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四十章 一场虚惊

龙居士 收藏 9 5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突然的一声一枪响,惊住了所有的人,看着眼前这伙发愣的人,放枪的警察不禁有些得意,你们再横,横得过枪吧?吹向枪口吹了口气,将硝烟吹尽。横道:“都滚开,别防碍公务!”

听到枪声,大兵惊了片刻,又见门口的警察硬要往里冲,本能的拦着不让进。

龙居士扫了一眼,看到无人伤亡,龙居士松了一口气。

门口的情况一眼便知。想必是七八个警察打着执行公务的旗号来办案,大兵弟不让他们进,于是双方起了冲突,警察鸣枪示警。

危机时候方显英雄本色,龙居士见大兵听到枪响仍然半步不动,点头赞许,又见十个保镖,大都面不改变,又是一阵点头。其中有二个吓得脸色苍白,又让龙居士皱起眉头,这样的软蛋,没胆量,留着也没用!

“大兵你让开,这些人我来接着!”众人一听,立即散开了一条人缝。龙居士大步走向前去。

“你们想干什么?”

“你小子是谁,别拦着,小心老子告你防碍公务!”领头的警察,将手枪往帽沿上顶了顶,大盖帽便偏了,流氓形象露了出来。

“这是私人场所,如果要搜查得有搜查证,要警民协助也得有正当理由!半夜私闯民宅,不怕投诉吗?”这些天龙居士“二进宫”,对于一些法规有了点了解。

“嘿——”流氓警察啧啧的赞了起来,一双三角眼,耗子似的发出精光,上下一打量龙居士,“看不出来,你还挺懂法的吗?你小子知道吗,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停了停又道,“既然你想要个正当理由,老子就告诉你,局里接到举报电话,说这里有人嫖娼,我们来看一下。”

听到“知法犯法罪加一等!”这句话,龙居士感到一阵恶寒,这句被人们视为公理的话,在这种场合下说出来,怎么听上去好像是在威胁自己?知道法律难道是有罪的?凭什么罪加一等?如果罪加一等的话,为什么国家要公民学习法律?后面那一句,说什么来抓嫖娼,让龙居士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

“你就龙居士?”从警察人群后冲一来一位青年男子,目测身高在一米八的样子,不胖不瘦,剑眉星目,很明显是位帅哥,戴着一副金边眼镜,透出几分书倦气,让人一见便心生好感。这人两眼死盯着龙居士,好像生死仇家一样,“快说,张倩是不是在这里!”

“你是张倩的什么人?”这人认识张倩,龙居士好奇起来。

“我是他男朋友!”

警察们至此算是明白了,敢情劳动大伙半夜出动,原来是两人情敌争风吃醋啊。自己的女朋友被人给抢了,就打电话报警说有人嫖娼,带警察来公报私仇。不过既然来了,岂能空手而归?只要两人没有结婚证,非法同居,说他是嫖娼,他们也没办法反驳。

这样的事,见多了,当事人往往怕事情闹大,只得认罚了事。抓一个嫖娼的,可以罚款五千,局里留下三千,上交二千,出动的哥们,每人可以得到几百的勤务津贴,这是一大收入来源啊。每个月只需抓上十个,自己的收入就可以比得上高级白领了,要是能抓上一百个,嘿嘿,给个县长都不换。而且抓嫖娼没什么危险性,不比抓那些亡命之徒,这样的事,何乐而不为呢?一听到举报电话,哥们儿全来了,谁也不想落下自己的那份啊。是肥肉人人都抢,对不!

龙居士虽然没经过这样的事,但以他的聪明,也不难猜出这事的前因后果。对这位帅哥不禁鄙夷起来,真是卑鄙小人啊,自己没本事,女朋友跑了,就污陷女友是娼妓,还带警察来抓!你卑鄙的来,就休怪我卑鄙的去了。

“哈哈……”龙居士大笑一阵,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自己身上,“几位警察叔叔,你们误会了,这是我的家,并非出租屋,绝无嫖娼的可能。我有证据!”龙居士从口袋中掏出一把百元大钞,用大姆指夹着,掌心向下,任何人都看不到他手中有什么。递到那位流氓警察手中,道:“这就是证据!”

那人手中感受到了人民币的熟悉的触觉,瞧那厚度,不下几千吧,不禁眉开眼笑,收掌如电,在场子的众人什么都没有看到,便收进了自己的口袋中。今晚收获真不少啊,又不需要上缴一部分,这些可以兄弟们可以全分了。向后们的人打了一声招呼道:“‘证据’到手,是场误会,对不起,打搅了!”说罢,转身要走。这些人,一听“证据”立即明白了,默契的发出一声欢笑,也跟着要离去。

“慢着!”龙居士喝住了他们。

“你有什么吩咐!”

“请帮个忙!”

“人民警察为人民,有什么话,你尽管说!”

“这人污陷我,警察叔叔你看,怎么办?”

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短,看在人民币的份上,众警察二话不说,便铐着那位“帅哥”走了。

“你们想干什么?为什么铐我?”帅哥明显不服气,暴跳着,嚎叫着,却不敢反抗。惹得路两旁,被枪声惊醒的居民,打开窗子,纷纷探头出来张望。

“老实一点!”帅哥听到这句话时,肚子上挨了一拳,发出一声惨叫,“唉哟——”

龙居士是二次进过宫的人了,看着被架走的“帅哥”,不禁要为他的命运担心起来。何苦来着?混到这个地步容易吗?为什么偏偏和我作对?真是自不量力,有苦头吃了。

“小龙,求求你放过他吧!”张倩听到熟悉的声音,便穿衣走了下来。躲是躲不过去的,总该有个了断的时候。见自己的前任男朋友被架走,想起了从前的点点滴滴,便央求龙居士放过他。

“放过他?”龙居士怒道:“你知不知道,他都做了些什么?要不是大兵弟拦着,我们今晚会……”

“小龙,”张倩打断了龙居士的话,“算我求你好不好?”

看着张倩幽怨的眼神,龙居士心软了,道:“好吧!”

跑步追上去,说不追究“帅哥”的污蔑了,警察们也懒得多管闲事,放了人,乐呵呵的说,唱酒去,便上了警车,呼啸而去。

张倩跟了上来,看着“帅哥”鼻青脸肿,跟个猪哥似的,不禁同情心泛滥,掏出手帕,给他擦起嘴角的血来。

龙居士道:“倩儿,是我的女人了,以后少来捣乱,要不然,恐怕以后就没今天这么好运了。”

“你凭什么?”帅哥抓狂了:“我追了倩儿二年,我对倩儿是真心的,天地可鉴!”

“你知道你为什么追不上倩儿吗?”龙居士上前一步,将倩儿紧紧的搂在怀中。

见倩儿没有反抗,帅哥心痛如铰,两行男儿泪便涌了出来,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时。”

有什么比上,亲眼看到自己的深爱的人儿投入别人的怀抱,自己却无能为力,更让人心痛呢?

这种滋味,龙居士也曾经偿过,一直颓废了半年多,要不是将来的自己突然进了自己的脑袋里,帮助自己夺回了初恋。这种心痛,将一直延续下去,十年、百年……生命无穷尽,痛苦便无绝期。

看着帅哥,痛苦绝望的样子,龙居士感同身受,刚开始的得意变成了同情,甚至鄙夷起自己来,“我这样做,对吗?看着别人痛苦,难道我就高兴?怎么刚有了点钱,刚有了些能力,就像那些自己所痛恨的“钱权”一样,不可一世起来?”

放开倩儿,龙居士伸出大手拍拍帅哥的肩膀,道:“你错就错在,越级追求美女!是个男人就振作起来,别哭哭滴滴的像个娘们,就你现在这个样子,别说校花级美女追不上,那怕退个二级,你也不够格!”

说完,便拉住倩儿回去,到半路,倩儿突然挣开龙居士的手,不走了。

龙居士惊道,“你怎么啦?”

“我问你,”张倩咬咬牙,脸上一层冰霜升起,“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刚才什么话?”

“就是你刚才说什么‘越级追求美女’!”

汉,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龙居士总不能将《论金钱美女权力之间的关系》讲给张倩听吧,像张倩这种满脑子都是正统思想的人,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这样的论调。

好在龙居士头脑还算清醒,老龙的知识库内容足够丰富,便随口编了一套理论,说是什么爱情是多么的高尚、纯洁,说什么美女人人爱,谁能最终得到美女的青睐,完全取决于爱有多坚,那个帅哥意志不坚,结果输了。

哄了半天,总算哄得张倩冰霜化去,两人依偎着,恩恩爱爱的往家里走去。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