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三十七章 悲情和子

龙居士 收藏 12 6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哈哈……”龙居士借着笑声,将精神力释放出来,笑得气冲斗牛,声震天地。在声浪中小泉犹如一叶在惊涛骇浪中的小舟,身不由已的颤抖起来,血气翻滚,胸闷如塞,气为之夺。紧握在手中的武士刀也跟发出一阵轰鸣。

从来不知害怕为何物的他,害怕了,结结巴巴的问:“你笑什么?”

“我笑你蠢,笑你自不量力,笑日本以弹丸之地,却自称‘大’,更笑日本上下,鼠目寸光,敢犯我大汉天威!”龙居士将精神力量加在话中,震得小泉两耳发涨。

“啊——呀——呀!”小泉受不了龙居士如此贬损日本,兽吼着,喷着粗气,高举着武士刀往龙居士的身上自上而下的斜劈了过去。

小泉受过多年的武士训练,这一刀又是在极怒之下劈出的,其速快如闪电,其势如雷庭万钧,让人感觉无法抵挡。

龙居士此时已将精神力密布全身,在他眼里看来,小泉这一刀慢得像蜗牛。从从容容的向后退了半步……

刀尖贴着龙居士的衣服划过。

这半步退得恰到好处,刀锋即紧贴着衣服,又不划伤衣服。

一刀落空,紧接着又是一刀,刀至半途,龙居士暴喝一声,慢!小泉闻之便硬生生的停住。全力劈出之后,还能说停就停,这便是高手与二流水平之间的差距。

“这样打,太没意思了,立个赌注如何?”

“好!”小泉倒也痛快,“如果我赢了,我要你的秘方!”

“如果你输了呢?”

“我不可能会输!”

小泉对自己的能力还是很自信的,从小在名师的指导下,学习忍术。忍术的目的就是杀人,凶狠凌厉,无所不用其极,在所有的功夫中,最适合用来搏杀。而自己所学的“一刀流”,更是忍术中的一流大派。

而小泉在“一刀流”同门师兄弟中是最优秀的。

来中国之前,小泉以为中国藏龙卧虎,说不定可以找到一些高手较量,也好在实战中提高自己的水平。但很快他就失望了,放眼望去,人海茫茫,全都是一些无能鼠辈。后来又想,是不是高手们都隐藏起来了?为了逼出他想象中的高手,小泉在一个月之内,挑了冶大所有与武有关的社团,接着又向省城有名的武术家挑战。小泉失望的发现,所谓的武术家,全都是一些花拳绣腿,为表演而存在,根本就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

自此以后,小泉觉得中国已经没有了他的对手,开始学起“寂寞高手”的作风。失去了挑战其他人的兴趣。

龙居士最近虽然有些怪,好像强了不少,又听说他一脚踢飞了刺客,应该有点能力。但小泉调查过,龙居士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中,没有任何的武术背景。既使号称武术世家的都被自己给挑了,还会去怕一个没有练过任何武术的普通人吗?

“恐怕你拿不出可以做赌注的东西吧!”龙居士冷笑道:“日本有六千多万男人,既使其中只有一半需要,也有三千万,每次一盒,每盒一千元,一次就是300亿。按一月四次来算,也有一万四千四百亿元!这还只是一年的利润,如果十年百年的算下去,将日本卖了也不值这个价!”

这秘方如此值钱?小泉有些惊讶,在此之前,他能看到这背后的价值,但没俱体算过。现在听龙居士一算,对“人体黄金”秘方的贪婪更加热切起来,两眼几乎喷出火来。

“你想要什么?”

“哎——”龙居士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穷,没办法,我只好吃亏一点了,本少爷现在什么都不缺,唯独缺个‘性奴’,和一条可以逗着玩的狗!”扫视了一下和子和小泉,“如果你输了,和子给我当‘性奴’,你给我当狗!”

“好!一言为定!”小泉两眼红得如疯牛,想也不想就答应了。

“你答应了有什么用?”龙居士蔑视了他一眼:“还得和子亲口答应!”

“和子是我们组织的人,也是大日本的人,为了组织,为了大日本和子可以牺牲一切!”

“牺牲和自愿不是一回事!”龙居士纠正了小泉的错误,“我要和子心甘愿意的答应!本人做事一向光明磊落,绝不会勉强任何人!”

小泉将血红的眼睛瞪向和子,“告诉他,你同意了!”

和子此刻,心已沉到了谷底,“小泉师兄,难道你真的不知道,我爱你吗?你怎么那么狠心,将和子送给别人!现在又将和子当赌注!难道和子生来就是要为日本牺牲的?为你们这些男人牺牲的?你怎么忘了和子也是一个人啊,和子也有感情,也有对幸福的追求。”

做女人,千万别生在日本。日本女人,从小要奴隶似的伺候好自己的父兄之外,长大了还要伺候好男人。不论长得多么漂亮,多么的聪明,总归是男人开心时候的泄欲工具,男人不开心时候的出气对像!稍微有点姿色的,还要被男人们当作礼物送来送去。

和子坚强,和子不哭,和子的泪水还是不知不觉的涌了出来。

“和子!”小泉将雪亮的武士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别忘了你是个武士,别忘了你的使命,别忘了组织的规定!”

在小泉的淫威下,和子缩成一团,楚楚可怜!龙居士看了不忍,便想取消掉刚才的那个赌注。正要开口,和子突然站了起来,猛的一擦眼泪,两眼冒出仇恨的怒火,发出几声凄厉的笑声,笑得人心底直发毛:“好,和子答应了!”

“不错,这才是大和魂所在!”小泉赞许的移开了武士刀,又对龙居士道:“可以开始了吗?”

“请!”

“呼——”雪亮的武士刀,挟着凌厉的风声,抢先劈来。日本一向喜欢先下手为强,小泉更是如此。

“当——”如金属相击的声音传出。

半秒,不,也许还不到半秒,小泉就知道自己输了,输得干净利落,输得半点都不冤,两人之间的实力相差太远了,既使再比一万次,小泉也没有赢一次的可能。

小泉前半秒还暴跳的身体,后半秒便如木雕一样,一动不动。两眼血红的盯着武士刀,准确的说,是盯在武士刀的刀刃上,锋利的刀刃砍在一只大手了,发出金石相击的当声。现在这只大手,如铁钳一样紧紧的抓住了武士刀。小泉拼尽全力,也无法动惮分毫。

刚才小泉快若闪电的一刀,在龙居士的眼里看来就像是慢动作一样。自从在拘留所受伤之后,龙居士加紧了对自身“脱胎换骨”的改造,尤其是手掌部份,是重点改造的对像,坚韧程度犹如钢铁。平常软软的,看不出什么异状,一旦被精神力加强,便硬如钢铁,小泉的武士刀砍在上面,便如砍在钢铁上一样!

龙居士右手一扭,武士刀“当”的一声,从中折断。小泉看着自己手中的半截武士刀出神,傻愣愣的,像看见了鬼。

“你输了!”龙居士语气淡淡的宣布。

“不,我不服!”小泉发狂似的冲了过来,龙居士侧身让过,回脚一踢,正中他的屁股。小泉飞了起来,穿过纸糊的推拉门,滚落于地,发出一连串沉闷的响声。

龙居士厌恶的擦擦手,他感觉刚才是和一条狗动手,脏了自己。对和子说了句,“我们走!”便迈开大步望门外走去。

和子轻轻的跟在后面,路过小泉身边时,看了一眼在地上的如死狗一样的小泉,惨笑道:“回去告诉师父,和子从此不是日本人了!”

谁也不能说和子是日奸,她所做的一切,已经足够报答日本了。

可怜的日本女人,可怜的和子。



2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