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正文 第四十七章最后的攻击

ddtt 收藏 2 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5/



“把后边的弹药全运上来,然后我们进城。”林飞宇转身对刘铭基说:“你回去取弹药,把能带来的人也都带上,把卡车和皮卡用弹药装满,一点也不留全运来。”

“是的老板。”刘铭基开着吉普车返回大营。


不一会,皮卡卡车来了一队,留守大营的雇佣兵们纷纷下了卡车,把弹药往下搬。

这些弹药被倒腾下来,机枪子弹,炮弹被装进战车和装甲车,无坐力炮和弹药也都放到装甲车上。

“丁延,你指挥战车冲进去开路,接火以后往后退,让他们把炮从车上搬下来,用无坐力炮打击所有火力点,打光炮弹为止,把迫击炮的也带上,不要吝惜弹药。”

几个兵把一门M224迫击炮抬上战车,战车的步兵舱被弹药装满了,炮只好放外边。

“所有人跟战车一起进城。”林飞宇这会也披挂整齐,提着步枪,他的战术背心里也没少装弹药,他拿着对讲机喊:“驾驶员开车,向市中心开进。”

4辆战车的马达轰鸣起来,履带压过废弃的战壕,炮口指向城内,雇佣兵徒步背着枪跟着战车进城。


“哒哒哒”,BMP-1战车一进城,一个废墟上就有机枪打过来,叛军知道机枪打不坏战车,就用机枪扫射跟在战车后边的步兵。

雇佣兵马上隐蔽,把迫击炮架起来,对着废墟就给来了几下,几枚炮弹砸到机枪阵地上,可恶的“哒达”声不见了,只有一挺粘着血的PK机枪丢在阵地上。

对付遮蔽物后边的机枪手,迫击炮是最好的武器,林飞宇为了方便开炮,干脆亲自操作迫击炮,把迫击炮摆在战车的步兵舱上边,把步兵舱的顶盖关住,就拿车顶当迫击炮阵地。“继续前进。”他吆喝着,战车像大象一样缓慢移动在城市的废墟上。

步兵们像蚂蚁一样跟在战车后边。

有了炮弹,丁延玩73毫米炮更有精神了,他用瞄准镜忽然看见前边一个房顶上有人架起AT-3导弹准备发射,他手疾眼快的用炮打了一下,把房顶彻底掀到空中,消除了这个隐患。

叛军准备撤退,城里更加混乱,炮兵们抬着无坐力炮正在街道上跑着,一辆BMP-1战车突然撞到一面墙,横在街中见,炮塔指向一群迎面跑来的炮兵。

十几门无坐力炮都是上了炮弹的,慌乱中炮兵们放下炮,马上就准备瞄准,但是架好炮瞄准是很费时间的,手忙脚乱的更难以瞄准,另外后边的人还要闪开点,要不前边的炮一开火,无坐力炮向后喷出的火焰就烧到后边的人。

操作BMP-1战车拦截住敌人退路的正是秦虎,他没让驾驶员小心的跟在老板的后边,而是找了一个街道就拐弯了,但是发现路不好走,战车就进了一个被炸的几乎没有了的院子里,装倒一个墙,战车来到一个稍微僻静点的街道,没想到这里敌人更多,他按下发射钮,一发炮弹抢在叛军开炮前打出去,把企图开炮的炮手炸倒一大片,街道上冒着烟,地上丢着三门炮,炮手都被炸死了。

随后炮塔上的并列机枪猛烈的开火,对着眼睛看不到的地方扫射,谁知道烟幕后边有没有人,先打一下,如果现在不打,烟幕散去,还打谁呢人都借助烟幕掩护都跑了。他使劲按着机枪发射按钮不放,即使打不到人也那机枪猛打,用枪声吓胆小的敌人。

秦虎所指挥的战车上,也带了几个雇佣兵,他们把一门M67式90毫米无坐力炮放在车上,现在两个炮手正调整炮口指向,对着冒烟的地方就开了一炮,他们也怕有人借烟幕遮蔽时逃跑,虽然盲打出一枚炮弹有点浪费,至少起个压制作用。其他几个步兵没等战车转过弯直的走在街道上,就冲了过去,向冒着烟的地方使劲扔手榴弹,用手榴弹爆炸的气浪把烟幕吹开。


等文雍带着雇佣兵跑过去一看,地上到处是死人,有炮打死的混身发黑的,还有很多伤口,有的身体上被子弹穿了窟窿,估计这是被并列机枪打的,另外还有几个敌人尸体比较干净,只有手榴弹破片打的伤口。文雍跑到下一个路口没发现还有无坐力炮,就向战车打了个手势,秦虎知道前边安全,就催促着驾驶员快点开车。

雇佣兵的步兵都冲在战车前边,警惕着前方的无坐力炮,昂贵的战车是他们的重火力,压制敌人前靠他们,战车也是他们的战马,坐上它可以省下徒步机动的疲劳。有了战车,叛军才怕雇佣兵,倘若他们只是群雇佣兵叛军早围歼了他们。

街道成了战场,废墟成了掩体,不知道夸穆特城里是不是还有一座完好的建筑。

废墟上不断有敌人的步兵射出致命的子弹,他们层层设防,想节节抗击,逐渐消耗光对手的步兵。不过他们想错了,每当废墟上的叛军投弹或者开枪的时候,雇佣兵就立即卧倒,后边的BMP-1用那有力的73毫米炮把敌人的阵地炸个稀烂,雇佣兵们就从地上站起来,继续向城内攻击前进。步兵只负责打击单个目标,战车的主炮会把两人以上的目标全打掉。


城内不断响起爆炸声,炮的火力越来越强,但不是B10、B11型火炮发出的,而是2A28型滑膛炮和M67无坐力炮发出的。蹲在废墟里的许睿并不知道老板亲自带全体驻扎前线的雇佣兵来救自己,他只猜到是雇佣兵发动全线攻击。他现在就想和余飞他们汇合在一起,他看看四周,其他的废墟里似乎没有敌人,刚才的敌人已经被枪榴弹打散了,他端着枪向余飞他们坚守的阵地跑过去。

许睿跑在街道上,右边的房屋废墟里,忽然有一支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他,枪后边是个黑人,这个黑人正瞪着愤怒的眼睛,看着许睿。这个黑人是叛军军官,他端着枪认真的瞄准许睿,想一枪结果掉这个家伙,他早就拿望远镜在看这个黄皮肤的疯子,他一个人拿着RPG火箭筒和AKM步枪跑来跑去,火箭弹和榴弹打的很准,这就是众人传说的外籍雇佣兵?他的榴弹打的很准,至少每次都能炸伤3人以上,枪法也很准,他不打连发。今天碰到这个雇佣兵,叛军军官感觉自己找到对手,也找到对战争的感觉,在以前的战斗中他都是充当狙击指挥官,他已经不记的打死多少政府军的士兵。

他端着一支膛线很新的AK-47,调好标尺,枪已经被他调到单发射击模式,他从不连续开火,狙击手不会浪费子弹也不会浪费时间。他瞄准跑动中的许睿,食指放在扳机上,瞬间抠动扳机。一声清脆的枪响,被周围的枪炮声掩盖,一发7点62毫米子弹旋转的飞出去。

许睿就知道右侧似乎有人射击,他没太在意,使劲跑着,反正人的侧面受弹面积小,根本不好瞄准,另外自己在移动中,敌人不太可能打到自己,反正他们的枪发很臭,这次轻敌让许睿吃亏不小。一发旋转的子弹飞进他的右大腿外侧,他一下就跌到在地。

在跑几步就是余飞他们的阵地,这时候跌倒真麻烦,而且容易成敌人的靶子,夏明发现叛军中也有狙击手,他马上探出身体,瞄准打黑枪的那个狙击手,他不相信有人比他枪法更好。他端枪就瞄,目光从缺口中间沿伸,穿过准星,最后目光落在一个黑人的脑袋上。这个人黑正端枪瞄准呢,他抠动扳机,子弹飞过去就把黑人的脑袋打开花。

在夏明的掩护下,许睿拖着伤腿,爬进废墟里,靠在墙角里,他脸色惨白,他抱着枪,坐在那休息着,其他四个人继续单兵狙击敌人,守着这片当成阵地的废墟。

“你的六大件里边有三件受伤了,你来着做什么,不是让敌人多包一个饺子么?”尚云查看了一下他的伤口,拿出急救包先处理一下,管他什么伤呢,这里的条件只能保证不会流血而死,其他的就没这个能力了。

“你们四个不是跟着我么?怎么被困在这里,我来找你们,这下可好,我还要拖累你们。”许睿拿出水壶,喝了几口水,把手上的血洗干净,他不喜欢看到血,尤其是自己的。把手弄干了,拿用对讲机回答:“我已经找到失散的人,在城的中心地带。”

林飞宇从对讲机里听到许睿的声音,马上回答:“坚持住,我们马上到。”

战车分头向城中开进。


伍俊文坐在BTR-70装甲车的机枪塔里,通过观察窗观察四周,他不知道自己人被困在那里像没头苍蝇一样瞎转。

只要看到敌人,他先拿KPUT机枪把敌人打个稀烂,然后指挥驾驶员继续前进,这样的搜索猎杀的活儿,他太适合。两台履带战车已经撞倒了墙抄近路开始想城内突破,轮式装甲车没这个本事,只能沿着街道小心的前进,装甲车后边坐了一群带掷弹筒和枪榴弹的步兵,希望他们反应敏捷点,因为BTR-70装甲车薄弱的装甲根本不是火箭弹和导弹的对手,装甲薄弱根本架不住打。如果敌人同时投出几十枚手榴弹,这辆车会被炸的翻了车。在第二次车臣战争时候比BTR-70更先进的BTR-90装甲车曾经出过这样的情况。过去的战例时刻提醒伍俊文要谨慎前进,急速向城中突击可能遭到密集的RPG火箭攻击。

“前进,就保持这个速度。”伍俊文从瞄准镜内看到有人正忙着从房顶上下来,似乎要撤离这里,他那肯放弃这么好的机会,用14毫米大口径机枪拼命向木制房屋扫射,子弹打穿木墙击中了几个藏在房子后边的叛军。

车顶上的步兵受到机枪火力的鼓舞,拿着掷弹筒和枪榴弹向每一个他们能看见的叛军开火,打的叛军全线后撤。


城中的废墟中,许睿带着伤,端着AMK步枪,先打了一顿榴弹,正杀的起劲,一摸口袋,榴弹打光了,他只好打开枪的保险,用子弹向敌人射击。他每次开枪都有敌人倒下。

“好枪法,没换子弹,就打倒了29个。”余飞换下自己的子弹匣,见敌人越冲越近,他实在忍耐不住,换好弹匣之后探出身体,用自动步枪向敌人连射,十几个叛军丢下枪倒在地上,不过敌人的人数优势始终存在,几十支AK步枪同时向他开火,他躲闪不及,胳膊上让穿了个窟窿,他疼的放下枪,给自己包扎着伤口。本来他们人就少,现在就少了一个人开火,叛军就更占优势。

叛军冲到一百米之内,一起投掷手榴弹,这五个雇佣兵马上卧倒,横飞的弹片和飞舞着的尘土把他们的阵地遮蔽起来,从远处看就是一片烟幕。

怀庆坐在BTR-70战车内,清楚的看到一团烟幕,看到街道上跑动的一群黑人,看来叛军在这里,他对驾驶员喊:“加速,冲过去。”他掉转机枪口,对着叛军就连续扫射,KPUT机枪的子弹可比一般的机枪子弹大两号,这东西威力打,不是说像步枪子弹一样打伤了包扎一下,这东西没法包扎,打上就死了。

机枪发射时震撼的枪声可以和M2战车上的25毫米链炮的声音想比,500发子弹一个接着一个从枪管里飞出去,从车上看,只能看到一个个白色的小点飞了出去。

“给我一起打。”怀庆一边操作着机枪压制着冲锋的叛军,一边命令步兵开火,步兵们跳下装甲车,架起5个掷弹筒,拿着弹药就往掷弹筒里塞,“咚、咚、咚”几声响过,60毫米榴弹弹被掷弹筒打出去,落在叛军人群中,炮弹一看花炸的叛军四处逃窜,不过也有几个胆大的,拿着RPG-7火箭筒向战车开火。

几个步兵用M79榴弹器一起打榴弹,压制对面的火箭筒。

重机枪的“哒哒”声一直没停止,打的叛军头也不敢抬,纷纷向后匍匐前进。


“有车来了。”尚云看到一辆BTR-70装甲车开了过来,冒着火箭弹的威胁,以最快速度开过来。

“一起打。”夏明蹲在地上,端着AKM步枪打起来连发来,他恨不能现在换个M134,叛军这么多,只有M134打起来才够劲。

叛军从三面围攻废墟里的几个人,并没想到里边的人都是狙击手,更不明白为什么围住他们几个人之后政府军的攻击更猛烈了,现在城区一半落入政府军手里,还有战车助阵,这仗打的这么窝囊?

叛军一见装甲车直接向他们开来,上边的机枪不停的开火,吓的他们全体溃散。一个跑的满的兵一转身,正打算跑,几发机枪子弹打在他后背上,把胸腔立即造出几个洞来,整个人都给打穿着,一发子弹还打在左胳膊的关节上,整个半个胳膊被打断,断掉的胳膊掉在地上,这个兵连惨叫的声音都没有,就倒地身亡。

另一个叛军是阵亡士兵的战友,他回头看着被打死的弟兄,拿着AK枪向装甲车扫射,一枚雇佣兵的枪榴弹落在他旁边,弹片击中他的后背,这个兵还在坚持射击,一枚迫击炮弹落在他前边几米开外,一声爆炸声之后,这个兵叫喊着爬起来,他浑身是血,依然端着步枪在射击。怀庆的拇指依然按着重机枪的发射按钮,他都看呆了,他第一次见这么不怕死的叛军。他马上继续按下并列机枪的发射按钮,7点62毫米子弹如高压水流一样冲出枪管,打向这个兵不屈服也不逃跑的敌人,子弹把他撕成碎片,最后这个敢于反抗的敌人死在阵地前。雇佣兵如涨潮海水一样冲过去,控制住了这片废墟。

许睿靠在墙角里,用无线电报告:“我们已经汇合,一辆BTR-70装甲车前来接应我们,我们这五个还活着。”

“许睿,你们几和坐装甲车过来,与我汇合,我们已经攻占了市政广场。”林飞宇戴着耳麦,听到他们安全汇合的消息,十分高兴,并且马上调整部署,“其他人向市中心的广场靠拢。”这个部署林飞宇是有考虑的。中心广场是片开阔地,距离市政厅非常近,那座楼是本城的标志建筑,是权力的象征,现在他的战车正在这里攻打这座三层小楼。

这楼和城内的普通砖房和木头房可不一样,小楼是钢筋混凝土建造的,十分坚固,外型很漂亮,林飞宇希望自己能攻进这里,然后搞个像样的在这里搞个交接仪式,那样自己会很有面子的。现在一辆BMP-1战车在他的指挥下正在攻打这里座建筑。

里边的叛军人很多,想借助这钢筋混凝土的房子当堡垒,让政府军血流成河,不过现在只有十多个雇佣兵在打这里,政府军的步兵团还在猛虎营后边控制城区,猛虎营正奋力与叛军成线形作战,距离这里很遥远。这里就成了雇佣兵进攻的突出部,不过叛军像一堆烂泥一样,集结不起来,无法对这个突出部进行围歼。

市政厅楼内的叛军没有反坦克火炮和导弹,火箭弹也打光了,只靠枪榴弹和步机枪进行抵抗。害怕机枪火力的雇佣兵全蹲在战车后边。

“架起榴弹器准备还击,机枪手,向所有开火的敌人射击,丁延,拿大炮把大铁门炸开。”林飞宇蹲在炮塔后,冒着枪林弹雨指挥战斗。

战车上的73毫米跑瞄准大门,一发炮弹就打出去,把大铁门炸成还几块,藏在后边的叛军没被炸的粉身碎骨也肢体不全了。楼内的每一个窗口都是射击口,里边的叛军借助坚固的砖墙当掩体,认为政府军战车的小炮不管用,把铁门炸开后,他们不像刚才那么嚣张了。

“拿榴弹器给我打。”林飞宇自己端着AKM步枪狙倒对面的几个敌人。

一个MK19自动榴弹骑架起来,长长的弹链从弹盒里拿出来,装到榴弹器上,射手扣动扳机,榴弹器发出“嗵嗵”的噪音,榴弹迅速的飞出榴弹器,飞进楼内的窗户中。

榴弹全部落在房间内爆炸,把隐蔽在房间内的射手炸死好几个。“打的好,向窗户里打,别打在墙上。”林飞宇一般不喜欢用榴弹器,这玩意儿射速太快,一发榴弹几十美圆呢,MK19榴弹器一打起来像连珠炮似的,几千元的弹药持续射击几分钟就打光了,简直就是烧金机器。

掷弹筒虽然也发射几十元一发的迫击炮弹,但是打一个目标最多3发就搞定,60毫米的迫击炮弹威力大,40毫米的榴弹威力就逊色多了,质量好的手榴弹都比它强,但是他窗户里房间内还少不了这样的东西。如果那火炮或者火箭筒,会把这座漂亮的市政厅炸平的,那样弹药浪费多,最后占领这里也是片废墟,用迫击炮打吧,迫击炮很难打进窗户里。自动榴弹器这东西好,对着窗户喷上5发榴弹,那个房间就被打的没人了,然后打下一个房间。

另外MK19榴弹器发射榴弹后的弹道很稳定,很容易命中400米外的目标,M79榴弹器和M203、GP-25榴弹器就逊色的多了。


伍俊文、怀庆比较听话,接到林飞宇的命令,就用装甲车带着步兵从正在进行的战斗中退了出来,把装甲车开到市政广场,去参加攻打市政厅的战斗中。

秦虎没按命令行事,他的战车走到一条街道内,这里正好是叛军的集结地,炮多的是,还有不少炮手抵抗着,他一边命令驾驶员倒车,一边让步兵用各种火力还击,他忙着用2A28滑膛炮与敌人的炮手较量,几炮就把几门企图向他射击的B11无坐力炮掀翻在地。

街道上浓烟四起,炮声不断,双方人数都不多,但是火力很猛,一时纠缠在一起很难脱身。

经过半小时的炮战,秦虎才坐在战车声从敌人的阵地和尸体上开过去,寻找着市政广场的位置。他与叛军的炮战一结束,城内的炮火声也少了不少,人们都能听见些枪声了,刚才只能听见爆炸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