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正文 第三十八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ddtt 收藏 2 31
导读:悍将 正文 第三十八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5/



夜晚,因为没有空袭,航运码头又热闹起来,岸边点起很多篝火用来照明,一艘艘小船重新又来到码头上载人,水手们举着火把照明,把装满人的小船又划走。卢云背着自己的旅行包,站在码头上,寻找合适的船只。这样的夜色让他想起古诗里的某一句话,不过忽然又想不起来了。反正自己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早已经忘记在课堂上学的东西。他现在会的都是特工训练学校教的。

一艘亮着照明电灯的快艇开到码头上,开船的家伙已经认住了卢云,“你好,要坐船么?”他知道卢云这个人比较有钱,坐船之后给的都是崭新的美圆。

快艇靠到码头上,卢云跳到快艇上,坐好了之后用法语吩咐:“去首都。”

开船的家伙熟练的开着快艇,沿着宽阔的河面向南开去。

政府军在刚果河下游设立了检查站,不允许货船进入,只允许载人的船出来。一艘小艇上只有两个人,政府军士兵们打着瞌睡都懒的看一眼,也没阻拦,就让它过去了。

过了政府军的检查站,卢云的心稍微放下一点,靠在座椅上。


清晨,快艇进入金沙萨码头,卢云付了钱下了船,换上出租车直接去国际饭店,他想早点过去,看看她还在不在那里,自己离开两天了,如果她真的回国了该怎么办?除非自己辞了这个工作才能去找她。

出租车在行人稀少的马路上飞奔着,还没到目的地,卢云就扔出几张美圆,他要尽快回到酒店。出租车刚停稳当,他就拿着包下了车,跑到酒店门口打算进去,他看见一大群人正从酒店里出来,戚小晴正跟着她的父母带着一群保镖往大门前走。

他站在门口等他们的出来,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按耐住激动的心情。从昨天到今天上午,他没喝一口水也没吃东西,感觉实在不爽。他咽了一口吐沫,感觉嗓子舒服点,然后把薄荷口香糖塞进嘴里。

戚小晴提着自己的包一出酒店大门,就看见站在那安静望着她的卢云,她先是以为出现了幻觉,用手揉了一下眼睛,才确认不是幻觉,他就站在门口微笑的看着自己,她飞快的跑过去,抱住他怕他消失掉,“我等你两天了,以为你不回来呢。”

她家人站在一旁看他们俩抱在一起,这个尴尬的情况她家人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戚小晴的父亲很生气,他的手轻微的抖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自从女儿认识这个臭小子,就不听他们的话。她父亲看看手表,有点着急,他们要赶飞机,这俩人抱在一起不走,耽误了飞机可就麻烦了。

“喂,我们要赶飞机。”戚小晴的父亲喊了一声,打断他们俩的拥抱。

“你走吧,等我忙完了,去找你。”卢云拉着她的手,看着她痛苦的表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去安慰她。

“我不想走了,你什么时候走,我就跟你一起走。”她说完,跑到父母身边,把机票拿出来递给母亲,“把它退了吧,我不走,我要和他在一起。”

“你这个孩子,中什么邪了,你一个呆在这里怎么行,这个国家不安全。”她母亲坚决不同意

“和你们在一起才不安全呢,那些保镖一起动手也打不过他,全是废物,指望他们能安全?”戚小晴说完,转身走到卢云面前,“你吃饭没,没吃我陪你吃吧,早上我没吃饱。”

“好吧。”卢云拉着她的手回到酒店。

父母没几个放心把孩子留在遥远的地方,戚小晴的父母也一样,他们俩让一个和戚小晴关系好的女保镖留下来照顾女儿。女保镖拿着旅行包,跟着戚小晴回到了酒店。


餐厅里空荡荡的,吃早餐的客人都走了,卢云和戚小晴面对面的坐在一个桌子上,女保镖独自站在餐厅外边,反正她感觉酒店里很安全,而且戚小晴和一个‘高手’在一起,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卢云喝着汤问:“你和我在一起你父母不高兴吧?”

“我还怕他们不成?”戚小晴喝着果汁,玩着一枚卢云送给她的戒指。这是她第一枚戒指,以前没人送过她这么贵重的礼物,她只收到过玫瑰花,玫瑰在那放几天就枯萎了,然后被保姆扔掉,送花一点纪念意义都没有。还有无聊人送巧克力,被她拿到班里送全班同学了。更有人无聊,还请她吃饭,她经常用私家车拉着一群死党去赴宴,吃完就坐自家车走。她还是喜欢这个戒指和那枚钻石,因为这礼物象征的是永恒。

“你把家人得罪了不给你零花钱怎么办?”卢云不爱吃西餐,匆忙的喝了几口汤,然后拿着果酱面包往嘴里塞,他不喜欢吃这些东西,但这里也没中餐吃,他的胃已经受够了西餐,在CIA的学校里,一日三餐全是西餐,他已经连续4年多没吃过中餐。给美国当特工,最先要过的不是语言关,反正教官都会汉语,以后也主要是回大陆执行任务,英语不好没关系,最先要过的是饮食关,训练特工的地方不是酒店,给吃的东西很一般,和美国军队的食堂没什么区别,甚至还不如他们,要是挑食的人肯定会被饿死,偏食的人肯定受不了训练场上的折磨,饿着肚子能跑完20公里越野么?

戚小晴帮他往面包上擦果酱,擦黄油,每片面包上都擦的很均匀。卢云说:“少弄点这些,我不太习惯,吃果酱黄油多了容易变成胖子,就不好当保安了。”

“你的工作忙的怎么样?可以多休息几天么?”她把沾满黄油的面包放在盘子里,帮他倒了一杯咖啡,还加了不少牛奶和糖,她按自己喜欢的口味给他调咖啡,希望他也能喜欢。

其实卢云早就想和她说实话,一直找不到恰当的机会,也不知道怎么说,他拿起咖啡说了声“谢谢”,然后小口品尝着咖啡,“这么甜呀?”

“是的,我就喜欢喝着样的。”

看着她今天这么高兴,卢云真想趁她高兴把事情都告诉她,不过她还年纪小,不知道能不能承受这么多,还是先别说了。他低头吃着东西,琢磨着和她聊点什么,他人际交往能力从小就不强。


“我们今天去那?”怡菲坐在房间的沙发上,拿着化妆盒正打扮自己,其实她不化装也很好看。以前她上学时候林飞宇总是不让她化妆,被他管了这么多年,总算现在自己已经是老板了,可以决定做什么。

“你该回去忙生意了,在这里呆着也不赚钱,我也有点厌烦这里,真想把事情全交代给他们去做。”林飞宇坐在茶几上,看着地图,他知道如果每个月不打几次胜仗,很难赚到钱,他为此很伤脑筋。他没上过军校,对指挥打仗很外行,只会搞小规模的突袭,这点本事还是CIA教的呢。

他晚上给许睿打过电话,知道叛军武器又了很大的变化,原来只有RPG和AK,现在他们有无坐力炮和导弹,想凭借装备好占点便宜,实在是太难,突破防线进入城内更是不可能,以前他占有很大优势,现在优势基本没有,叛军能买到很便宜的AT-3导弹,自己拿这么和叛军打?

用空袭?现在就两架飞机,动用战车,叛军的AT-3几乎没个阵地上都有,还有很多炮,用步兵进攻,这倒是可以,许睿他们是狙击手,可以占点便宜,但是想协助政府军全歼叛军,这十几个狙击手根本不够用,必须拥有一种叛军没有的武器,也抵挡不住的武器才可以。

现在要看看塞拉那里有什么新鲜的东西,林飞宇拿起电话,打给塞拉。

他用法语问:“你好,最近听新闻了么?”

塞拉拿着电话坐在椅子上,先笑了几声,然后说:“当然听了新闻,战争打成僵局,双方谁都吃不了谁,所以我最高兴,你是想买点好东西吧?”塞拉能听懂点法语,但是不会说。

“当然需要东西,我的车有三防能力,所以我想要点BZ或者沙林什么的,你也知道,没这些东西,我就陪钱了。”林飞宇该用英语说,不过他知道老婆听不懂沙林什么的,他也不怕老婆听到。

“你胃口可真大,如果你用这些东西,你会坐牢的,联合国会让你上海牙国际法庭,国际刑警也会找你麻烦,我也会被牵连进去的。”塞拉说到这里,话锋一转:“我手里有点美国货,是从越南和韩国弄来的,你要不要?就是有点旧,是纯正的美国M2迫击炮,106毫米,这是专门用来发射化学弹的,还有122毫米的榴弹炮以及炮弹。”商人只追逐利益,其他的他们不管。反正化学武器不好搞到,也不好卖出去。

“好的,我要你们的货,我在博马港等你。”林飞宇挂了电话,和老婆说:“我去进点货,又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不过我中午肯定能回来。”

“你去那呢?我想跟着你去看看。”怡菲收起化妆盒,打算和他一起去。

“你还是别人去了,我要驾驶飞机去博马,那里不安全,有游击队活动,他们很喜欢打我的直升机。”林飞宇拿上支票和一些文件,打算离开,临走的时候他抱住怡菲吻了一下,“等我回来,我尽快做完这里的生意,然后和你回家去,帮你管理你的公司,给你打一辈子工,好不好?”

被他这么一哄,怡菲也有点感动,不好意思硬跟着去,男人出去走那也把老婆带着,的确有点不太好看,反正现在公司不陪钱,她操心这么多事做啥。还是去健身房里玩一会,或者给公司的几个总监打个电话,过问一下公司的事。

国际饭店的楼顶上,停着林飞宇的UH-1直升机。因为这批武器需要绝对保密,所以他要亲自去买下,而且绝对不能让刚果海关知道自己买了什么。他开着直升机先去了恩吉利国际机场,然后带着吴哲和其他几个雇佣兵去了博马港。


博马港外,一艘KONO号货船停在港口外,海关的巡逻艇正向这艘货船开过去,要检查船上的货物,看看有没有违禁品在船上。林飞宇马上把直升机降落在NOKO号货船上,他手里有卡比拉总统签署的授权书,允许他的公司不报关就能把需要的物资运进来。

林飞宇下了飞机见到塞拉,“你不用理那些海关,我来对付他们。”

这时候巡逻艇上的海关官员已经登上这艘货船,要检查一下这些东西。林飞宇走过去,从文件包里拿出总统签署的授权书和命令给海关人员看,他问:“是不是要我现在就给总统打电话?总统允许我的货不被检查就进入国内。”

海关人员一看真有总统签署的命令,就知趣的离开,货船顺利的满载违禁品进入博马港。

“你来的真是时候,我怎么感谢你呢?”塞拉问。

“你给我的东西便宜点,我就很高兴了。”林飞宇走到甲板上。塞拉的部下把一个箱子打开,里边放了一门形状很古董的迫击炮,这就是美国的M2迫击炮,这东西打的很准,是线膛迫击炮,中国军队在朝鲜战争中缴获过这种武器,美国军队曾经用这种炮发射过许多化学武器,还援助给韩国和南越政府使用,让这俩国家拿化学武器残杀自己的同胞。

甲板上还放着一门122毫米口径的榴弹炮,旁边放着好几箱子炮弹,还有十几套防化服,这都是苏联制造的东西,看起来很旧。塞拉亲自走到炮跟前,说:“这门炮有英文说明书,你能看懂,它可以被车拉走,然后你把它展开,说明书上会告诉你做什么,我就先教你用它,其实很简单,拉开炮栓,把炮弹放进去,然后用扳一下这个击发杆,炮弹就发射出去,它可以平射,这样你的人能操作,如果你不会架炮,可以找几个刚果士兵帮忙,他们会使用。”

“好的,看起来它比迫击炮复杂,迫击炮我能熟练使用。”林飞宇满意的看了看这些东西,等着船进港卸货。


港口内有不少海军士兵把守,码头上到处是军人,都带着枪,他们有权没收违禁品。货船进入港口后,海军士兵就拿着枪站咱那。

林飞宇先从船下走下来,他用法语说:“叫你们的长官过来。”

其实海军司令卢卡马少将就在码头上,他朝林飞宇走过来,“你要运货进来?”

“是的,要检查么?”林飞宇问,其他知道卢卡马很清楚他和总统的关系,也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所以不会为难他们。

“我只记录一下运进多少东西,并不检查他们。”卢卡马将军不会刁难这个雇佣兵老板,因为没有他,刚果内战就没结束的希望,他要不干了,叛军就马上会打下首都,自己也就不是海军司令了。

“司机,把车开过来。”林飞宇打算雇佣一台大卡车,把那门D30榴弹炮和几门迫击炮,还有几十箱子弹药全部运走。

卡车开到船旁边,船上的水手熟练的操作着吊钩,把榴弹炮轻轻的吊起来,然后放到卡车上,放的位置正合适。林飞宇又从码头上雇了一些临时工,把迫击炮和弹药那些可以人力搬运的小件货物弄到卡车上。

塞拉站在他旁边等着他给钱,林飞宇问:“多少钱?”

“大炮五万美圆,小炮一万美圆,弹药每箱一万美圆。”塞拉一边说着价钱,一边拿着计算器算着价钱,然后给他看计算器上显示的数字。

林飞宇从包里拿出支票本,说:“不好意思,你要自己去城里的银行兑钱,我这里现金不足。”反正这些钱是刚果政府报销的,他过几天就可以向政府报销武器费用,“如果你不想坐车去我可以用直升机送你去银行。”

塞拉收起支票,“当然坐你的飞机,坐飞机很舒服,坐车颠的厉害。”

林飞宇一招手,把吴哲和几个兵叫过来,吴哲问:“我领卡车回基地?路上有政府军为难怎么办?”

“政府军不用怕,你给卡车挂上国旗和陆军军旗,然后把这个给他们看。”林飞宇把一份卡比拉总统签署的命令给了他。

吴哲拿过这个文件,看上边写着法语和刚果语的文字,他不认识几个,也没仔细看就收起来,“遇到蓝盔就闯过去,是这样吧?”

“当然,但是别闹出人命,打死他们会有麻烦的。”林飞宇向部下交代完了,和塞拉回到船上,启动直升机,他们不回基地,先回首都。


运载武器的卡车开出港口,政府军一看是雇佣兵的卡车,没人去拦截。

卡车开到金沙萨附近,还没进城,在城外就有联合国军的检查站。检查站有两个土头做的岗楼,还有几个土头杆子做的路障,有几个戴蓝头盔的士兵端着步枪站在那里。

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吴哲对司机说:“加速,快过去。”他说完把自己的乌兹冲锋枪的保险打开,拉枪栓把子弹送上膛,然后把枪放在腿上,如果联合国军拦截他,他就开枪。

坐在卡车后边的雇佣兵拿对讲机问:“前边有联合国军,怎么办?”

“他们打你,你们就打他们,他们不打你,你就别开枪,明白么?”吴哲说完,把对讲机放在一边。

卡车速度很快,联合国军不知道这个挂着刚果国旗的卡车为什么开这么快,难道不怕这些拿枪的士兵么?军官们让信号兵摇红旗,示意卡车停下来。

卡车司机紧盯前方,认真的抓着方向盘,“他们让我停车。”

“他们有枪我也有,你假装减速,再突然加速冲过去,你要不听话就别想拿钱。”吴哲左手拿出一支左轮手枪,故意吓唬司机。

卡车逐渐的减速,检查站里的联合国军士兵稍微放松了一点,但卡车离检查站五十多米的时候,卡车忽然又开始加速,这些联合国军士兵纷纷拉枪栓,准备拦截。

卡车一点避让的意思都没有,站在路障后的士兵吓的急忙从路上闪开,卡车开足马力把木头杆撞断,强行冲过检查站。随着木头拦杆“喀嚓”一声被撞断,卡车飞一样通过检查站,不减速,直接向国际机场方向开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