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5/



为叛军服务的雇佣兵偷袭政府军炮兵阵地得手,迅速开始撤退,机枪手跟着指挥官最先离开阵地,向刚才的进攻阵地撤退。因为那道土沟像是天然的战壕,不当成阻击阵地太可惜。

三个机枪手端着机枪站到沟里,把上半身暴露在沟外边,毫无顾及的向政府军士兵发射子弹。白岑自己身上子弹也不多,马上提醒大家:“节约子弹。”

M249机枪突然停止射击,机枪手大声喊:“报告,子弹打完了。”

步兵们在机枪手的掩护下纷纷安全撤进沟里,步兵们喘着粗气,拿着步枪蹲在沟里喘气,他们此时有点害怕。政府军大营像是一个马蜂窝,你不去动它,它看起来很安静,一但动了它,政府军士兵比马蜂还厉害,他们像潮水一样扑向你。

对面的政府军指挥官马塔将军命令不惜一切代价要把偷袭营地的敌人全部消灭,他用对讲机告诉部下,不要怕浪费弹药,狠狠的打。作为一个高级将领,马塔比一般军官要考虑的多。因为这是敌人第一次夜间偷袭,如果让他们逃跑了,这样会对其他叛军起到示范作用,叛军都认为夜间的仗容易打,都会选择夜间进攻,那驻扎在各地的政府军肯定会有很大的麻烦。


“我们没子弹了。”另外两个机枪手把M249机枪推到一边,扭头看着后边的三位指挥官。

“步兵,把所有的弹匣全留给机枪手,然后你们一起撤离,记住,要拿榴弹不停的向追击你们的政府军开火。”白岑从自己的弹药袋里拿出最后一个弹匣给机枪手。

为什么白岑让步兵把弹匣给机枪手呢?步枪的弹匣和机枪用的子弹链可不一样。其实M249机枪可以通用的,M249机枪在设计的时候就充分考虑到机枪的弹药问题,它是一款5点56毫米口径的班用机枪,与步兵用的M-16口径一样,子弹型号也都是SS109子弹,班用机枪最大的特点就是子弹和班内步枪能通用,M249班用机枪可以使用三种供弹设备,标准配备是金属弹盒,里边装着弹链,还有比较轻便的帆布弹盒,另外就是可以直接把M-16和M-4步枪的弹匣插到机枪左侧,机枪直接可以发射步枪弹匣内的子弹。这样的设计可以在机枪弹药用完的情况下由步兵提供子弹,让机枪继续保持连续射击。

二十多个步兵留下弹匣,端着没有子弹的M-16步枪向后撤退,每跑几步,他们就向政府军发射一枚枪榴弹,这种零星的攻击也给政府军造成很大的伤亡。

三挺机枪继续射击,机枪手把一个个空弹匣从枪上拔下,然后再换上备用弹匣,即使这样打,也不是几千政府军步兵的对手。自从收到不必吝惜弹药的命令之后,步兵班内的火箭筒手拼命的向叛军阵地发射火箭弹。每一秒都有火箭弹落在雇佣兵身边。

不过火箭弹不是打在土沟前边几米,就是打在土沟后边的空地上,没几发打的准的。雇佣兵的一名M249机枪手打光最后一个弹匣之后,扔下机枪就轻装撤离。他刚从土沟里爬出去,正打算撒开腿跑,一发RPG火箭弹落在他上,威力巨大的战斗部把他的身体撕成碎片。被炸成一块块的尸体散落的到处都是。

另外两个雇佣兵机枪手回头留意了一下身后的爆炸,但什么都没看到,他们俩重新把脸转过来的时候一阵的密集的子弹打过来,好几发子弹打在雇佣兵的防弹头盔上,其中一发子弹正中机枪手面门。一个机枪手奋力开火还击,没注意一个同伴倒下去。

“别打了,快跑。”刘兴业把没有子弹的M-16步枪丢下,跑出土沟,猫找腰使劲的跑。机枪手丢下机枪,最后一个撤离。


几千名政府军冲出大营,向夸穆特方向追过去,但是城内的好几万叛军也没闲着,鲁贝鲁瓦派出一万多步兵出城接应雇佣兵,向政府军大营冲过去。经过几分钟混战,政府军为了保存实力,全部撤回大营,雇佣兵有二十个人安全撤回,十个人战死在荒郊野外。


酒店的房间内,卢云和戚小晴正下着国际象棋,卢云很擅长玩这个棋,戚小晴是第一次玩,卢云耐心的教她每一步的走法。

“你怎么下棋下的这么好呢?我感觉你什么都会,你到底会做多少件事呢?”戚小晴拿着一个‘兵’不知道该走那里,她以前总是拿着电视遥控器找电视节目的时候无意中看到过玩国际象棋的节目,她对这种游戏并不擅长。

“我只会好好爱你,其他事我都不太擅长。”卢云油腔滑调的说。

“讨厌,你怎么也变的这么酸,好好说,你到底会什么,我怎么感觉你什么都会?”戚小晴感觉他就是座巨大的迷宫,有太多的未知的东西等待自己去探索。

“我会说汉语。”卢云总是想逗她。

“我知道,你说点我不知道的。”

“恩,让我想想,我会说法语,但是看不懂,英文到是还可以,会说几句西班牙语,我会开汽车,能开直升机但是我不敢开,直升机比固定翼飞机复杂,我会驾驶快艇,会玩滑翔伞,会潜水,就是背着氧气罐子在海里转悠。”卢云把自己在特工学校学的部分科目说了出来。

“知道你会开飞机,我看见的我知道的就不用说了,你说点我不知道我没见过的。”戚小晴很喜欢研究他,感觉他什么都会。

“我会骑摩托,下很多种棋,中国象棋、围棋、五子棋、军旗、斗兽棋、飞行棋,跳棋,还会打高尔夫球,还会足球篮球网球。”

“你是不是整天去联众上下棋?我也会玩篮球,我家后院就有篮球场网球场,就是没人和我玩。”戚小晴家是独立式别墅,后边有很宽敞的运动场。

“你找保镖玩,让他们陪你。”卢云感觉有那么好的场地,应该能好好玩的。

“他们总是让着我,太没意思。”

“那是保镖们怕你输了不高兴,万一你把人家炒鱿鱼怎么办?”

“我有那么小心眼儿?”戚小晴费了很长时间才把棋子放好,走完艰难的一步。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个人能每天陪她玩。

桌子上的电话响了,卢云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是白岑打来的,不知道这么晚了他还有啥事要说。

“晚上好,你又打扰我。”卢云说完笑了一下。

“希望没耽误你的好事,我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那就是我们三个还活的,祝贺我吧。”白岑偷袭完敌营,现在正躺在自己的床上准备睡觉。

“你去找大炮去了?”卢云改用法语问,他不想让戚小晴知道他们的事,其实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只是她还小。

“当然,我们打了一百多发火箭弹也不知道效果如何,还拿掷弹筒打了一气,即使没彻底摧毁,如果能让这些炮几个月内不能用,我们也好过多了,我说完了,说说你在做什么呢?”白岑打听着他的个人隐私。

“我正下棋,一会就要休息,你也早点休息。”

“你和谁一起休息?”白岑继续追问。

“以后你会知道的,现在说不合适。”卢云知道前边打的很顺手,一切担心都不存在了。他挂了电话,把卫星电话关掉,然后放进包里,真不想被电话铃声打扰。

“又是谁打电话?你这个工作真烦人,不能清闲一阵。”戚小晴看着棋盘,不知道这一步怎么走。“不如让我家人给找个事做,你就有时间多陪我一会。”

“我打算辞职了,我以后那都不去,就陪着你。”

“别哄我,男人没事业怎么行呢?你要没点事做没点成绩,我爸妈肯定看不起你,连我都会受牵连的,他们肯定会说,你这孩子怎么和这么不上进的人在一起。”戚小晴知道工作和生活是一对矛盾,目前她还处理不好矛盾。她也知道他不可能整天陪在自己身边,她更不希望他无所事事,她只是想找到一种平衡,既能让自己每天见到他,也不耽误他做事,世界上很少有两全其美的事。


营外的枪炮声平息了,许睿也白紧张了一晚上。敌人到底还是没拿自己这块硬骨头,他从战车里钻出来,就看到一队吉普车来到营地外,估计是刚果政府的高官来找他了。

许睿命令士兵开门迎接,他也站在营门口,主动和从吉普车上下来的马塔将军打着招呼。“你好将军阁下,有什么事可以效劳的么?”许睿迎上去。

“没什么,只是该死的敌人炸掉了我一些炮,我不能为你提供充足的火力支援,你要自己去攻城,不过我会投入所有的部队帮助你。”马塔看周围闲杂人等太多,就说:“我们里边谈吧。”

两人进了帐篷,外边都是可靠的卫兵站岗。

两人坐在地图桌子旁,马塔将军说:“他们太猖狂了,我需要你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尽快攻下这座城,尽量多消灭一些敌人,我会在总统面前保举你做将军兼总督,你的才能可以帮助我们结束内战。”

“我只想证明我善战,不想证明我勇敢,如果顺利的话,明天这个时候,我们可以在城了喝酒,庆祝我们收复这座城市。”许睿这人从来不说大话,他既然敢说这话,是因为他手里有化学炮弹,有三防战车。化学武器巨大的杀伤力,可以保证一枚炮弹让一个班失去战斗力。城里的敌人也就几万人,他们会因为害怕化学武器的威力而丧失抵抗能力。

如果真能当上刚果的将军,当上总督,真想穿着将军的制服去给父母的墓地,去让父母知道自己通过努力成为一个真正的将军。他从小就做梦当将军,儿时最喜欢的衣服就是军服,他只喜欢穿这种衣服,直到进开始上学,他才穿校服。没想到儿时的梦想就要实现了,希望这位三军总参谋长不会骗他。

他从小就不想平庸,但生在一个贫困的家庭里,想不平庸也难。更倒霉的是自己的学习成绩,他学习不好,没机会去上高中,更没希望去石家庄陆军学院上学,在初中没毕业的时候就丧失了当将军的机会,甚至当军官的机会都没有。去美国打工后,他本来想在美国打工,然后上学,只要把英语学好,勉强上完高中就去美国军队服役。可是中情局把他招募了,在特工训练学校,他学会了使用武器,学会了各种技术,但是离将军的梦想越来越远。

离开CIA学校,他不想当那种见不得人的特工,故意犯点错误离开了CIA。此时的他已经是神枪手,不光能熟练使用各种轻武器,他还学会了驾驶飞机和汽车。如果做军人他应该可以做个好步兵,不过美国陆军还是没招募他。为了生计,他回国当了两年保镖,把赚的钱都用在射击俱乐部,枪法比以前还有所提高。

基本有了军人技术之后,梦想依然很远,林飞宇的雇佣兵公司帮他实现了做个士兵的愿望,他还获得实战的机会和指挥其他士兵作战的机会。不过当将军没戏,一般使用雇佣兵的国家只给雇佣兵奖金和工资,是不会授予军衔,给军籍的,这次刚果军官拿将军职位和总督头衔当诱饵想让自己去奋力与叛军拼杀,他决定试一次。

“真的可以给我授予将军的军衔?”许睿只对这个敢兴趣。

“我骗你做什么,刚果一半的国土不受中央政府管辖,都是被地方军阀控制着,我骗了你,以后我去那里找一个比你好的军官呢?对刚果政府来说,养一个将军的费用,比养一个雇佣兵指挥官更便宜,你目前的工资比好多刚果将军高呢。你要喜欢肩膀上的星星,总统肯定愿意给,刚果的确需要一个真正的悍将,能把叛军一扫而光的将军,我拿我的人格保证,你会得到任命。”马塔不开玩笑,他说的都是真的。

刚果多个将军不是负担,一身军装一纸任命才值多少美圆,况且这个人正是他们所需要的人。马塔仔细研究过他指挥的几次战斗,都是比较成功的,可惜的是他没打过大胜仗,不过机会多的是。

“谢谢你的承诺,天一亮,我就去进攻。”许睿和营地里的雇佣兵完全不一样,那些人为美圆而战斗,而他为理想战斗,他自己认为自己比那些人高尚一些。对于死于战争的平民,偶尔他也内疚。看到平民的尸体的时候,他总拿‘一将成名万骨头枯’这句话安慰自己,总拿白起坑杀俘虏的历史安慰自己。实现梦想总要付出代价的,或许明天敌人的狙击手会把他一枪打死,他的梦想或许永远实现不了。

梦想要多久才能成为现实?他不知道。要实现梦想,多少敌人多少平民会死,他更不知道。他会毫不犹豫的用BMP-1战车和化学武器撕开敌人的防线。他不是嗜杀成性的人,但是当将军必须消灭敌人。战争本身就是破坏,就是杀戮。只有剿灭所有地方军阀,刚果才能真正的长久的和平。而不是对叛军对军阀的仁慈,今天你仁慈,不杀他们,他们明天还会为了野心战斗,杀那些残害自己同胞的军阀,算犯罪么?每当不想杀人的时候,许睿都这样想。事实证明,叛军本身就不是好人,他们应该被消灭,军阀割据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错的,都是对国家有害的。

当将军的梦做到二十岁,也不算年头短了,许睿感觉离这个梦太近了,不过他没被马塔的许诺搞昏了头闹,他认真的看着地图。他打算把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想法,变成可行的想法。马塔不知道他想什么,就问:“你有具体的计划么?”

“这个计划不难,我用炮在他们阵地上打开一个缺口,用战车攻击他们的阵地,他们反装甲火力自然企图击退我,我的车不快速深入敌阵,用炮消耗他们的人,我现在有一批威力很大的炮弹,即使你不能帮我,我也有信心打好这一仗,不过千万别让你的人攻击敌人阵地,炮弹威力太大,你们的人靠进了不安全。”许睿把一个不完整想法说出来,他在地土上找到一个高地,攻下那里,可以架上迫击炮,让敌人尝尝毒气的味道。他拿铅笔在这个高地上做了一个记号。

“有什么炮弹有那么大威力呢?”马塔好奇的问。

“化学弹。”许睿简单的回答。

“那样联合国会找你麻烦的。”马塔作为刚果军队的二号人物,他也不是啥也不懂,他知道使用化学武器的后果。

“联合国抓我,我不会跑?我可以逃到老家去,你就别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