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正文 第四十四章突破口

ddtt 收藏 4 20
导读:悍将 正文 第四十四章突破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5/



因没有被梦想冲昏头脑,所以许睿还能很冷静的指挥作战,他拿起电台送话器,“丁延,停止前进,与市区保持一定距离,不要进去,用炮封锁住敌人,让这个突破口一直存在,完毕。”

“现在杀进去不正好么,把鲁贝鲁瓦抓住,战争就结束了。”丁延见到手的机会不能利用,感觉太可惜了,他拿拳头砸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拿起车载电台送话器呼叫:“所有车辆不要靠近城区,保持一千米距离,用机枪火力压制,完毕。”

驾驶员听到以后马上倒车,战车就从打开突破口的地方后撤了。叛军的预备队还有其他地方抽调过来的兵正带着各种武器向这个地方赶过来,对他们来说争取时间堵住突破口就是机会。倘若敌人攻占市区一部分,整个城防就会动摇。


执行完林飞宇的命令,许睿用刚果军队配属给雇佣兵的电台与政府军联络,他用法语喊:“我是雇佣兵指挥官,请马塔将军说话,完毕。”

政府军指挥部里,一个军官正向马塔报告,“将军,这些人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迫使所有敌人撤入城中,他们的战车即将进入市区。”

其实马塔很清楚,雇佣兵是使用了化学武器,导致叛军出现惨重的伤亡,因为减员严重,叛军就收缩了防御,这样也不太好,处于防御位置的叛军不论依托野战阵地还是城市内的建筑进行防御,都占地利的,野战也好巷战也罢,都对政府军不利。现在是个好机会,只要攻入市区就能活捉鲁贝鲁瓦,反正城外都有政府军,他们要突围,成功的可能也不大,只要他们脱离了阵地和城市,空军还是很容易对付他们的。现在不需要争夺城市内每一座建筑,只要进去直扑叛军指挥部就可以,那些意志不坚定的民兵失去指挥就会自动溃散。这种打法叫什么呢?好像是叫‘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对付叛军这个办法最好。

听到电台里有雇佣兵的指挥官说话,马塔拿起耳机和送话器,“我是马塔,请讲。”

“我们已经打开突破口,你们可以发起攻击,如果晚了就不好办,可以直接打他们的指挥部,他们退出城用飞机轰炸他们。”在许睿看来,占领一座城不重要,打掉对方的指挥部歼灭对方的部队才是最重要的。

“我知道你们打开突破口,请在坚守一会,不要让敌人堵住突破口,谢谢。”马塔说完,放下送话器和耳机,站起来,走到地图前边。

指挥部里的几位将军和其他一些军官,都等着三军参谋长马塔将军下达命令。“孔戈洛,你带新组建的步兵营先发动攻击,亚纳你带一个步兵团跟进,沙巴尼,把你带的团部署到城南边和东边,如果他们突围你就堵住他们,第一道防线被突破你马上堵住。”马塔说完,坐回到椅子上。

其他军官一起回答:“是。”然后下去各自准备。


十几分钟以后,卡车运来一个步兵营,走在最前边的就是孔戈洛乘坐的V-300装甲车,这种装甲车现在还有三辆可以使用,其他的全被击毁了。

丁延把身体探出炮塔,向后边的政府军招手致意。孔戈洛的装甲车经过丁延的BMP-1步兵战车的时候,微笑着向这个英勇的指挥官敬军礼,表示对他的尊敬,在战场上,只有真正勇敢的人值得尊敬。

丁延也微笑了一下,向这个军官还军礼,敢于进城和敌人近距离搏杀的指挥官,也需要胆量和勇气,城里估计到处都是无坐力炮和RPG火箭筒,还有无数支AK自动步枪,他们这三百多人进去之后能行么?他很怀疑,不过这个营是新建的,风气还不错,曾经与叛军激战过,虽然他们损失了10台BTR-T战车,但是也击毁了叛军的装甲车,并迫使叛军继续撤退。

当V-300装甲车从BMP-1战车旁走过之前,孔戈洛上校转过身来,用英语喊:“给我的士兵提高一下士气,帮我用炮吓唬一下叛军,谢谢。”

丁延二话没说钻回到炮塔里,操作着2A28型73毫米炮,把炮口仰起来,自动装弹机已经往炮里送了一枚高爆弹,他轻松的按下发射按钮。一声炮响,一枚炮弹飞出炮口,飞向市区内。

两千米外的一座房子被彻底炸毁,藏在房上的叛军随着房屋倒塌,从房顶上掉下来,摔成重伤,躲避在房子里的叛军被瓦砾活埋。这就是战争。

现代战争中很少能看到敌人痛苦的死去,除了用直瞄武器的兵,使用重武器,的人只能看到远处的一个目标消失,但不知道里边死伤了多少人。


火炮不间断的射击,大大增强了政府军的士气,他们举着国旗和陆军军旗以及他们营的营旗,叫喊着向夸穆特城冲去,他们要收复这座被叛军占领了很长时间的城市,一定要把国旗重新升起在市政厅的办公楼上,一定要把军旗插在敌人的司令部上。

就因为鲁贝鲁瓦退出联合政府,刚果才爆发了第二次内战,所有的政府军士兵都知道,就是这个人挑起了战争,让无数同胞死于内战,他是战争罪犯。现在他就在城内,所有士兵都想活捉他,这样就能受到总统的接见,可以得到一枚镶嵌着钻石的勋章,可以成为高级军官,可以不为自己未来的生活而发愁。如果不能立功,服完兵役之后还要回家找工作,回去当一个普通的农民。

无数年轻的刚果男子都把从军立功当成改变自己人生的重要选择,现在很多部长是军人出身,很多将军也是从小兵开始干的。现在国内经济因为内战而不景气,离开军队生活都困难,他们喜欢目前这份职业,报效国家的同时也能靠自己的努力成为一个大人物。

这个加强营果然不一般,伍俊文坐在BTR-70装甲车顶上,看着从车边经过的步兵营,他们全营都坐卡车行军,每个班都有一挺PK机枪和一个RPG,另外还有一支RPK-47机枪,每个步兵至少有6个弹匣,没个步兵班都有一门60毫米掷弹筒,士兵们腰上的弹药袋里还有4发枪射榴弹。他见过众多支政府军,没见过装备这么好的政府军。

这支队伍开到城下,没马上进城,而是在距离城内400米的时候停了下来,他们立即散开,以班为单位,机枪手架起机枪,掷弹筒也支在地上,步兵端着枪蹲在地上,随时准备进攻。

这个营的军官比一般的营多,班长都是少尉军衔,排长清一色的上尉,连长的肩膀上扛着中校的军衔,营长也是个上校,和陆军参谋长孔戈洛的军衔一样高。军衔和待遇是挂钩的,看来这支部队的军官待遇不错,又给高的军衔,又给充足的武器弹药,战斗力一定可以与10个叛军步兵营相比。

刚果这么贫困,为每个班配备这么好的武器真是不容易。中国陆军才是每个班一个火箭筒,刚果也能达到这个水平真不容易,一个班就一个通用机枪一个班用机枪,外加一个掷弹筒,比当年的日本侵略军都强,鬼子兵一个排才一个掷弹筒两个歪把子机枪。刚果不是因为富,是因为内战不断,政府军需要一支素质好,武器精良的队伍去对付数不清的叛乱分子。在刚果,只有能拉起一百人的队伍的人都想着当总统,所以没一支厉害的部队可不行。


城内的叛军一见敌人才300多人,也就没当回事,他们还以为政府军人比较多呢。一些士兵端着AK-47来到一些被炸毁的房屋里边,用没被炸掉的半个墙当掩体,把脑袋抬起来。

孔戈洛坐在装甲车上,看着城内的叛军,用对讲机命令,“以班为单位,进攻,注意节约子弹。”

所有的班长都在喊一个口令,就是:“单发射击,开火。”

每个步兵班都开始射击,所有的AK-47步枪都是打点射,一发一发的打子弹,而不是拿着枪胡乱的扫射。这些AK步枪的膛线都很新,子弹打出去之后弹道很稳定,命中精度超过所有叛军的步枪。

叛军士兵都没经过科学的训练,打仗都是瞎打,那枪声壮胆,经常是打完所有子弹也没打死一个敌人,他们能成气候是攒鸡毛凑掸子,靠人多造反。与他们对阵的这个步兵营叫猛虎营,士兵们都是从全国的军队中精挑细选出来的,这些无论是体能还是技能都不是一般的,枪法绝对不错,400米打固定目标每枪都能打中,是精锐部队,靠以质取胜,他们的前身就是猛虎营,是卡比拉总统没当总统之前所指挥的一支王牌部队。

十几个从墙后探出脑袋的叛军被AK步枪打的脑袋开花。血溅的满地都是,倒在地上起就起不来,把旁边的战友都吓的不敢动。

矮墙后边的叛军没见过这厉害的对手,外边才开了没几枪,就把这么多人撂倒了,谁还敢继续站起来观察敌人,叛军这下怕了,都蹲在墙后边不敢贸然暴露自己。

“墙后有人,掷弹筒开火。”一个连长喊了一声,9个掷弹兵马上给掷弹筒装弹。这些掷弹筒都是60毫米迫击炮改装的,用来做伴随火力支援。

“嘭”的一声闷响,几枚60毫米迫击炮炮弹飞出掷弹筒,落到矮墙后边炸开了花,把地上的瓦砾和尘土炸的满天都是。藏在矮墙后边的叛军没想到对面还有迫击炮。迫击炮这东西干什么好?专门打墙后边、山后边、战壕内这些地方,步兵一般喜欢在这些地方躲子弹,迫击炮或者掷弹筒正好炸到他们。

活下来的叛军一看这样子打下去自己没开枪就会被炸死,都打算逃跑。叛军军官也被炮弹炸死了,士兵们拿着枪纷纷向后撤退,他们打算找个结实点的房子藏起来。

掷弹筒有打了一组炮弹,把房屋和矮墙后边炸了一遍,才继续前进。机枪手和掷弹手与军官原地不动,步兵们快速冲到前边,占领一部分市区最边缘的被炸坏的房屋,依托这些破房子和矮墙做防护工事,警戒被占领地段的周围。

等步兵站住脚没被打回来,军官们迅速带领机枪手、掷弹兵、火箭筒手一起跟进,与前边的步兵汇合。


在营地内,许睿感觉很郁闷,他在这里看别人打仗心都痒痒,实在坐不住了,他把与刚果政府军首脑联络用的电台搬上一辆陆虎吉普车,然后把一门M67型90毫米无坐力炮搬到吉普车后边,又搬了一些弹药与其他轻武器,又拿上卫星电话,然后亲自开着吉普车去了前线。


前线的雇佣兵人数不多,但都是行家,丁延、秦虎一直忙着操作着BMP-1步兵战车上的73毫米炮,为政府军提供火力支援,伍俊文、怀庆两人坐在BTR-70装甲车的机枪塔内,用14点7毫米的DPUT型机枪扫射远距离的敌人。

狡猾的叛军利用房顶充当观察所,拿着望远镜能看清楚政府军和雇佣兵的布阵情况,还拿着对讲机不断向自己人报告着政府军的行动路线和攻击方向。

一些携带AT-3反坦克导弹的兵也上了房顶,想利用制高点发扬火力,阻挡政府军收复这座城。稍微坚固点的房顶上还摆着无坐力炮。机枪手火箭筒手也跟着炮兵上了房。整个夸穆特城变成一个战场。

房上与房下的火力结合起来形成了新的立体防线,步兵在房前墙后机动防御,房顶就是固定式火力支撑点。机枪和无坐力炮一起开火,马上把刚攻入城内的政府军挡住。各种藏在房上的火器一起开打,交织成一到火网,把猛虎营前进的道路封锁住。


许睿开着吉普车飞驰在颠簸的土路上,向发出枪炮声的方向开过去,他从小就想当一个将军,一个靠战功晋升的将军,要做一个真正的悍将,如果不通过战斗,他就成为将军,他自己也不会满意。

现在就是机会,他想着一定要把仗打漂亮,他心里着急脚下猛踩油门,吉普车的发动机发出巨大的怒吼声,车跑的更快,都有些飘了。

吉普车后边跟着一到土烟儿,飞一样的来到前沿阵地。他猛踩刹车,把吉普车停在一辆BMP-1战车旁边。车熄了火,许睿从吉普车爬上步兵战车,见炮塔顶盖开着,就问:“情况如何?”

坐在炮塔内的丁延正在瞄准一切有敌人的房顶,正打算用炮挨个轰掉,每个月他可是拿2万多美圆的薪水,他要对得起大哥给他的这份钱,所以每一枚炮弹都力求打出精确制导炸弹的效果,尽量一炮掀掉一个房顶,反正车内弹药已经不多,绝对不能浪费。丁延听外边有人和他说话,他一抬头就看到许睿的面孔,“情况很好,我们攻入城内了,对方拼死一战。”

许睿把卫星电话和单兵电台拿进炮塔内,丁延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东西可是重要的联络工具,也是指挥官的象征,他问:“你是这的指挥官,把东西给我做什么?”

“大哥要打电话来就说我去前边了,你别打电话,就接电话,他问我那去了你说我去前边了。”许睿把东西给他,“如果你需要政府军帮忙就拿单兵电台呼叫,要和人家商量着打,不要单打独斗,也别逞能,人家要你帮忙尽量帮,我带几个人去前边看看。”许睿说完就回到吉普车上。

他自己开始往车下倒腾弹药。文雍、余飞、夏明三个人从战车上下来,不知道许睿要干什么,文雍一边搬弹药和火炮一边问,“这是要怎么打?”

“我需要几个帮我抬武器,我想亲自攻进城去感受一下,要多带弹药,谁帮我背火箭筒和掷弹筒?”许睿说着,拿着弹药往自己的战术背心里装,背心上的每一个口袋都被塞的满满的。

他知道林飞宇不舍得拿昂贵的战车冒险,更不忍心让自己的兄弟冲锋陷阵,总是给兄弟们安排安全的任务,即使去危险地方也配备给好武器,保证敌人不能伤害到自己人,可许睿感觉这么打很郁闷,他在东线守了一个来月的阵地,没打过几次大仗,现在自己有了指挥权,自然可以让自己过把瘾,别人去不去无所谓。

文雍背上步枪,“其他四个兄弟要操作战车上的武器,只有我没重要的事做,我跟着你,我好想玩一下这个无坐力炮。”

“好样的兄弟,冲的时候你跟着我就行,千万别跑前边,要不我不带你。你家里还有老爹老娘,我是自在人,家里没啥人可牵挂。”许睿没说完,文雍就火了,他说:“都是在CIA一起接受的训练,我就比你差么,我就是那种藏在别人身后的怕死鬼不成,你毕业后执行了一次任务就不干了,我去的危险的地方比你多,我的经验丰富,前两年你当保镖去了,呆的地方是歌舞升平,我呢,一直战斗,先是执行特别行动处的任务,然后为自己干,我杀的人比你多。”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