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5/



“我不是说你不如我,也不是说你怕死,倘若你有事,我和大哥怎么向你的父母交代。”许睿背上步枪,戴上太阳镜。

“自从加入CIA,从当学员开始我的脑袋就别在裤带上了,我在乎这个?别废话,我们走。”文雍弯下腰去抬无坐力炮。余飞、夏明马上伸手帮忙。他们俩不是林飞宇结拜兄弟,但他们也是林飞宇的好朋友,和许睿关系也不错,以前也一起干过危险的活儿,他们没上过中情局的什么狗屁学校,他们是真正的雇佣兵,在金三角扛过枪,跟着林飞宇抢劫过赌场,也抢过毒枭的钱,啥危险没见过?这点小仗在这些真正的雇佣兵看来,没什么可害怕的。


无坐力炮被抬到猛虎营后边,刚果士兵被敌人的制高点上的火力压制的不能前进,他们的掷弹筒的射程也够不到远处的房子,这顿在被占领的废墟内发愁呢,见有人来帮,心情稍微舒展一些。

士兵们好奇的扭头看着那门只有90毫米口径的无坐力炮。许睿走在前边,打算选一个合适的地方放下,文雍把炮放在地上,伸出右手大拇指,伸出胳膊,闭上眼睛,他正用简易测距离法测量炮与敌目标的距离。“距离正好。”他测量完之后放下胳膊,从背包里拿出折叠铁锨在地上挖坑。

M67式无坐力炮是有两个后支架一个前支架,平放在地上可以对地面目标进行直瞄射击,打房顶上边有点困难,不过在地上挖了一个个浅坑,把炮的后支架放进去,前支架留在地面,炮口就抬起来了,没等其他人想好,文雍已经把炮架拉进坑里,炮口正好指向房顶那么高的的目标。他也不和别人协作,打开炮弹箱子拿出一枚炮弹熟练的装进炮膛内,稍微从瞄准镜内看了一下,就扣动扳机把一发90毫米炮弹送给叛军。

几个叛军刚爬到一个房顶上,把装AT-3导弹组装起来,把导弹摆放在发射轨上,瞄准手用瞄准镜寻找装甲目标,他看到一千米以外忽然有火光一闪,这个炮口火光是正对着他的,他的右手还没按下发射按钮,就听见炮弹的呼啸声。这个声音很小,被战场声的各种枪炮声覆盖的差不多,几乎没人能听见。

“轰”的一声巨响,导弹发射手所在的房子被炮弹炸毁,房顶在爆炸中坍塌先来,房顶上的叛军被摔下房去,有的掉到房子外的空地上,摔的骨折,有的掉到房子里边,弄的受伤不说还满身尘土。


距离猛虎营最近的一个火力点被炸翻了,房顶上的机枪也被炸飞了,政府军的士兵迅速开始向前冲,掷弹筒手和机枪手尽量向前,与步兵保持在同一散兵线上。

许睿还正在选择目标,文雍已经把一个目标炸没了,许睿扭过头来,“好样的,就这么干,我先跟着他们,你们留在这支援我。”他说完就跟着刚果步兵跑了

文雍点点头表示同意,他蹲在地上,轻轻的拉开炮闩,一枚冒着热气的炮弹壳掉到坑里,他拿出一枚炮弹又塞进炮膛,心理盘算,这家伙有要把我甩开,让我侍侯这么炮,他自己跑进去当英雄,他为什么对一场与他无关的战争这么热情呢?莫非是他想当刚果的救星?现代战争可比是古代骑士比武,不是靠单打独斗的,一个人逞能,没啥好结果,看来他是看美国电影多了,想当兰博,管他呢,让他去吧,反正这里有大群兄弟帮忙,他被包围了大家一起去救他。

刘铭基、张汉合各自从吉普车上搬下一箱子弹药跑到无坐力炮的旁边,问文雍:“二掌柜怎么自己跑进去了,也没个人跟着?”

“他喜欢当英雄,把指挥权也交了。”文雍拿出一块口香糖放进嘴里,一边吃口香糖一边玩着火炮。他玩炮的水平很高,可以用这门90毫米的炮当狙击步枪,只要是一千米范围的目标一炮就搞定,反正瞄准房子比瞄准单个步兵要简单,打不到房顶打墙也行,炮弹的爆炸威力差不多能摧毁所有老百姓的房子,这些房子不坚固,不适合做掩体。

王众明也从装甲车上下来,跑到这里,见一大群人围着个炮,没人跟着许睿,就大声喊:“余飞,你们四个跟着他。”

余飞也不想畏缩不前,也不想在这里看炮击表演,现在临时指挥官丁延也不向他们下命令,他们这些人也不知道怎么办,丁延正用BMP-1战车上的炮打击敌火力点,都忙不过来,这里聚着一伙人也不知道该怎么打。要是老板在这里就好了,他虽然不是学指挥的出身,但是能把目标和任务分配的很合理,不会出现一个人独闯敌阵的情况。余飞回头对夏明、尚云、刘协说:“跟我来。”

他们四个人各自拿着步枪迅速跟着冲锋的刚果士兵突入城中。


许睿除了一支步枪,身上还背着几发火箭弹和一个火箭筒,负重跑步是他的强项,他冒着敌人的炮火冲到最前边,连刚果士兵都认为他疯了。

一个房子的墙上被砸开一个窟窿,一双眼睛正通过这个窟窿向外看,随后一支PK机枪的枪管也从这个窟窿里伸了出来,窟窿后的那双眼睛正看到一群政府军的步兵向前冲。

躲藏在房子内的是一个叛军军官,他的士兵溃逃的很多,连机枪都丢弃了,他没时间追那些逃兵,只好亲自当机枪手,正好敌人冲到他所在的房屋前,他端起机枪瞄准一群端着步枪的敌人。

政府军的机枪手反应很快,RPK-47机枪一起向这个窟窿打过来,不过这个窟窿很小,子弹钻进去击毙后边的敌人很难,子弹把砖墙打的全是弹坑,房子里边的敌人拿着PK机枪猛虎营步兵喷洒着子弹,两边的枪声响成一片,跑在许睿前边的几个步兵纷纷中枪倒地,他反应很敏捷,迅速就地卧倒,他意识到机枪手看到他了,他抬头看了一下周围的房子,情况还不错,房顶上暂时没炮也没机枪,他把AKM步枪放在一边,把背在身后的火箭筒拿出来,又从背包里拿出一枚火箭弹,用眼睛简单的测量了一下距离,扛起火箭筒就向改装成碉堡的房子发射火箭弹。

许睿与碉堡的距离有500多米,RPG-7火箭筒打这个距离上的目标还有点费劲,他尽量把火箭筒的口抬高点,让火箭弹成抛物线飞行,要直瞄开火肯定是打不住的,他现在只能碰一下运气。他以前听说车臣的游击队发射火箭的技术高,可以拿RPG-7当迫击炮,打房子后边的目标,他自己也总盘算着也能达到这种水平。


叛军的临时碉堡被成抛物线飞行的火箭弹炸的开了花,一面墙上被凿出个一平米左右的洞,高度正好是在人胸口那么高的位置,许睿也没想到蒙的这么准,他背起火箭筒,端着步枪就跑过去。他想看看这个机枪手何许人也,他长几个脑袋?居然可以一开火就撂倒半个班,还差点把自己花三千美圆买的防弹背心打坏了,即使把一千美圆的凯夫拉头盔打花了也不好。

一个头戴凯夫拉头盔,身穿美式丛林迷彩服的人跑动在政府军的队伍里实在是太显眼了,他的衣服头盔都和周围的人不一样,一样的只有枪和火箭筒。政府军士兵们看着一个不怕死的雇佣兵冲在前边,自尊心有点受不了,毕竟他们这个营是刚果军队的精锐,怎么就被这个雇佣兵给比下去,大家心里都卯足了劲,非要亮出真本事给这些外国人看看。


市区边缘已经看不出像市区了,房子全被炸掉一半,只能看见不到一米高的断墙,叛军还是不断的在房顶上建立火力支撑点,不停的用锤子在民房上凿窟窿,恨不能把所有民房都改成机枪掩体。

猛虎营的50多挺机枪一起对准距离最近的房顶打,企图把房顶上的敌火箭筒射手打死,机枪手为了免遭无坐力炮的轰击,尽量分散开,与步兵保持十几米以上的间隔。

房顶上的炮手也想一发炮弹多炸死几个敌人,但是敌人也是很狡猾的,他们只好用炮轰击敌人的火箭筒射手和掷弹兵,尽量压制敌人的火力。


面对敌人宽大的防御正面,纵深的防御阵地,猛虎营的兵就像撒进湖里的调料一样被敌人密集的火力和兵力稀释掉。后边的刚果步兵因为猛虎营控制的地域狭窄,投入进去也不容易施展。另外担任第二梯队指挥官的是亚纳准将,他是是领教过叛军的炮火的,再也不会轻易攻击那些被人看的起的叛军,现在的叛军和一周前的不一样,火力体系相当完备,一顿猛烈的炮火可以把装甲部队打的无处藏身,真是让人不敢想象,打内战了这么多年,为什么叛军一下就强了呢?还来外国的黑手肯定存在。

步兵团依然停留在城外,观望着城内的情况。雇佣兵的BMP-1战车已经打光了炮弹,炮管烫的厉害,几乎能当成烧烤工具。

无坐力炮保持了高速的火力支援,从开始炮击后没有停过,当火力支撑点的房子被连续炸塌。文雍打几箱子弹药全打光,然后拿弹药箱子摆成一行,躺在箱子上,头枕着背包,戴着墨镜看着太阳发呆,右手不停的玩一把蝴蝶刀,左手拿着一支雪茄,悠闲的听着敌人的枪炮声。

其他人也不知道干什么,只能原地待命。丁延第一次当指挥官,不知道该怎么指挥,反正他相信许睿的能力,这是他拜把子的二哥,他们是好兄弟,彼此很了解。既然许睿敢一个人冲进去就肯定有办法,他这个人做事从来不轻浮,没把握的事从来不去做,没有九成胜算他不敢贸然独闯敌营。丁延只是担心余飞他们几个人。

卫星电话响了,丁延拿起电话,他知道是林飞宇打来的,肯定是问前线形势的。反正现在打的很顺,“喂,我是丁延。”

林飞宇坐在酒店房间内的沙发上,趁老婆去健身房健身,他躲在房间里打电话。“前边怎么样?”

“好的很,这个城估计在天黑前会被收复,许睿带着几个人冲进去了。”丁延不撒谎,照实说。

“什么?你让他一个带几个人进去?让他送死呀?把他给我叫回来。”林飞宇听说自己的兄弟冲了进去,真怕有个闪失,他从沙发上站起来,焦急的在地上走来走去。

“他这个人你还不知道,没把握的事他不去做的,现在他把人马交给我指挥,我不知道怎么玩,你快点来吧,我都成锅上的蚂蚁了。”丁延只对操作武器比较喜欢,而不喜欢指挥作战,因为指挥打仗太伤脑筋,要琢磨用什么战术要考虑地形,要看关于敌人的战斗力的情报,需要看需要想的实在是太多。

“好的,我一会就过去。”林飞宇挂了电话,穿上外套,离开房间。


酒店的健身房里,怡菲和戚小晴一边玩着健身器械,一边聊着,她们的话题卢云不怎么喜欢,他坐在一旁,看着戚小晴。

林飞宇走进健身房,直接走到怡菲旁边,很客气的说:“老婆,我要出去一下,晚饭前我就回来。”

“恩,别忘了就行,你忙去吧。”怡菲看着他,无奈的想着过去和现在,他们俩就这命,聚少离多。林飞宇点点头,转身离开。

看他要走,卢云跟上去问:“你要回夸穆特么,捎我过去好不好?”

走到没人楼道内,林飞宇看看四下无人,“我就把你送回去,你会指挥你的人反击的,你留在这里,对我的生意来说是好事。”

“我现在靠自己回不到那里,即使我的兄弟们要阵亡,我也愿意陪他们一起死,请你帮我一下。”卢云的固执让林飞宇很吃惊。

回去他能抵挡住政府军的攻势?林飞宇问:“我把你弄回去,万一你被政府军打死怎么办?”

“我不可能做个逃兵,一个雇佣兵不能被吓死,只能被打死,他只能冲锋不能逃跑,即使要逃跑也要先辞职。”

林飞宇无奈的点点头,转身准备走,戚小晴从健身房里走出来,她表情很严肃,看来她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

卢云惊讶的看着她,刚才要用法语说就好了,这下她或许知道了事情了。

“你要去那做什么?去了就为被政府军打死么?那我怎么办?”戚小晴问。卢云真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他早想找个合适的时间和她说这一切,现在可好,人家提前知道。

“为什么你不做点别的,非做雇佣兵呢?”戚小晴的质问下,卢云无话可说。

林飞宇加在中间,看他们这么尴尬,就知道纸包不住火,“他只是个小头目,回去辞职去,然后我把他带回来给你,好不好?反正能耐人多的是,他所在的公司也不是离了他活不成了,你说呢?”

戚小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林飞宇继续加强思想攻势,“他来这里,肯定是家里有困难,生活没着落,肯定是不想做个平庸的人,这一切我能理解,你也该理解吧。我借了我老婆那么多钱来这里,做的生意也是拿命去冒险赚钱,因为知道上没人喜欢没有事业的男人。他无非是和我走了一样的路,请你理解他,如果一个人甘愿当一辈子小角色,甘愿在碌碌无为中过完一生,他用不着跑这么远来这么危险的地方。”

卢云口才不好,只好说:“对不起,我其实不想骗你,我是想等我不再做这个危险的工作之后再告诉你,我怕你受不了,自从我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打算辞去这个工作,我也不想腿上被打出血窟窿来。”

“那你去辞职吧,我在这里等你,然后你和我回家去,我帮你找一个不用拿生命冒险的工作。”戚小晴转过身,说:“早点回来。”她转过身是不想让卢云看到她眼睛里的泪,她自信自己是坚强的,一点暂时的分离她还是承受的。他做什么不好非要做雇佣兵。其实她也知道,他回去未必会辞职,或许会像他说的那样,雇佣兵只能冲锋,不能逃跑。太勇敢有时候未必是好。


林飞宇和卢云上了楼顶,一起坐进直升机里,林飞宇问:“我带你上天,你可以把枪拿出来对着我,然后劫持我当你的俘虏,鲁贝鲁瓦一定会给你更多的钱。”

卢云其实一点这样的想法都没有,只是林飞宇太狡猾,只有他能想出这么刁钻的办法。卢云有点不高兴,但是他绝对不会做那样的事,他不会害一个帮他说话的朋友,更不会靠绑架一个自己的同胞去邀功请赏,他相信自己可以打败政府军,有本事不用耍手段。即使绑架这个林飞宇,只会激怒政府军和雇佣兵,也扭转不了叛军的不利局面,那样做还容易被人看成是小人。现在他越来越认为这场战争于自己无关,何必那么费力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