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正文 第三十九章魔鬼之手

ddtt 收藏 2 15
导读:悍将 正文 第三十九章魔鬼之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5/


强行闯过了联合国设计的检查站,那些联合国军军官马上打电话向维和司令部报告。联合国驻刚果维和司令部的工作人员也只是记录下这一情况,记住车辆型号和运载武器的型号,然后就把文件放在一边,要等停火监督组和观察员有时间的时候再去调查。

大卡车来到恩吉利国际机场,雇佣兵们都很主动的上了卡车,连拉带推的把榴弹炮从卡车上推下来,然后放在草坪上。

吴哲站在卡车顶上,“把弹药和其他几门小炮全部搬上卡车上。”

士兵们像苦力一样扛着弹药,一箱一箱的倒腾到雇佣兵公司的卡车上。

天空中飞过一架UH-1直升机,林飞宇驾驶飞机降落在停机坪上,让地勤人员给飞机做检修然后加油。他走到榴弹炮旁边,站在那,看着这个外型与其他榴弹炮都不同的D30炮。

这个炮最大的特点是牵引钩子位置与其他不一样,通常其他榴弹炮被卡车牵引的时候是炮口向后,而D30的牵引钩就在炮管下边,被卡车拉着走的时候炮口是向前的。另外它的支架是三个,也比一般的炮要复杂一些。这些兵没一个会熟练操作的,只能把炮拉到前线,让刚果炮兵去操作。

士兵们费了好大力气才把炮用一辆皮卡牵引上,吴哲挑选几名枪法好的士兵,负责护送火炮和弹药车。林飞宇围着弹药车和炮车转了一圈,嘱咐吴哲:“千万别惹麻烦。”

“刚才路上我也没放枪,放心吧。”吴哲亲自驾驶牵引火炮的皮卡,首先开出营地,后边那辆运送弹药的卡车紧紧的跟上。


路上果然没事,就撞断几个检查站的栏杆,用了三个多小时就抵达了前线。

下午4点正好是雇佣兵的休息时间,营地门口的卫兵打开,把炮车和弹药车放进去,然后坐回到椅子上继续躺着晒太阳。

营地内没一个,所有的兵都在帐篷内休息。听见卡车的轰鸣声,许睿就知道有自己人来了,他戴上太阳镜走出帐篷,看到一辆满载弹药的卡车,和一辆牵引着D30炮的皮卡。他好奇的问:“你们从那弄到的这些?”

“从船上弄来的,雇了一台拉集装箱的平板卡车送到大营内,然后我亲自把他们弄来。”吴哲从车内拿出一瓶子矿泉水,拧开瓶盖,先喝了几口,然后全把水浇到自己的头上,这样感觉凉快些。

“集合,出来搬弹药。”许睿对着帐篷内喊了一声,然后出来几十号雇佣兵

“炮手你去找政府军借一个炮班就可以,我们的人玩不了这东西,炮弹全是化学弹,很容易组装的。”吴哲打开一个箱子,拿出一个弹体,把它立在地上,然后把一根炸药柱子放进弹体中见的空隙,演示完组装化学弹,他补充说:“最后拧上引信就可以。”

许睿点点头,叉着腰看着一堆化学炮弹和火炮,吴哲把一门M2美式迫击炮架好,“这是化学炮,你把弹药组装好就可以用了,总共三门,发射它的时候最好穿上防护服,如果有风,或许会把一千米外的毒气吹到你阵地上。”

“这个简单,我懂。”丁延打开一个箱子,把防化服拿出来,“我会穿这个。”


榴弹炮威力虽大,但是操作复杂。许睿先借来炮班,给这些兵好吃好喝的招待,暂时不用他们工作。他要亲自带3门M2迫击炮去先线,试验一下化学弹的威力。他知道用这东西很不道德,或许会被联合国的法庭起诉,但现在顾不上这些,难道拿狙击步枪打冷枪就道德么?为了赚钱,先把道德收起来。倘若他自己有100万家产,他干嘛跑到非洲参加该死的战争?他如果是个富翁,也会举着标语参加和平集会的。为了赚些钱买房子,先别想该死的道德,等有了钱他会变的很道德,肯定不做任何违法的事,而且再也不当雇佣兵。

“士兵,把这三门迫击炮搬到装甲车上,驾驶员启动车辆,丁延,你留在营地,其他人和我走。”许睿这时候就记的有人拿狙击步枪向他打了一枪,只想着报仇。雇佣兵们能听懂他说的意思,其他人和我走的意思是所有兵别跟着,让那些管事的跟他走,去危险地方的时候这个叫许睿的长官从不带招募来的兵,只带他的兄弟和好朋友。

战车和装甲车被弹药和火炮装满了,秦虎他们11个人已经坐到战车上。许睿爬上一辆BMP-1战车,钻进炮塔里,用车载电台命令驾驶员开车。

战车扬起一阵尘土就离开大营,丁延站在门口向他的这些兄弟们招了招手,转身回到营地内。


四辆装甲战车没用多长时间就来到叛军防线东段。这里是叛军防御最厉害的地方,这里现在还残留着很多战车的残害,昨天的激战之后,政府军还没来得及把这些战车残骸清理掉,那些战车的残骸里还躺着士兵烧焦的尸体。

车队停下来之后,许睿站在BMP-1战车的车顶上,拿望远镜看着一千多米外的阵地。因为战车残骸的遮蔽,所以叛军的B11型无坐力炮还不能瞄准他们这四辆车。战车残骸形成了一道临时阵地,雇佣兵躲在后边还是很安全。

“发射炮弹和和组装炮弹的都穿上防化服,其他人留在车上监视敌人,车里有三防系统,启动之后不用穿防化服。”许睿说完,把炮塔上的顶盖关住,从战车上跳下来。他穿好一套防化服以后,亲自摆弄起迫击炮,调好炮以后他拿出一枚没有弹翼的迫击炮炮弹,他第一见线膛迫击炮的弹药,这个炮弹很沉,像是装了某种液体,也不知道是啥品种的化学武器,他还是把炸药装进去,把引信拧好,然后双手托着这枚沉重的化学炮弹。他不知道把这个装进炮里发射出去是啥效果。

这种M2型106毫米迫击炮是朝鲜战争中的明星武器,线膛迫击炮那那个年代还算比较先进,射击精度也不错,是那个时代打的最准的迫击炮。这沉甸甸的化学炮弹在朝鲜也没少往死害人吧?现在没想到这些东西通过军火走私商又来到战场,真是不可思议。

许睿把炮弹放进炮管里,“砰”的一声,炮弹发射出去,旋转着飞出炮管,飞向高空,然后像自由落体似的向叛军阵地俯冲过去。

这是一枚沙林炮弹,一旦爆炸,周围十几米的人都活不了。许睿发射完一枚炮弹,迅速爬到一个战车残骸上,拿望远镜看叛军阵地,果然那里升起一股白烟,然后有不少士兵从战壕里爬出来,向后跑去,但是没跑几步就倒在地上。

这化学弹真不错,这么容易就把敌人给消灭。许睿从战车残骸上跳下来,回到战车残骸后的迫击炮阵地,现在他穿着防化服,戴着防毒面具,说话不方便,就打了一个连续发射的手势。刘铭基、张汉合各自操作一门炮,把装好炮弹塞进炮管里,迫击炮先后飞向叛军阵地,虽然没直接打到战壕里,但是爆炸之后产声的毒气烟幕也让战壕内的叛军难以忍受。


两枚炮弹没落入阵地,但叛军阵地内还是有人闻到炮弹爆炸之后散发出来的气味,这不是炸药爆炸后产生的硝烟味儿,而是一种水果的香味儿,这种水果的味道非常好闻,几个叛军士兵还使劲闻了一下这个味道。

但是吸入这些香味之后,他们感觉到一点不舒服,士兵们感觉到胸闷,呼吸困难,然后有些头疼,肌肉也开始跳动,全身开始抽搐。虽然他们感觉到有点难受,看见其他的士兵睁大眼睛,瞳孔逐渐变小,还流着口水,身上全是汗。

一个叛军军官急促的呼吸着,努力爬出战壕,想跑到后边向上级指挥官报告,但是他浑身无力,连气也喘不上来,全身抽搐的根本爬不动,嘴里的口水也流个不停,他挣扎了几下便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


通过望远镜,雇佣兵们看见一个敌人无力的挣扎着,然后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大家都对这种武器惊人的杀伤力感觉到惊讶,居然可以不直接命中目标就能让人死去,比激光制导炸弹还厉害。这东西简直太好用,大家都放下望远镜,重新回到迫击炮旁边,更努力的装炮弹。

十几发化学炮弹又打向叛军阵地,那里被一片有毒的白烟笼罩,被毒气熏过的叛军已经丧失抵抗能力,他们躺在地上抽搐的死去。

战壕外到处躺着向逃跑的士兵的尸体。他们身上没有一点伤,连擦伤都没有。在战场上缺胳膊断腿的到处是,能保住全尸的很不容易,这化学弹虽然杀人于无形之中,但是没给这些士兵留下什么残疾和伤口,如果收尸的人看见这些干净的尸体,一定不会呕吐,也不会有人被吓的跑掉。

发射了十几枚炮弹,许睿打手势示意自己人别在组装炮弹,也别发射炮弹,让大家把炮收起来,放到车上,把弹药也搬上车,准备离开。

M2迫击炮被抬进BMP-1战车的步兵舱,其他人一起上了BTR-70装甲车。四辆战车离开这个地方,向南边开去。

坐在战车炮塔内,许睿摘下防毒面具,叹着气,回忆着炮弹的威力,这东西真是厉害,怪不得国际公约禁止使用这种东西,因为这是个好东西。当年如果中国军队掌握这种武器,那肯定能在1937年把鬼子兵从东北赶出去,抗战肯定能提前结束。


化学袭击过后,一支叛军的巡逻队正好巡视东部第一道防线,他们刚才只听见几声非常小的炮声,认为这不过是敌人的扰袭而已,不用太紧张,他们背着枪,聊着天来到阵地内。

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到处是尸体,这里的一个连的士兵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看脸部表情非常狰狞可怕,呲牙咧嘴,瞪眼的,战壕内还留下不少双手四处乱抓的的抓痕,地上还有脚胡乱踢蹬的痕迹。尸体摆成各种造型,看来他们死前受了不少痛苦,但是身上没伤口,地上也没血,战壕内干净的很,看不出来是怎么死的,难道是吃了有毒的食物?这也不可能把,大家都是一起吃后边做的饭,也不太可能食物中毒。

巡逻队派了一个跑步快的传令兵人去向最高长官报告,其他人把尸体搬出阵地,随便找地方先放着,等挖好坑在就地掩埋。战场上不举行葬礼,就简简单单的埋掉,入土为安。

清理干净战壕,巡逻队暂时就呆在这里,临时驻防在此,阵地可以避免被敌人偷袭。


一个传令兵跑步去了夸穆特城防司令部,士兵站在门口喊:“报告长官,东部阵地第一道防线内的一个连全部阵亡,死因不明。”

从司令部办公室里走出一个军官,“司令不在这里,他在雇佣兵营地内,你去那报告吧。”

传令兵转身跑向雇佣兵的营地。

到了这里,就见最高领导人鲁贝鲁瓦和一个黄皮肤的家伙在聊天,那个黄皮肤的家伙就是雇佣兵。传令兵走过去,大声报告:“东部一线阵地内的守军全部阵亡。”

鲁贝鲁瓦转过身问:“怎么回事?是被炮弹炸死的么?”

“长官,阵亡者身上没伤口,队长感觉有些不对就让我来报告。”

“什么?尸体上没伤口就死了?”鲁贝鲁瓦有点惊讶,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站在他身边的白岑问:“怎么了?”

鲁贝鲁瓦用英语说:“有一个连的人没伤,就死了。”

白岑是个明白人,他当过特工,对武器有一定的了解,他不用去前边看,就知道敌人用了化学武器。政府军居然公然违反战争法,居然搞化学武器袭击,应该把他们告到联合国去。不过白岑一想,这不行,联合国要问起来自己是谁,那自己怎么回答,当然肯定不能说我是中央情报局派来的特工,负责帮助叛军推翻卡比拉政府。自然也不能说我们是雇佣兵,联合国真要展开调查,巴拿马职业安全顾问公司的秘密就暴露了,他们不是安全顾问,而是雇佣兵,是军事顾问,这要张扬出去,对自己太不利。

他转念一想,还是大事化小吧,现在两军在夸穆特对打都是背着联合国的,开打了两天多了,联合国估计正抽调兵里来这里阻止战争。一点联合国开始调查,开始封存武器,遣散雇佣兵,那自己的任务也完不成了,以后影响自己的晋升。

这只能先打掉牙往肚子里咽了,这事绝对不能声张出去。白岑小声对鲁贝鲁瓦说:“阁下,敌人使用了化学武器,但我们千万不能把这事说出去,如果联合国介入,那我们就没机会和政府军决战,你也当不成总统,我们也会被联合国遣散,武器也会被联合国没收。”

鲁贝鲁瓦背着手站在那,对传令兵说:“告诉你们的指挥官,阵地先交给你们守卫,这事我知道了。”

传令兵说:“是。”然后转身离开。

鲁贝鲁瓦和白岑回到帐篷内,他问白岑:“那我们怎么办?这武器依次能杀死一个连,我知道不能让联合国插手,但是我该怎么办?你们没有化学武器么?”

“我们当然有但是没运到,你先别着急,我给老板打电话,然后商量个办法对付政府军,好不好?”白岑没有和鲁贝鲁瓦这样的诸侯打过交道,不知道该怎么劝说这样的大人物,只能先说几句好听的。

白岑拿上卫星电话,走到帐篷外边打电话,为了不让别的雇佣兵知道自己说什么,他拨完电话号码就打算用中文和卢云说话,这样保密程度高。


酒店房间内,卢云的旅行包里的卫星电话响个不停。他不在电话旁边,他正抱着戚小晴在洗澡间里一起洗澡。

卢云躺在浴缸里,正搂着戚小晴闲聊,“老婆,有我的电话,我去接一下。”他把戚小晴放下,然后从浴缸里爬出来。戚小晴故意搂着他,“每次我和你高兴的呆一会总有人打扰,上次我还没睡醒你就弄醒我。”

“好了,我接个电话再陪你,这次即使叫我回去,我肯定不去。”卢云穿上浴袍,走到客厅里。

旅行包里的卫星电话还在响,他知道如果没要紧的事,是没人给他打电话的,他接起电话,“喂,什么事?”

电话里传来白岑的笑声,然后是他那清脆的声音,“我是不是坏了你好事呢?正忙到一半,关键时刻了,我打电话进来坏了你的心情,可别落下什么病呀。”白岑猜他肯定正和某个女的在一起,否则他怎么那么想去金沙萨?金沙萨有什么?妓女都是黑人,卢云不喜欢黑人呀,估计是去某个豪华酒店里找外国妓女,不过他似乎没这么好色,只是有这种可能,因为他正是精力旺盛的岁数。

“呵呵,你小子就拿我开心,我忙什么正事?我洗澡呢,更睡起来,现在快到吃饭时间了吧?有什么话快说,我才洗了一半。”卢云一手拿着电话,另一只手拿着毛巾擦着头发。

“好了,我知道你正和某个美女在一起,不过我不会占你很长时间,我尽量长话短说。”

“你废话够多的,我现在还没听到你要说某件事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