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二十三章 会晤

龙居士 收藏 9 2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忙了一整天,黄为华何健垂头丧气的回来了,将一大摞文件丢在龙居士的桌子上。

龙居士看着这些盖了红印的文件,一喜,道:“办好了?”

“早着呢,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跳啊,衙门真是难进!排了半天队,塞了一大堆文件就打发我们走了!”

“怎么啦?”龙居士细看这些红头文件,发现全都是一些各种各样的管理规定,《公司法》、《卫生管理条例》、《计生管理办法》、《税法》……

黄为华道:“以前我听人抱怨说,办个公司,要盖一百多个章,跑个半年还不一定有结果。今天我亲自体验了一下,总算是明白了,衙门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要是在我老家就好了,我爸打个招呼,一天就能办好……”

“办件事,怎么就这么难呢?”何健也是唉声叹气。

龙居士正要赶着去见刘市长的面,随便劝了他们几句,便拿着桌上的文件出去了。

在亮化工程的指导下,城市灯火辉煌,只可惜,再也看不到夜空中的星星了。

出租车内,龙居士将车窗摇开,让凉凉的夜风灌了进来,吹走了闷闷的感觉,大脑变得清醒起来。

刘大市长究竟找我有什么事呢?如果只是为了他儿子刘洋的事,也太小题大做了。难道是因为自己在《超级学生》暂露头角?如果真是这样,龙居士倒是要佩服刘市长的眼光。贪不贪他不知道,但绝对不是昏官,至少知道如何识别人才。

夜色中,的士开得飞快,仅半个来小时,就到了天堂宾馆。

在大门口,龙居士做了几次深呼吸,用精神力量将自己包裹起来,提高了警惕。

天堂宾馆的顶层,明显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来的,刚出电梯门口,龙居士便被一个侍者拦住了,通过内线电话,获得刘市长的同意之后,侍者才放行。

踩在名贵的地毯上,看着豪华无比的装修,龙居士暗骂了一句:“我现在知道,国家为什么没钱!”

推开门,室内有二人,一个中年人,一人青年人,年青的那个龙居士认识,正是刘洋,中年的那个,估计是刘市长,刘洋的父亲。

“呵呵,龙同学来了,欢迎啊!”刘市长朝龙居士微微一点头,示意他坐下。

龙居士暗道:“我不来行吗?”也不谦让,自行找了张沙发坐下来,屁股深陷在软软的沙发里面,背靠在沙发垫上。

刘市长见之,眉头微皱,不说话,点了一支烟深吸起来。

刘洋暗骂,刚抢了我的女朋友,还敢在我父亲面前嚣张?从没见过有人敢在我父亲面前坐下的,既使坐下,也只敢浅坐,哪会像他这样,毫无顾忌的深坐?我倒要看看你今天如何过得了我父亲这一关!

房间里没人说话,气氛沉闷而压抑。

龙居士有强大的精神力护体,自然不会被这压抑的气氛所影响,挪了挪屁股,让自己坐得更舒服一下,到了后来干脆将二郎腿也刁上了。

“嘿嘿,想和我比‘坐’功是吗?我有堪比领袖气质的庞大精神力护体,我倒要看看谁最先沉不住气!”

刘洋一见龙居士的二郎腿,火气“忽”的冒了上来,从喉咙里挤出三个字,“龙——居——士!”

“年青人就是年青人啊,沉不住气!”龙居士两眼斜望着刘洋,心中暗暗的想着,懒得理会刘洋的咆哮。

见龙居士一副你奈我何的表情,刘洋气到了极点,正想进一步动作,刘学军开口了。

“洋洋坐下!在客人面前要有礼貌!”

随后站了起来,望龙居士跟前走去,才到半路,刘市长猛然醒悟,“怎么回事?我怎么想主动走过去和他握手?这种情况只有在见中央来的领导才会出现,为什么我看到这个龙居士会有如此举动呢?”刘市长虽然觉得不对劲,但人已到了半途,突然转身回去,恐怕更加难堪,不得已,只得伸出手去,道:“我是刘学军,欢迎你!”

“市长大人,你已经欢迎过了,不必如此多礼!”龙居士微笑着,站起来握了一下刘市长的手。

人到了一定程度,比的就是气度如果你在气度上输了,那么什么都不要谈了,直接听命于对方便是。刘市长感觉自己第一步在气度上的较量,已经完全输了,一步输,便步步输,没必要再保持架子什么的。

“刘市长,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做父亲的不想看到自己的儿子消沉,想化解一下,你们之间的矛盾。”

“就为这事?”

“并不只于此,听说你正打算开公司,想有所作为,为人民服务是我们公仆的责任,龙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有啊!本公司在申请营业执照时,遇到了一点麻烦,希望刘市长帮个忙!”

“一定!”

“刘市长是个贵人,恐怕无事不会找我吧,不知你需要我做些什么?”

“我老了,今后的天下属于你们年青人,刘洋有点不争气,但做父亲的总想要自己的儿子好,你能不能代我管管刘洋?也好让我省心!”

刘市长竟然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这倒让龙居士始料未及,思考了片刻,便答应了。与其让刘洋躲在暗处耍鬼计,倒不如把他放到身边,只要盯好了,不怕他使诈。

“哈哈,有你关照,我就放心了,洋洋快过来拜见师父!”

刘洋怒不可扼,冲过来指着龙居士的脸,道:“父亲,你要我拜他为师?”

“师者,能者为之,龙先生在才学上十倍于你,为何不能做你的师父?”刘市长怒斥刘洋。刘洋闷在一边,不说话。在刘学军二十多年的积威之下,刘洋不敢有多少反对声。

“刘市长,你太高看我了,从今天起,我把刘洋当兄弟便是了,至于拜师,恕我万万不敢!”

“这样也好!”刘市长笑笑,自己这个宝贝儿子,脾气有点倔,作父亲的也不想过分为难他。

接下来刘学军又问了些关于龙居士伤势的问题,龙居士回答道,是医院误诊,其实自己伤得并不重,再说自己学了点气功,所以伤势很快就好了,随口又问了一下关于那四个打自己警察的事。刘市长说已经处理了。龙居士满意的点了点头,告辞而去。

目送着龙居士离开,刘洋就迫不及待的问道:“父亲,这个龙居士来之前,你可不是这样说的,怎么一见面,就全变了,还要我当他的徒弟?这样下去,以后,我还如何抬得起头?”

“先看看这个再说吧!”刘学军将一张黄色的纸条递给刘洋。展开一看,上面只有八个毛笔字,“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父亲这不是黄大师的手笔吗?”刘洋好奇的问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刘学军吸了几口烟,当他方正的国字脸全都笼罩在烟雾之中,这才缓缓的说道:“黄大师说,这个‘之’字可以用‘龙居士’三字代替!”

“啊!”刘洋大惊。

PS:今天我病了,勉强写完此章,上传时间晚了二十分钟,抱歉。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