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冶大日本留学生宿舍。

还没进门,山口便闻到了一股强烈的酒味,不禁皱了皱眉头,推开门,看到小泉烂醉如泥,四脚八叉的躺在地上,地上桌上墙脚到处是酒瓶,他怀中还抱着半瓶酒,头发逢乱,胡子拉渣,正在酣睡。

到底出了什么大事呢?一向表现优良,自己的得意门生会如此颓废消沉?二天前,山口接到小泉醉酒后打来的电话,说是出大事了,山口便火烧屁股的赶来。

一把抓住小泉的衣领,急甩一顿耳光,直到将小泉打醒为止。

“和子?你回来了?”小泉眯着眼嘴里含含糊糊的说了声,显然他还没有完全清醒,醉眼朦胧的将师父当成了和子。随后,一把抱住他,大哭起来:“师兄对不起你……”

“八嘎,我是师父!不是和子!”山口又是一通耳光,将小泉打成了猪头。

“师父?”小泉用力睁大眼睛,终于看清楚了,真的是师父。伏地大哭,嗑头如捣蒜,“师父,我的任务完全失败,请您惩罚我吧!”

见小泉讲如此颓丧之极,毫无斗志,山口气极,一脚踢出,小泉像滚地葫芦,一样滚到墙边。喝问:“和子呢?”

“她被我输给中国人!”

“八嘎!”山口野兽一样低吼了一声,再次将小泉给踢飞了去,“你知道和子是什么人吗?”

和子的身份很特殊,据传闻,她出生时天地有异像,白光护体,如神显灵,天地变色。十二年前山口作为组织里最优秀的武士奉命收下和子,教她武士道。每当和子练功到了全神贯注的时候,全身便笼罩在一层圣洁的白光之下,这说明,她出生时的传闻属实。

和子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山口也知道得不多。只知道她很重要,很重要,重要到必要时,宁可牺牲掉整个组织也要保证和子的安全。当然这些话,山口从没有对小泉说过,因为和子的身份是保密的,以小泉现在级别还不配知道。派小泉来中国留学,除了任务之处,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给和子打前站,熟悉中国的情况,为和子留学中国保证安全。

小泉并不知道这些,在他的眼中,和子只是一个可爱漂亮的小师妹,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日本是男权至上的国家,小泉的思想也如此,因而小泉将和子当作自己的佣人、家奴一样,呼来喝去,必要时可以随时牺牲掉的小人物。

接下来,小泉哭诉了整个事情的经过,那把断了的武士刀也被当作证物展示在山口的面前。

看着断成二截的武士刀,山口心中感到了恐惧,这个世界难道真的有刀枪不入的人?作为小泉的师父,山口知道小泉那一刀的威力,海碗粗的大树都能砍断,怎么会砍不动一只人手呢?中国出现此奇人,是中国之福,也是日本之祸。如果不能拉拢,就必须尽早除之。

“……师父,小泉任务完全失败,请充许我剖腹谢罪!”说完这最后一句,两眼已变成了死灰色,再无半点生机。

小泉早就想自杀了,武士道的精神也迫使他不得不这样做,只不过他必须等着日本国内有人来接应自己,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给说清楚,也好让接下来的人可以吸取教训。

“八嘎!”山口又踢了小泉一脚,怒道:“你还有将功赎罪的机会……”

小泉抬起了头,灰暗的眼珠慢慢的变得明亮起来,越来越亮,最后几乎成了两团火在烧。

……

今天,龙居士查了一下自己的数百个账号,惊讶的发现全部资金加起来竟有二亿!二亿元人民币在九八年是个什么概念?按每人一千元的月工资计算,相当于二十万人一月的工资!或者近二万人一年的工资。

如何利用好这么一大笔钱呢,龙居士开始烦恼起来,第一次为钱多了而烦恼,呵呵,这是一幸福的烦恼。

游戏《龙之怒吼》程序方面的事早就做好了,美工方面也在加紧进行,这段时间从别的游戏软件公司挖了好几位顶尖的美工过来。大把的钞票撒下去,这些人不可能不来。他们原来有五万到十万一年,而龙居士开出了三倍高价。所有人一来,当即预付了半年的工资,让他们先安定下来。还没开始干活,就先给了一大笔钱,这些人知恩图报,干劲十足,工作计划一日千里,相信不久就可以完成全部工作。

接下来该做些什么?龙居士一时没有头绪,查询了一下知识库,98年的大事,知识库给出了一长串的清单。龙居士看得头直发晕,不得按门类的查询。首先查询,他最关心的网络大事。

1.“美国在线”(AOL)并购“网景”。

这是几亿美元的巨资较量,自己尚无能力掺上一脚,略过。

2.美国政府控告“微软”触犯反托拉斯法。

这件大事对“视窗”操作系统和“探险家”浏览器使用者的影响不小。美国政府一旦胜诉,可能强制“微软”让消费者分开购买未来版本的“视窗”软体和“探险家”浏览器,并勒令“微软”分家。

龙居士再查询了一下今后关于微软的新闻,发现操作系统和浏览器并没有分家。看来是美国政府输了这场官司。

3.宽频网络直通家庭。

美国在年底前将有约51万3000户,可透过地方有线电视业者提供的高速电缆数据机来上网。这个数字是一年前的四倍,预计明年也将继续快速成长。

提到宽频网络,龙居士又查询了一下关于中国的宽频计划,他发现98年是中国电脑和网络快速普及的一年。今年三月国家成立了信息产业部,制定了详细的发展计划,国家第一次将信息产业的发展提到了战略高度。

以后,电脑和宽带迅速普及,每年高速增长。不过,由于技术上的落后,中国总是跟在美国后面,大部份钱都让美国赚了。

如果把将来的宽频技术拿到现在用会如何?龙居士搜索了一下异时空的技术资料,他发现那个世界已是生物时代,电脑全都是生物计算机,家用微机的运算次数高达百亿次,比现在的大型计算机还NB。网络是生物神经网络,家用的网络带宽高达亿兆……家中的每一样东西都分配有IP地址,大多数东西都有人工智能,无需主人动手,一切自动完成……

这才是我想要的!龙居士兴奋的大喊起来。

硅晶时代,西方走到了前面,那么将来的生物时代,该轮到中国领先了。但发展完整的生物科技,需要大量的钱,龙居士已有的这二亿元,不过是杯水车薪。不禁烦恼起来,如何才能赚到更多的钱呢?真是讽刺,刚才还为钱多烦恼,转眼又为钱少烦恼了。

4.网络购物盛行。

美国今年圣诞假期的网际网络购物营业额,可望达到20亿美元。最大的网际网络书店“亚马逊”最近跨足唱片、录像带和礼品零售业。医生在网际网络上问诊开药方或透过网际网络支付邮资,都可望在明年底前实现。

亚马逊?龙居士头脑中电光一闪,好像这个词很重要,但又想不起为什么,先放一放。

5.网际网络新闻成长

网际网络新闻无论在面貌、内容和速度上都有改善。中国也是从98年开始,网络新闻报导以他的及时性、海量性和互动性,成为新的主要媒体。这一行,最主要的就是做门户网站了,但是中国的门户网站直到2000年才有三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直到2002年搜狐才首次实行营利,这烧钱的行业还是留着以后再说吧。

6.网际网络垃圾广告邮件泛滥

如何反垃圾是一个大问题,但这个行业市场有限,先略过。

7.网站扩大服务范围

网站如“雅虎”提供新闻、股市行情、购物资讯、分类广告等,服务范围越来越大,并有逐步取代传统的服务方式的趋势。扩大了的服务范围仍然是在烧钱,龙居士对此没多大的兴趣。

8.网际网络公司股价大起大落。

股价大起大落?这不正是利用股票赚大钱的好时机吗?龙居士又回想起“亚马逊”,又赶紧搜索了一下这个关健词,龙居士不禁狂笑起来,仿佛看到了无数的美元在自己眼前堆成了山。

老龙对股票并不关心,所以他留给龙居士的知识库里没有多少股票的变化情况,但相关的重大消息老龙还是记得一些。龙居士就是从老龙的一条消息中找到了一个发横财的机会。

“亚马逊公司”,1997年5月其股票上市时,每股卖9美元,一年以后,每股涨到了25美元,1998年底,它的股票价格涨到了每股320美元。

现在是十月底,离年底还差一个多月,正是股票疯涨的时候。正好可以狂捞一把,等过了今年,网络神话破灭,金融动荡,网络股一跌到底,可以再次出动,吞并这些公司。将来的网络世界将完全掌握到自己的手中。

接下来龙居士又搜了一下今年的国内外大事。

几个关健词不断的在龙居士的头脑中浮现,98大洪水、亚洲金融危机、印尼排华风暴。大洪水已经过去,亚洲金融危机也将解除,这两件事,电视里天天报导,倒不陌生。

但印尼排华风暴,是怎么回事?怎么没见报导?锁定这个关键词继续搜索,无数惨不忍睹的照片和资料便涌了出来。龙居士出离的愤怒了,丫的,印尼欺我大汉无人吗?不惩原凶,我跟你姓!

接下来又有一条消息出现在龙居士的脑海中。1998年8月10日,“明思克”航空母舰来到中国。在广州文冲船厂改装二年后,最后安家在深圳沙头角海滨,作为航母军事主题公园的展品。未来的自己曾经在2004年的时候参观过“明思克”,那巨大的甲板,威武的舰身深深的震撼着龙居士。

印尼如此欺我华人,占我南海各岛,不就是因为中国没航母吗?没有航母,海军便是家门口的海军,不能远洋,印尼认为中华鞭长莫及,可以胡作非为,如果将航母买来,进行军用改装,印尼鼠辈必定闻风丧胆。

当然将航母进行军事化改装,也是一整套系统工程,牵涉到各行各业方方面面,既有技术上的也有政治上的。这需要好好的计划。

接下来一整天,龙居士足不出户,奋笔疾书发展计划。不对,应当是奋指疾书,龙居士用的是电脑打字,并且用笔。

因为这计划牵涉的太广,太惊人了,如果公布出去,世界将因之震惊,无异于一场世界范围内的大地震。为保密起见,龙居士将房门反锁,任何人都不许进。

及深夜一点,总算大功告成。龙居士又仔细推导了一次,觉得毫无破绽,每一步皆可行,这才满意的停下手,伸伸懒腰,做了一次深呼吸,然后……

删了计划!

完全彻底的删除!

写计划的作用在于帮助自己思考,理清头绪。龙居士精神力强大,可以过目不忘,自己写的十万字的计划,早已印到头脑中,今后照此实行就行了,用不着拿出来。如果存在电脑中,既使加上密码锁,也不安全,最安全的办法是放到自己头脑中,只要自己不说,就绝不会泄密。

开了门,看到辉儿和白云互相依偎着靠着沙发上睡着了,电视机也没有关,仍在放着节目。龙居士见状一阵心怜,看来家太小了,因为自己占着一间卧室写计划,导致辉儿和白云没地方睡,竟睡在了沙发上。

轻轻的走过去,吻了一下辉儿和白云的额头,便一个个的将她们抱到床上去。不想白云醒了,樱咛一声,打着啊欠问道:“小龙你还没有吃饭吧,我去给你做!”

看着白云忙碌的身影,一种叫幸福的感觉,充溢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