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正文 第四十三章疯狂赌博

ddtt 收藏 3 6
导读:悍将 正文 第四十三章疯狂赌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5/



太阳不会因为夸穆特城连续打了三天仗而不出来,它依然会用温暖的阳光把这片与废墟相似的城市照的洋洋的,依然把光明带到这个炮火纷飞城市。

这里唯一与废墟不一样的就是这里还有人在生活,残垣断壁中间还有没被炸毁的房屋,还有居民在这里居住。居民们早早的起床,出去寻找一些木头,把这些木头拣回来,用它生火做早饭。城内飘起阵阵炊烟,然后城内的居民吃着极其简单的早饭。有的人家全家被炮弹炸死,一切没死的居民就把这些人家的粮食收集起来,留着自己吃。

城市被封锁了四天,有些人家的食物早就不够了,很多人都去叛军的营地讨饭去。不过为了人心,鲁贝鲁瓦也不会吝惜粮食,他命令手下多支起大锅,多做饭招待那些断了粮的居民。


雇佣兵营地内,D30榴弹炮已经架起来,刚果政府军的炮兵帮雇佣兵调好炮,就等合适的时候把几箱子化学炮弹。如果要快速射击,化学弹还不够用呢。

“你们几个上战车,带上防化服,丁延今天你带队出去,先别着急打,你要准确的报告弹着点的位置,我会指挥炮班提供足够的火力支援。”许睿说完,向那些雇佣兵打了一个出发的手势。

“榴弹炮的准确度不好,还是向市区内射击吧,我带迫击炮轰击前沿阵地,这样我可以专心的指挥迫击炮。”丁延爬进一辆BMP-1战车的炮塔内。

“好吧。”许睿向他们招了招手。

两辆BMP-1和两辆BTR-70装甲车满载着化学迫击炮和化学弹开向前沿阵地。


今天雇佣兵要把所有的化学弹全部打向夸穆特城的守军,守军却一无所知,他们没有解毒药,也没防化服。这场战斗是不对等的。人多人一方不具有什么优势,也无力抗衡对手的进攻。

雇佣兵D30榴弹炮,被政府军的炮兵熟练的调整着,他们对准了市中心,准备发射化学弹。炮兵班长问:“可以开始了么?”

许睿点点头,用法语说:“打光所有的炮弹,要快。”

炮兵班长点点头,用刚果语喊着口令,炮手们熟练的把炮弹装入炮膛内,然后熟练而敏捷的搬动击发杆。榴弹炮发出一声沉闷的炮声,炮身猛烈的抖动一下,地上很多尘土被震的飞起来。

一发化学炮弹飞向6千米外的夸穆特城。

炮弹呼啸的在空气中飞行,抵达城市上空后,做了一个漂亮的俯冲,一头栽进叛军的驻地内。

“嘭”的一声爆炸,威力并不大,但是有一些像水蒸气一样的东西混杂着某种液体被炸药从炮弹迅速内炸出来,迅速散开。这种液体迅速变成气体,像雾气一样散开。

炮弹并没有炸死任何士兵,连巨大的弹坑都没留下,水果香味散开,叛军的士兵闻见这种味道还感觉很香,但是没过几秒,他们浑身开始抽搐。

第二发炮弹落下,这样症状的人越来越多,人们惊恐的向外边跑着。然后越来越多的炮弹落在市区内,平民的伤亡开始成倍增加。

许睿坐在椅子上,看熟练的炮手发射炮弹,连这些炮手都不知道他们发射的是什么,他们只感觉这种炮弹组装比较复杂,重量比较轻。

炮手们只顾快速发射炮弹,并不知道每枚炮弹的战斗部内有一点三公斤沙林毒气,这些毒气正不断杀死他们的同胞。许睿听着炮声非常舒服,只要打光这些炮弹,就能发起地面总攻。

叛军虽然有数万之众,但战斗力一般,十个叛军民兵才相当于政府军一个士兵的战斗力,而十个政府军的战斗力差不多相当于雇佣兵的战斗力。化学袭击过后,叛军还有数万人么?还能抵挡战车上的机枪火炮?


市区内,死于化学毒气的人越来越多。前线阵地上,叛军士兵也承受着这样的折磨。

战车残骸形成的阵地后,摆着三门M2迫击炮,秦虎、伍俊文、怀庆三个人拿着炮弹正往炮管内装弹,文雍带着刘铭基、张汉合正快速组装化学炮弹。

大口径迫击炮炮弹呼啸声不断在叛军阵地上响起,通常是一枚炮弹落下来,冒起一股毒气,然后战壕内的好几个兵阵亡,然后大多数人不战自逃跑。第一道防线在几十枚炮弹的轰击下,已经没叛军守卫。

“停下,调炮,向纵身目标射击。”丁延拿着望远镜观察着远处的阵地,喊完口令之后,马上戴好防毒面具。这种老式的面具戴上之后说话不方便,只能摘下来说话,说完之后还要马上戴上,免得风把一千米外的毒气吹过来把自己毒死。

三门迫击炮又是一顿猛轰,叛军继续向城内溃退,谁留在阵地内谁死,谁还敢坚守阵地?毒气顺着风从前沿阵地内飘向城中,在城里呆着的叛军也受了间接杀伤,不断的有人倒下去。

“没炮弹了。”秦虎摘下防毒面具,把几个空箱子扔到一边。

“好,我们准备一次突击,看看他们的实力如何,全体上车。”丁延钻进炮塔内,盖住顶舱盖,命令驾驶员向敌人阵地开进。


步兵战车的履带从叛军的阵地上碾过去,把一些叛军的尸体碾的血肉模糊。阵地上的尸体实在是太多,驾驶员也不想把战车的履带染成红色的。

战车越过第一道战壕,丁延从潜望镜内向城区方向看,根本看不到活人,但他没敢大意,命令四辆车排成横队,炮弹子弹都上膛,准备对付突然跳出来的敌人。

其实他们这都是瞎紧张,低估计了沙林炮弹的威力,被毒气弹轰炸过的地区,周围很大的一片地区都受影响,毒气扩散开之后,还随风移动,弹着点附近几千米是不可能有人活下来的,除非是毒气散干净后另有人进来。

“这里没有敌人。”丁延用车载电台的送话器喊着。


坐在营地内的许睿听见旁边的电台内有人说话就问:“感觉如何?”

“我进入了无人地带,这里没有人,你让叛军赶快跟进,这是突破防线的好机会,完毕。”丁延警惕的把头探出战车外,看着周围的阵地。

“注意安全。”许睿知道他们都是好步兵,不需要嘱咐太多。

“我打完化学弹就通知政府军进攻。”许睿戴着太阳镜,盯着太阳发了会呆,没想到化学弹这么厉害,可以制造无人地带。


战车的履带碾过第三道防线,战车距离市区房屋只有几百米距离,房屋内有不少人,从窗口内探出自动步枪的枪管,指向四辆战车。

丁延自言自语说:“还有增援,这样不好玩。”他的手握着操作杆,用2A28型73毫米滑膛炮瞄准这座房屋,“再见。”他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按下发射按钮。

一声炮声,炮管内冒出一股白烟儿,炮弹呼啸的飞向房屋,把这座木房子炸的开了花,连顶子都炸飞了,里边的几个叛军侦察兵当场被炸身亡。

“打的好。”秦虎坐在另一辆BMP-1的炮塔内,刚看见叛军伸出枪,就见房子被炸没了,佩服丁延的反应灵敏。

“我们进城看看,驾驶员,开车。”丁延用无线电指挥着战车突入市区。


“报告将军,一队政府军的战车进入市区。”一个藏在小楼顶上的叛军侦察兵拿着对讲机报告。

“知道了。”一个军官对着对讲机说了一句,然后转身问鲁贝鲁瓦,“阁下,敌人进城了。”

“我们的外围阵地没有失守么?”鲁贝鲁瓦问道。

军官回答:“阁下,有一段防线被打开一个突破口,他们就进来了,其他阵地还在我们手里,但火炮全放在外围阵地上,城内没炮可用。”

“你们调整部署,把所有的部队撤到城区内,准备打巷战,我再去买一些武器,你们组织好防御。”鲁贝鲁瓦离开夸穆特城防司令部。


白岑、韩德、刘兴业三个人正围座在一起,一边吃早点一边议论战局,今天的化学袭击他们已经听说。他们也是人,也怕化学武器。

正在他们发愁的时候,鲁贝鲁瓦来到营地内,很客气的问:“还有什么武器卖么?我需要火炮。”

白岑摇摇头,回答:“我们只有不到三十人,每人只有几百发子弹,其他的没什么了,都卖给你了。”

鲁贝鲁瓦叹着气说,“敌人已经进入市区,希望你的人能打退他们,我的人正在收缩防线。”

“我的兵都快死完了,我先给老板打个电话吧。”白岑的拿起卫星电话。


早上,卢云正和戚小晴吃过早餐,在酒店内的网球场正打着网球。装着卫星电话的旅行包放在球场边上的椅子上。

卢云耐心的教戚小晴打网球,两人正玩的高兴,电话响了,卢云说:“等我一下。”然后拿着球排跑到球场边上,马上拿起电话,“什么事?”

“敌人搞了一上午的化学袭击,叛军至少死伤了上万人,现在敌人的四辆装甲车进入市区,鲁贝鲁瓦让我们去打他们,还要买武器,我们已经没什么弹药可卖,你看怎么办?”白岑也顾不上加密,直接用汉语说。

“我知道了,我肯定让那些车退出去,你让叛军收缩防线,把外围的武器撤回来死守市区,我们的人不要和敌人死拼,我们只打政府军。”

“他们已经这么做了。”白岑补充道。

卢云挂了电话,向戚小晴招了招手,“我要去找林飞宇谈些事情,你和我一起去还是等我。”

“我和你一起去。”戚小晴连蹦带跳的跑到他身边,把球排丢在一边,拿起毛巾先给他擦着汗,然后又给自己擦汗。


在酒店西餐厅内的林飞宇吃过早饭,正打电话给刚果总统卡比拉,希望他提前支付武器费用,购买化学弹和战车的钱刚果政府还没打进账户内,他有些着急,这可是钱呀。

刚说完电话,林飞宇就看见了卢云,知道他肯定是找自己的,然后收起电话,等着他先说话。

卢云很大方的坐在他面前,用法语说:“你的人不小心跑到市区里去了,鲁贝鲁瓦让我的人和你的人拼命,但我们不能得罪顾客,希望你帮我一次,让你的人退出市区,这样我们的生意都还做。”卢云是不想和林飞宇打,如果打坏了战车,林飞宇肯定也不高兴。

“居然有这事,你不听鲁贝鲁瓦的可以么?”林飞宇问。

“市区外的敌人已经崩溃了,你的人用化学弹打了一早上,叛军死了上万人,你凭这个也能熬个将军当了,还是让政府军冲锋吧,反正叛军已经退到城内。”

“是么,居然有这事?”林飞宇拿出卫星电话,给许睿打电话,继续用法语说:“敌人已经退回城内,突破口已经打开,你让刚果军队冲锋,把我们的战车后撤一些。”

“大哥,你真厉害,这些都是从那听到的,我知道丁延突破了敌防线,不知道他溜达到市区里。”许睿拿着卫星电话一边说话,一边围着D30榴弹炮走。

“叛军使用了一个公司的雇佣兵,他们不想和我们打,咱们的也撤一下,这个公司的老板和他的夫人就站在我面前,正和我说这个事呢,反正你立功了,让政府军去打,别伤着咱们自己的兄弟。”林飞宇相信自己还是能控制局面的,他也知道许睿听自己的,虽然许睿很酷爱战争很想做将军。

许睿也知道,如果能进城抓住鲁贝鲁瓦,当总督没问题了,但是战车是大哥掏钱买的,万一损失了,刚果政府不给报销武器费就会对公司不利,另外四辆战车内全是自己的好朋友,还有自己的兄弟,即使他很想当将军,也不会用自己的兄弟的命去拼,他很痛快的回答:“我明白了,我让政府军冲,我们的人脱离接触,只找叛军打,不打那些同行,我也是雇佣兵,我知道他们不容易,另外昨晚他们也没动咱们,他们很勇敢,几十个人就敢偷袭政府军大营,我佩服他们,向他们的老板问好,丁延第一次单独指挥,可能玩的有点疯,我弄回来他就是”

电话里的声音很大,卢云听的很清楚,他还有点感动,没想到这个在前线指挥化学炮的指挥官居然这么通情达理,他小看这群冷血的同行。卢云微笑了一下,看着对面的林飞宇。

“保护好兄弟们,我不想看到他们受伤,也包括你,你去办吧,战场上看到其他公司的雇佣兵给人家留条路。”林飞宇挂了电话,改用汉语说:“你看这样好吧?在国内,商人总说同行是冤家,我们至少没成了冤家。”

卢云一时说不出话,以前他很恨这个家伙,从今天开始,他才感觉到他也是个人,不是那个嗜杀成性的屠夫,他靠打打仗赚钱,靠自己兄弟们的努力去成功。他这个人还很好说话,如果他不做雇佣兵老板,一定是个好好先生,现在很难找到这么容易说话的人。这个人平易近人,一点架子都没有,性格上几乎是完美的,只是有点可惜了,他被五角大楼利用了。

“谢谢。”卢云说完,继续发呆,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年头,做点生意真不容易,到现在刚果政府还欠我几十万美圆,我可是个私营小公司,开这个公司我借了我老婆很多钱,为了凑齐装备,拿了不少钱和美国官僚们建立关系,还送了卡比拉很多东西,到现在还没赚几个钱。你们和我不一样,你们的家当便宜,我有是飞机有是车的,投资那么大,赢利上也未必有你们多吧。”林飞宇有很到烦恼,真不知道和谁说,只能和这个愿意和自己说话的同行发句牢骚。

“林老板,我一直不明白,你夫人那么有钱,为什么不和她好好的过日子,帮她做生意,为什么来到这里冒险呢?”卢云早就发现他夫人怡菲是个富婆,他既然守着这么好的老婆,为什么自己赚钱呢。

“我不想总看我岳父岳母的脸色活着,他们看不起我,我认识他们都十多年了,他们没拿正眼看我过我,就因为我是个穷小子,我也不想这样,只好出来拼一下,赚了钱开自己的车,住自己的房子,而不是花我老婆的钱。”林飞宇说完,向服务生招了招手,他想点些东西喝,找个好听众不容易。

“你真有意思,地球上像你这样的人我没见过。”戚小晴好奇的说,“一般娶了富婆的男人只做几件事,拿老婆的钱去享受的,或者为了能长久的花老婆的钱,主动去讨好老婆,或者是拿着老婆的钱找情人,还有就是以创业为名,拿着老婆的钱当老板,在外人面前耍威风,你和他们不一样。”

“这位小朋友说的很对,有时候我也想,为什么我不那样呢。”林飞宇把上衣袖子卷起来,把胳膊上的伤全露出来,他身上有很多伤,在当雇佣兵以前,他没少和黑帮枪战,靠抢劫黑帮的钱财做了点原始积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