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五十三章 保镖VS军人

龙居士 收藏 12 167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五十三章 保镖VS军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是单挑呢,还是一起上?”

杨首长充分相信自己的士兵,双方实力相差悬殊,不论对方如何选,总归是一个“败”字。所以大方的由龙居士选择比武方式。

龙居士心想,如果单挑的话,除了自己有把握赢之外,其他的人十有八九要输,这样比赛结果肯定会输得很难看。于是选择了群体作战。

自己是王牌部队,战士们摸爬滚打在一起,配合默契,如果整体作战,实力更强,而对方是从各处招来的杂牌军,配合肯定不行,龙居士这么选择,岂不是自找苦吃?如果单挑的话,说不定还会有一二个胜出,也好给他们留点面子,群战的话,嘿嘿,输得不要太难看啊。杨首长自豪的说道:“你们总共有二十二个人,我们部队就让一半吧,叫十一个上如何!”

“不!”龙居士连连摇头,“这样不公平!”

“哦,你打算怎样?要不再减少点!”

“我是说你们这个排的人全上!”

开什么玩笑啊,这个排有三十号人,比龙居士的人整整多了八个,又是日日在一起摸爬滚打的王牌军人,既使只用一半,杨首长也觉得自己的军队欺负了平民。此人竟不知好歹的要三十人全上!这个不是疯子就是自大狂!

杨首长心想这人也太狂了一点,给他一个教训也好。戏谑道:“随你,不过我们的战士粗手粗脚的,要是弄痛了你,可不许哭鼻子!”这哪像一位威严的军队首长讲话?根本就是哄小孩的长辈。话音刚落,哄笑声响成一片。

两队人马划开场地,各自动员起来。

杨首长训道:“我们是优秀军人,王牌中的王牌,呆会陪他们玩玩就行了,别动真格的,要是伤了手脚,影响军民关系不好!”

“是——”这些军人,跟本没把这些平民看到眼中,只当这是小孩子过家家闹着玩,应答的声音中虽然整齐响亮,但里面夹杂着哄笑声,没有往日的威武雄壮。

这边龙居士吼道:“弟兄们,这一仗胜了,就算你们全体通过测试,每人奖励一万,如果有人负伤了,医疗费我出了!如果残了,我养他一辈子!只要能赢,要什么我就给你们什么。如果输了都滚回家吃奶去!老子这不养无用的人。”随后又对贺雪辉、张倩诸女说道,“你们给我拼命加油,这一仗如果胜了,每人一辆法拉利!”

“好耶!”四女欢快的跳了起来。白云蝴蝶飞舞,张倩波涛汹涌,贺雪辉媚眼闪动,和子甜甜媚笑。欢快悦耳的声音飞过操场,在雄浑的军令声中特别引人注意,不少军官忘了喊口令,士兵忘了训练。数百道目光远远的射过来。

“当兵三年,母猪变美女!”这句话虽说夸张,同时也说明了军营生活的单调,战士们过剩的精力无处发泄,见到这四位青春亮丽的美女,哪能不贪婪的猛看几眼?

一些军官见有热闹可看,又见战士们无心训练,干脆拉着队伍过来围观。绕着那一片空地,整齐的坐下。当然这些人的眼睛全都紧紧的贴着四美死看,呵呵,正式的比武不看,反倒去看啦啦队,这倒有点暄宾夺主了。

龙居士的动员效果很明显,众保镖发狂似的怒吼起来,两眼充血,像一群要吃人的野兽。大兵嫌身上的衣服碍事,奋力一扯,一身健子肉亮了出来,高矮双雄有样学样,也脱掉身上的衣服,亮出一身的伤疤……龙居士仰天狂啸一声,在狂啸中精神力量喷薄而出,衣服霎间被震碎,飞出四五米远,如山峦般的鼓起肌肉露了出来,向所有人展示着他狂野的力量。

见之者无不变色!

在龙居士的狂啸声中,众保镖害怕、畏缩、担忧等不良情绪被对胜利的狂热所取代,只几秒钟,群体所泛发出来的气势,陡升了好几个层次,虽只有二十几人,但其所拥有的气势如千军万马一般,令人骇然。

原本正在嘻嘻哈哈,不把这当一回事的战士,目瞩了这一群人惊人的变化,不得不打起精神,小心应付。这回轮到战士们说:

“这些人,还是人吗?”

未战先怯,气势陡降了几分。

“冲啊!”龙居士一马当先,冲了过去,每一步下去,都在地面留下了一个深深的脚印,随着大脚的抬起,尘土飞扬,如重型坦克驶过。大兵紧随其后,黑亮的肌肉向所有人展示着他的力量。高矮双雄,遍体的伤疤,显示着他们曾经的丰功伟绩……后面的一群人,好像发狂了,瞪着血眼,低吼着,喷着粗气,如万牛奔腾!激起一大片尘土,如山崩海啸般,叫人心生无力之感。

这边的军人不甘示弱,三十个人,集结成阵,呐喊了一声,迎头对撞了过去。

“加油!加油!……”四美在后面欢快的加着油,悦耳的声音催人奋进。众保镖听到身后美女们加油助威,四肢百骸仿佛充满了无穷的无力,气势又上升了三分。

围观的战士将目光转向场上,拼命的纳喊助威,既为自己的战友,也为对方的人。不知什么时候,有人拿来了军鼓,拼命的敲了起来,“咚咚”的鼓声就是战斗的号角,催人奋进。

杨首长心底只打鼓,这些到底是什么人啊!怎么感觉他们不可战胜?

两支队伍狂野的撞在一起。就像两群狂奔的野牛撞在了一起,刹时人仰马翻,惨叫声响成一片。

龙居士与对方领头的排长撞上了,两只拳头凶狠的撞到了一起,“咯吱”排长的拳手便粉碎性的骨折了,人向后飞去,一直撞倒了他身后的两名战士,才停了下来。

两人刚才那一拳是多种力道之合。两人奔跑时的速度之合,再加上两人出拳时的暴发力之合,四种力道加在一起,威力无匹,排长拳头不粉碎才怪。

听到“咯吱”声,龙居士心道不好,自己求胜心太切,力量使得太大,对方整条胳膊,肯定要废了,对于一名军人来讲,失去一条手臂就意味着军旅生涯的结束。

龙居士不愿意再看到有人致残,便控制好力量,双拳如流星般挥出,每一拳出总有人被击中胸口,倒飞出去二米,不多不少全是二米!这种程度的打击,能让对方暂时失去战斗力,但又不会导致对方受重伤。

大兵借着龙居士掩护得以全力对付一面,拳来掌挡,腿来腿还,倒也应付自如,找准机会一记重拳击出,也能一招败敌。

高矮双雄拼的是狠劲,锁喉、缭阴、挖眼,什么狠用什么,而对方战士限于首长吩咐,不敢用狠招,只得躲闪,避让,这让高矮双雄占尽了便宜,全力进攻,根本不防守。其他的保镖知道自己的体能和格斗技巧上远不如对方,所以全部采用拼命的打法,不躲不闪,只求一拳换一拳,拼个你死我活。

武术世家兄弟,倒是兄弟齐心,其利断金!两人围着一个,还美其名曰:兄弟俩从来就是一起上,面对一个人如此,面对千军万马也是如此。哥俩真不愧武术世家,各种花招层出不穷,这个使白鹤亮翅,那个就使老汉推钟,姿态优美,配合默契。翻来覆去,变化出无数的招式,令人眼花缭乱。但——

每次进攻都是一击而退,从来不打实!


被他两围着的那个战士,很快就看出了门道,挥拳往大李打去,一旁的小李前来救驾,但这战士不理,任由他打在身上,像挠痒痒似的,不痛。只一拳就将大李给打飞了,回头甩出一脚,将小李给踢出一米多远。

只眨眼的功夫,武术世家哥俩,就躺在地上变成了“哼哈”二将,失去了战斗力。战士剩胜追击,猛扑了过去,骑在大李身上,凶猛的拳头夹着厉风,砸向大李的头部,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大李,双手交于头前,大喊一声,“停!”

“你认输了?”战士硬生生的将拳头停在半途。

“兄弟,有话好说嘛,我看你们当兵的也辛苦,不如这样,你让我赢,我给你一千块如何?啊,五千!”大李看到拳头在眼前急骤放大,抱头喊道:“一万!”战士的铁拳在武术家面门口一毫米的地方停止了,凌厉的拳风刮得他脸痛,头发吹向一边。“你的话当真!?”

“真的!”

“哎哟!”在一旁的小李爬了起来,一脚踢到这战士的身上,战士滚到一边,直呼痛,爬在地上不起来了。

李家哥俩跳了过去,骑在这战士的身上,“狠狠”的打,将他的家传绝学发挥得淋漓尽致。

战士始终伸出一根手指对着他,示意他不许耍赖。

五六分钟之后,比武逐渐明朗化,地上已躺了三十几个人。大多数躺在地上的竟然是穿军装的人,而那些保镖,只要有口气在,只要能动,哪怕是受了重伤,也会继续战斗。有的甚至连牙齿都用上了,狠狠的一口咬上去,一大块肉便被撕了下来,血流了一地,见之者无不心惊。

这——还是人吗?

这哪是寻常的军民友谊比武啊,这分明就是另一个松骨峰战役!

“啊——”龙居士暴吼一声,又踢飞了一名战士,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身边五步之内再无敌人。不禁豪迈的大笑起来“哈哈……”,这一场架打得真爽啊,纵横驰骋,所向无敌,如虎入羊群!当然这些战士并非绵羊,而是一群老虎,但龙居士太强了,老虎也经不起他一拳!

“所有人听着,这仗要是输了,全体卷铺盖回家!”杨首长怒吼起来,“你们是国家最优秀的军人,王牌中的王牌,要是输给了平民,不怕丢人吗?谁要是孬种,谁给军队脸上抹黑!谁就是熊包!”这一通话吼完,躺在地上的人一下子爬起来七八个,见他们仍然打得束手束脚,杨首长又吼道:“给老子死命打,出了事,我负责!”

有了杨首长这句话垫底,战士们放开了手脚,血性被激发了出来,攻势变得凶狠无比,凶招狠腿全上,招招要人命。

转眼间局势大变,胜利的天平倒向军队这一方。

不论从整体实力和个人实力上来讲,军队这一方占绝对优势,只不过刚开始,龙居士这一方,一上场就拼命,占了不要命的优势。而军队这一方,限于杨首长的话,不敢拼命一搏,束手束脚,结果气势为之夺。一方是拼命二郎,不死不罢休,另一方是输赢无所谓,当小孩子玩闹,这才出现败势局面。

那个被武术家兄弟压在地上的战士,猛的一转身,将两人掀翻到地,吼道:“从现在起动真格的!”

“你疯了,那一万块不要了?”

“军人的荣誉比什么都重要!只好对不起俺娘了!”

他句话说得没头没尾,让武术世家兄弟听不明白。其实这战士的老妈长年卧病,但没钱治疗只得苦挨着。刚开始这战士以为是闹着玩,输赢无所谓,只要放放水,就可以得到一万块,何乐而不为呢?但杨首长的话,将这场原本是开玩笑似的打闹,变成了事关军人荣誉的大事,为了荣誉只好放弃唾手可得的治病钱。这在战士眼中就成了对不起俺娘!

一旦动真格的,武术世家兄弟被这战士打得抱头鼠窜,大喊救命,想着那高额的奖金,这兄弟俩无论如何就是不投降,绕着场子满地乱跑。尤其是大李,脚长跑得飞快,战士根本跟不上。看来他的绰号“一夜千次狼”并非虚名,逃起命来,贼快!

龙居士扫了一眼战况,自己这边还站着十三个人,躺在地上的全都身受重伤,奄奄一息,绝无再站起来的可能,而军队那边原本只剩八个人,现在又爬起来了八个,总计十六个人。人数上他们仍然占优。而自己这边的人,虽然仍在拼命,但已到了强弩之末,打出去的拳头软绵绵的没有劲。军队那一方的人,耐力明显要强很多,至现在,仍然虎虎生风,力气好像用不完似的。

“龙居士!”杨首长喊道“我们算平手如何?”他心里跟明镜似的,他看得出,龙居士战斗力强悍,如果继续打下去,胜负难料,只得见好就收。

“好!”龙居士担心重伤员的安危,急欲停止。他虽然争强好胜,但还没有到漠视人命的地步。

听到停止的哨声,战正酣的双对相视一笑,不少人互相搀扶着倒在地上。原来双方的力气早用完了,凭着不服输的劲,憋着一口气硬撑!

大多数人的友谊建立在利益之上,但军人例外,军人的友谊建立在拳头上面。不打不相识,经此一仗,龙居士和这群军人结下了深厚情谊。

残酷的训练,经常有人受伤,这也造就了军医的高超本领,随着打斗结束,军医、卫生兵一些帮忙的战士涌了上来,手脚麻利的进行简单处理,然后抬到医院去。

杨首长走到龙居士面前,握住他们手道,“好样的!喝酒去!”

全场忽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

刚才这一仗,表面上看来是平手,但军队一方多了八个人,打成平手就是自己输,杨首长刚才输了一场,感觉老脸丢光了,就想到酒场上找回场子,高度白酒,一碗一碗的和龙居士比拼。军人酒量大,特别是军官更是酒精考验,而龙居士不善饮酒,但碍于首长的面子,又不得不喝,没几碗,便倒下了。杨首吐了一口闷气,哈哈大笑,爽!

“小龙,小龙!”贺雪辉急了,不断的呼喊。

和子温温柔柔的对杨首长道:“小龙醉了,和子陪阁下饮酒好吗?”

美女相邀如何拒绝?杨首长豪迈的说道:“好!”

“和子先干为敬!”说完,卷起右臂上的衣袖,露出一段粉嫩的玉臂,新开了一瓶白酒,脖子一仰便往肚子里倒!不到一分钟,一瓶酒便见了底!

在场的所有人全都傻了眼。

“阁下,该轮到你了!”和子甜甜的说道。

“好!痛快!”军人岂能在女人面前丢了面子?杨首长站了起来,酒瓶、嘴、脖子、喉咙成一条线,一瓶酒很快就报销了。

和子也不多说,一仰脖子第二瓶酒又下了肚。这瓶酒喝完,和子的脸上升起了一片红云。

杨首长皱起眉头,将第二瓶报销了,不久,酒气上涌,脸红脖子粗,头重脚轻。

和子得势不饶人,又开了第三瓶……

美女原本就吸引人,现在竟和铁血军人比拼起了酒量,赢得了战士们的一致赞赏,围了过来,连声叫好,甚至“背叛”了自己的长官,为和子加油助威!

在自己的部下们面前岂能丢了面子?杨首长拼了老命,花了七八分钟的时间总算把第三瓶酒报销了。

和子三瓶酒下肚,已有八分醉意,二话不说就开第四瓶……

“杨首长,接下我陪你喝吧!”张倩抢过第四瓶酒,“咕咚咕咚”的灌了下去。

看着空空的第四瓶酒,杨首长想到还有二位美女没上阵,大脑发麻,冷汗直冒,他感觉自己捅了马蜂窝了……而且是一群最毒的母马蜂。

张倩陪完一瓶酒,白云跟着陪上了半瓶,最后贺雪辉又陪上了一杯。

最后的这杯酒,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杨首长一杯酒下肚,两眼一黑,便一头栽下,伟岸的身躯如大山般砸在桌子上!桌子发出一阵呻吟,掀翻了,“哗啦啦”酒瓶杯碗如落地珍珠般的四处乱滚,饭菜撒了一地。

巾帼战胜了须眉!战士们齐声叫好!

张倩大着舌头含含糊糊道:“活——该——,欺——负——我家——小龙!”

和子的纯美的脸上红通通,醉眼朦胧,小小的酒窝比酒更醉人。

贺雪辉明眸善睐,一双电眼,无人能抗拒她的诱惑。

白云肤色纯白,原本就美得如同仙子下凡,现在红云升起,更添三分妩媚。

战士们架不住诱惑,又兼酒壮色胆,全都围了过来,无数只毛茸茸的大手伸向诸女。

……

PS:这些毛茸茸的大手伸过来想做什么?诸女命运如何,猜中加精。


2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