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五十五章 月下酒千杯

龙居士 收藏 9 1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别笑了!”龙居士怒视着杨首长。

“嚯嚯——”杨首长依然大笑不止。

在杨首长的大笑中,龙居士陡然升起的怒气被羞愧渐渐取代,他低下头、弯下腰、转身齐步跑,一头钻进夜色中……

杨首长的笑声久久不息,在空旷的操场上来回激荡,“嚯——嚯——嚯——”。

回到军人招待所,龙居士就着自来水,冲了一个凉,现在已经入冬了,天气干冷,这一个凉冲下来,舒爽之极,身体虽爽快了,但精神不爽,为啥?那一堆破衣服还能穿吗?这不比在自己家里,没得换啊。没衣服,怎么去见人呢?龙居士躺在床上,睡不着,两眼放光的盯着天花板,心中恨意顿生,“呀呀的!”但又不知恨谁。

“笃笃……”有人敲门。

开门,“杨首长,是你?”

“哈哈……”杨首长想到刚才龙居士的狼狈样,又不禁大笑起来,笑得龙居士牙痒痒的,又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哈哈哈哈……这套军服你换上……哈哈哈……看看合不合身……哈哈……半夜里衣服也不好找……哈……”

龙居士正发愁没衣服穿呢?这个时候杨首长送来了一套军服,正是雨中送伞,雪中送炭啊,那个感动啊,龙居士恨不得啃上杨首长几口,如果他是女人的话。

军服一上身,杨首长的笑声便嘎然而止,这军服穿在龙居士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龙居士原本身高一米八零,经过一番精神力的改造,身高又多了三厘米,身姿挺拔,全身的肌肉刚健匀称。穿上军服,比军人还军人!威武雄壮,这个词,好像专门为他量身打造的一样。

做军官的无不希望自己手下有最优秀的士兵。看着龙居士一表人才,杨首长爱才之心顿生。便想劝他参军。

“居士啊,和你商量个事可好。”杨首长的话有些结巴。龙居士现在要钱有钱、有名有名、更兼身边美女如云,哪会去当兵,到军营里过苦哈哈的日子?他觉得自己的这个要求提得太不近人情了,说话缺少底气。

“什么?杨首长有话尽管说!”

“别叫我杨首长,看得起我的话,叫我一声杨大哥!”

“好,杨大哥!”

“哈哈,龙兄弟!”

大哥,兄弟的叫了一声,杨首长放开了,便将自己的想法说出,然后眼巴巴的望着龙居士,期盼奇迹的出现。

“大哥啊,小弟不瞒你,先前杨司令也劝过我参军,一入伍便授予上尉军衔!我这人自由自在惯了,怕受不了军队的拘束,……。”

“我明白!”杨首长听到意料之中的拒绝,也就释然。“兄弟,你所说的杨司令是哪个?”一个军营的首长也可以称司令,一个军事基地的首长也是司令,最大的是军区司令。军队中姓杨并且被称之为司令的人可不少。杨首长不知他所说的是哪个司令,故有此一问。

“我也不太清楚,但他穿的是中将军服……”

“中将!?”杨首长一听明白了,这是军区司令啊,比自己高了好几个等级。自己虽然是一个王牌部队的首长,但一年到头也就只有杨司令下来检查时才能见上一次面。能被杨司令看中的人,是条大鱼,自己这个小池塘养不了。

“哈哈……”杨首长大笑几声,将失望的情绪赶到天外去,“兄弟,我们喝酒去!”

“好!”龙居士也大笑道:“看我不把大哥灌醉啰!”

两人从食堂“偷”来酒菜,找了块草地,桌布一铺,便就着月色豪饮起来。很快一箱白酒就见了上帝。

杨首长暗暗吃惊,白天他才饮了几碗就酒倒了,怎么一到晚上,同样的酒,喝了半箱都不醉?其实龙居士耍了一个花招,他吸取了白天醉酒的经验,酒一入肚便被分成水和酒精两部份,用精神丝编了一个酒袋,包住酒精,只要肚子装得下,饮多少都没问题。

又有半箱酒进肚,龙居士拉开了话闸子。

“大哥,小弟有几句话,不知该不该问。”

“兄弟你别客气,有话直说!”

“我看大哥这个军营不简单啊,咱们这是省城,又深处内陆,怎么会拥有一支如此强悍的军队?还有,我看大哥的手头很紧啊。喝酒只能喝老干白,以前我还以为高级军官喝的全是茅台呢!”

“这是军事机密,要是别人,大哥肯定不会说,但你是杨司令看中的人,是自己人,大哥给你说过痛快!”

原来,中国军队由于海军力量太弱,根本无法阻挡敌人的进攻,如果将军队放到边界上,敌人海军来袭,只有被动挨打的份。于是将所有的王牌部队全放到了二线、或是三线。提升反击能力,将敌人放进来打,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淹没敌人!

所谓一线,指的是沿海沿边地区,二线指的距沿海沿边至少三百公里以上的山区,如燕山、太行山、秦岭、十万大山,等中国著名的大山大川上都建有大量的国防工程。三线则在西部荒漠,大量的军工厂都建在那。杨首长所在的这个军营,表面上看是一个普通军营,实际上这儿都是一些三年以上的志愿兵,从各部队挑选过来的尖刀,人人都有一手绝活。军营所在的麓山全被掏空了,里面是个大型的军事基地。防核、防化、防毒,常年备有可供十万人生存半年的物资。

“大哥,这样的国防政策不妥啊!”

“兄弟有何见解?”

“现代战争毕竟不是从前了,早已进入太空时代,归根到底打的就是经济。沿海发达地区全丢了,到时候拿什么去和敌人拼?小米加步枪吗?还有,敌人如果实行驱赶政策,将大量的百姓驱赶到中西部,几亿人一涌来,即使敌人不打,我们也要饿死了。而敌人战领了我们的发达地区,可以就地生产,以战养战,这样时间越长,敌人就越强,我们就越弱,最终难逃……”“亡国”两字咔在喉咙中,龙居士没敢说出口。

“不知兄弟有何高见?”

“积极防御,御敌于国门之外,要么不打,一旦打起来,我们就以大规模的特种作战为主要的作战方式,和敌人打一场不对称战争。更可以潜入敌国,迅速破坏敌国的战争潜力。在敌人内部,就好像孙悟空钻进了铁扇公主的肚子,飞机大炮、卫星、太空武器、他妈的(TMD)、你妈的(NMD)全都无用!”

杨首长喝了一口酒,微笑道:“你这个平民都能想到的战略战术,你以为总参谋部的人没想到吗?”

龙居士哑然,看来是自己想错了,国家每年几百亿军费砸下去,也不是白砸的。国家有国家的考虑,只是事关机密,很多事,不便说出来罢了。

作为平民,将自己的本份做好就是最大的爱国行为。如果听信谣言,被几个贪官污吏蒙住了眼睛,以为国家无望了,从而大吵大闹,搞得社会动荡不安,等于做了敌人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看到一些社会黑暗面,我们该愤怒,更应该去铲平,但不能愤怒得过火,将所有人一棒子打死,中了敌人的奸计。毕竟稳定压倒一切,发展才是硬道理。

不知不觉中,月亮慢慢的滑向西山,天空只有启明星还在值班。

龙居士和杨首长,边喝边聊,在杨首长的开导下,很多郁积在心头的疑问一一化去。正是酒逢知已千杯少,二箱酒喝完,又去食堂拿了三箱酒过来。当嘹亮的军号声响起,启明星被震落天际时,这三箱酒也见了马克思。

一箱酒二十四瓶,五箱就是一百二十瓶,每瓶一斤,共计一百二十斤!两人各喝了六十斤!当真是千杯!

喝饱了酒,膀胱发涨,两人便在土坡上比飚水枪。

这一夜两人共计比了三十次,龙居士让着大哥,让他赢了好几次,杨首长投桃报李,没再抽烟,要不然,嘿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