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五十四章 火烧小鸡鸡

龙居士 收藏 11 275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五十四章 火烧小鸡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醉眼朦胧中,和子、张倩诸女见无数的毛爪伸过来,大骇,这些人不会是酒后乱性,想非礼我们吧。一身冷汉惊出,酒醒了八分。这些毛茸茸的大手,伸到她们面前时,忽然停住了,同时旋转了九十度,大姆指朝上,四指握拢,炸雷轰响。

“了不起!”

随后无数的手又收了回去,雷鸣般的掌声响起。

这个手势是军队中最高的敬意,有个好听的名字,叫“万指朝宗!”所有人的大姆指对着同一人,意思是,“你是好样的!受万人敬仰!”

享受过这一待遇的屈指可数。建国前有过几个,他们不是用胸膛挡子弹硬汉就是扛着炸药包与敌人同归于尽的英雄。

这些军人如此激动,将最高敬意献给几个女流之辈,也是事出有因。

如果说普通人的酒量是一只杯子的话,那么军人的酒量就是一只脸盆,而杨首长的酒量是一只大脚盆!从军十几年,从来没有人能够在酒桌上打败他,这几年,无人再敢与之拼酒。

今天海量的杨首长竟败在了一群女人手中,让人大跌“钢枪”!(军人没有眼镜跌只好跌钢枪。)从此杨首长不败的神话被打破,战士们心中一口闷气得以理顺,兴奋之下,将四女捧到了“酒场英雄”的高度,敬了个“万指朝宗”大礼。

四女听完原故,笑得花技乱颤,只有张倩没笑,这个“万指朝宗”,怎么看都像是“千夫指”。再估计一下周围的人数,正好在一千人左右!

恶汗中……

龙居士一群人受伤的受伤,没伤的全醉了,无法回去,只得住在军营。

一觉醒来,已是月朗星稀之时,龙居士体会到了酒后宿醉的恶果:口干舌燥、头痛欲裂。

龙居士的老爸好酒好烟,经常大醉,搞得家里鸡飞狗跳,烟雾弥漫,反感于老爸的酒风烟品,龙居士戒酒戒烟。寻常无论如何他也不会去喝酒,但今天兴奋得忘乎所以,率领一群乌合之众竟然赢了王牌军,创造了“军事史”上的神话,不论是谁都难以压制住自己的兴奋。

和豪迈的军人呆在一起,不知不觉中就沾染了他们的豪迈之气,高兴了,豪爽了,岂能无酒,龙居士来者不拒,这才酩酊大醉。

口干舌燥、头痛欲裂的感觉可不好受,龙居士喊了一声,辉儿倒水,无人应答,这才想起自己身在军营中,只得起身“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看房间里的摆设,龙居士猜测,这里应当是军人招待所。一间房两张床,另一张空着,床头柜上有热水瓶、杯子,龙居士倒了一杯水,灌了下去,但不解渴,又倒了一杯,直到一瓶水全进了肚子,才心满意足的拍了拍肚子,打了个水咯。

口干舌燥的问题解决了,头痛问题还在。

为什么酒后会如此难受呢?自己不是可以内视吗?正好可以用内视查找一下原因,躺回床上,两眼一闭,无数精神丝发散开去,进入内视状态。发现自己的身体与往日有很大的不同,最明显的是血液的颜色,往常血液都是鲜红的,现在变成了淡红色。凝聚精神丝放大观察,发现血液中掺了大量的酒精,这导致血液浓度降低,颜色变淡。

如何才能将这些酒精排出体外?自己用的是精神力量,没有学什么内功,不可能像段誉那样用内功排出酒精。酒精不是有害物质,也不可能像上次那样,加强身体自身的免疫能力,用免疫力排出毒素。

要想从一堆物质中排出不同的东西,首先要找到它的与众不同之处,龙居士想起了酒精的分子式,由碳原子和氢原子构成,比水分子要复杂,体积要大。但比起构成身体的有机分子来说,结构要简单得多,体积也要小得多。

利用酒精分子与众不同的体积,接下来就好办了。将精神丝调到酒精分子大小,狠狠的往血管中撞去,大量的酒精分子,就被撞出了血管壁。

这跟玩台球差不多,精神丝是台球杆,酒精分子是台球。无数的精神丝有如无数的台球杆,每动一次,就有无数的酒精分子被撞了出来。

这样乱撞会不会将水分子和构成身体的有机大分子也给撞了出来呢?答案是不会。水分子太小,就像球台上的灰尘一样,不可能被台球杆给撞到。而有机大分子太大,在细小的精神丝面前,它就像一块巨石,既使撞到了,也不会移动分毫。

玩了半个多小时的“体内台球”,血液中的酒精分子被清理个干净。

睁开眼,坐了起来,龙居士觉得清爽无比,精神焕发,神清目明,忍不住的低吼一声,“爽啊!”

感觉膀胱涨得难受,便出门小解,夜半三更的,哪去寻厕所?好在龙居士是男人,天作厕,地为坑,随便寻了一处小土坡,便打开水龙头,一泻千里。

肿涨的感觉迅速退去,岂是一个“爽”字了得?

抬头望去,一轮明月高悬中天,不禁诗兴大发,“举头望明月,低头黄河流,欲求千尺泻,更上一层楼!”

“谁在这?”

龙居士回头看去,呵,原来是杨首长来了,他一手叼着一根烟,一手解着裤子,看来他也想找个地方小解。

“杨首长,一块来吧!比比谁飚得远!”

“行啊!我就不信,你能老赢!”深更半夜的,大家都很轻松,谁也不防着谁,杨首长孩童心起,和龙居士站成了一条线,将“水枪”调到四十五度角,向前射去。

飚得远近,取绝于膀胱压力的大小,龙居士已经放了一段时间的水,内压降底了很多,自然飚不了多远,杨首长嘿嘿大笑,心道:总算板回一局。

龙居士不愿服输,调动精神力,将消化系统内的存着的酒精分子,尽数挤到膀胱中,膀胱中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迅速膨胀,当涨成小皮球大小时,猛的吸气憋劲,炮弹般疯狂飚出,一道银亮的白线如彩虹般划过天际,消失在夜色中!由于太远,落点根本看不到。

杨首长目瞪口呆!

随后嘟囔一句:“日,这也太神了吧!”将手中的烟头往“白虹”落点处扔去。

烟头翻着跟头划过天空,一点红光在夜色中留下螺旋曲线,在落点处与“白虹”触到了一起……

“白虹”的成份是高纯度的酒精。

“白虹”凌空飞过,与空气中的氧气充分混合。

“呼——”猛的燃烧起来。

一条火龙拔地而起,迅速接近龙居士的命根……

“日!神了!”杨首长惊叹。

龙居士也吃惊不小,靠,水枪变成了火枪,等将来上了战场,用处大大的,一扫一大片……

“哎哟!”“火龙”一口咬到了龙居士的命根。措不及防之下,痛得他一跟头栽下土坡。

“哈哈……”杨首长拍掌大笑。

一阵拍打,火终于灭了,龙居士那个狼狈啊,裤头全烧没了,内裤不见踪影,胸前的那一片衣服也见了马克思,再看那“小弟”和非洲人似的……

“嚯——嚯——”龙居士越狼狈,杨首长笑得越开心,到了最后笑得喘不过气,“哈哈”声变成了“嚯嚯”声。

事后杨首长在他的军旅日记中写道,“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开心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