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一十八章 精神力量的威力

龙居士 收藏 16 3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北溟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溟。南溟者,天池也……”

五点过后,龙居士准时出现在钱副校长的办公室,见到他正读着一本古书起劲,见他读得入神,只得立在一旁恭听。

钱副校长似乎没有发现龙居士来了,读完《逍遥游》又换了篇文章“……虽无飞,飞必冲天;虽无鸣,鸣必惊人。”

时间已过去五分钟,钱院士的依然纳着胡子,微微晃着脑袋,响亮的读着古书,龙居士不愿这么老站着等,退了几步,往沙发上一座,身体便深深的埋了进去,他读就读吧,我“尊老”的品德还是有的,看他读得久,还是我坐得久。

刚坐下,钱院士的读声又变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市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

龙居士听到这,算是明白了,这些文章分别出自于《庄子》首篇《逍遥游》,《韩非子•喻老》,《旧唐书》,这三本书不可能集中在同一本书中,钱院士与其说他是在读书,不如说他是在背书,背给龙居士听,估计他想借古人来劝劝自己这个,不尊师,嚣张得大闹课堂的学生!

“钱校长!”龙居士打断了钱院士的话,“您的意思我明白了,对于您为了我这个学生所费的苦心,我很感激!”

钱正开呵呵一笑,“不知龙同学听完之后有什么感觉呢?”

龙居士一顿一字,严肃的说道:“我认为这些话全都是垃圾!可笑!”

钱院士吃惊不小,任凭他八十年来,养成的沉稳气度也无法压住自己的惊讶。这些千年来,被奉为真理的话,竟被龙居士说成是垃圾?看他说得那么郑重,一点也不像是玩笑话啊。两眼疑惑的望着他,期待着龙居士如何解释。

“我笑鲲鹏之志太小,国中大鸟太傻,林中良材太懦弱!”

“何解?”

“鲲鹏之志在人看来虽然大,但相对于它的本领来说,志气实在小的得可怜。拥有垂天之翼却在宇内徘徊,动动翅膀就落到南溟休息去了,这样的志气也太小了一点。

三年不鸣,指的是隐忍,积蓄力量,但现在是信息社会,你的一举一动全在对手的眼中看着,想隐忍,能隐得住吗?难道你的对手是打瞌睡的老虎,任凭你积蓄力量?我需要的是一点一滴的改变自己,不继的挑战自己的极限,让自己变强,而不是去幻想着一鸣惊人。那只鸟也太傻了,三年不飞,如何捕食?没有吃的早饿死了,哪来的一鸣惊人?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更是荒谬,照他这么说,这个世界上哪还有良材?是良材的就应当站出来,傲立于高山之颠,在狂风中大笑。害怕被风摧不敢出头的良材,难道不是懦弱得可笑?”

停了停,龙居士又道:“我认为干事业应当是轰轰烈烈,天翻地覆慨而慷!而不是缩手缩脚,委曲求全,像个女人!”

钱院士谔然,第一次听说,竟然有人这样去理解这些古之贤人的话!这个龙居士的头脑里到底装了些什么?身体向后倾,靠在长背老板椅上,双手交于胸前,眼睛闭上,让自己保持一个极为舒服的姿势。在这种状态了,他的头脑最活跃,可以考虑些复杂的事。

殊不知他的这个动作在龙居士的眼中看来是对自己的蔑视。龙居士这些天,不断成功,自尊心攀到了顶峰,觉得整个天下,只有他最大,容不得任何人的半分不敬。

过了好几分钟,钱院士才睁开眼道:“龙同学,你的思想很古怪啊!”

龙居士一笑,“不理解的人当然觉得古怪!”

钱院士有种喝水被呛着的感觉,他这样说,是不是暗含着说我太老了,连一个年轻人的话都听不懂?微有怒意,道:“太刚则易折!”

“钢折断了还是钢,总比折不断的软骨头橡胶值钱!”

“你!”钱院士胡子乱颤。

两人谈话,最忌惮就是动怒,如果你动怒了,就表示你的情绪处于不稳定当中,在心里上处于劣势,容易做出些不理智的事,让对方有机可乘。龙居士见他怒盛于外,知道自己已经大获全胜,只需再加把火,一定可以让他阵脚大乱,哈哈一笑,大手一挥,两眼猛的盯向钱院士,将积蓄已久的精神力给释放出去,钱院士正处于暴怒之中,情绪不稳,猛的感受到了可以堪比领袖的庞大“气质”,又见对方目光明亮如炬,感觉自己的内心好像可以被对方给看穿一样,想逃避,又有叫敬畏的感觉升了上来,先前的愤怒一下子就消失了。他觉得眼前这人,形象无限高大,前途不可限量,甚至有一种想顶礼膜拜的冲动。

龙居士看着钱院士情绪的惊人变化,心里一阵自责,对一位受人爱戴,德高望重的长者,施加精神力量,太不道德了吧!

接下来龙居士提出来的一切想求,钱院士都一一答应了。当然这些事,在龙居士的眼中看来是很大的事,但在钱校长的眼中,不过是很小的事,比如龙居士想和贺雪辉一起专升本,想去竞选下一届学生会主席,想承包学生活动中心。

在龙居士的眼中看来,学历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只不过,与刘洋定的赌约仍在,如果放弃则意味着失败,再说自己的家庭还有辉儿的家还是很在意学历的。龙居士不想让自己的亲人不高兴。至于承包学生活动中心,则是为了下一步做打算,龙居士本身学的是计算机专业,当然是想在计算机行业有所成就,一木不成林,龙居士需要一大批人才为己所用,学生活动中心不但有几百台电脑,更难得的是那里有大量的计算机高手。只要承包下了,办公司所需的场地和人才就全有了。

龙居士走出办公室,钱院士这才大梦初醒似的说:“龙……先生,等等!”本想说龙同学,心里觉得不妥,感觉称呼龙居士为龙同学,是在污蔑对方的才学和气度,只得改称先生,“刘市长打来电话,他想见见你!”

“什么刘市长?”龙居士对官场上的人,一个都不认识,更不用说什么市长了。

“就是省城的刘市长,刘洋的父亲!”

“什么!?”龙居士心头闪过无数个念头,一直有个大人物想见自己,这个大人物难道就是刘市长?“他见我有什么事?”

“龙先生!刘市长很看重你啊,多次打电话来,询问你的情况!”

“是吗?我一个普通学生,像刘市长这样的高官怎么会看中我?”

“当然是先生的才学了!”

“我有什么才学?”龙居士苦笑,还不都是从老龙那搜刮过来的,问清楚时间地点联系电话之后,龙居士大步离去。

其实钱院士说的话,不尽属实,并非刘市长打电话来“关心”龙居士,而是他主动打电话告诉刘市长。

刘市长本以为龙居士受了那么重的伤,没有一年半载的肯定下了床,一位躺在床上,生活都不能自理的人肯定干不了什么事,作出不惜一切代价抢救龙居士的指示后,便将这事,暂时的撂到一边,连龙居士出院了他都不知道。今天钱院士打来电话,刘市长大吃一惊,受了那么重的伤的人,怎么可能几天就出院了,并且生龙活虎的大闹课堂?问医院,医生说这不可能。

发生了这样的奇事,刘市长对龙居士的兴趣又进一步提升,本想叫人去“请”龙居士,当面看看,又想起前两次请,全都搞砸了,这才打电话给钱院士,叫他亮出身份,发出正式邀请,免得又节外生枝。

pS:你砸票,我更新,你的支持就是我写作的动力,谢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