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正文 第四十一章想当警察的特工

ddtt 收藏 2 43
导读:悍将 正文 第四十一章想当警察的特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5/



在这个漆黑的夜晚,不睡觉,还背着一堆武器,走在崎岖的土路上,真是受罪。到底是图个什么,白岑一路走一路想,难道就是为当了每年6万美圆,当个特工有什么了不起的,又累又危险,什么时候是个头?继续干下去,自己也熬个站长当?那更累,是心里边累。

他不是那种贪图安逸的人,因为不干平庸跑到美国打工,希望能通过上学成为一名警察,每天看着自己喜欢的福特维多利亚皇冠警车在街道上巡逻,警车上闪烁的警灯飞奔在曼哈顿区,多威风。在中国当警察,虽然也有警车,但警车档次不行,其他装备更不行。在美国,一个巡逻警察的车上就一个人,工作时间很自由,后备箱内有M-16步枪和大号霰弹枪,也有网枪,电击枪,辣椒喷剂,催泪弹什么的也有。腰带上的武器也不少,有一支银白色M9自动手枪,一双钢手铐,还有警棍。在美国当警察,可以值班的时候坐在车上吃东西,也可以看书,也能听歌,很舒服的。

不过干了这行,也很危险,每天都有枪战等着自己。后来没和他想的一样,他成了特工。走到拿都拿的是假护照,用的是假名字,而且还要不停的更换名字,不停的更换地点,他讨厌这样的职业,不过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辞职。现在卢云是他的上司,他更不能辞职。在特工学校的时候,有的学员打他,每次都是卢云帮他打,教官折腾他,卢云也出来帮他说话,还帮他打教官。

即使一万个理由不干特工这个职业,也要报答卢云,努力的帮他做好自己可以做好的事,现在怯战怕死,不是给这个刚走上领导岗位的兄弟脸上抹黑?即使要辞职,他也会还清他欠卢云的人情。打了这次,就算还了他的人情了,以后自己走自己的路,犯不着拿自己的命去玩,谁不想多活几天。

感觉与敌人的距离越来越近了,白岑停下来,摘下夜视镜,拿着红外望远镜看着敌营的情况。韩德小声说:“距离有点远,掷弹筒和火箭弹还是够不着,还要往前走。”

“恩。”白岑有点困,懒懒的回答着,他把望远镜收起来,拿着步枪继续向前走。


行进到一道沟内,雇佣兵停下来,先隐蔽到这道沟里,刘兴业蹲在沟里,小声的说:“这地方真不错,距离敌营才几百米,我能看到哨兵的烟头发出的光。”

“好了,别耽误时间,用掷弹筒向敌营开火,尽量炸到那些火炮上。”白岑用英语吩咐着士兵,他自己把背包放下,拿出掷弹筒,左手拿着掷弹筒,右手拿起一枚榴弹就装进掷弹筒里。

安静的郊外,忽然发出“嘭”的一声。一枚榴弹飞出掷弹筒,在天空中很自然的画出一道弧线,然后落在叛军营地内,就听一声如闷雷的爆炸声响起,政府军营地内闪过一丝微弱的火光。

“打。”刘兴业指挥着另外两个掷弹手,拿榴弹不停的向政府军大营内发射。


睡在折叠床上,许睿隐约就听到一声闷雷的声音,他就知道不好,这是敌人趁夜偷袭大营,他马上爬起来,把毛巾被扔到一边,拿卫星电话打算给林飞宇打电话。但仔细一想,爆炸声距离自己很远,不向是冲自己来的,不如看看再说。如果敌人直奔政府军大营,那自己没必要这么紧张,要是敌人是漫无目的的进攻,那就要小心点,因为雇佣兵人少,不是敌人的对手。

晚上指挥士兵上夜岗的是丁延,他浑身披挂整齐,坐在椅子上正打盹,也没爆炸声惊醒,他马上站起来,爬到一辆装甲车上,仔细观望了一下,发现有迫击炮在射击,炮弹全部落在政府军的炮群内,他来到许睿的帐篷外,“有人偷袭,但不是冲我们来,炸点全在政府军的D30炮群内。”

“他们吃了炮的苦,自然拿炮兵出气。”许睿说着,从帐篷里出来,拎着自己的步枪。

“我们是观望还是帮忙?”丁延问。

“只要敌人不打我们,我们也不动,让他们打去,反正政府军看不起我们,等他们吃亏了让我们给报仇,我们的待遇就好了。”许睿揉了揉眼,“小心没大错,让一半人进入阵地,有事我们也不吃素。”

雇佣兵营内士兵们拿着枪跑来跑去,找自己的阵地。


掷弹筒一气打出300多枚榴弹,这东西威力虽然不大,要密集发射,对步兵来说也是噩梦。刚果军队见有人偷袭,马上进入防御阵地,拿机枪步枪就还击,军官们看着漆黑的夜幕,不敢擅自行动,现在只能通过声音判断出敌人的位置。

D30榴弹炮是坚固耐用的榴弹炮,只是被榴弹打伤了,彻底被炸毁的只有几门而已。白岑知道必须那火箭筒直接瞄准火炮,才能把敌人火炮炸掉,他打开M-16步枪的红外瞄准镜,瞄准一个从阵地里探出身体的步兵,打了一发子弹就把这个敌人报销了。

政府军只看到零星的枪火,其他的什么也看不到,军官们只能匆忙组织防御,军官们命令所有步枪机枪向发出火光的地方打过去。

平时缺少训练的政府军枪法本来也比叛军强不到那里,加上天黑,什么也看不到,子弹几乎全部没命中任何目标。

打光了榴弹的雇佣兵,不时的从沟里探出身体,认真的瞄准敌人打一上一枪,绝对不随便浪费子弹,这些人被招募之前都是枪支发烧友,在家里没少玩枪,对敌人射击时候很容易找到感觉,几乎是枪枪见血。

把炮兵阵地外的步兵打的不敢抬头。“冲过去,占领他们的阵地,枪榴弹开路,冲。”白岑给自己的M203榴弹器内装了一枚榴弹,端着步枪就从沟里冲出来,端着枪向敌人跑过去。士兵们一看敌人的枪打不准,胆子就更大,再加上指挥官不怕死的精神感染着他们,他们一起跟着冲出去,边跑边开枪。


炮兵阵地外只有一道不规则四边形的战壕,战壕的边上还垒着不少沙袋,沙袋上零星的架着机枪。面对敌人攻击的那段战壕内士兵们伤亡惨重,很多人被冷枪打中,战壕内坐着几个还没死的士兵,他们惊恐的听着战壕外的枪声和脚步声,知道敌人离他们很近。

白岑带着雇佣兵平日里都忙着训练,加上他们枪法本身就比政府军强的多,300米之内30个雇佣兵与政府军两个排对射,20多支M-16打单发就把政府军撂倒了50多人。

“停。”白岑喊完,自己蹲下,拿着步枪,榴弹器的口对着天空,“发射枪榴弹。”

雇佣兵们整齐的蹲成一排,保持着5米左右的单兵间隔,20多支M-16步枪对着空中了几十枚枪榴弹。枪榴弹和子弹不一样,它是可以直接瞄准射击的,也可以不进行直接瞄准射击,这样射击时候枪榴弹是弧线飞行,弹道和迫击炮相似,可以攻击遮蔽物后边的目标。

枪榴弹飞到弹道最高点之后,弹头向下,像自由落体一样俯冲坠落。榴弹先后落在战壕内,没被步枪打死的政府军步兵被榴弹弹片炸的非死即伤,守卫这里的两个排已经没有能抵抗的士兵。

一个排的雇佣兵冲到战壕前边50米的地方,白岑喊:“停下,注意隐蔽,投弹。”

雇佣兵早已经习惯了指挥官的性格,冲锋时候是400米开始精确射击,200米距离直瞄发射枪榴弹,没强烈抵抗的话就用枪榴弹清理一下要被攻占的地点,冲到50米左右的时候还要用手榴弹从新清理一下要被占领的地方,免得有人藏在那忽然开火。

三十多枚手榴弹一起投出去,一串爆炸声之后战壕冒着热气,雇佣兵端着枪一起冲进战壕。

三个机枪手不用指挥官吩咐,就知道该怎么做,一个机枪手架起机枪,瞄准战壕后边的炮兵阵地,怕那里有敌人冲过来夺取战壕。另外炮兵阵地外的战壕很长,另外两个机枪手一个警戒左边,一个警戒右边。

步兵里有几个把背包里的火箭弹拿出来放在战壕里,然后协助机枪手守卫刚被占领的战壕。几个火箭筒手把步枪背在身上,扛起装好火箭弹的RPG-7火箭筒,瞄准炮兵阵地。

“瞄准火炮,打。”白岑一声令下,3枚火箭筒一起飞出火箭筒。

韩德玩RPG-7相当专业,首发就炸中一门D30炮。火箭弹落在炮身上,发生剧烈的爆炸,火炮当场被炸瘫痪,如果想修复,那需要充足的零件和很专业的维修师。

火箭筒副射手马上拿出备用弹药装填进火箭筒,射手们稍微瞄准一下,就把火箭弹发射出去。

这道战壕是个良好的发射阵地,从这里到炮兵阵地只有200米,只要挑选距离近的炮打,一发火箭弹绝对能精确摧毁一门炮。


政府军也不是白吃饭的,军官们见有人偷袭阵地,马上下紧急集合命令。马塔从帐篷内走出来,拿着对讲机,“步兵指挥官,自行组织反击,把突破防御阵地的敌人打退,快点。”

政府军大营内好几千人呢,除了两个炮兵团,还有若干步兵团,实力不可小视,这样的小股骚扰打击他们根本不放在心上,一个步兵营集合好之后,跑步增援炮兵阵地。炮兵阵地内驻扎着的步兵部队也穿戴整齐拿着AK-47向敌人杀过去。

在战壕内指挥作战的白岑有点怕,毕竟敌人有好几千人呢,一起包围过来自己根本活不成。他拿从火箭筒射手的手里拿过火箭筒,亲自瞄准炮兵阵地,把一发火箭弹打到榴弹炮上,然后快速装入一枚火箭弹继续发射,“全体注意,自由射击,把敌人给我顶住,我需要时间把火炮全炸掉。”

刘兴业也把一个火箭筒射手替换下来,步兵排的30个兵正好全投入到防御作战种,指挥官们成了火箭射手。27支M-16步枪先是点射600米外的敌人。

政府军的兵体能训练比较好,面对死亡奋不顾身的冲锋,奔跑中不断有士兵倒下,但后边的人一个箭步跃过战友的尸体,继续冲锋。


“距离400,连发射击。”白岑操作火箭筒的时候还不断给士兵们下口令。

3挺M249机枪几乎响成一个节奏,3个枪口向3个方向喷射着子弹,步枪现在也都当成机枪用,步兵们瞄准一个敌人就放出十几发子弹去。

小口径的步枪和机枪一起把SS109子弹喷洒出来,把这种子弹的威力用他们精湛的枪法发挥到极点。阵地三面被子弹编织成没有大空隙的火网,谁扑进来谁就出不去。

政府军的尸体每隔几米就有一个。曳光弹穿梭往来,飞入士兵的体内。枪声响成一片的时候,第一个从过来反击的步兵营已经被打的丧失作战能力,除少数军官隐蔽好没被打死,士兵几乎全部阵亡。

沙巴尼少将隐蔽在黑暗中,他知道这是一个观察敌人的好时机,他发现敌人后来大量的发射曳光弹,估计他们来不及靠眼睛精确瞄准。他用耳朵听着枪声,这样也能听出来是什么枪。

闪光后发出“呼呼”声的是火箭筒,不过敌人的射手很精明,打一发火箭弹就变换一次位置,比兔子还狡猾。机枪手很少动地方,步兵先开始还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面对政府军潮水般的攻击,他们换子弹的时间都缺,也就不在换子弹。枪声只有两种,除了M-16步枪外还有几个M249机枪,看来他们的武器与叛军不一样,难道这就是叛军请来的雇佣兵。民间有传言说叛军也使用少量的雇佣兵,但不清楚他们是从那来的,到现在没俘虏过敌人的雇佣兵。

敌人的枪声中居然没有AK和PK机枪,他们到底是从来的?为什么有那么多西方武器,难道他们有人在援助叛军?沙巴尼猛然想到自己带兵进攻敌人阵地的时候遭到了B11型无坐力炮迎头痛击。叛军支援武器是仿苏式武器,而这支部队的轻武器是美式武器,看来他们的武器渠道很广阔,莫非是背后有大国支持他们?

卢旺达乌干达的确支持叛军,但是他们自己的武器也很差,一般只能提供部分弹药补给,购买这么多武器一定需要很多钱。鲁贝鲁瓦这家伙一定富的流油,居然能这么快的更新武器。鲁贝鲁瓦有钱是应该的,他是地方军阀,可以开矿赚钱,但他的武器渠道是怎么样的呢?沙巴尼最担心的是美国秘密援助他们,或者帮他们购买武器,间接支援他们。因为现在的刚果政府是俄罗斯的盟友,自然是美国的眼中钉,俄罗斯现在已经放弃与美国争夺世界霸权,为什么美国还是要拼命的对付俄罗斯的盟国,难道就因为刚果和俄罗斯关系好,就要推翻刚果政府,建立一个由鲁贝鲁瓦领导的亲美的傀儡政府。

他真羡慕安哥拉,安哥拉靠自己和盟国的帮助把美国的代理人,安哥拉军阀萨文比打败,从而结束了长大30年的内战,刚果什么时候能把美国的代理人打败,完成国家统一呢?真是令人头疼,美国的黑手几乎无处不在。


白岑探出身体,快速瞄准一门D30炮,发射完火箭弹迅速回到战壕内,仔细一找,火箭弹已经打光,来的时候带了100多枚火箭弹,现在打成空手。他气恼的把火箭筒扔在地上,拿着自己的步枪准备打步兵。

胡乱打了一通火箭弹,也不知道到底炸了多少门炮,希望这一晚上没白忙。

“敌人冲到200米内,连续发射枪榴弹压制。”白岑对着一群一伙冲锋的敌人发射一枚枪榴弹,然后把弹壳退出去。

“报告长官,我的子弹快用完,只有半弹盒子弹。”机枪手提着机枪跑过来报告。他的机枪枪管还很烫的,原来机枪发射出2000发子弹就这个温度。

“报告你们的弹药?”白岑大声问。

“榴弹不多了,弹匣也就一个备用。”一个士兵大声回答。

“每人投一个手榴弹,然后撤离。”白岑先摸出身上的手榴弹,然后使劲扔出去。他让大家扔手榴弹,主要是想让手榴弹的烟幕掩护撤退,手榴弹对一百对米外的敌人没杀伤力,只有一点点威慑力。

“快撤。”刘兴业督促着士兵,他使劲把手榴弹扔出去,然后拿起自己的步枪迅速转移阵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