士估计绝无胜算的可能。如果仅仅只有自己一人的话,还可以凭着无人能敌的奔跑速度甩开他们。但自己的老婆们肯定会全遭毒手。

龙居士想不明白,为什么前几天才救了狴犴的老大一命,怎么才过几天就恩将仇报了?看这阵势,再看他们脸上愤怒的眼神,咬牙切齿的仇恨,呆会必定有一场血战,不死不休。

这段话说起来长,其实龙居士完成整个过程半秒都不到。也就是常人所说的眨眼的功夫。

一声暴喝在人群中响起,不是“杀啊”也不是“兄弟们上!”更不是“风紧,扯乎!”而让人大跌眼睛的——

“跪下!”

数百条汉子,“刷”的一声跪下了。整整齐齐,犹如军队一般。目之所及,所有的人全都矮了半截!数百人一齐跪下,其声势何其浩大?如果放到古代也许还能接受,但放在现代社会,极大的考验人的神经强度。龙居士大脑当机半秒,好在他神经够粗,也仅仅是当机半秒,便复恢了神志。

“你们……”

数百名跪下的汉子中,有一人站着,显得特别的突兀,他一身白袍,雪白飘逸的长发在夜风中随风飘舞。猛的一见,还以为是某某得道高人,或是神仙下凡。龙居士认得此人,他就是狴犴组织的二号头目,代号政委的军师子明。

子明从人群中急步走到龙居士面前,忽然单膝跪下,朗声道:“子明代表狴犴组织数千名兄弟,肯请龙居士坐上龙头交椅!”

子明这句话说完,那数百人,也跟着吼了一句:“请龙居士坐上龙头交椅!”夜色中,数百名精壮的男子一起吼,其声势之壮,气吞山河,树上的几只倦鸟以为是打雷,被惊醒了,扑楞楞的拍着翅膀飞到空中。

“啊——子明兄弟莫吓我啊!快起来!”龙居士急急去拉子明。

“大哥若是不答应,子明就长跪不起!”

这天下,有强迫人当牛做马的,有强迫人当街卖淫的,却从未听说有强迫人当大哥的。看这阵势,龙居士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今天要是不答应他们,恐怕麻烦大了。可是,这样莫名其妙的给本省最大的黑帮当老大!这不是千古奇谈吗?太匪夷所思了。再说龙居士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五讲四美三热爱,新时代的“十大杰出青年”。怎会和这些黑社会搞在一起?龙居士对这些黑帮的感情是同情,但绝不赞成他们那样做。毕竟上下五千年,从来没有黑帮能让国家富强的。

子明看出了龙居士的疑惑,便将原因娓娓道来。龙居士听完唏嘘不矣。

原来,那天在金太阳洗浴中心制造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正是日本黑龙会所为。他们的本意是想杀光狴犴组织的人,但这些杀手,担心有狴犴组织的人混在人群中逃跑,以他们凶残的野兽本性,采取“宁可错杀一千,也不可放过一个”的政策,无分男女,逢人便杀!至使金太阳血流成河。

在龙居士的帮助下,狴犴的几个头目得以逃脱升天。过后,龙头王志杰找到奸细,这奸细就是他所最宠爱的女人。便手刃了她,怎料这女人跟在王志杰身边久了,对他的一切喜好了如指掌,提前在王志杰喜欢喝的红酒中下了巨毒。王志杰中毒身亡。

龙头一死,原本就是松散的狴犴组织陷入了内乱之中。老三陈子豪,由于在组织内时间最长,威望最高,成为新龙头最有力的人选。

老二子明,对老大的死一直心存疑惑:那个深居金丝笼中的女人是如何联系到黑龙会的呢?事发当天,在场的老三便成了重点怀疑的对像。苦于没有证据只好暗中调查。

老三为了早日“登极”,活动频繁,进程越来越快,拥护他的人越来越多。子明担心他一旦当上了龙头,既使真像大白,也无法惩治他。便将自己掌握到的一些资料,告知组织的老四老五等信得过的兄弟。众人一合计,当务之急是抬出一个人来,与老三陈子豪竞争新龙头,延缓老三登上龙头宝座的进程,为调查赢得时间。

子明是组织的老二,在组织中名望够大,但子明一直将自己定位于狴犴的诸葛亮,从没想过要当龙头,再说他名望虽大,但当老大最需要的威望却不够。众人这才将注意力转到组织外的一个人身上——龙居士。

一提到龙居士众兄弟无不赞成。

首先这人有钱,狴犴组织这段时间能够迅猛发展,全靠龙居士提供“人体黄金”的独家经营权,所赚取的巨额利润。组织上上下下,全都因他发了财,全都对他感恩戴德。尽管其中有些人贪心不足,欲图谋害龙居士,但这终归是少数。

其次龙居士对组织的几个大头目都有救命之恩,金太阳那一夜,要不是龙居士出手,狴犴的高层难逃一锅端。

最后,龙居士本人够强、够冷血、够机智,让要害怕,足以服众。如果由他带领狴犴,必定能够打开一个新的局面。不论是众望还是个人威望,狴犴的兄弟听说抬龙居士出来,没有不赞成的。

如何才能让龙居士答应就任狴犴的龙头呢?

子明知道龙居士这人走的是白道路线,犯法的事他不做。如果用正常的请求他肯定不答应。于是想了这么一个办法,用几百兄弟跪求的方式,逼迫龙居士就范。地点又选在龙居士的家门口。万一龙居士死活不答应还可以用他的女人逼迫他。女人便是龙居士的死穴,只要抓住了,龙居士不可能不服软。

子明陈述事情的来龙去脉,至于为什么用几百号兄弟在龙居士的家门口跪求,虽不说,但龙居士是何等聪明的人,一猜便知。龙居士心中骂道:靠,又被子明给算计了!

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子明就连继算计了龙居士二次,每次都得手,让龙居士束手无策这其中表现出来的冷静与智慧,堪称诸葛亮第二。

龙居士苦笑道:“子明你这是在害我啊!”

子明闻之,心道:“有门”,大喜,阴冷的神色散去,脸上如阳光般的灿烂。

“若要我当老头,需答应我三件事,否则我宁可去死,也绝不答应!”龙居士将这句话混合着精神力量发出,震在所有人的耳边,如雷鸣一般。

子明道:“只要大哥肯答应,别说三件,三百件都行!”

“第一,若众兄弟真心拥护我当龙头,必须服从我的一切命令;第二,从今天起,众兄弟都漂白了上岸,丧尽天良的事,不许再做。第三,精简人员,一些身上背着重案的人,一律发一笔遣散费遣散。”

众人一听,全都傻了眼,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狴犴还叫狴犴吗?纷纷议论起来,第一条好说,反正老大的话,在组织内就是铁律,任何人都不得违背。第二条也能勉强接受,如果不是逼急了,任何人都不愿做丧尽天良的事。第三条就很难接受了,混黑道时间久了的人,有几个不背着重案?真要严格的执行话,狴犴的大小把子十有八九不得不离开。

子明听完也是直皱眉头,自己还杀过人呢,可谓身上背着重案吧,照他这么说,自己也得离开。

“操!这是什么鸟条件?”一位黑面,长了一脸棕色虬须的壮汉,“嚯”的站起来,龙居士曾过此人,他是狴犴的老四火狮子陈鑫涛。“本大爷不伺候了!”说罢拔腿就走。

“四哥,等等,要走一块走!”老五罗四维,喊了一声,也跟着站起来离去。罗四维悲天悯人,又兼其曾是某学校的教导主任,因为给学生们普及性知识,受到学校的严肃批评,一气之下,辞职不干,加入狴犴组织,所以其绰号便是教导主任。

“四哥,五哥!”老六慕寒冰站起来道:“须冷静些!”此人是狴犴的金牌杀手,杀人的手段样样精通。

“如何冷静?人家跟本看不上咱们!”老七,急先锋章启名,老八,龙战士骆飞天,老九,紫枫。全都站了起来。

“诸位哥哥!”一位秀气青年也跟着站了起来,“我们还是听听二哥如何说!”此人便是老十陈秀林,年龄虽小,人长得也秀气,但拼起命来,出名的不要命。祖上曾是猎户,当过兵,枪法如神。被几个大哥戏称为炮哥。

老十这句话,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又重新集中到了二哥子明的身上。数百条汉子,一千多道目光,全都投到子明身上,整场鸦雀无声,静等子明的决定。众兄弟想信他,以子明的头脑,必定能够给组织一个明智的选择。

子明身上担子有千斤重,他知道自己和组织面临着生死决抉,上下几千人的命运全都系在他一人身上。是非成败,就看接下来的几分钟。

作为狴犴的二哥,他是忠于王志杰的,这不仅仅是因为救命之恩、知遇之恩,更重要的是生死与共的兄弟情义。如今大哥死了,他将对大哥的忠心放到了组织身上。狴犴是大哥一手创立的,让组织兴盛下去,就是对大哥最好的报答。

洞悉组织一切的子明岂能不知道,组织现在外有黑龙会强敌压境,内部争权夺利,人心涣散,犹如坐在火山口上,随时都有可能分崩离析。山河破碎,急需一个铁腕人物站出来整顿组织,收拢人心。以龙居士的能耐,再加上自己的手段,要重整旧山河,虽非易事,但也不难做到。但龙居士开出的这三个条件太难办到了。如果答应,众兄弟马立散伙,说不定还会投到陈子豪那边去,而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

思考再思考,权衡再权衡,子明思考的那几分钟里,全场除几百颗心跳动的声音之外就是沉重的呼吸声,再无其他的声音。

“龙先生!”子明望着龙居士以一种公事公办的口气道:“不知你如何解释有重案在身?”

“在公安部那里挂上号的便是!”

“如此——”子明长叹了一口气,道:“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哈哈,二哥说得对!”火狮子陈鑫涛大笑道:“我们兄弟在一起自在逍遥,何必受这个鸟人的管束?”

“好兄弟!”

“兄弟们,趁大伙儿都在,咱们推举二哥做龙头如何?”

“好!”众人轰然响应。

子明连连摇头道:“龙头的位置永远是老大的!”

“那就请二哥暂代老大!”

这个折衷的方案,受到所有人的赞同,应好声,欢呼声响成了一片。黑社会有黑社会的表达方式,刀剑互击,铿铿锵锵,就是他们的鼓掌声。

几百人聚集在一起,极为引人注目,虽说是晚上,街上人不多,但也难保有人打电话报警,如果赶来大批的军警就麻烦了,这些人初步议定之后,便三五成群的散去。

龙居士目送着众人离开。子明在一帮兄弟前呼后拥中,走到衔脚时,回头望了一眼。龙居士从这一眼中看到子明人在江湖身不由已的无奈,为了兄弟们慷慨赴义的壮志悲歌。

单纯从个人的角度来讲,龙居士愿意和这些人一起血饮江湖,一言不合便拔刀相向,但他不能这样做,龙居士不能不考虑自己的理想,自己女人们的安危,亲人的安危。

每一个真正的中国人都是爱国的。如何爱国?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龙居士的认为爱国就是想方设法增强国家的实力,为国家扫清前进道路上的一切障碍;狴犴组织认为爱国就是杀尽天下贪官,坚决抵抗日本黑龙会的入侵;一般老百姓认为爱国就是过好自己的日子,安份守已,为国家默默无闻的供献自己的力量……

真要到了民族存亡的生死关头,各类中国人,会抛弃一切陈见,聚在反侵略的大旗下。但平时,这些人是聚不到一起的,如水与油不相融。

龙居士的爱国方式与狴犴大大的不同,也就不可能和他们混在一起,拧成一股绳。

力量谁都渴望,但是,如果力量强大到自己无法控制,则会被力量所吞没。狴犴有数千人,如果能答应龙居士的三个条件,龙居士自信可以通过努力,整顿狴犴使之成为自己的助力。如果这些人不受约束,则任何人都无法领袖。子明不像龙居士,不答应自己的条件就抽身事外,他更多的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已。明知前面是火坑,明知自己难以驾驭狴犴也不得不跳进去。

望着子明,修长、孤寂的背影,在寒风中乱舞的白发,龙居士唯有祝福他。

诸女在窗前目瞩了下面发生的一切,她们暗暗的高兴,可以继续生活在阳光下,而不用担心会像黑社会老大的女人一样,生活在黑暗中。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