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门外有四个人,辉儿站在最前面,一个身材瘦小的“猴干”藏在辉儿的身后,用匕首顶着她的腰部,二个粗壮大汉一左一右隐在门的两边。

从这架势上可以看出,这三人极为老道,配合默契,龙居士如果开门,藏在门两边的壮汉可以左右包抄过来,又可以利用辉儿威胁龙居士放弃抵抗。来人算计不可不谓精,看来都是老手。

“咔嗒”门开了一道缝。

一左一右两个壮汉撞开门,冲了进去……

“咦?人呢?”两个壮汉发现屋里没人,愣了半秒。

“啊!”一声惨叫,两壮汉回头一看,“猴干”的右手腕已被龙居士捏在手中,匕首也落入龙居士的手中,正顶在“猴干”的脖子上。

三人惊呆了,怎么才一刹那间,形势就变了?前半秒,还是自己一方挟持人质,后半秒自己反倒被人挟持了?

龙居士刚才侧身藏在门边,拧开门锁,一左一右的两个壮汉,猛的冲进来,在他们发现眼前无人,发愣时的半秒,龙居士闪电般的从门侧冲了出去,制住了“猴干”。

过程很简单,但要做到恰到好处,滴水不漏,不出意外,却很困难。

龙居士先是释放精神丝,察明的敌情,做到知彼,而三个歹徒对屋里的事,一概不知,首先在情报上,占了一边倒的优势。

其次,龙居士算定门锁一开,两壮汉必定撞门冲入。因为门挡着两人的视线,在冲入的过程中,是不可能看清楚屋里的状况的。当他们发现眼前无人,发愣时,正是龙居士下手的好机会。

那么,龙居士身形一闪,出现在门外时,“猴干”会不会发现情况有变,从而对辉儿下毒手呢?

答案是不会!

“猴干”身材太矮小,视线被辉儿的身体所挡。龙居士冲出来的那一刹那,“猴干”根本看不到,直到龙居士出现在他身侧时,他才发现,但这一切都晚了,因为他的右手腕已被龙居士叼住,一用力,“猴干”觉得手腕骨都要碎了,一股钻心刺痛传来,匕首拿捏不住,松开……将落未落时,龙居士的左手如灵蛇出洞,将匕首抢到手中,一反转架在“猴干”的脖子上。

两壮汉,想冲过来,但投鼠忌器。只得立在一边。

“兄弟有话好商量,别乱来!”“猴干”脖子上架着森冷的匕首,寒气逼人,对方如果手一抖,他这样命算是交待了。而且杀了他,不用承担任何法律上的责任。只得用话来安抚住对方。

“你们来这想干什么?”

“借个钱花花!”“猴干”应道,“兄弟们最近手头紧。”

“现在呢,还想借钱吗?”

“不敢了,你大人有大量,就把我当做个屁给放了把。从今往后,您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叫兄弟上刀山下火海,绝不皱一下眉头!”

“好——”话音未落,龙居士接着又在他耳边大吼,匕首同时一紧,“少装蒜!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们绝不会是普通的入室抢劫!说!你们来这的目的是什么?”

“猴干”听到这个好字,以为龙居士真要放了他,一丝喜色露了出来,以为骗过了对方,正得意之时,突然自己的耳边响起了“炸雷”,脖子上刺痛,一丝血流了出来。在这一刻,他的神志为龙居士所夺,只觉得大脑中嗡嗡作响,根本容不得任何的思考。不由自主的说起来:

“‘政委’想请你去一趟。”

“政委”龙居士直眨眉头,“他是谁?”

“‘政委’是我们组织的军师,他很欣赏你,希望能和你交个朋友。”

“想交朋友?他可以明着来啊,我这人最爱交朋友。现在你们竟然挟持辉儿,恐怕没那么简单吧。”

“上次我们有个兄弟栽到你手中……”

“住口,猴子难道你忘了自己的誓言?”两个壮汉,齐声暴吼,阻止了“猴干”继续说下去。

“猴干”被这两人一吼,神志清醒过来,冷汉大滴大滴的冒出。

龙居士冲着这两名壮汉,怪异的一笑,四道目光为之吸引,盯了过来。龙居士见状,立即将精神力放出,从两壮汉的眼中直透他们的大脑。两人目光,很快就暗淡了下去,脸上的神色变得呆滞起来。

见三人,一个被捏在自己手中,另外二个被自己的精神力量控制,暂时性的失去了攻击力,龙居士不免有些得意,一场危机化于无形。

接下来这事该如何处理,反倒让他头痛。从猴子的口中,龙居士明白,这些人和上次那个被自己一脚踢出窗外的刺客肯定是属于同一组织。龙居士本不想杀人,第一次使用“平沙落雁腿”力道没把握好,给果将人给踢出窗外。后来从警察口中,知道那个刺客,从三十八楼摔下来,变成了肉饼。

欠了人家一笔血债,人家怎么会善罢干休?人家今天找上门来了,有了第一次,必定还会有第二次。如果将这三个交给警方,谁能保证,这个组织不会派更多,更厉害的人来?自己倒不要紧,但辉儿、倩儿、云儿他们,还有自己的家人,怎么办?总不能时刻留在他们身边吧?如果放了,算是还他们一份人情,但这笔血债会就此一笔勾消吗?龙居士没把握。

“吱呀——”卧室的门轻轻的开了,白云面色苍白的出现在门口。

“白云,危险,快回去,我不是叫你……”

龙居士话未说完,双手便无力的垂了下去,匕首扔到一边,猴子趁机拣起地上的匕首,架在龙居士的脖子上,猥琐一笑,“我叫你狂!知道兄弟的厉害了吧!”

“少废话,我跟你们走,放了我的女人,否则的话,老子和你们拼个同归于尽!”

当龙居士看到白云脖子上架着一把锋利的匕首,而这把匕首紧握在一个粗壮的男子手中时,他理智的选择放掉猴子。如果白云有什么事,那怕是杀掉这四个人,都于事无补。

龙居士心中大骂自己混帐,怎么那么笨?防住了敌人的正面进攻,却忘了敌人出的奇招?卧室紧贴着阳台,这第四个人,肯定是从阳台上爬上来的。自己得意于胜利之中,完全忘了白云没有保护,结果被人钻了空子。

“啧啧啧……”猴子流着口水说,“看不出你还是个情种啊,为了女人,不顾自己的性命!”扫了一眼吓得花容失色,呆立一旁的辉儿,面色惨白的云儿,又道:“也难怪,这么漂亮的妞儿,为她们死也值得。你放心,兄弟今天来是请你的,只有你乖乖的听话,你的女人就没事。”回头冲着神色有些麻木的两壮汉道:“还愣着干什么,快绑起来!”

两壮汉从呆滞中惊醒,从腰中摸出一根钢丝,将龙居士反绑住。

“你还真听话,嘿嘿。”猴子面露淫笑,“为了奖赏你,现在请你免费观赏真人A片。”

“你敢动我的女人,我跟你拼了!”龙居士双目如赤,青筋暴出,用力挣扎,但那钢丝越挣扎就越紧,深深的陷入皮肉之中。看来这不是普通的钢丝啊,如果是普通的钢丝,龙居士自信有能力挣脱。

“别费劲了,”猴子得意的说道:“绑你的那根钢丝是美国货,007专用,既使你是一头大象,也休想挣开!”

看着猴子淫笑着将呆若木鸡的辉儿抓住,罪恶之爪伸向辉儿的胸部……龙居士心中泛起了一股无力的感觉。

PS:今天我发现我的书进新书榜前十了,感动啊,谢谢兄弟们的支持。没说的,唯有努力更新,写好书,报答各位兄弟。至于那些骂人的贴子,都让他们见鬼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