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大四时给自己写的总结(原创,加精)

灼日炎 收藏 5 226

我的领悟


世界从来就没有变过,经过几千年,上万年,还是一样。有人说是一直是唯物还是唯心的争论,我认为也就是人性本善还是本恶的争论。

在中国,人性善就是儒家,他们相信人的道德质量可以抗拒人类的欲望,达到圣人的优秀质量,仁者无敌就是儒家的核心,以人的善去感化人。人性恶就是法家,他们的前提是人性本恶,趋利避害,人与人的利害关系大多相异,所以要去除社会蛀虫,强权统治。在两千年的社会长河中,人性善论占据了两千年的统治地位,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伦理道德笼罩了两千年,可是仍然在许许多多方面有法家的痕迹。

在西方,启蒙时代有两大派系,一就是伏尔泰或百科全书派为代表的思潮,他们相信人类的关键问题大部分可以通过科技进步和精心设计的政治,经济秩序或社会制度最终得到解决,由此产生了功利主义伦理观。另一派就是卢梭为代表,认为人类的问题最终通过个人和社会的道德质量和人际关系的改善才能得到解决,制度安排和科技进步从属于道德的完善。于是基督教之后的分歧产生了,不再是神化的世界,而是人性的争端,性善还是性恶?

由于科技的进步,无疑,伏尔泰更证明他可以更加促进社会和人类的发展,至少这300年来,人类的进步有目共睹,可是也因此伏尔泰的“社会进步将解决一切”的观点成功在世界占据了统治地位,而当改革开放后,中国引进的种种西方的意识形态也就是这种观点为核心,于是人性本恶的论点也重新在中国开始了它的征程,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特点,于是中国的法家思想有了本质的体现,虽然不再是法家的旗帜,但是本质一样。于是有了中国现在的一大问题:道德素质的降低。最令人担忧的是“新生代”大学生们缺乏人格尊严。但是这早已经不是道德范畴的问题,而是人力市场过度竞争的结果。中国的大学生们经过至少16 年的寒窗苦读,好不容易熬到大学毕业甚至研究生毕业,等待他们的却还是无业可就的命运,面临的几乎是无穷无尽的过度竞争。这种竞争已经到了让人崩溃的程度。2002 年12月,复旦大学一位博士生心脏病猝发死亡,而死亡原因竟是“贫困,过度竞争引起的焦虑,就业压力。”一些女大学生因为求职艰难,已经“自觉”地利用色相为自己在求职中“加分”。而这些“社会精英”就算是找到一份职业以后,等待他们的也将是压力过大的工作环境,人称“中国白领的工作强度已经超过了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现实也降低了道德的实现。未来令人担忧!

因为未来的希望们开始堕落。

我的梦想就是改变这个社会,青史留名。

于是我在想,要改造就要有过人的能力。我对能力的理解是人分为六个方面的能力,第一是政治能力,第二是智谋能力,第三是统帅能力,第四是个人的道德能力,第五是人的冒险能力,第六是人的业务能力。其综合素质是六个方面的合并,而且感觉是以乘法形式在计算,比如我们以各项100分为满值,各项全满就是100的6次方,即1000000000000,而如果各项为10,即1000000,以此算,人的能力相差很多很多,三个臭皮匠胜过诸葛亮不太现实,因为多方面的强大会有累加效果。道可道,非常道。其意是指能说明白的道理就不是真正起作用的道理,而凡事明白则简单,不明则诡异。对第一流的人明白的,第二流的人的理解就是不可捉摸的,第二流的人物永远不会了解第一流的人的想法,因为以他的智慧是不能了解的,三个臭皮匠又怎能胜过诸葛亮?

第一是政治能力,即对环境的认识和自己的定位,自己在整个生态系统中处于何种地位元,这决定你的特权和禁忌,知道何事可为,何事不可为。

第二是智谋能力,对环境的掌握后,对事情的策划和处理就是谋,智为造势,谋为用势,对事情的正确处理为第二方面。

第三是统帅能力,就是管理能力和魄力,决策力等领袖气质的综合能力。因为要干事,就要依靠组织,只有这样,才能让你的见解迅速实行。

第四是道德能力,就是你的优秀质量,这是你人格魅力的源泉,只有真正高尚的人,才有过人的引人入胜的魅力。

第五是冒险能力,即兵法中所谓:七胜九的能力。万事不可到十全十美才动手,因为到此时,机会已逝,七层把握动手,可胜九层,因为你占先机,狭路相逢勇者胜。

第六是业务能力,即你的工作方向,对此是各有不同。

这六个方面,是逐级降下的,即业务能力是最弱的能力,你有了它,也只能做很具体的事。而上面的能力要求,越来越抽象,越来越宏观,到了政治和智谋层次,大多数人根本无法理解这么抽象的事情的处理方法,也因此无法达到这个能力层次,而次一些的人,就能到达第三,第四的层次,这是他们可以控架的领域。但一二种能力在任何事中都有体现,只是大多数人不能明了,只是感觉很诡异而已,因为操控不了,所以就道可道,非常道。比如:战争的规律,是第一流的人物才能洞悉的,完全是政治和智谋的较量,一个军神是完全掌握了这种能力的,而一般人是无法达到这种境界与水平的,到了战场上,他又怎么能明白这些高深的规律,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但知己知彼后面又有多少宏观规律掌握着世界的运行。但要是宏观能力恒强,也会变为业务能力,那时的业务能力就是宏观能力的实现,比如胡锦涛的能力是发现中国的民众思想动向和军队的现代化进程,这也是他的业务,这时,他的宏观能力会变为业务能力,因为此时,他的业务就要很宏观的能力了,于是,领导们是越高越有宏观能力,理论能力,因为这个职位要求就是这样,因此,研究宏观的可以成为主席,可是研究微观的,你永远只能成为下手,这就是极限问题,你的上限比人家低得多!!

而第一种能力决定第二种,前两种又决定第三种,以此类推。因为宏观总是决定微观。

要想在六种能力上有大的进步,关键就是提高眼界,进而提高你的眼光和见解,学识。到达第一流的水平,成为第一流的人物,速成的方法就是多和一流人物接触,接触他们一流的思想,一流的见解,一流的气度风采。比如,李世民大帝,19岁可以统帅千军万马,百战不殆,为什么,因为他接触了第一流的人,他的身边有第一等的谋臣良将,有第一等的人物,所谓常伴佛祖,不懂还有点佛气,更何况是天天探讨呢?于是他的眼光,能力也进化成为了一等一。但是不是每个人有这个机会,很多人没有,于是,通过书来弥补,因为永垂不朽的书是历史的精华,人类的高峰。与人类史上的天才对话,是很多一流人物的习惯,拿破仑,毛泽东都是在书中找到了自己的力量之源。这些综合下来,就是自己的思想系统,人生观,世界观,历史观。而在这个过程,也使很多天才成为改变命运的人,因为他已经可以干更多的事了。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踰矩。一流的水平,眼光,能力,学识建构在什么地方?你的系统理论上,你要有自己的一整套系统,能从这个系统衍生出对事物的理解,对问题的解决,对困难的处理,而这个系统当然不能在你60岁的时候才能总结出来,那已经晚了,许多人到很老才办到,于是就成了“人老成精”,但时代已经过去。要“三十而立”,30岁小成,才有更大的空间去干事,但“三十而立”却也困难,因为孔丘尚且“三十而立”!人生观,世界观,历史观,脱胎于你的思想系统,思想系统是你的能力的源泉,你的处理方法,解决手段都出于它。

我的这能力论,就是按自己的思想衍生出来的。当然这是不成熟的,不完善的,因为我才20岁。我到现在,也才刚刚在书海中完成了关于政治能力方面很少的一部分,更何况关于现实的世界观,历史观。困难真大!!还不知道要多少年。

下面就是我关于六种能力方面,关于政治角度的思考和想法,尽管它只是人生观中一个分支的分支,但确实是建立在人性恶的基础上,因为世界的确如此!

政治能力是多方面的,上层是政治理想,即政治抱负,这是只有伟人才有而且能够实现的,中层有政治立场,政治手段,下层有政治环境的互动,为人处事等。而根本就是制度的优劣,政策的得失,人心的向背,而关键就是人心的所向,你能影响百人,可以当一个小头目,能影响千人,就能成为大头目,而要能万人,天下人,你就可以成为一国元首,控制历史的进退,民族的兴衰。政治能力关键在于你影响人的能耐,而这也是伟人们最大的本事。

有人就有是非,有利益就有争夺,利益的争夺就是政治。因为利益决定人心的向背,阶级的划分就是将社会利益动态的展示给我们,一个阶级心态的转变,态度的向背,完全是社会利益分配的问题,而一个大单位,里面利益的分配,决定单位里小团体的人心所向。而小单位里,则因为利益而导致每个人各有想法,人心难测,其实不难,只要知道他最在乎的东西,就是抓住了他的心。可是你能了解每一个人吗?答案是不可能,因此我们在一个环境中,要学会把你的价值观介绍给其它人,让他按照你的设定去改变,你就可以掌控他人。当然,这很难甚至很不可能,但我们就要做到这一点,做到这一点,你就成功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就是如何控制好,让他们却支持你,这就是政治的最大特点:平衡。世界是矛盾的,因此世界是平衡的,懂了平衡,你就懂了一切。能让一个小单位平衡,你可以做她的头,在大单位,能让他平衡,就能当大单位的头,但由于越往上,情况越复杂,条件越多变,就像大海和泉水的区别一样,结果是大海是海神,而泉水是虾米。能平衡天下的人,就可以成为天下的首领,而不能的人,在这个位置上,就是名不副实,后果就是名和实不平衡,就会回到以前平衡的地方,但也许会出现其它情况,导致你失去一切。天下大平衡中有无数的小平衡,小的有更小的,于是世界成了一个环环相生的太极,大太极有小太极构成,小的有更小的构成,每一个就是一个小的独立的系统,你如果能在这个系统中玩得很好,你就可以成为这个系统中的食物链顶级人,因为系统就是生态,你是顶端人,就是胜者,就可以操纵这个系统为己谋划,而后在达尔文的进化论中,一步步进化成为最高级的人,由小系统的主人成为大系统的主人,于是,你成为了金字塔顶尖的人,成为了百兽之王。

如何成为顶级人,就要有政治头脑,一般人就说是为人处事,其实,不是这么简单,将之归为人处事就是完全错误,因为为人处事只能算政治头脑中很小很小的一部分。


意 识


首先我们要清楚,我们进入一个单位,因该怎样看待领导与同事,看待这个环境。这与我们在学校中完全不同,在学校中,我们可以率性而为,因为他们不懂政治,而在单位,我们必须懂政治,用政治。

社会是残酷的猎场,所有进入社会的人,都要主动或被动的卷入猎杀游戏之中。这种情况的出现,是由于社会中人的利益天然冲突性所决定的。

比如:

在当今社会里,领导高高在上,上级掌握了对下面的生杀予夺之大权,这样就形成了上级与下级的必然性冲突。

上级的道德:能够巩固我的地位,对我有用的下级,就是好下级。对付手段:让你按我设计的路走,成长。

下级的道德:不会挡我的路,阻碍我升迁或获取利益的上级,最低档次也不要找我的麻烦,就是好上级。对付手段:一定要清醒认识环境,未雨绸缪。


对上级来说,能够巩固其地位的,不一定要能力过强,能力过强反而威胁到了自己的地位。此外,根据自己所处身的环境不同及变化,其对下级的需要也不同,甚至连下级的愚笨、下级的坏脾气都会成为上级巩固自己地位的手段。

没有任何一位上级会心甘情愿给部下“让路”,这就决定了狩猎斗争极为惨烈。

在猎场上,充满了莫测的变量,决定一个虾米的去留标准,并不是能力或是业绩,而是利益。因为你无能可以,仍旧能用,但你要和领导的利益过不去,你就完了,完不成任务就是破坏领导利益,就会让他将你淘汰,等等。你如果能给领导利益,肯定会用你,注意,我说的利益不是鼠目寸光。

利益博奕,决定了“政治”的无所不在。无论你是如何的沾身自好,如何的希望明哲保身,但你都会必然性的裹入这种残酷的游戏之中,只有两种情况下你能够置身事外,一种情况是你升迁了,在一个更为广泛的太极里继续新一轮的游戏。另一种情况则有点不妙,你被淘汰出局了,因为你不善结党,缺乏盟友,形成了以一对多的劣势,失败是必然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只要你身在江湖,就无可避免的卷入是非圈中。那些所谓洁身自好的一厢情愿,只能证明你思想的极度不成熟,没有认识到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政治这个基本的事实。政治由来以久,无所不在,对其采取不承认或视而不见的鸵鸟态度的人,是处境最为危险的。弱肉强食,党同伐异,正是政治的精髓。

猎场就像一个生态圈,猎场中全部的人构成了一条食物链,处在链条的你,究竟是处于能量供应的最下层,还是高踞能量金字塔的顶端呢?如果不能够认清楚你所身处的位置,就很有可能会被居于你上一层的猎食者一口吞掉。反之,当你意识到周边的生存环境之后,就能够敏捷的避开陷阱,沿着这条食物链逐步攀升,实现你的梦想,获得你期待以久的成功。

一个人是否真正的有能力,是否聪明,不是取决于他多么听话,更不是取决于他多么勤奋。而是取决于这人的政治意识。只有有这种明确的政治意识的人,才会把注意力放在对单位形态的观察上来,能够知道哪些工作是单位真正需要的,能够把工作恰好做到点子上,少做无用功。同时也能够精明的避开垃圾工作,绕开那无所不在的陷阱。

有些人很聪明,有些人则表现得很笨,而有些人是看起来聪明,另外一些人却是看似愚笨实则非常聪明。

这种所谓的“聪明”,就是对政治意识的把握。

“政治”这个词,会引起一些冥顽不灵以自己的想象替代现实的人们的反感,事实上,他们误读了政治的内函。

政则正也,所谓政治,就是公正的做事,正确的做事,做正确的事。

决定一个人的地位高低,最关键的因素并不是是否勤奋或听话,而是你是否有政治意识。换句话说,你是否知道哪些工作对单位来说真正的具有价值,即使你的能力不足,也强过那些虽然有能力却缺乏对工作实效评估意识的人。只干对的,不干错的。

政治意识的有无决定了人们在单位中的地位,其顺序如下:

第一位的是狗类人,他即服从上级,又有工作能力,政治意识最强,但这种人可遇而不可求,很难见得到。但一旦出现,就会迅速走红上升,任何类型的上级都无力压制住他们。

第二位的是野狼类人,与狗同样的工作能力,同样明确的政治意识,是尚未进化成狗的最高级人,唯一的缺点是不服从上级。尽管他不肯服从上级,但上级却不敢轻启战端,而是小心翼翼的将其放在仅次于狗的位置上。

第三位的是狐狸类人,他有明确的政治意识,又肯服从上级,唯一的缺陷就是缺乏实际工作能力,但是他的聪明仍然使他成为上级最倚赖的助手,上级对他的态度是恨狐不成狗。

第四位的是刺猬类人,这只人除了明确的政治意识之外,即不服从也无实际工作能力,几乎可以说是一无是处了,但上级仍然不敢小看他们,因为他们聪明,决不会染指垃圾工作,更不会踏入陷阱工作,遇到真正有价值的工作他都会想办法挤进去占个位置。

第五位的是笨猪类人,这种人唯一的好处就是服从,但对它来说有这一点就足够了。笨猪的悲惨在于,换了上级,笨猪的末日也就到头了。

第六位的是野牛类人,最缺乏政治意识,最不肯服从,但偏偏工作能力极强。

老鼠养的人排在第七位,他没有任何优点,不服从,无工作能力,也没有政治意识,昏昏噩噩听天由天,但因为蠢驴的愚蠢衬托出了他的无为,有时候运气反倒会出人意料。

悲剧蠢驴一样的人被排在了最后一位,究其原因,是因为他们垃圾工作做得过多,那些毫无意义毫无价值的工作做得多了,同样是多做多错,这种愚蠢的勤奋不仅无功,反而有过。

做正确的工作并正确的做工作的人,都排在前面。反过来,而那些缺乏政治意识,也就是缺乏对工作价值评估能力的人,只能排在后面。而毫无意义与毫无价值的工作做得越多,排序就越靠后。那些拼命苦干却最终遭到责罚的悲剧人,如蠢驴,正是因为缺少了这种以职场政治意识命名的工作价值评估能力。

可叹的是,我们的身边都是驴和猪。

我看过一个彼得原理: 在层级组织里,每个人都会由原本能胜任的职位,晋升到他无法胜任的职位,无论任何阶层中的任何人,或迟或早都将有同样的遭遇。“彼得原理”可以说是解开所有层级制度之谜的钥匙,因此也是了解整个文明结构的关键所在。或许有些特立独行的人可以避免被纳入层级组织里,但凡是置身于商业、工业、行政、军事、宗教、教育等各界的所有人士,都和层级组织息息相关,也就是说绝大多数的人都受彼得原理的控制。可以肯定的是,其中许多人可能获得一两次的晋升——从某个能胜任的阶层晋升到仍可胜任的更高阶层,但能胜任新职位将使他有资格再度晋升,于是每个人最后都由能胜任的阶层晋升到不能胜任的阶层。所以,假定时间足够,同时假定层级组织里有足够的阶层——每个员工终将晋升到自己不胜任的阶层,并从此停滞不前。因此,彼得原理的推论结果是:假如有足够的时间和足够的阶层,那每个阶层的职位终将由不胜任的员工所占据。可以说,你能活10000年,你必能担任你不能胜任的职位。

可以肯定,只要一个人具备了对工作价值的评判能力,那么就必然的会有升职的可能,但不同人升职的条件是不同的,有没有实际工作能力,肯不肯服从领导指令,这都是升职的限制条件。但最重要的是,还是你有没有这种升职的意识。

但由于升迁不能一块,有先有后,就会导致竞争,于是,集团形成了,任何一只有政治意识的人在挑战的前期,都会精心的研究接触内的各种人,并采取拉拢、打击、疏远或分化的方式建立自己的阴谋集团,一般来说,挑战者对无政治头脑的职场人利用总是基于这样一个原则:

有能力的加以拉拢,不服从的加以分化。到后来,会有人升,有人到下一次机会。


平 衡


在一个社会里,有阶级,大的环境下,有阶层,单位里,有派系,小团体。我们必须用这种东西才能更好管好人。

比如一个学员队,为什么干部管得难受,因为学员们三五成群,个个背地里议论干部,一旦作为领导,下面人成了铁板一块,你就管不了了,因为可以抗上,你要分化他们,让他们不敢反抗你,不敢在一起交流,就会出现,说话就无人敢说队里不好,于是人人都说好,没人敢说不好,于是你下命令,就无往而不利,可是这固然可以用收买小报告得到效果,却会给你带来坏名声,因为人都明白,要做到操纵环境,使得手下人成为你让进化的人,就好管了,因为你无声无息,他们就会按你的道路发展。天下之中一物降一物,都是平衡的,没有独生的东西,出狼就必有与之对应的猪,出了狗就有老鼠。天地间万物生克,人又何尝不是,你只要将你的能力使用出来,必有克你之人。而这些的关键就是如何把人的成长握于我手。

一个原则就可以:

用服从的人限制不服从的人,用没有工作能力的人牵制有工作能力的人。

也就是说,考虑强化每一只人的缺点,抑制其长处,养成人们对我的依赖性,从而确保我的地位。从而操控大局,把握形势。

领导与部属是永远的“矛盾的双方”。

部门需要管理,领导是施加“管理”的一方,部属是被动承受“管理”压力的一方。

管理:领导需要“管住”部属,不允许部属放任自流,不允许部属做自己最喜欢做的事情,用部属之所短,抑部属之所长。譬如说,领导不允许部属的风头压过自己,如果出现这种情况的话,领导的地位就会被褫夺,权力就会被削弱。领导更不允许部属组成一支“团队”以抗拒自己的权威,挑战自己的能力。对于部属中表现最优秀或最有影响力的人,是领导需要高度警戒的危险份子,能力强的领导会采用种种政治手段实施管制。

管理:领导需要将部属的工作“理顺”成为一个有利于自己的组合模式,强迫部属做领导最希望部属所做的事情,这些事情必须能够最大程度的体现领导的意志与愿望,成为领导能力的强化与延伸,能够强化领导的影响力和在单位中的作用与地位。这就意味着部属们必须放弃自我,泯灭其存在的独立意志,而这是违反人本能的事情,势必引起部属的不满与怨怼。为了压抑这种“不正常的风气”,领导就会不得不采用一些制衡的手段和措施,镇压部属的本能反抗意识。

一个不成熟的领导,由于对人本能缺少足够的了解,必然会受到部属蠢蠢欲动的挑战,能否将部属的成长欲望击败,是衡量一个领导能力的主要标志。

总体来说,领导对部属的“管理”,无非不过是一种制衡,制衡的原则也是一成不变:打压能力最强的部属,扶持能力最弱的部属,削弱影响力最大的部属的影响,强化部属对领导的依赖性。

但是不仅仅是他们处于平衡就行了,还要在大系统中,小系统之间互相平衡。就是通过小系统之间的平衡将事情进一步简单化,易于控制,这样,你就能如臂使指,没人能同时干几万件事,我们要做的是利用几千年来,人的劣根性,来进行本来就有的制度上的利用,人人都以为建立制度很容易,可他们不明白,新制度下人心的向背有多么难测,你确立的新制度能对抗背后的洪流吗?我们用人的猜疑心和欲望来完成一切,这就是利用天,会用天的人就是得道,因为世界本身就有它的规律,我们只要利用就行了,逆天而行则必死,创建制度就是逆天而行。

如果我们手中是一个完善的系统,我们要做的是让小系统平衡但不完美,完美要所有的小系统合作才完美。

所有时情都将在掌控之中。知其雄,守其雌,知其进,方能退,到这就将明白,真正的王者之气是一种运筹帷幄,而不是霸道非常,你将在不知不觉中将一切消磨于无形,而你的系统一旦出现漏洞,你就会发现,这就是月晕而风,础润而雨,将先机立断。这就是无为而治,并不是不为,而是人入我手,必为我用,何必有为?用天下的力量干我的事,何必亲力亲为,其不费力?

因为大多数人办不到,所以只能教笨办法,就是不争,你为人好,为人着想,后果也差不多,但境界差别,不可同日而语。由于大多数人的确不懂,也没这种能力,因此很多领导就叫你与人为善,毕业教育就是如此,不是不说,说了更坏,一般人玩不了政治。


“平等”是一个美好的乌托邦,只有最天真无知的人才会相信。

人的组织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在这个系统中不同的人以不同的方式参与系统的运行,并在这个系统中的能量分配机制中获得自己的能量配额,无论任何一种理论,无论任何一种理想,都无助于这样一个事实的改变:世界是一个倒金字塔形。而社会组织却是一个金字塔形,越是处于组织金字塔上端的动物,数量就越少,获得的能量配额也就越高。

人的智能天生不平等,有的聪明,有的愚笨,人的能力天生不平等,有的擅长于技术,有的却是复合型人才,无论你的特长体现在什么方向,无论你处于、任何位置,都有必要认清楚到这一点。

永远也不要奢望社会上会存在着公平,公平是一种严重损害社会运行机理的腐蚀剂。在领导手里,公平公正只是一件工具,除非公平公正对他们有利,否则的话,他们是绝不会高喊公平公正的口号的。


有人就有是非,有利益就有争夺,利益的争夺就是政治。而在这方面,我们从学校接受到的却是相反的信息,一切教育的目的都是为了告诉我们做一个诚实的人,正直的人,勤劳的人,与人为善的人,善于与人合作的人。一切教育的目的都是为了让我们远离政治这个是非圈。

当教育成功的时候,也就是我们失败的日子。因为将人成为了不懂政治的人,于是人获得的将是一生为猪,终身为驴。你又怎么能好呢??


结 语

世界是少数人的世界,只有你成为了少数人,你才会成为未来的强人。到了你有的政治能力可以百战百胜时,这到后期将不是政治头脑的事,而是运气,谋略,各种非人,与人有关的集合。但政治能力作为强人的第一能力,有着无与伦比的威力。

当我们到了这个层次,我们将“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因为我们已经成为一个进步青年,我们关心国家的命运,民族的兴衰,因为你明白你该干什么,你的责任已经抗在了肩上,我们才是国家的未来,民族的希望。

当我们到这时,也是我们无情的一刻,我们将不再为自己而活,我们将为理想而活,因为那更有意义,天地以万物为邹狗,圣人以百姓为邹狗,天地本无情,我们有的将是对天下的爱,而将变得越来越无情。

当我们到这一刻,我们就会发现,我们走进伟人心中,因为我们明白他们。这个世界有着不同的规律,但殊途同归,春秋,吴越争霸,范蠡为官可以权倾一国,为商可以富甲天下,因为他已得道,天下都已入我手中,干什么都能成。吴起,孙武,无一不是,一部孙子兵法可以将进攻,防御,谋略,写得淋漓尽致,无人能超其右。一部道德经更是夺天地之造化,穷宇宙之玄机。

当得道之时,天下将任我纵横,进则兼济天下,退则独善其身,微乎微乎,制衡天下,不知不觉,统率三军,无声无息,而无敌天下。到此境界,登泰山而小天下,世间无事能瞒过你的双眼,因为你已得到世界的真谛。

今天,只是开始,后面有着无穷的坎坷,因为六大能力后有着千丝万缕,能平衡吗?而这些全部完成也只是初步成型,对历史的真谛,历史的规律,世界的真谛,世界的规律,有着更高,更深的规律,你明白吗?到你明白时,已不知多少年过去了,那时才真正成为一个强人,一个无事不能胜的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