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正文 第四十章和解

ddtt 收藏 2 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5/


“好了,不开玩笑,我和你说个正经事,下午敌人使用了化学武器,就是前几分钟发生的事,叛军没任何防护装备,今天敌人是试一下,我估计明天回有大规模化学袭击,你说我该怎么办?”白岑在营地内拿着电话一边说一边走,最后坐在一辆吉普车的发动机上,两只脚踩着车前边的防撞杠。

卢云躺在沙发上,拿着电话,“你知道,如果我把这个情况报告给上边,他们怎么说我呢?他们肯定说,你学的就是特别行动,难道你还让我教你怎么搞特别行动?”

“你的意思是说我带人晚上偷袭他们营地,炸掉可以发射化学弹的火炮和那些弹药,但是我想即使用定时炸弹,化学炮弹爆炸毒烟吹向我们撤离的方向那可不好办了,这活太危险,你还是听听哈利斯的意见吧。”白岑也上过四年的特工学校,他知道化学武器被炸之后,对几千米外的人都有很大的杀伤力,炸掉化学炮弹是一种自杀行动。所以这个想法有也没用。

“好吧,我给老家伙打个电话。”卢云挂了电话,然后拨哈利斯的电话号码。

戚小晴穿着拖鞋和浴袍从洗澡间出来,“怎么还没打完电话?在电话里说评书呢?”她拿毛巾把头发包起来,然后坐在沙发上,靠在卢云身上。

在她面前,好多话都不方便在电话里说,哈利斯长官懂汉语,但不能拿汉语和他说事情,让戚小晴知道太多不好,现在她还小,以后慢慢告诉她,卢云从认识她的时候就决定,一定要找个合适的机会向她说明一切,但现在不合适。还是拿法语打电话吧,免得她听见。

“哈利斯长官,我是卢云,现在我要向你报告两个事情,第一我们的人员伤亡很大,急需要补充,现在只有不到50人可以做事,另外敌人使用了化学武器,就在半小时前。”卢云用生硬的法语说着,语速很慢。

“恩,人员我会尽快补充,化学武器你带人去炸掉,或者派几个我们的人炸掉。”哈利斯是指挥官,不用亲自去做事,随便一说就行,可对前线的特工来说,这是噩梦,炸掉化学武器,毒气弹会全部泄露出来,敌人会死一大片人,自己人也回不来,他一点都不考虑这些。

“那我们的人会损失很大。”卢云不高兴,但是不能和他发火,他是长官。

“那就让我们的人撤离到安全的地方,我也知道如果有特工牺牲,我和你再别想着被提升,去袭击那里的确很危险。”哈利斯知道现在整个国家都在追求零伤亡,警察怕死人,FBI怕死人,CIA能用无人机绝对不用人,也是怕伤亡。

卢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不想再打电话,把电话放进包里,然后平躺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现在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自己和白岑他们三个是好兄弟,一起当着该死的特工,而阵地对面的林飞宇也带着一大群同胞架起大炮发射化学弹。两边不管谁死了人,也不好,毕竟大家都是同胞。怎么能不让自己的兄弟死于化学炮弹呢?卢云使劲想办法,他忽然萌生出一个念头,不如以雇佣兵公司老板的身份和林飞宇谈谈,大家都是‘生意人’,是来求财的,谁也不想自己的朋友死在这里,不该死于这场战争。如果能达成秘密协定,那仗就好打的多。而且也不影响林飞宇发财。

想好之后,卢云从沙发上爬起来,戚小晴说:“去那呀?快到吃饭时间了。”

“是的,我们换好衣服去餐厅吧。”卢云从旅行包里拿出一套干净的衣服,还拿了一张名片。戚小晴也换上一套干净衣服准备去西餐厅。


卢云挽着戚小晴的手走到西餐厅的时候,林飞宇和老婆怡菲坐在靠窗户的一个桌子旁边,两人正喝着茶聊天。卢云先和戚小晴找位置坐下,然后他拿出自己的名片看了看,这张名片上印着法语,这样林飞宇的老婆一定看不懂上边写什么,自己也可以那不太熟练的法语和他谈正事,这样他老婆也听不懂。

卢云对戚小晴说:“你先坐着点菜,等我一下,我去和那个人说几句话。”

“那你快一点。”戚小晴看着菜单不知道吃什么好

卢云轻轻的走到林飞宇旁边,林飞宇见过这个年轻人,但是没说过话,这个人今天过来,一定有话说,他先用法语问:“你好,有什么事么?”

“你好,我叫卢云,是巴拿马职业安全顾问公司的老板,想和你谈几分钟,只耽误你一会,你的夫人不必回避,我们就用法语谈。”卢云递上自己的名片。

林飞宇很大方的拿过名片,仔细看了看。按照与西方人打交道的方法,对他说:“请坐吧。”(在西方人际交往礼仪中,对方递上名片必须仔细看,不能马上装进口袋里,而且还有递上自己的名片给对方)

卢云很斯文的坐在椅子上,怡菲打量了一眼这个说法语的年轻人,她不懂老公和这个人再说什么,不过她不操心这些事,反正老公会向自己汇报的。

“我们谈些什么呢?你没听过同行是冤家这句话么?”林飞宇很正经的坐在那,严肃而不死板,怡菲感觉坐在他旁边很有面子。

“我可以毫不避讳的说,我是帮叛军打仗的,我的人就在夸穆特,刚才你的部下向阵地发射了化学炮弹,我估计到你们很快的会发动大规模进攻。我也是来赚钱的,其实我早知道你们在帮政府军,我尽量在战斗中不和你们过不去,我也希望你们高抬贵手,不要打叛军的时候把我们一锅煮了,我也会始终不与你们发生冲突,你看是否可以?”卢云在特工学校学法语的时间比较长,说起法语比林飞宇熟练一些。

不过林飞宇还是费了很大力气才听明白他说什么,他直直的坐在椅子上,拿手帕轻轻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用法语说:“不好意思,我的法语没你说的好,对于你的条件我感觉没什么不能答应的,你的人别去前线阵地就行,我也绝对不会向市区内发射这东西,我对屠杀平民不敢兴趣,我只是想赚点钱,给我老婆买些名牌衣服和首饰,我的这点愿望在你看来不会很过分吧。”

“谢谢,这样对我们都好,我们就不必签合同了吧,这是君子协定,我保证不会向政府军外的武装部队开火。”卢云呆呆的笑了一下,他没想到这个比自己岁数大的老特工这么好说话,能达成合作的意向我就很高兴,如果不幸发生误伤事件,至少可以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解决,而不是以武力解决。

“都是来发财的,我们何必互相撕杀?我不会对我的同胞开火,请相信我。”林飞宇伸出右手,要和他握手。

卢云没小气,和他握了一下手,两人都感觉出来,对方的手上有老茧,而是玩枪玩出来的老茧,握完手,两人都淡淡的笑了一下,然后都没说话。

卢云现在忽然有个想法,那就是把叛军的火力和部署情况告诉林飞宇,让他多打死一些叛军,他可以向政府邀功,他也有钱赚,然后换一些对自己有用的情报,或者换取他的间接支援,只要林飞宇不积极主动的帮助政府军,就是帮自己。“我可以告诉你一些关于叛军的消息,他们现在有AT-3导弹,还有SA-7导弹,都是我卖出的,另外还有B11、B10无坐力炮,你不要和他们硬拼,目前他们有5万人,布置成3道防线,防线外边有几个突出部,火炮和导弹都在那里。”卢云也不知道卖出去的武器叛军使用了多少,还存有多少,只能告诉他型号,和部署位置。

林飞宇先是笑了一下,然后说:“看来我的算盘打错了,没想到城里叛军这么多,我本想着攻下这个城,看看刚果政府是否授予我一个总督头衔。”他喝了一口茶,继续说:“叛军现在炮弹储存量很少,你可以摧毁他们的炮兵阵地,阵地内还有四十辆装甲车,有几千步兵,我的大营离河近,他们的阵地我们的东边,你晚上可以去那碰碰运气,等他们炮弹运上来,他们会继续炮击夸穆特。”林飞宇不但告诉他位置,还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记事本,把叛军的阵地图画出来,然后从记事本上撕下画图的那一页递给他。

卢云拿过来看了看,满意的装进口袋内。

他们俩谈完正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怡菲对卢云说:“如果你不介意,也把你女朋友请过来吧,我们已经很熟了。”

“谢谢,很高兴能和你们聊天,我这就去请他。”卢云站起来就走到戚小晴旁边,“今天林老板的夫人要请我们俩一起吃晚餐,你过不过去呀?听说你和她很熟。”

“当然过去,人多点热闹。”戚小晴高兴的接受邀请。


酒店内吃西餐自然比蹲在战壕里吃罐头和压缩饼干舒服,林飞宇吃饭速度快,吃完了就拿手机把自己的作战计划用短信发给许睿,并告诉他详细的进攻时间。卢云借去洗手间的空隙时间,去打了一个电话,也把他想好的作战计划告诉白岑。两人都明确告诉自己的人,不要打对面的雇佣兵,如果意外交火,尽量主动脱离接触。

两人在吃饭的空间完成各自的工作,融洽的坐在一个桌子上,陪着两位女士聊着她们喜欢的话题。他们俩都努力的装的像绅士,其实他们只是感情丰富的屠夫。


天黑了,首都的酒店里还是灯火通明,两百公里外的夸穆特是漆黑一片。城内本来基础设施就不好,还被炮火摧毁了一大半,全城处于停电中,没逃离的老百姓都早早的睡下,白天的炮声总是让他们恐惧,只有此时的宁静才能让他们感觉到舒服点。

刚果民主联盟的司令部内,开着电灯,他们有自己的发电机,可以随时用电。

地图桌旁边,一群军官围在地图旁边,大多数是刚果人,也有几个还是黑头发黄皮肤的雇佣兵,他们正在地图上指指点点的,互相讨论着作战计划。司令部外,停着叛军将领的吉普车,还有雇佣兵崭新的陆虎吉普车。叛军的卫兵和白人雇佣兵一起负责警戒。

白岑、韩德、刘兴业站在鲁贝鲁瓦旁边,听他说着。“该死的榴弹炮,真要能把他们摧毁,除了支付工资报销弹药给,我还给你们额外的奖金。”

“谢谢阁下。”刘兴业客气的哄着这位拥兵自重的刚果军阀。

“我们会全力扑向他们,不过我们人很少,目前补充不上,希望你们能提供一些预备队,在我们发起攻击后提供一些支援,当然我不会要指挥权的,就当是朋友帮忙。”韩德用红色铅笔在地图上画出一个箭头,标出了他们的进攻线路。

“我肯定帮你们,我像那种见死不救的人么?”鲁贝鲁瓦想,他们只有几十个人,如果拼光了,谁帮自己训练军队,谁帮自己打仗呢?雇佣兵是他最有力的助手,他不会见死不救的。

白岑看了一下手表,“阁下,我们该走了,我希望我还能见到您。”他笑呵呵的对这个军阀打招呼。

三个雇佣兵指挥官走出司令部,上了吉普车。

几个人向鲁贝鲁瓦敬了个军礼,然后吉普车载着几个指挥官离开这里。其他雇佣兵上了卡车,跟随吉普车沿路护送。


回到自己的大营,白岑把雇佣兵集合起来,并给他们安排了任务。“刚来的十个新人留守大营,其他人和我走,每人带一支步枪4个手榴弹,尽量多背火箭弹和榴弹。”白岑自己走到弹药箱前边,往背包里装了一个60毫米掷弹筒,这家伙很沉,不过比迫击炮轻多了。他还装了不少弹药。

韩德往自己的包里装了好几枚火箭弹,火箭弹把背包撑的满满的,然后把背包杯上,还调整好M-16步枪的背带,把步枪也背上,还顺手提起一个RPG-7火箭筒。除了这些以外,他的战术背心上的弹药袋也被塞的满满的。

他们人少,携弹量十分有限,只能让每个人都多背一点,弹药才足够打,持续火力才强。刘兴业用背包装满掷弹筒的弹药,然后提着步枪准备出发。

30个雇佣兵也学着长官的样子,尽量多带东西,三十个的背包都是满的再也塞不去进去东西,然后才站好队,等待出发。这些兵战斗经验比较丰富,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他们心里都很清楚,想发财必须玩命。

“出发。”白岑喊完口令,走在队伍的最前边,悄悄的向城外走去。


政府军的野战营地外,装甲车没隔一百米就有一辆,充当临时碉堡,装甲车上机枪一律向外,对着漆黑的夜幕。机枪手打着瞌睡在装甲车上值班,有的人蹲在车里边抽烟,靠烟去提神儿,要不这一晚上根本熬不下来。装甲车周围是沙袋堆成机枪阵地,里边坐着值班的士兵,他们靠在沙袋上,很容易睡着。

大营内除了士兵的帐篷外,最多的就是火炮,70门D30榴弹炮排成一行,在月光下显出冰冷的威严,后边是30辆BM21火箭炮。在往后是一排卡车。

营地内困倦的士兵背着AK步枪巡逻。


雇佣兵营地内武器少,武器也少。一辆BTR-70装甲车的机枪指着南边,另一辆指着西边,两台步兵战车上,一门炮对着北边,一门炮对着东边。四辆车被简单的布置成刺猬阵,不管敌人从那个方向偷袭,都有火力能照顾到。许睿自己的部署很满意,他坐在一辆战车上,看着天上的月亮发呆。如果打完仗赚了钱,然后去那呢?回去看看她么?

看她做什么呢,反正没人会喜欢自己。呆在这里也不是长久之事,赚了钱还是回国吧,过几天消停日子,在这里呆着很没意思,不是每天都有战斗,多数时间是在无聊和郁闷中度过的。总是坐在帐篷里拿着笔记本电脑上网,总是和人在网上无聊的聊着,反正自己没法说真话,说了没人信。


一个排的兵,正向政府军的驻地悄悄的渗透,士兵们安全的走在漆黑的路上。所有人都不想思考一会可能发生什么事,如果偷袭成功大家都可以活着拿工钱,如果不幸被击毙,他只能怪自己命不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